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四十六章 禁印威胁

    冢式告诉我,他是拥有超强战斗力的特殊忍猫。他的前主人从他断奶时就已经开始训练他,励志把他培育成最强的忍猫。加上他天性粗暴,类似猫兽,而且还有同样拥有强大血统的父母亲,他也算是世上的“唯一”了。虽然这一击不能证明什么,但是只要想想,就会发现——如果一只猫他在一个人的背上抓两下,那个人就晕过去了,这是个什么样的猫?如果一只猫他的爪子能收回去又能伸出来直至最多1米长,这是个什么样的猫?如果一只猫他能悄无声息到一个精明细致的忍者都察觉不了地让他跟踪了自己10分多钟,这是个什么样的猫?如果一只猫他在无数令人都望而生畏的利刃前却面无惧色,这是个什么样的猫?如果……

    总之,不得不的承认,小田冢式真的是一个不容小视的家伙……

    我开始怀疑这一点不可能是他的真实水平了,而这一点是我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过甚至没有想象过的。

    “谢了,冢式。”

    他坐在我腿上,什么也没有说,仿佛没有听见我刚刚说的话,把身子缩成一团打着呼。

    我决定先趁着还有口气可以喘的时候暂且休息一下,因为之前的战斗,并且我已经消耗了打量的查克拉,已经很疲劳了。冢式趴在我腿上,尾巴微微地晃动着,背对着我,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会保护好主人的,喵。”

    “怎么莫名其妙突然来这么一句?”

    他再次不言语。

    又过了1分钟,他又忽然冒出一句:“主人,你的头发好香啊!”

    “嗯……那是因为我昨天刚洗头……”

    我站起身时,他像松鼠一样灵巧地窜上我的头顶,然后趴在了上面。我一只手扶着他的身体左边,另一只手摸索着墙壁沿着我之前过来的路走过去。手臂上的伤口还是很痛,而且毒素在蔓延,使我的全身发热,双腿发软。但是,我不能在这里休息太久,更不能就这样昏过去……我还要去找飒人。最后,我劝冢式下来,因为我已经累的不行了。他哼唧哼唧以后才同意,并拖拖拉拉地跳下来,落到我脚边,跟在我身后挪动着步子。全身都发麻,而且手臂渐渐地失去知觉了,血几乎已经不流了,只是毒素已经……

    虽然我能够断定这不是特别强的那种毒,不会置我于死地,也不会让我休克或是什么的,但是足以让我因为浑身麻痹而无法动弹。我不知道这种毒会不会自己散退掉,也说不定会一直纠缠着我。学校里学习的,是在中毒以后不能剧烈运动,尽量是躺着不要移动,防止毒素蔓延,然后在进行治疗,从体内把毒素提取出来。

    “主人,你怎么了?”

    我本想说实话,但是又怕他执着地要求我休息,他自己去,所以才骗他说:“就是……有点受伤,而且有点累。我没事。”

    他显得很单纯而天真,回应了一句“哦,喵”,就什么也没有了。

    我感到身体越来越沉重,直到最后走几步就需要停下来喘起。汗水顺着我的脸颊滑下来,越发让我感觉浑身发热。尤其是散落的头发垂在身体两侧,几乎包裹住了我的整个身体。这时候,就是我最想把这些该死的头发通通剪掉的时刻。胸口很闷,全身都无力起来。但是,过了这一个转弯,就要到飒人之前所在的地方了。

    我咳嗽了两声,用手捂住嘴,向前走去。冢式在我旁边慢慢地等我跟上,竖着尾巴,轻巧走着猫步,四只脚在木地板上的落脚点都是在同一条直线上。他时不时撇过头来看我一眼,然后又回过头去继续走。虽然他的表情并不明显,但是,从他的眼里,我确实没有看到任何不安和担心。其实,我很佩服这只无知却又万夫莫敌的猫。他居然不会有害怕这种感觉,而且总是一脸的无敌。真希望,我也能像他那个样子。

    我从拐弯处探出头,看到因疲惫而坐在地面上的飒人。他微低着头,喘着气,衣服很脏,都是战斗过的痕迹。皮肤裸露的地方有几块明显的淤青,但是却没有任何血迹。他的脸上却又一道伤疤,还在流血。在黑暗的衬托下,他的背后焕发出一种黯淡的光,把他的整个人都笼罩在黑暗中。

