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四十三章 秀树秘技

    秀树来了。

    而在我还没有看到他时,就已经听到了他的声音。

    “这是什么?”他指着冢式问我。

    我默然。

    “月夜修养的猫。”飒人替我解释。

    “猫……”秀树看着我,呆滞地重复着这个简单易懂的名词。

    他青绿色的头发披在耳边,棕色的瞳孔大得出奇,却显得暗淡无光,像是几天没有睡觉或是吃饭的人。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神情也是淡淡的,我注意到他的脖子右边有一块很大的疤。那块疤还是新的,猩红色的,还带有着一种凸起的裂纹的感觉,皮都皱在一起。

    “秀树,你怎么了?”我向前走了一步,问他。

    他皱了一下眉头,没有明白我所说的话的意思,但是脸上突然间显现出了气色。他伸出右手,把手放到脖子上。我看到他眨了一下眼,然后又缓缓地把手拿下来,把手在衣服上抹了一下,然后淡淡地说:“昨天的伤,没事。”

    但是他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

    “怎么弄的?”我换了一种语调问他。

    我和秀树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只是那时还不知道他的名字。自从上了学,我才真正认识他——A班班长,少年天才忍者实习生,其他人所说的这个年纪最强的人。第一次在学校见面的时候,他仿佛没有看见我,我也没有主动打招呼,他就这么与我擦肩而过,什么也没有说。但是,他突然停住了,然后回头:“你是……”那是,我才想起了他也不知道我的名字。我笑了。我很高兴他还记得我,尽管时间过得不久;我很高兴他几乎已经错过去回过头跟我打招呼,尽管没有想象中那么友好……“月夜修。”

    秀树居然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显得不耐烦,而是叹了口气,摸了摸脖子上的伤疤:“烫伤的。”

    我回头看了一眼飒人,他耸了耸肩。我觉得我现在头很重,所以回头也很吃力。一个是增加了我的重量,还有就是我一直很怕他掉下去。真是麻烦的小田冢式……

    话说,他在外人面前是不说话吗……我看他已经好一段时间没有开口了,一直都保持着沉默。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我想应该就是猫的那种最正常的表情了。

    秀树拿出一张纸,抬头瞥了我和飒人一眼,示意我们过去看。我和飒人各走到他的左右两边,低下头看着那张纸。是正式的任务内容:封锁住犯罪分子的行动。

    我和飒人默然。

    “这是……你自己写的对吧?!”飒人对秀树说。

    “所有的任务表都是我写的。”秀树马上换上了一副干劲十足准备跟飒人拼到底的模样,当然,他也似乎只有在要吵架或是处理这种事情的时候回事这个样子的。

    “我是说,这是你写来凑合着看的。”飒人指着那张纸不满地说。

    “你要原稿也没有什么用的。”

    飒人突然瞪着眼看了一会儿秀树,最后缓缓地说:“好像是的呢……”

    没想到这么一场大戏就这么结束了。

    首先按照飒人提供的信息,之前他指给我看的那个地方里面的人就是那帮犯罪分子,秀树说有4个人,都是未成年人,实际年龄在14岁到17岁不等。具体情况不多,因为不是风之国国籍的人。简单说,我们就是要把他们的位置固定住,然后通知风之国快速通知风之国上层,让那里的上忍来进行回收任务。说的跟收垃圾的似的……

    至于怎么控制……秀树说他自有办法。至于怎么找到……因为他们现在已经走了,秀树说我的血继限界就是在这个时候用的。

    “作战计划主要就是……”他抬头看了我一眼,我也瞥了他一眼,“要把他们4个人固定在一个90平方米以内的圆形区域中,方便阻止他们的行动。”

    “为什么是90平方米的范围内?”

    “我的术的范围是以目标为圆心的面积为90平方米的圆形。”

    “怎么把他们引到一起?”

    他们看向我。

    我的眼皮跳了一下,“什么?那如果我死了怎么办?”

