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交友大作战

    我们都离开了,为了不看到那些不堪入目的内部争吵,而且我觉得他们都快打起来了。我们离开的时候,他们的老师——英美老师已经来了,她试图化解他们之间的无比尖锐的矛盾,但是不管怎么看,那些劝慰都是没有丝毫作用的。秀树还是原谅不了赈,而赈也很固执,他表示自己没有做错,所以不会道歉的。飒人是说对了,但是我还没有想到他这么了解他们两人。虽然秀树和飒人在以前确实是关系很好的同班同学,但是我刚开始并不觉得飒人会了解赈。几乎没有人是了解赈这个人的,除了他的家人,大概吧……

    “我说过吧,秀树这个家伙啊,就是这样的人。他虽然看起来人还不错,细也蛮细的,就是小气。”飒人嘟哝道。

    “是这样吗……”

    他有些奇怪地看向我。

    “飒人。”

    “嗯?”

    “你怎么了解他们?”

    “为什么不了解?”他疑惑地反问我。

    “你以前应该不认识赈吧?”

    “认识的。”

    “是吗?”

    “但是他不认识我。我对身边几乎每个人都很了解的,你没有发现吗?”

    我有些惊奇地看着他。“我观察地没有那么仔细……”

    他点点头,看着前面,双手都插在口袋里。“我很关心身边的人啊,所以对每个人我都会很留意的,所以我很了解我们这里的每一个人。早乙女也不例外。”

    我也点点头。

    这一点,我对飒人很是佩服。他表面看似粗枝大叶,没想到内心是这么细腻的。他确实很仔细地在观察身边的人,所以,当他与朋友说话或是做某些事情的时候都是经过思考后再行事的。渐渐的,我也开始对身边的人关注起来,因为飒人告诉我这是一个能交到很多朋友的秘诀,同时也是能增加团队合作和团队实力的好办法。当我很奇怪地问他为什么要多于地说增加团队实力的话时,他耸了耸肩,说:“感觉你比起朋友之间的关系,更在意实力……这种,一些。”

    我愣住了。

    我刚开始不太认同他所说的话,但是没有说出来。但后来我仔细想了想,确实是如此。我并没有多与其他人去交往,而是注重与实力的提升——又被飒人说中了。我不得不承认,在某些方面,飒人比我自己了解我的还要多。真是不敢相信,我忽视了身边最重要的一种东西。

    广阔无垠的沙漠,金黄的飞沙和漫漫黄沙,仿佛没有尽头,但是我知道,在远处,就是万里连绵的青山和葱茏树木。炎阳将沙地炽靠得灼热,正片沙漠上方朦朦胧胧,如同笼上了一层由沙漠中升起的薄薄青烟。远处的沙漠形成了一群群的沙丘,一片一片无规律可言地排列着,近看犹如穿行于沙漠中的长龙,而远看宛如海上的层层浪涛。天空上没有一点云丝,只有纯净的天空。沙漠中央,原型房屋错落有致的一个忍者村落——砂隐忍者村。我出生在这里,在这里长大……不,我们出生在这里,我们在这里长大……

    飒人决定帮助我与周围的人熟悉起来。

    他带我去了他家。他的家与我的很像,不像秋兰他们家有那么多装潢和植物,只有一些普通的家具和白色的墙壁。房间比我家少一些,空间也比较小,没有什么装饰品,但仍然整洁干净,让人感觉很舒服。

    “坐一下吧……”他指了指桌边的椅子,自己朝房间里走去。

    我轻轻拉开椅子,刚坐下来时,飒人就抱着一个棕色的盒子走了出来,并把盒子放在桌上,自己在我的对面坐下来。他把盒子打开后,把一大推照片从里面拿出来,随手扔到我面前。摞成一摞的照片在桌面上散开来——都是我们这一届的毕业生的照片。我拾起那些照片,每个人都有两张,一张是1寸的证件照,还有一张是全身的生活照。最后的一张最大的,是我们所有人的一张合照,但是合照中没有慕和铃木。我惊讶地翻看着那些照片,飒人一只胳膊放在桌上,另一只放在桌子下,在我对面看着我。

