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四十一章 喵星人

    原田是被成为“上帝之眼”的神秘少年,除了受到风之国政府的特殊关注和照顾以外,同时还是站在世界焦点的顶峰上的一个人。之所以被上帝之眼,是因为传说原田知道世界上所有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包括一些细思恐极的细节。而与原田相对应的,是B班不起眼的女忍者杉。她是被成为能预测未来的神。因为风之国一次性把握住了一次性把两个人才搞到手的好机会,令他国羡慕不已,这也是许多小国不友好地逼近风之国边境地区的原因之一。

    第二个原因,我也很清楚,那就是我。世界上那么多人中,只有几十个是日向家拥有白眼血继限界的忍者,而那几十个人中,只有涑月和我拥有一只白眼。当然了,涑月的价值远远高于我。涑月两只白眼的能力都集中在了一只眼睛上,以至于他的视觉范围是正常白眼持有者的两倍还不止,而且视觉没有死角,能够快速对黑影作出反应。白眼几乎已经成为了世界仅存的唯一瞳术血继限界,据说火之国的写轮眼只剩下一个继承人。

    每一次在突然间看到原田,尤其是那一头墨绿色直发,都让我感觉冷彻骨髓,全身都有一种冰凉的感觉。不是因为害怕或是瞬间的杀气,而是……他的身上流动着一种令人难以形容的异流,如果除了他以外每个人身上的血都是一样的,那么他的就与我们不同。当他的“感知能力”像天罗地网一样笼罩住这个世界,把每一个人身体的每一个部分、每一块皮肤都封得密不透风时……你是什么感觉……而他,从来没有察觉到任何一个人看到他时眼里浮现的怪异神情,只是天真地笑着,向身边的人打着招呼。

    之后,他花了短短的5分钟向我打听了一下几件事:“赈他们第四班关系还是不行吗?”“山介没有再出现或是什么的吗?”“潘佑郎有没有被风之国的人追查到?”

    很巧的是,他所问的所有问题,都是我不知道答案的。同时,他这么问,也是因为他不知道。而连他都不知道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会知道……

    走回去时,我又意外地遇见了杉,真是巧。我跟她说了原田是事情,她说她以前也听说过我们班的这个人。她说她一直很想见见他的,只是没有合适的时间,因为她去找他时他的身边都有人。我并不为她感到遗憾。就在我们准备道别时,她突然对我说:“月夜修,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我转过头很奇怪而且很好奇地望着她,“我看见你们家里有一只毛茸茸的东西。”

    “什么东西?”

    “不知道,就是毛茸茸的东西,会动的。”她说。

    我想,我又没有养什么动物,怎么会家里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但是想想,杉说出来的话虽然时常是没有科学性的,而且还很离奇,但是她的话很可信。

    我怀着很好奇而有些害怕的心情进了家门,然后开始乱晃,试图找找家里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要说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而且会出现在我家里的,最有可能的就是那只虎斑的猫了。上一个星期我在大雨中救了它的命,最后它却攻击我,最后跑了。它是很吓人。但是,一只猫而以,不管再怎么聪明也不应该能够手无寸铁的进入门窗全锁起来的我的家。

    后来,我没有在家里发现任何异物,要说毛茸茸的东西,我小时候的布娃娃,现在是龙太的了;当毛茸茸的东西范围缩小到毛茸茸的动物时——没有,家里没有符合这个条件的生命体。人类总算不上毛茸茸,又不是野人。

    中午的时候,我去了训练场,还特地去找了藤月浩,他很愿意协助我训练。我在他的严格辅导下训练回天和日常体能。每一次体能训练,都是按照先按照一个速度跑步10分钟、俯卧撑200个、仰卧起坐200个、蹲起200个来的,最后是拉韧带。这是我最擅长的,日向一族传下了优秀的身体柔韧性,使我能够轻松突破这一关。只是,前面的蹲起是我最吃力的,因为前面的俯卧撑和仰卧起坐已经耗费了我打量的体力。飒人和慕不仅是那种做了100俯卧撑就要累趴下的人,还是韧带超级差的那种。拉韧带的时候,飒人总是各种尖叫,就像遭受了酷刑一样。

    而且,藤月老师交给我们的拉韧带的方法很特别。劈横叉的时候,总是屁股贴着墙壁或是树,另一个人骑在他腰上,用腿固定住下面人的膝盖,好使下面的人不偷懒,同时往下压。脚心对脚心的拉韧带,就是一个人把双脚架在那个人的膝盖上,往下压。不知道藤月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如此有创意的拉韧带方法。我却是从来没有试过,因为我本身韧带就已经好到劈叉已经可以超过180°了。

