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四十五章 室内战

    “他没有死,只是昏过去了。”他看了一眼我,对我的反应有些惊奇,但是没有表现得很明显,只是耸了耸肩“他现在没法行动。”

    我喘了口气。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他换了一种语调说,“但是这使不正常的。我以为你是见不得血,但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样的……嗯?”

    我没有说话。

    “你不想看到的是什么?”

    “我不想看到死人。”我直白地告诉他。

    “是吗?”又是一个陌生的声音,“我现在就,你马上就能看到了……”

    我猛地抬头,看到走道的对面有一个影子,是那个戴眼镜的人。他的脸在黑暗下显得白得可怕,像涂了粉,配上跟地上那个人一样的漆黑长袍,像鬼一样。他面目狰狞地笑着,从帽檐下露出丑恶的嘴脸,我注意到他的下巴出有一道已差不多愈合但仍然微微泛红的伤疤,还带着锯齿,却不是缝合的痕迹。我退了一步,马上找回到了战斗的感觉,抬起手臂对着他,同时,把视线也从左边方向身后。飒人看着前方,一只手慢慢放到大腿边的忍具袋里。里面随之发出忍具刀刃碰撞的轻微的声音。后面也有一个影子。看来,不用白眼还是不行……

    飒人从忍具袋里抄起苦无,直接向前面的人扔过去。那个人没有动,但是苦无却没有射中,而是钉在了他脸旁的木板上,裂开一道黑黝黝的口子。飒人有些震惊,也向后退了一步。

    情景变成白色。

    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前面的人怎么可能一动不动就轻松躲开,后面的人就已经开始行动了。我来不及顾及到前面的飒人了,只好先替他顺便保护自己来互助后背了。突然,我笑了……

    何不等他靠近以后再出手?

    一般人不会有全方位甚至能看到身后的视角,而我有。当然了,外人都是不知道的,所以,利用这一点我就可以将计就计了。他却没有立刻对我下手。而是……直接把刀口转向地上躺着的“半尸体”……我惊呆了,没有用已经想好的计划,而是直接转过身去。

    血……

    淌了一地……

    而在我转身的那一刹那,已经来不及了……

    当我的头发荡开,离开我的视野时,重新映入视野的是蓝色的血。在白眼的透视下,能看到血浆喷出来,溅到我的身上。我伸出手臂去挡,但是血已经沾染到了我的绷带上。血浸透了我脸上和手上的绷带,雪白转化为鲜红色……我正面的视野模糊起来,因为被血挡住了视线。但是敌人就在我的正前方。

    是他抓住了我的弱点。

    但是,利用这个弱点……

    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感,而且马上从僵硬的感觉中挣脱出来。我解开白眼,眼前恢复原色的瞬间,我晃了一下,因为眩晕。没有来得及调整,我就直接向前冲去,直接把肘部向他的脖子撞过去——忍者学校学生在体术刚开始的课程中,最先学习的就是以最大力量攻击敌人的喉咙处——他没有叫出声就向后划去。他倒在地上,我则跳到他的正上方,用柔拳打下来——

    在他的腹部向下陷进去时,他才发出“咳”的声音。

    我没有注入太多的查克拉,主要原因不是因为我控制了,而是我已经没有查克拉了。

    通道的另一头突然狂风大作,而这时我正蹲下身查看我刚刚一时激动差点杀掉的人。当时,我的把手放在他的鼻子下面——还有气,而且他还在吃力地大口喘气,我相信他短时间内还不会死,至少是短时间内。那股风中还带着腥味,卷动着碎木片和一股潮湿的泥土和木头味扫过来。我的头发马上腾风而起,在中间扎住头发的发绳被吹断了。我的头发散开来,都向后飞去,有些还在我的脸上扑打着。这股风堪比引力,我因为这风的推动力而半蹲站在原地无法动弹。我用手扶住脸旁边的头发,微眯着眼看向深邃的尽头。在黑暗中,只能看到飒人的一头也同样随风狂摆的红发和几乎可以看到的狂风。碎屑打在我的脸上,险些掉进眼睛里。而在这个时候发生这种事是最要命的。

    这风当然是人为造成的,但是又不像是风遁——风向很乱,不过是朝着一个方向而以,风的顺序也杂乱无章。风中卷动着一种犹如人尖叫一般的恐怖声音,而且呼呼作响,像妖精的奸笑。

    眼睛一阵刺痛,是有东西掉进去了。我用手揉着眼睛,这时候,风渐渐小下来了,最后消逝了。

    我感到一种莫名,很奇怪的感觉——为什么仅仅身为下忍的我们,要做这么困难的任务。照常理,这种级别的任务应该是交给中忍甚至上忍的才对,我们几个不过是刚刚进身为下忍不到1年的忍者……

    “对面的是风遁忍者……”飒人放下手,回过头对我说。

    “你觉得这是风遁吗?”我有些疑惑地问他。

    他有些奇怪,但还是回答我说:“他是用查克拉制造出来的风……你觉得这不是风遁吗?”

