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四十七章 绑架

    我不知道我不省人事了多长时间,估计有是很长时间,可能要一整天。因为我醒来时,感觉头很晕,眼前的景象很模糊。我确信当时使我晕过去的原有不是毒素了,而是当时那个人给我打的药。他的药促使毒素快速蔓延并毫不留情地侵蚀我的意识,最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我现在正感到浑身酸痛不已,而且眼睛传来一阵阵痛。

    我坐起身,环视了一下四周。

    我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个特别大的房间,墙壁上满是红黄相间的螺旋形图案,有序而规整地排列着,让这个房间看起来好像豪华公寓。天花板和墙壁的交界处是龙的花纹,天花板上有一个老式的垂下的金色吊灯,灯当然是关着的。而我正坐在一张很大的床上,床单和被子都是与墙壁同样的花里胡哨的花纹,床的四个顶点有四根细柱子,在床的上方撑起一个带纱的顶。我的正前方是一扇绣着之前看到的花纹的红木木门,一个金色的门把手按在上面显得很显眼。左边是对着外面的花窗,窗子泛出一种淡绿色,窗子是锁着的,一小块面积的柔光透过阳光在白色的地毯上抹上淡绿。这块地毯就是房间里唯一不带花纹的东西了。右边的墙壁,靠着的是一个红木书桌,像是办公室里用的那一种。很多的抽屉,油光光的桌面上还有一盏崭新的台灯,桌前则是一把放着红色坐垫椅子,坐垫上也是那种令人越看越恶心的花纹。整个房间,一片祥和的气氛,没有半点杀气和压抑感。

    我开始奇怪为什么我会在这个陌生的地方。

    我开始回忆我在来到这里之前都做了些什么。

    完成任务……控制住几个罪犯的行动……没错,还有在黑洞洞的建筑物里面的战斗……我还看到了血,还有……飒人……最后是,一把悬浮在我脖子下方闪着寒光的匕首……我不禁一个哆嗦,想起那时的冰冷,让我感到呼吸困难,胸口发闷。我喘了几口气,想稳定一下情绪。我想起来了,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那个时候,我意识到死亡的意义。我发现,死亡是最值得同情的一件事。但一个人孤身一人站在隧道前面时,我虽然以前不能,但是现在已经可以深切地体会那个生命那一刹那间的呼号挣扎和痛苦了。但是,我同时也意识到了——有些人的死亡,根本就不值得同情。

    同情自己的敌人,就是在代替敌人把自己推向死亡隧道的尽头。

    这么多年来,血和汗都不是白流的,我为什么还要同情那种人?为什么还自以为是地“保护”那些生命?每一次的战斗,在到最终时期前还不都是评上了命使出全力,这才是我自己,在战斗时就应该要抱着杀死对手的决心。但是,但是……没到最后一刻,我都会动摇。而动摇的那个“我”,不是我。

    现在,我所需要的是确定一下我现在所在的地方,并确认一下自己的身体情况。

    当我习惯性地抬起手臂时,猛然发觉我身上的绷带都被拆掉了。以前,我总是用长长的绷带缠裹住半边的脸,从而遮住白眼和咒印,但是,脸上的绷带没有了。这么说……我的白眼已经被发现了。我还是穿着之前战斗时穿的那一件衣服,但是看起来却干净了许多,原本黏附在上面的血迹也消逝了。太奇怪了。

    这一次让我所想到的词语是——“绑架”。但是,这一次与上一次潘佑郎的那一次也有些许不同。我的身体现在是能自由活动的。如果我愿意,我可以下到地面,可以随意活动身体,可以走来走去,总之,几乎跟平常没有什么区别。而潘佑郎的那一次,他是直接让我动不了,而且必须一直呆在同一个地方,要不是泽人的来到,当时我就淹死在那潭“异世界”的湖水里了。这些都让我想起来我的第一次“死亡”。

    我推开被子,用手扶着床面,慢慢地站起来。我打算先了解一下周围的情况。出了这些家具以外,应该就没什么了。我不知道我现在在哪里,本想用白眼确认一下,但是我发现我的查克拉还是没有恢复。或者是,更有可能的情况是,有人特地抽取走了我的查克拉,好让我无法施术。

    因为没有绑绷带,让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脸上感觉很清新凉爽,当然比帮了绷带要舒服,但是我还是不想暴露白眼,于是我把头发整理了一下,好让它们正好遮住我的右眼而露出左眼。我的腿很痛,而且身体的麻痹还没有完全消退,所以我很缓慢地走,径直来到门口处。我犹豫了一下,然后把手伸向门把手。但是,就在快要碰到时,我又抽回手,向后退了一步。

