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四十四章 黑血

    我漠然。

    秀树站起身,看向远处。飒人站在另一边的房屋顶上,脚下是破烂的沙石和少许的瓦片,旁边是发黑的一摞垃圾,朝我们这片挥着手。透过黑色的结界墙壁,我发觉飒人身上散发出黑色的光。我注释着他,看到他的旁边有一个结界的支点,而那一支点就是由另一种符咒支撑起的。秀树告诉我,这是风之国所使用的传统结界。因为会使用这种术的人很少,刚开始只能把自己的术传给自己的徒弟,因为不方便,所以形成了一个名叫“泷艺”的家族。而他,就是这个家族的后代之一。他说,泷艺一族是算很小的族群,到现在有这个姓氏的人不超过10个。这个家族的人没有什么所谓“纯正的血统”,都是普通人,不过是负责把结界术传下来的而以,所有泷艺一族的后人,包括女孩,也必须要学习这些术。

    “结界忍术通常被分成大型和小型,小型的至少需要3个人,而大型的有的需要差不多8、9个人来施术。”当我问起他关于结界术的事情时,他向我解释,“因为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能够使用,所以其他的人的位置就是由飒人手上的特殊符咒来代替的。只要贴在正确的位置并注入查克拉,就可以照常使用。”

    我点点头。

    秀树看向飒人,打了几个手势,表示已经控制住目标了。飒人也打了几个手势——我没有看见,然后,他就跳下楼房不见了。

    我向下面看去,黄沙铺成的地面,深邃而黝黑的巷子,这几个人就被困在这里。可是,当我转移开视线时,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我看了看秀树,他正拿出手机准备给上层打电话通知他们。当他发现我在看他时,垂下手放下手机,也回头看着我,脸上显现出一种不易察觉的疑惑。

    “秀树,”我知道我的脸上已经露出惊恐的表情了,我瞥了一眼楼道下面越聚集越多的来看热闹的人群,“这个术有什么弊端吗……”

    他有些疑惑。

    “要说弊端……大概就是被某样物体挡住的漏洞了,因为简单的结界无法穿透墙壁之类的实体。”他说。

    我再一次漠然。

    我伸手指向下面,淡淡对秀树说:“你看吧……”

    他把手机塞回口袋里,走到房屋边缘去,微微俯下身向下面看过去。

    我快步走到他旁边,叹了口气,把手放在额头上,真是不忍看这个可怕得至极的情景——墙角的通风管道的铁栅栏被强制用东西翘出来了……

    秀树,不是我不相信你,也不是我不认可你,不过你也太粗心了……表面上真的看不出来。

    结界壁因为被墙壁阻拦住,所以通风管自然形成了一个可以通向外界的通道。

    这个结界所产生效果的时间不过1分钟,就让这帮人逃了。而且,所有人都从结界里离开了,只剩下原本就在那里的一堆垃圾和一小滩血迹。我感到一阵恶心,厌恶地看着秀树。他有些僵硬地转过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沉默了很久,最后,才开口:“嗯……我真的,没有想到。”

    “很好,现在我又要重新开始找这几只蟑螂了。”等到飒人跟我们汇合后,我一边用绷带缠裹著肩膀上的伤口,一边说。我咬着绷带的一段,另一边就用手拉着,裹住肩膀。血慢慢透红了绷带,带着一股腥味,我嗅了嗅那股味道,一阵恶心,“可恶……”

    他们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今天只能再用一次白眼,”我告诉秀树,“这一次不能失误了,因为我的查克拉是有限的。”

    他微微点了一下头。

    这一次,眼前白色的景象显得更加模糊。黑暗的楼道……一面刻满字的破旧木门……还有,就是一个隐蔽的房间,那几个人就坐在里面。透过白眼,我也可以看出那个房间的狭小和黑暗,没有灯,墙壁上的漆已经在脱落,整个房间里没有一个人在说话或是活动。里面一片死寂。那个被我打倒的人也在那里,而且还使活着的,身上没有伤口,但是却吃力地喘着气。其他人也都沉默地坐在地面上,门缝处透过去一丝光,打在其中一个人的眼镜上。

    我开始感觉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令我眼熟。

    想起来了,是秋兰让我们去开一个派对的那个地方……

    “我有一个想法,虽然不知道行不行得通。”飒人听完我的描述后,乐呵呵地说。

    我和秀树看着他。

    “这次就把我们3个全部困在秀树的结界里,怎么样?”