    “也不是,”我犹豫了,“我只是猜,你应该对风遁更了解。”

    他一笑,回过头去,“这个家伙就交给我,他是很强的风遁忍者……我很想跟他比比,到底是风遁强还是磁遁强。”

    我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还有一个人。

    没错,这里地上的2个,还有对面的一=1个,虽然现在他隐蔽在某个我不知道的地方——至少我现在看不见他,总之还剩一个。那一个应该就是那个之前就遭受到我的攻击而不能战斗的那个,现在我需要去搞定最后一个了。就在我起身准备离开时,又开始对飒人不放心起来。地面上的砂金攒动起来,颤抖着发出摩擦声,回想起刚才的情景——我意识到飒人很强。

    于是,我转身离开。

    我知道他肯定不在之前我锁定的那个房间里,因为后来使用白眼时我发觉那里面根本没有人了。他又不可能逃离这个小范围的结界,只要一间一间地找……

    建筑物中漆黑一片,没有一丝光线。外面的阳光被通体泛黑的结界隔绝了,就算是墙壁的缝隙和窗户都投不进强烈的阳光,只有微弱的光线,比起太阳光,更像是月光。紧张感在我全身蔓延,就好像以前母亲给我讲的童话故事里一样——“小矮人独自在漆黑一片的森林里慢慢地挪着步子,林子里都没有光线,周围很黑很黑,只能听见树叶婆娑的声音和恐怖的乌鸦叫……”无数次回忆母亲那种温暖的语调,都让我感觉幸福。仿佛回到了童年时期一般,看着母亲宝石一般熠熠闪光的眼眸,抓着母亲垂下来如同瀑布一般的长发,依偎在她怀里,感受那芳香的音韵。

    但是,现在才不是那种可以温馨地回忆过去的时候。

    或许,这次做完任务,可以去医院看一下母亲吧……好久没有去看她了,不知道她会不会不高兴……整天待在那种弥漫着酒精味的地方一定很无聊吧……

    左边的门突然响了一声,我看向那里。

    是故意的吗……

    我很怀疑。他大概是知道了我的行踪了,既然知道,就不会弄出这么明显的声音;除非,是想吸引我的注意力,从而设置一个障眼法。当我把手放在门把手上时,我就觉得那是陷阱。嗯……

    我直接抬腿,往门面上踹过去。门倒下的一刹那,我看到门里面的门把手的地方有一条黑色的绳子和一个海绵一样的东西,而当门向后倒去时,绳子被拉断了——什么也没有发生。而且,这是一个包厢,里面也没有人。唱歌的一个大屏幕,桌子和一排沙发,没有什么特别的。我走进去,俯下身看着那个机关——是很常见的拉杆机关。就是当门把手旋动或是拉下来时,通过绳子的拉动而时绳子另一边的盒子被拽开,而盒子里面一般都是毒气和烟雾。

    以前,久本郎就有做过这样的东西,还是在课上。当时,是老师让我们设计陷阱的,久本郎就参考网上的内容做了一个这样的东西,放在女厕所门口。所以当我过去并毫无顾忌地拉开门时,门把手处跳出来了一大坨蟑螂。当时我的脸白了。后来,厕所原本洁白的地面上都是死蟑螂的尸体肉饼和血浆。

    我本以为就在我研究这个机关时他会突然出现然后攻击我——但是并没有。看来他行动起来很不方便,没有作战的能力了,所以才设置了这样的机关。或许,可以利用一下。我小心地把那个沉甸甸的盒子从绳子上面拆下来,很仔细防止它引爆。我摇了摇那个盒子,里面的东西是粉状的,都“噗嗤噗嗤”地响。

    房子猛地晃动了一下。

    我吓了一跳,用手扶着门框,可是这次震动马上又平息了。

    飒人。

    我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拉了拉衣领。算了,先把那个人找到再说吧……

    袭击就是在这个时候。在我回过神的瞬间,我看到刀光剑影来回闪烁,还没有看清楚刀劈来的方向,手臂上就已经出现了两道不浅的伤痕。我感受到一阵刺痛,另一只手拿出一个千本出来,想挡住剩下的攻势。可是,我的千本被直接弹掉了。