    我仍然喘起,感到身体被一个东西捆得很紧,紧的让我的身体都缩成了一团,无法动弹。地板缝隙里散发出霉味和潮湿的气味,是陌生的气味。墙角的黑斑就算是在一片漆黑中也很显眼,成片的黑渍黏在墙面上,味道尤其令人作呕。最后,我已经累到不能正常地用双腿支撑起沉重的身体,我微微弯下腰,用一只手扶住地面。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手的颤抖,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动。

    “飒人……你怎么样?”我问道。

    他抬起头,看了看我,然后颤颤巍巍地站起身。他的身子摇晃了一下,头发披在肩膀上,试图走到我这里,说:“我还好,只是那个使用风遁的人跑了……你呢?”

    我咳嗽了两声。

    冢式从我身边走过,竖着尾巴叫了一声,看着飒人。飒人也瞥了他一眼,然后看向我:“他怎么也跟来了?”

    “冢式救了我一命。”我告诉他。

    他还没有来得及说下一句话,我就发现我已经遇到了最糟糕的情况。一把刀冷冰冰地驾到我的脖子边,刀刃正好抵在我的皮肤上。然后,一只很有力的手直接抓住我的左肩膀把我拎起来,让我站着,黑色的长袍飘下来,落到我的身体边上。

    我低下头,已经看到那散漫处杀气的白色刀影在我的脖子下面颤动,一股冷气向我袭来,吓得我全身僵硬。

    “月夜修!”

    飒人抬起左臂,砂金马上蔓延上他的胳膊。冢式向后跳了一大步,耸起毛尖声叫起来。但是,这个时候,刀离我的脖子更近了,以至于我已经看不到那种寒光,却能直接用触感感受到那种冰凉到火辣的触感。

    “小鬼,放下你的东西。”我身后的声音说。

    那个声音离我很近,很深沉,而且语调缓慢而安详。飒人微微垂下手臂,咬着牙看着他,眼睛露出了紧张而惊恐的神色,看着我们。

    我全身的肌肉都感到酸楚,而且双腿几乎已经支撑不住自己。我腿软了一下,险些摔倒。那个人左手松开我的肩膀,伸手抓住了我的下巴,把我的头抬高,这一次,把刀尖对准了我的脖子。不寒而栗地感觉在我身上蔓延,我仿佛已经看到刀刺入我的皮肤的那一刹那。但是,我是不会看见的。我现在能看见的,不过是漆黑一片的天花板,而且,我的视野已经模糊到几乎看不清楚东西,眼前只是模模糊糊的一大片颜色而以……

    我用手抓住他的手臂,但是没有用的……我已经没有力气了,对他不会产生丝毫作用,所以他也只是瞥了我一眼,没有理睬我的反抗。

    我现在只有神志是最清醒的。

    “小鬼,你要是敢动一下,你的这位小朋友就没命了……”他阴森森地笑了,就在我耳边,“我很高兴我们玩了那么久,可是我已经没有耐心继续玩下去了……”

    飒人看着他,“切”了一声,谨慎地问道:“你想要什么?”

    “我想跟你做个交易。”他说,这时候,冢式又吼了一声,“但是在那之前,为了我的人身安全,我是不会放手的,你只要乱动一下,你的小朋友就没命了……”他不怀好意地重复了之前的话,并用手“你不想看到你的小朋友死,就老实点。把武器放下——”

    飒人后退了一步,从腰间解下忍具袋扔在了地上,同时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们这边。

    冢式看了看他,自己也把毛放下来,但仍然警惕地看着我们。他也知道,要是他再有什么作为,我就会……

    眼前的东西越来越模糊了,我的体力也透支了……

    “我们来这个破荒地是为了你们砂隐忍者村的特殊忍具,”他毫无顾忌地开门见山,“把我所要的给我,这个小丫头就还给你们。”

    “什么忍具?”

    “禁印。”

    “那怎么可能!那是风之国最先进的封印忍具之一,怎么可能给你们!”

    “不答应?那么就跟你的小朋友说再见吧……”

    “等等……”

    “改变主意了?”

    “嗯……”

    “我给你5秒钟好了,我可没有什么时间可以浪费。”

    “难道……难道没有其他方法吗?”