    “你什么意思?”

    “因为他们那边,现在能打的应该只有3个人,对吧?”飒人摊开手,“这样不久好办了?”

    “你是指,要直接来硬的吗?”我问他。

    “是啊,没有说要毫发无伤地抓住,直说是活捉啊……”飒人笑了,“我觉得我们可以的。”

    我和秀树同时回过神,他微微侧着头撇着飒人对我说:“你觉得这样稳妥吗?”

    我也用手拢在嘴边悄声说:“我跟这个家伙在一起就没有安全感……”

    秀树叹了口气:“他没有关系的……飒人毕竟是以高材生的身份毕业的。”

    “这句话我都听了无数遍了……”我淡然。

    他看了看我,拿出手机翻了一下,说:“要把第六班的叫过来吗?”

    “他们来做什么?”我奇怪地问。

    秀树耸耸肩,正开口,飒人突然在后面叫道:“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他们来了,我的工资不就被瓜分掉了吗?不行!绝对不行!”我们都惊骇地看着他,“我们自己可以搞定的!绝对不能让别人来瞎参合!”

    “那么激动做什么?”秀树把手机放回口袋里,皱了皱眉头,声音轻,“你最近好奇怪啊……伊藤飒人……”

    飒人抬起头看着他。

    我们站在楼下,抬头看向上面那个依旧昏暗无光的窗户。我已经解开了白眼,为的是节省一些查克拉。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我使用白眼消耗查克拉快的吓人,以前也没有过这样的……我怀疑是被修一说中了,他之前说过了,我的白眼到一个阶段以后,白眼细胞会吞噬其他细胞。所以,在一种情况下,我的白眼的能力会是两只眼睛同时的能力,而消耗查克拉少;还有一种情况,大概就是我现在的情况了——使用白眼范围没有扩大,但是消耗查克拉的速度翻倍了。我天生体内的查克拉供给就不适于当忍者,不然也就是体术忍者,如果在进行战斗时用白眼或是通灵术,会大量消耗我的查克拉,说不定还要拿出我存着的查克拉……然后,就会发生可怕的事情了。

    他们问我是不是确定在这里,我含糊地回答“应该是的”。因为已经不能用白眼了,但是照理说在短时间内他们是不会离开这个地方的。秀树在外面张开结界,把我和飒人围困在了一个很小的范围内。因为他说他的结界也是不能坚持很久的那种术,所以他把结界的范围缩小了。

    其实我有过感到奇怪,就是飒人也提到的一个问题。他问秀树,说我们的任务就是尽最大可能地困住他们4个人,然后通报上层联合完成任务——就是把他们逮捕。这一次的结界术没有四脚,结界的落点不再是之前高低不平又全是漏洞的巷子,而是平坦的地面,不过是这中间有一个建筑物,但是这也不会碍着的。所以,为什么不就这样了?虽然秀树刚开始也愣了一下,但是他马上想出了一个原因足以解释——我们并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以楼内的人质要挟我们,而且飒人其实也说到了,就是要尽最大可能地困住他们。地区方面的控制还是远远不够的,按照秀树所说,我们最好是把他们打晕,打残似乎也没有关系,只要不打死。他很不客气而又简洁明了地说了“打晕,打残,只要不打死。”——尽可能地使对方因受伤而不易行动,这样“回收”会变得很方便而轻松。