    这是……

    我不能确定我感觉到了什么,但是白眼带给了我很敏感的查克拉感知能力,虽然不是真正的感知能力,但是我已经察觉有一种东西隔绝了我和这个门,而且以我的能力还突破不了。这是这间房间里唯一让我深感不安的东西。

    但是我还是不要命地伸了手。

    手触碰到的不是门把手,而且结界。这结界在我触碰到时从透明变为半透明的青绿色,从我的指尖扩散开来,整个结界都震动了一下,颜色没有了。除了碰到一个硬硬的东西以外,我没有其他感觉。这是保护型的结界,也就是,对碰出到人是不会造成伤害的。不伤害任何生命,但是却保护某样东西或控制在结界内东西移动。

    我后退了一步,看向右边的两面墙壁和天花板的交界处——一个摄像头。

    我转过身,直直地盯着它。

    我摸了一下口袋——所有的忍具和卷轴都被拿走了,这群家伙。

    我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感觉腿很痛,所以我只好走回去坐回到床上。我已经能猜到下面就会有一个人的出现,虽然不知道会说些什么,但是……可能已经能猜到一部分了。

    我就那么坐着,等着那扇门打开,其他什么都不干,什么都不想。

    最后,门果然开了。站在我面前的不是之前的那个人,而是一个披着同样的黑色斗篷,而里面穿着和墙纸一样花里胡哨衣服的家伙,金黄的头发,看起来16、17岁的样子。他几乎是“砰”的一声撞开门,然后一大步跨进来,猛地伸出右臂。我一愣,不知道他要干嘛。不料,他很神经地“哈哈”笑了两声,然后说:“我是……”

    尴尬的是,他的都被因为他幅度过大的动作被挣掉在了地上,他一时慌乱了。

    “喂,管家,我的衣服掉了啊!”

    一个黑色头发,看起来比他大一点的男生从门口面露出一张苦脸,好像在看一个神经病。

    “要说‘喂’的应该是我才对吧?我才不是你的管家……”

    “你不是管家是什么?”

    “叫我名字。”

    “哪有上级称呼下级直接叫名字的!总之快点!”

    后面的人不悦地皱了皱眉头,蹲下身潦草地捡起地上的斗篷,华丽地一甩,准备搭在前面那个家伙的肩膀上。前面的家伙马上回过头来,又重新开始似的“哈哈”大笑两声,说:“我……”不料,后面的“管家”直接把斗篷甩到了他的头上,然后回过身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

    “你做什嘛……我罚你晚上不准吃饭!”

    “我都已经2天没有吃饭了,你取消了我这一顿我也无所谓。”

    “那……那……我就罚你吃饭!”

    “你在命令我。”

    “我是上级,当然可以命令你了!”

    “遵旨。”

    我怔怔地看着这两个家伙。

    被称为“管家”的男生转过身,不悦地离开了。现在站在我面前的那个人,看了我一会儿,我正想开口,他突然转过头去大声叫那个人:“管家——”

    没有回应。

    “金式——”

    “什么?”走廊里回响起一个很不耐烦地声音,“一天到晚‘近视’‘近视’的……烦不烦哪……”

    我前面的人转过头去,手按在门栏上。这时,我注意到他的表情——严肃,还带着一种冰冷,真的是“王”的面容。可是,2秒钟后,他又露出一种故意逗人似的表情,一边翘起一只脚弯着腰,一边把手拢在嘴边朝走廊里大喊:“金式——快来嘛——”

    “为什么?我还要做晚饭你知道吗?”

    晚饭?也就是说现在是下午了?

    我很奇怪,虽然知道我应该不会从这个家伙那里得知什么可靠的情报,因为他连好好地跟眼前的陌生人讲一句话都做不到,但是我还是得问:“喂,你,”他转回头看着我,“这是什么地方?”

    他没有立马说话,而是顿了顿,突然大幅度地转过身,立正站好,然后一只手放在脑后,做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说:“这里是我家啊!”——说了等于没说——“嗯……反正就是在风之国边境一带,没有什么固定的城镇什么的……就是单独的一个公寓,我们家族传下来的。”

    令我奇怪的是,我得到了我想知道的答案。我开始相信这个人,因为我并不觉得这个人实在骗我,于是我决定把现在的情况都问清楚:“现在是什么时候?”

    “下午。”

    “我问的是……几号?”

    他愣了一下,然后又转过头,正准备朝着走廊里喊,那个之前离开的人就出现在了门口。他皱着眉头瞥了我一眼,然后不耐烦地问:“什么?又怎么了?”

    “她睡了几天了?”

    “我怎么知道?!”他生气地应付了一声,转身准备走。

    “到底是几天哪?”

    “2天!2天!行了吧?放了我吧!2天!”