    “太可惜了,没有。”

    “你……”

    “真可惜你晚生了几年,小鬼,所以你现在还不是我的对手。所以……5,4,3……”

    眼前的飒人,捏紧了拳头,头撇过去看向左脚旁边处。

    冢式连连后退,一直退到飒人的后面。飒人回头看着了他一眼,然后又回过头来。

    “2,1……”

    那一刻,我意识到了死亡的本意。

    死亡真的,很残酷。这是第一次,我站得离它那么近,近得以至于我甚至可以闻到自己血的味道。在最长道路的黑暗的尽头,藏着的是光。第一次接近,我看到了光。但是,感受到的,不是温暖,是冰冷。我知道,用禁印来换我的命,是不值得的。但是,我说不出口“飒人,别管我”……

    因为,我想活下去。

    当然,我也不希望他能得逞。让风之国的东西,落到那种贼手里,想想也让人不舒服。但是……

    如果我死了,我的梦想怎么办?如果我死了,我的朋友们和亲人怎么办?虽然一个人死了就可以什么都不想了,也不用再去考虑什么世界的未来了,可以毫无压力地离开了,但是……

    世界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我给你,你放了月夜修。”飒人说。

    我很惊讶。

    我听见他喘起的声音,感受到那种为了朋友而放弃国家和任务的痛苦。

    在他说出口那句话的时刻,他就已经等同于放弃了自己的任务;同时,也是放弃了自己作为一个尽职的忍者的荣誉;也是放弃了国家和别人对他的信任。

    我知道,飒人是很看中伙伴的人。我一直都认为他是把友谊放在人生第一位的人,现在看来,也是没有错,但是……

    冷笑声。

    “很好,那么就打电话给另一个小鬼,不要说多余的话,把东西给我,我就放了这个丫头。”他笑着说,冰冷的笑。

    说完,松开抓住我的下巴的手,快速把右手的匕首换到左手,继续抵在我的脖子上,另一只手则从裤口袋里拿出一个只能打电话的老式手机扔到飒人面前。那个手机在漆黑的地板上滑了1米,直至碰到飒人的角尖。他低头看着那个手机,我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后来,他突然抬起头,看着我们……不,是我。

    他那双蓝色的眼睛直看着我的眼睛,从那种透彻的蓝色中,我感受到的不再是之前的痛苦、挣扎、犹豫和无奈……而是,一种憎恨的眼神。我怔住了。是我造成了这件让他迫不得已才答应的事,是我损失了风之国的财富,是我……我颤抖了。

    那个人很恶趣味地向我投来一个很有兴致的目光,低声对我说:“害怕了?还是怕死吧……你的朋友救了你哦,你可要好好的感谢他……”这些话,飒人肯定都没有听见,因为他把声音压得低到连我也不能听得很清楚。顿了一会儿,他换了一种语调。这一次,他轻轻叹了口气,就像父亲温柔的话语一般,说:“他可是在国家和你之间做出选择的,这样的朋友要好好珍惜。”

    这个人,跟潘佑郎很像……

    飒人仍然看着他,在寒光的映衬下,他的眼睛闪烁着耀眼的蓝光。

    他没有向前走,但是,俯下身,轻轻捡起手机。他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着,过了一会儿,才把手机放到耳边。

    “喂……是我,飒人。”他专心地听着电话的另一头,顿了一会儿,咬了咬嘴唇,说:“我……不,不是……秀树,你身上有禁印,是吗?”听了秀树的回应后,飒人又说:“没有。是……我要用禁印换月夜修的命,你解开结界,然后……”

    我后面的家伙突然发话了:“让他放在地上,你去拿,拿了就给我,不要有多余的动作。因为你们的动作就算再快,也没有我的刀子这么快。”

    飒人看了他一眼,照着说了。

    外面的黑影都消失后,换来的是一片宁静的淡黄色。

    飒人跳出去,不一会儿又回来了,手里一张黄色带有黑色文字的一张纸那么大的符咒——禁印。他把禁印放在离我们较近的地方,然后又远远地离开,说:“这样可以了吧?放了月夜修,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

    “什么约定?”

    我的心一沉。

    飒人也很惊讶地看着他,“喂,你不是说好,给了你禁印,你就放了月夜修的吗?!”

    “是吗……我有说过吗?那么,我改口了!”

    他猛地甩起袖子,一阵狂风呼啸而去。飒人用手挡住眼睛,世界模糊了……

    我突然感到背上一阵刺痛感,然后感觉到身上的毒素开始快速蔓延,我晕过去了……
推荐阅读: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莽荒纪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