    “你只会用这么小儿科的刃具吗……呵呵呵……”我听到那种冷笑,透过阴影和黑暗,我看到那个之前被我打伤的人,似乎才十几岁,声音听起来就跟成年人比起来相对的稚气。

    我没有回答他。

    因为在战斗中回答对手因无聊而提出的问题是很多余的。

    他也没有再开口,袖子里抽出那奇怪的刀。刀片由一个带状的东西粘着,绑在手上,刀片很乱地排列着。但是居然没有重叠,而且有些带有倒钩和锯齿,也就是说,只要被一个带倒钩的刀片碰到,整个刀片就会对对手产生极大的伤害了……没想到还会有这种样子的武器,真是危险……

    伤口再次胀痛起来,还有点麻。

    既然你用这么犯规的武器,那么我也可以用啊……而且你的事近身武器,我的可是远程攻击的。我从口袋里抽出一个卷轴,死神血镰——咦,怎么没有?哎!

    我愣住了。

    他不由分说就抄起刀片向我看过了,我急忙闪身躲过,手里还拿着卷轴。这就奇怪了,死神血镰一直作为我的卷物放在卷轴中等待使用的,怎么不见了?我现在正要用,因为死神血镰是远程武器。没办法,看了只能用别的了。

    我纵身跳起,一脚踩在他的肩膀上窜到他身后。他的身体摇晃了一下,转过身。一阵白雾,我把手伸进卷轴中,抽出刃具。我右手臂又是一阵疼痛,刃具从我的手上滑落。他的刀从上方压下来,我只好先抽出千本挡下来,然后左腿向他的腿扫去。他后退一步躲开后,再次向我劈来。我跳起来躲过去,然后回身就丢了千本,连续几下柔拳,可是都没有命中。他的速度很快,但奇怪的是他一直在用左手攻击。难道是左撇子?

    手臂越来越难受了,而且痛苦一直蔓延到我的全省上下,很热。我觉得头开始晕,视线也模糊起来……中毒了吗……

    我已经能肯定他的刀上有毒。在我即将闭上眼的刹那,看到的是他不怀好意地笑。

    可是,我又打起精神来,颤抖着支撑着身体把自己扶起来,想去检地上的白霜——我刚刚拿出来的刃具。

    他看向我看的方向,然后放下右手的刀,伸手就去捡白霜。在他快要把白霜拿起来时,他顿了一下,突然咆哮起来:“这是什么东西啊?!怎么这么重哪!”

    呵呵……

    我跳起来,一击直击他的胸口,只是没有查克拉可以用了。就在他连连后退时,抄起白霜像他砍去。可是,白霜的刀刃接触到他的皮肤时,出现在我面前却是一个被切开的木头。替身术。

    他就在我的后面,把刀口对准了我……

    在我回过头时,看到的居然是一双闪着绿光的眼睛。眼睛里充斥着怒火,旁边还是白光闪闪。当血溅起来时,我才意识到那个出现在我的面前的是什么。6道爪印印在了他的背后,他叫了一声,随后应声倒下。我揉了揉眼睛,喘了口气。他眼睛闪着光的家伙缓缓地来到我面前,头上的护额反着光。

    “这不是冢式吗?”我当做当时没有认出他,“你怎么在这?”

    “是绿色头发的让本尊进来的,他说主人在这个里面。”

    我突然回想起之前执行任务前我和这只倔强的猫的对话——“喵,本尊也要跟主人一起去。”“不行,你不能去。”“为什么?本尊也是忍猫,忍猫就是用来战斗的。”“你会受伤的,而且我付不起医疗费用。”“那本尊就不受伤。”“那种几率很微妙的你知道吗?”“喵,本尊可以的,本尊不是一般的猫。”“那行……你就暗中跟着我们,在我们遇到危机时出来帮助我们,行了吧?”“好啊喵。”

    其实,我的本意就是想甩掉他。可是,当我在那个巷子里,看到屋顶上那个白色的影子时,就知道他眼睛跟了上来,而且速度跟我们相当……小田冢式,真的不简单……

    “那你是怎么进来的?”我很奇怪,同时站起身来收回了白霜,走过去查看那个被冢式抓伤的家伙。

    “绿色头发的给了我这个——”

    他伸出爪子,给我看那张黄色的符咒,上面只有一个字——“穿”。
推荐阅读:神煌 圣堂 九星天辰诀 首席御医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网游之天谴修罗 重生小地主 雪中悍刀行 醉枕江山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