    “你死不了的。”

    “但愿是这样……”

    我闭起眼,集中查克拉。应该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用到白眼了,不过使用白眼这种血继限界是不可能会生疏的。眼前的视线变为了那几种永远固定的颜色,眼前的视线变成了一个圆环,仿佛一面凹凸镜。视野显得有些模糊,当我慢慢把眼前的食物放清楚时,看到一些蓝色的影子。顺着那些影子,我一个一个看过去。除了一些普通的人以外,我发觉了几个行动快速的可疑影子。

    “找到了,6号街区的拐角处。”

    “带我们去。”秀树说。

    我点点头,起身顺着他们的路线跑去。风从我们身边掠过,风内含着点点沙尘,扑打在我们脸上。看不清楚他们是不是在说话,也看不见脸上的表情,只知道他们在不停地奔跑,而且还刻意地改变路线。原来我拟定好的可以快速地直接到达他们位置的路线完全被扰乱了。我看了一眼后面跟上的飒人和秀树,告诉他们:“目标的路线转移了。”然后,在大脑中反应出他们的下一个路线,重新寻找能够超前到达的路。可是,几分钟后,我发现,他们的路线又改变了。我不安地咬了咬嘴唇。因为在路途中,我不仅要看他们的行踪并判断我们路线的正确性,自己还要注意看路,其实这么一心多用是很不方便的。加上,我开始觉得他们是故意在让我们绕弯……难道,他们这么快就察觉到我们了吗……

    3个……不对,视野里似乎是4个……怎么变成2个了?是3个……不对……4个,3个……

    视线并没有变得模糊,但是人数似乎一直在改变。他们选择的并非特别复杂或是人烟稀少的路线,而是有时直接冲进繁忙的街市中,而又有时在肮脏的砂隐忍者村“无人区”徘徊。我愈发得不安,因为我知道他们已经知道我们这3个跟踪他们的人的存在了。

    之前飒人所看到的,应该是那几个人没有错。但是,不过是我们说话的一段时间,他们就已经来到了砂隐村的另一边,在短短的时间内。这是一般忍者难以做到的,也就是说,他们不是一般的忍者。

    显然,他们确实不是砂隐忍者村的人。因为,刚开始,他们的路线很有序,而且一直在选择狭小而行动不便的地区前进,要不然就是带有许多危险品如屋顶的钢筋的地方;而过了大概10分钟了,他们的行动速度减慢了,行动时的方向开始没有规律地不停改变,看似毫无计划可言,还常常在街口犹豫不定。甚至,在一个街口,我们差一些就与他们当面撞上了。只是,因为我们拟定好的作战计划,我故意设置的把路线较大幅度地绕开了。

    我微微一笑,回头告诉秀树:“大概摸头他们的底了——没有感知能力,中忍以上,不清楚砂隐村的地形……”我顿了顿,主要是想调调他们的胃口,“可以开始作战计划了,他们的行动越来越缓慢了。”

    就在这个时候,左边的街口传来一阵喧哗声,而右边传来的是玻璃摔碎的剧烈声音。我吓了一跳,停下脚步。查克拉用了不少,不能再使用白眼了。

    “我的感知能力已经到极限了,秀树。”我回过头告诉他,微微点了一下头。

    他和飒人停下脚步,飒人喘了口气,看向左边,然后指了指那边说:“那么分开行动一下好了。我去左边,秀树就去右边?”

    “这里还没有轮到你下命令,但我就是这么想的。”秀树淡淡地说,然后跑向右边。

    飒人看了我一眼:“就让月夜修到前面好了。”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

    在他们都纷纷离开后,我稍微休息了一下,摸了摸头发,然后向巷子里跳去。我抬头看向上空,一个影子在房顶上悄声移动,微微在空中露出一点白色,在阳光下不怎么显眼。我有那么一丝奇怪,用手遮着阳光,抬起头仔细地想看清楚那个刚刚一晃而过的东西。

    可是,就着这个时候,一个不友好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小丫头,在这里做什么呢?”

    我警惕地转过头向后退了一步,一个高大的穿着汗衫的男生来到我的面前。站在阳光下,他的眼镜反着光,一个光圈打在我的脸上,使我几乎睁不开眼。我再次退后,脚跟却碰到了墙壁。但是,这样站在黑暗中,我便可以看到他们4个人那些丑恶的嘴脸。他们几个坏笑着,几个人脸上还带着伤疤,一个人叼着一个烟头烧得焦黑的香烟,4个人脖子上都戴着完全相同的金项链。我默默记住了这几个人的特征,没有回答,抬头看着他们。