    我想也是这样,虽然风险还是有的。

    之前,我们已经尽量把周围建筑物内的人都疏散出去了,只是这栋建筑物里还没有人。总之,只好先展开攻势了。

    我和飒人来到那个后门,尽量地放轻脚步。当我把手放在门把上的时候,感到一股冰凉感,还有一种锈迹斑斑的麻酥酥的触觉。门把手旋开时,一阵刺耳的响声,木门也带着一种鬼怪尖叫一般的声音打开了。我感觉浑身上下都发热,热得快要冒汗出来。因为楼梯上没有可以用来掩盖身体的东西,墙壁都是平面的,所以我们只好放轻声音,快速地跑上楼。这一次,楼梯没有发出响声。

    这一次,那个刻满字的木门是开着的,而且远远地撇在后面,我们没有去注意它。我开始考虑之前他们所在的房间的位置——东面,第二层,最中间的一个房间,小的房间,不是包厢。这是我之前对这个房间的记忆。楼道里没有开着的灯,所以也很昏暗。越是往里面去,感觉那越是漆黑的隧道,而且仿佛是永远也走不到头的感觉。给人一种惊悚而紧张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微妙。我一手扶着墙壁,心里仍然是忐忑不安,同时也浑身发热。我甚至觉得,我们走路的声音都没有自己心跳的声音响。大概找到了那一间时,我犹豫了一下,回头看向飒人。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黑色的影子映入我的眼帘。

    “飒人,在你上面——”

    他猛地回头,金黄色的沙尘从地板的缝隙间如同狂风般卷起来,迅速凝聚到一起。上面的影子是个人,而且是我们要找的人之一。他当时身披黑色的长袍,趴在摇摇欲坠的天花板上,衣服像一个融化的球一样耷拉下来,导致我根本没有看清楚,只知道那一定是一个人。他手上有刀,可是我没有看到那一刹那的寒光。砂金螺旋状上升,在他还没有来得及下手前就包裹住了刀,还把他整个人都缠住了。他落到地上,长袍的帽子遮着脸,只能看到半个扭曲的面孔。飒人伸出手,金砂顺着他那只被包裹住的手臂攀上他的全身,马上把他包成了一个金色的大球。

    我看到飒人咬了咬牙。

    他瞬间握紧打开的手掌,金砂顺着他的指令向内收缩进去,伴随着那锐利的尖叫声划破了寂静。我能听到那些悉悉索索的沙子蠕动着吞噬猎物的声音和皮肉撕裂、筋骨断裂的声音。黑色的血从紧裹的沙子中喷薄而出,成长条状地溅出来,但奇怪的是没有任何味道。

    我已经条件反射性地捂住嘴和鼻子,向后退了一步。血溅到地上、墙壁上,还有飒人和我的身上。斑斑黑血点染了整个楼道。血是浑浊的,还是稠的,里面混着黏糊的沙粒,一大块一大块的布满搂到。

    又是——血……

    飒人的身体晃了一下,慢慢地放下了手,手臂垂在身体两边。砂金渐渐从那个犯人身上散去,突然,仿佛才遇到了引力,都伴随着噼啪声洒落在地上。黑色的身躯应声倒下,黑色的袍子,显得更加污浊而漆黑。

    “解决掉一个了。”飒人转过头,若无其事地说。他的脸上没有表情,没有冷漠,没有背上,没有惊异,也没有因为胜利而浮现出来的欣喜……

    “你……什么意思?”我声音颤抖着问。

    不行。

    我告诉我自己,在完成任务中死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而且我也已经无数遍在心里告诉我自己过了,我们忍者,就是在杀人和被人杀之间徘徊的……但是,我就是下不了杀人的手……可是……“不要珍惜手,既然有这么一双手,就是用来沾染上鲜血的。”修告诉我的,“但是,我的意思不是你要用它们不停地杀人,而是用它们保护你想要保护的人。在保护那个人时,或许你需要清楚道路上的坎坷,那时候,就杀人吧!”
推荐阅读: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一品江山 圣堂 九星天辰诀 大圣传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