    练习了将近2个月了,回天还没有完全练成。型倒是已经成了,能看到蓝色的查克拉球,但是每一次我释放出来的查克拉都不均匀。所以有的地方能进行防御,而有些地方会让苦无直接穿过去。而且我的回天坚持的最长时间不过4秒钟,离修一先前给我设定的最少10秒的目标还差的很远。今天,我把回头的坚持时间提升到了6秒,可惜查克拉控制的还是不完美。因为利用查克拉加速,我每一次都会消耗近3分之1的查克拉,也就是说,回天用3次,我就没有查克拉可以用了。藤月让我没什么事或是不能做剧烈训练时,就腾出时间提炼体内的查克拉,他要我在体内形成一个更大的堆放多余查克拉的空间。这样,在紧急时刻我可以拿出大把的查克拉来用。在加上,多次的实战训练使我的体术实战经验大大增加,多亏了敬业的老师——藤月浩老师。

    “月夜修,你是通过查克拉的性质让自己的行动变得迅捷的吗?”他问我。

    我心里一惊,以为他不喜欢这种加速的方式,但还是回答:“是的。”

    他皱了一下眉头。

    “真是特别的查克拉变化……”他的脸上露出一种难以形容的神情,可以说是——难以置信,然后说:“这也算是一种不用结印的术了,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嗯。”

    “叫什么?”

    我懵了。“什么叫什么?名字?”

    “是啊。”

    “没想好,我一般就说……查克拉加速吧……”

    他挑了挑眉毛,好像在嘲笑我:“好土的名字……”他当然没有说出口,尽管他心里可能真的是那么想的。

    “为什么不去一个正规的名字?”

    “因为……因为,我觉得这不是一个正规的术。”我依着他的话说。

    “那么,叫‘隐实移动’怎么样?”他问,“因为时隐时现,但确实实体在移动,就叫隐实移动。”

    我非常高兴藤月帮我突破了给术取名字这个难关,而且还蛮好听。我也有了第一个属于自己的正规的术了。

    训练完,我和藤月坐在训练场破旧的座位上,喝着凉水,谈着以后的事情。

    “藤月老师还没有结婚呐?”

    “说这个做什么?”他奇怪。

    “只是问问……”我说,其实我心里是在想什么时候可以去参加他的婚礼。呵呵。

    “我还没有女朋友。”

    “找一个?”

    “现在也太早了……”他说。

    我看了他一眼,他也看了我一眼。我还没来得及张开说下一句,他突然疑惑地问我:“你有男朋友吗?”

    我淡淡:“没有。”然后大概是处于之前杉对我说的话,我问藤月浩:“老师,你最近有没有看到一只银色和黑色斑纹的猫……对,猫。”我本想说猫兽,但是没有说。

    他捂着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说:“我最近没有看到过猫,但是晚上有听见猫叫声。”

    我知道了这只猫还在砂隐忍者村里。不过,要是不在,它还能去哪儿?风之国被大片的沙漠覆盖,人不携带水和工具也是走不出去的,更何况一只猫。我一路上都在想着那一只猫,知道走到家。我一回家便往沙发上一靠,闭起眼。今天的训练使我很疲惫,所以我也想好好休息一下,可是等一会儿还要去忍者学校接龙太。其实我一直对龙太很不放心,忍者学校给我的童年抹上了一层无法忽视的阴影,令我一直很在意。我很害怕,非常害怕自己一直在内心中疼爱的弟弟惨遭学校那可怕一面的洗礼。所以,我决定有空就去学校接他。

    这时,我听到耳边传来一阵轻敲声,像是什么东西在用指甲碰窗户。我转过头,但是这里并没有窗户。于是,我有些懒洋洋地站起身朝发出声音的卧室里走去,结果,看到那只猫正趴在窗户上用它的爪子抓玻璃窗。我吓了一跳,但并不是惊讶,而是以为它要把这个窗户抓坏了。它的身上很脏,都是泥沙,原本银白的毛都变成了黄褐色,毛发很凌乱。我叹了口气。它突然停止了敲打窗户,坐下来,带着一副接近可怜的表情看着我。我注意到它的翡翠色瞳孔。

    我觉得它大概是饿了,于是走到厨房里,水池中有我之前准备好要晚上做炒肉用的猪肉,泡在水里,已经软的差不多了。我挑了一块半个手掌那么大的厚肉片,用盘子托着拿到窗户前。它开始焦急地在窗户前踱着步子,一会儿晃到这儿,一会儿又晃到那儿,眼睛始终紧盯着那片红艳艳的肉片。