    “小丫头,问你在这里做什么呢!”另一个人冲我吼道。

    我有些奇怪这些明明知道我们的目的为什么还自投罗网,但是我现在别无选择……

    我看了一下他们,然后回过头看向左边。

    我开始明白,他们就是因为看不起我这个刚刚成为下忍的忍者,所以才自己出来。他们肯定知道我就是之前在追捕他们的人中的一个,但是却自己找事……这是你们自找的。

    “我在等你们几个上钩。”我回答。

    后面一个人好不犹豫地抡起拳向我的头打来,我微微把头向左偏去,他的拳头扎在了墙壁上,墙壁上马上出现了裂纹。戴眼镜的家伙也抓着我的死角,在我几乎躲不了的角度抡拳打向我的腹部。因为在阳光下非常明显,我的行动开始敏捷起来。从前,每一次的战斗都使我异常地紧张,身体仿佛绷紧的琴弦,神情也是很紧张的,尤其是在跟不认识的人战斗时。而现在,经过了多次的磨练之后,我已经开始慢慢地习惯了。虽然之前的战斗就像跳舞,每每跳完一个动作,就马上要去想下一个。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不需要提前准备,我就可以在战斗中得心应手地战斗了。

    我伸出手,在触碰到他的手腕的一瞬间把手向旁边撇去,直接卸掉了这一拳,然后猛地跳起来到他们上方。

    结果,一只手直接抓住了我的脚腕。我踩住那只手,另一条腿向下,直接劈在下面那个人的头上。一个人应声倒地,趴在地上不起来了。我落回到地面上,摆好柔拳的姿势。还剩3个人,还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还能爬起来。

    他们中的两个人一起跑过来,一个人抬起腿朝我的小腿扫过来,另一个则抬起腿直击我的胸口。我没来得及反应,下意识地用柔拳转手借助上方攻来的一击,绷紧腿上的肌肉,试图直接接下下面来到攻击。可是,我还是小看他们了。这一击的力道很大,差一点就把我扫到。我抓住前面的人的衣服,直接从顺着身子地倾斜从他的退下钻了过去,然后一击柔拳回身直接打中他后背。

    他一个踉跄向前倒去,就在身体要接触到地面时,马上弹起来,手中一把苦无。寒光一闪,我的衣服上马上出现了一道口子。衣服的边缘开始变成血红色,肩膀上传来一阵疼痛。刚才的柔拳似乎是被这个人柔和下来了,真没有想到……但是在攻击的一瞬间,没有感觉到往日柔拳攻击时的冲击力和内脏碎裂的声音。

    我退后了几步,伸手捂住伤口。伤口很深,血开始源源不断地淌出来,沾红了我的衣服。

    这个时候,周围的光线变得昏暗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开始太高,最后落在了周围范黑的“墙壁”上。一层黑得透亮的光隆重住了整片地方,把我们5个人全部困在了里面。“墙壁”慢慢地升腾,最后仿佛在白纸上泼上墨水一般慢慢连顶部也掩盖住了。我喘了口气,看着这片“墙壁”。

    “这是……”他们都惊诧地看着在上空合拢的“墙壁”。

    一个人突然开始咒骂着跑到“墙壁”旁边,可是就在他准备触碰“墙壁”的那一刹那,另一个人拉住了他。他的衣角擦过“墙壁”,马上被烧得焦黑,还腾起一丝青烟。

    “死小子!”他转过身,脖子上的青筋都突了起来,眼里闪着怒色。虽然他后来看起来是想说点什么,但是他已经气到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月夜修,”上面传来声音,于是我抬起头,看到了坐在房顶上手还是结印的姿势的秀树,“墙壁”中心都朝向秀树的方向,那就是秀树所说的术了……“做得很好,拿着我给你的东西,可以出来了。”

    我从口袋里拿出之前秀树给我的东西——一个符咒。当时,他把这个交到我的手里时,我还不知道这个干什么的。后来,他说:“我的术是很显眼的控制敌人行动的术,你拿着这个就可以免疫这个术了。”这个符咒上,用很规范但是看似潦草的字写着“透”。在那帮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我就拿着符咒跳出了这面“墙”。我集中了查克拉,健步跑到秀树所在的位置,从上方看着这个伟大的黑色工程。

    “墙壁”的边缘闪动着微光,看似一个半透明的黑水晶,在阳光下,“墙壁”面上透出一个个微弱的光圈,还带有着星星点点的光点。

    “这是……”

    他忽然叹了一口气,脸颊上还淌着一滴汗水。他扶着自己的膝盖站起身,用手把头发向后拂去,说:“这是风之国的结界术,作为泷艺一族的,专门的术。”
推荐阅读:官仙 无尽剑装 赘婿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天地霸气诀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