    “嗯嗯,他说‘2天’。”

    我淡然。

    难怪了,2天时间来到风之国的边境还不算特别快的速度,毕竟砂隐忍者村不是风之国的中心点。我看向窗外——绿草如茵,山峦在远处连绵拔起,山上也是森林成片,宛如绿云一般淹没了整片大地。在风之国,这种充满着沁人翠绿的地带真是少之甚少。说明,这确实是风之国的边境地区。风之国边境地区都是通过抢夺其他国家的土地而得来的,所以环境相对好一些。

    “你是谁?”我毫不客气地问。

    那个黑色短发的家伙显然是受到了打击,突然捂住胸口,喉咙里发出“咳”的一声。

    “我是百代金川,”那个金色头发的人站在他后面,跟我说,“这位是百代一族的贵公子,唯一的纯血统继承人——百代凌,你现在所在的就是百代一族的公寓。”

    我没有说话。

    这个名字让我想到了白川。

    “所以,你叫什么?”金川问我。

    “告诉我一个我必须告诉你们的理由。”

    “我们已经给你透露了这个百代家族的秘密根据地,而且也破例告诉下属上级的真名,”他把“真名”这个字眼说得很重,仿佛那不是真名一样,很严肃的样子,“你也有必要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和基本情况。”

    淡淡一想,确实有点道理,但是……

    “下属是什么意思?”我很不满地质问他们两个。

    凌鼓着腮帮子,瞪着眼看着金川说:“你不也是下属吗……”声音很小。

    “我是下属中的上级。”金川也瞪着眼说。

    “所以,我为什么在这个地方?”为了不让他们继续说下去,我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我们绑架了你!”凌抢先说。

    我默然。“什……什么意思?”

    “不,不要听他胡说。”金川看着凌说,“你只是我们的人顺便带回来的人质而以。”

    我顿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当时,有许多人就在结界外面,当然也包括很多忍者。而当时,所谓,他们的手下人,在已经跟飒人大战一场了,已经相当疲劳了——应该是——所以他再怎么强也是不可能一下子抵挡那么多人的围攻的。这样,他一旦真的遵守了和飒人之间的诺言,也就是拿了东西就放了人质,那么当他离开时,忍者们就可以追上去一顿厮杀,马上就能把风之国的忍具——禁印抢回来。当然,这个人比我们所想象的都要“聪明”一些。他没有遵守他们之间的诺言,而是一路以我的性命为威胁,从而安全地抵达了这个地方并完成了他自己的任务。我猜就是这么一回事。

    他们对视了一眼,然后有些不安地同时转过头来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们,金川用那种具有很重的警戒心的眼神望了我一眼,我也知道了他的心思,微微一笑,又当作没有知道的样子说:“所以,我什么时候才能够回去我的家乡?”

    显然的是,“家乡”这个词语刺激到了凌。

    其实,我是故意的,没错,我本来就打算好了说这个词,而不是“砂隐忍者村”。

    “我们不会就这么让你回去,”金川说,双手插着腰,“因为我们已经暴露了我们的所在地。”

    “难道你们要把我关在这里一辈子吗?这个结界里?”

    凌说:“如果你想回去的话,也是可以。”

    金川有些惊诧地看了一眼凌,但是什么都没有说,反而回过头看着走廊里,假装在看对面窗户飞过去的一群鸟。

    “当然是有些什么奇怪的条件,是吗?”我无奈地问,其实这是明知故问。

    “对啊!”

    “所以?”

    “我们打个赌怎么样,在我们的游戏还没有分出胜负的时间内,你就以下属的身份在这里帮管家的忙吧!”

    我有些奇怪地看着他,挑了挑眉毛。

    一开始,我有点没明白他的意思。但是我没有立刻问他,而是自己仔细想了想,才明白了。

    “你想打什么赌?”我知道他是准备故意弄出一个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分出胜负的赌注,然而这种赌注,我猜也是会输的,上一次,我就跟潘佑郎这个混蛋东西玩了一下这种“有趣”的游戏。当然,我输了。而且很彻底的。

    “只要你在10天内知道这个公寓内共有多少个房间,”他伸出一根手指,很天真地笑了,“我就可以放你走,并且,还满足你的一个愿望。什么愿望都可以,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当然,如果你在10天以内还是没有给予我正确的房间数量的答案,你就只好满足我的一个愿望了。”

    我思索了一下后,问:“如果我不接受这一次的赌注,会怎么样?”

    “我们就只好一直把你关在这里。”金川代替他说完了他想说的话,凌笑着点点头:“我会很高兴有个新朋友作伴的。”

    我再一次犹豫了。但是我知道,犹豫不能解决问题,这个结界控制了我的行动,而且还是我不能打破的。我只能……

    “行,我就跟你打赌。”
推荐阅读:一品江山 大圣传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超级强者 神煌 圣堂 无尽剑装 九星天辰诀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