    因为害怕它会跳进来或是抓到我,于是我只把窗户开了一条小缝。它把鼻子凑过来,一脸的期待。我用手把肉片从高处扔过去正好掉到它旁边,它马上用嘴叼起来,却没有立刻吃掉,转过身准备走。我关上窗户,看着它离去。就在它打算跳下去时,它又突然转过头,仿佛是表示感激一般,它用那湿润的美丽眼瞳看了我一会儿,然后敏捷地跳下去走了。

    从此,每隔一个星期,那只猫都来光顾。刚开始,它还怕人,每次都把肉叼到别处去躲起来吃。后来,它放下了心,直接在我的窗户前面把肉吃掉,然后再离去。有时,它又会站着不动,直到我给它拿水喝。到了9月份,也依然如此。龙太知道这件事,也很高兴,他也常常看着我给猫肉吃。

    令我高兴的是,龙太在学校里跟同学们相处得非常融洽,跟老师关系也很不错,因为他喜欢帮老师做事。

    但是这个几个月来一直蛮无聊,炎热的天气烤得人透不过气,而且这段时间我和慕、飒人只是会时而集中在一起训练,根本没有适合我们的任务来让我们完成。第六班已经接手了4个任务了,因为他们的任务主要是保护某样东西安全送达或是保护某个人安全到达某地,所以任务相对较多一些。我们小组则是以进攻和侦查为主的小组,性质很不一样。

    因为后来飒人的生活费显得有些欠缺,所以他提出接手一些不属于我们组但是我们可以完成的任务,赈同意了,当然之前他犹豫了一段时间。

    是很简单的人物——跟上次的差不多,只不过是到另一个地方,那里也是边疆地区。因为人手有些不够,在新的工作人员过去之前我们需要先替他们顶一下,大多时间都是在巡视或是侦查。而有一天晚上,我接到了龙太的电话。他说,猫又来了,于是他喂了猫一些肉。我跟他说小心一点,而且不要给太多,他说好。

    我们在2个星期内完成任务,等到了新成员的来到,于是我们在9月份的最后一天回到了风之国砂隐忍者村。

    回到家之前,我就已经发现那只猫正蹲在我们家门口。它身上干净了许多,虽然毛还是显得杂乱,但是至少没有泥沙黏在毛上了。这一次,我仔细地观察了它。它非常瘦,肚子瘪进去,胸和腰两个部分形成了明显的对比,因为它的腰非常细。但是神奇的是,它很瘦,但是居然算不上皮包骨头,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骨头的凸起。

    我绕过它,拿钥匙准备开门。它突然站起来,向我凑过来。长时间以来,我已经发现它不再有那天的恶意,于是我也没有阻止它贴在我的小腿。可是,当我打开门准备进去时,它却探头探脑地准备进去。

    我很无奈,虽然心里很想养它。

    我用了许多的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因为我就怕有一天它会想住在我们家里。我喜欢这只猫,但是,它确实是具有攻击性的猫,而且可能有猫兽的血统。我是没什么大碍,被抓了咬了不过是去打一个狂犬疫苗的问题,而且我作为一个忍者,怎么能败在一只稍微厉害一点的猫的爪子下?但是龙太不行。他没有我这么好的反应,对动物的防范意识也很单薄,所以我很担心他。最后,我觉得还是算了。

    它露出了可怜的眼神,两眼水灵灵的,犹如洗过的珍珠,充满悲伤的看着我。

    这只猫是有多么聪明……

    它坐在我脚下,叫着,用脖子在我的腿上蹭,干硬的毛从我的腿边拂过。想到这些可怜的野猫在没有人喂食时,就自己一只猫孤独地蹲在某个房檐下或是掘的洞里,有时是苦闷地等待着狂风暴沙天气的过去,有时又是忍着饥渴祈祷能获得一些食物……而且,高温下的风之国,已经不知道活活烤死了多少无辜的生命,就算是人在这样的温度也受不了,尤其是在夏天。它们在极限时常常吃力地支撑着自己瘦弱的身躯,哪怕只有一点重量也使它们疲惫不堪、痛苦万分,来到一家门前,不过是渴望一小碟水,却被人拿着扫帚追着打。幸运时人们只是想赶跑那些连皮肉都开始被虫子吞噬的可怜野猫,而不幸运时则是被一棍打死。

    我不禁由心地对它差生怜悯之情,但是……它现在也是衣食无忧,为了龙太好,我还是必须拒绝它。

    那一刹那,我把它当成了人:“我不能带你回去,抱歉了。”

    而吓得我眼珠子差点掉出来的是,它突然双脚直立地像人一样站了起来,一脸无精打采的样子说:“不要嘛!我付房租的!”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求魔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剑道独尊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