    “这些你都是从哪里弄来的?”我问他。

    “学校。”

    我从那里面拿出一张我自己的生活照——还是我6岁时的照片,穿着那时候的衣服,坐在风之国的花田中。

    “这又是哪里来的?”我质问他。

    他尴尬地笑了笑:“不知道。”

    我没有再说话,而是注视着那张照片上的我——天真无邪,脸上荡漾着无比欢乐的笑……她不是现在的我,我已经长大了。我恐怕,再也不会有那样的笑容了。我的父母亲,逼着我在一夜之间长大了。当我亲手接过那张母亲的病例时,我长大了,童年就在那里消逝了……

    他把两只手臂横放在桌面上,拿出一支笔对我说:“你把你对这些人的了解和对他们的想法都在照片后面写下来,看着那张生活照,写在证件照后面。”

    我犹豫了一下,结果笔。有种很久没有再拿笔的感觉,一种紧张的气氛笼罩着我。在笔尖碰触到照片后面空白的一瞬间,我颤抖了一下。慕、白川、秋兰、秀树、杉、姬、泽人……没有规律的,我一张一张写下去,尽量地把速度提升,但是飒人提示我:“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写得太快为好。”直到最后两张——飒人和我的。

    我犹豫了。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

    我在他的照片后面写好后,拿起自己的那一张照片。虽然就是不久前父亲带我去拍的,但是看着这张照片,我感到眼前的这个人我仿佛不认识——非常,非常生疏。我觉得那好像不是我自己——的确不是,至少不是现在的自己。我无奈地叹了口气,问飒人:“写这个有什么意义吗?”当写到我自己的时候,我不免开始对这一切感到厌烦。

    他挑了挑眉毛,说:“一般来说,一个人总喜欢跟与自己性格相近的人聊,或者说——交朋友。在我来看,你就是太死板了一些,有的时候,针对不同的人应该变换一下自己才对。”说完,他微微一笑,“这大概就是交朋友的秘诀了。而且,你本来就是比较冷漠的那一种,可能比起杉、秋兰……她们那样的,会相对寂寞一点。对吧?”

    我点点头,因为我赞成他的说法。

    “我觉得我不一定做得到。”我犹犹豫豫地说,背靠在椅背上看着天花板。

    到现在,我已经步入了人生最不了解自己的时期。我不清楚自己需要什么,不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不清楚自己的梦想到底是什么,也不清楚自己什么时候想做什么……我完全迷失在那个可怕的迷宫里了,除了到处瞎走以外,就是站在原地无尽地观望,不然……就像小时候,自己一个人,蹲在黑暗的墙角哭泣。但是,现在我已经长大了,可是,我还是迷茫了。或许我的内心也空虚了一些,或许真的像飒人所说的,我的内心动荡和空虚是由没有知己或是好朋友引起的。泽人也说过自己曾是迷失在人生道路上的人,但是当后来得知自己的价值后,也走出了迷途。如果我们面临的是同一种情况,我回去请教他以便摆脱那些到深夜还纠缠在我身旁的可怕回音。只不过,我们面临的状况似乎是不太一样的。我清楚自己的价值,虽然一直不愿承认——作为火之国供奉给风之国的血继限界继承者,我属于风之国的财产,我只要为这个国家尽力地服务就行了……

    我知道了。

    我就是因为有这样的思想,才不会去在意身边的人,只是想着自己。

    之后,我们把慕叫了出来。我们坐在忍者学校的演习场内,交谈着这个话题。我手里拿着一杯坐在冰奶茶坐在演习场旁边的看台上,把脚挂在看台外;飒人站在演习场的中间;而慕站在我后面,靠在栏杆上。我喝着奶茶,回头看了一眼慕,他也低下头看着我。

    “月夜修,神尾。”飒人朝上看过来,大声叫我们,我们都看向他,“你们认为,为什么我们3个性格完全不相符,为什么又能在一个组,还能友好互助、完成任务?”

    不知道为什么,飒人总是喜欢叫慕的姓,而不是名。

    我有些惊讶,回头看着同样也有点惊奇的慕。他靠在那些表面的金属都掉光的铜色栏杆上,一只手放在下巴上,皱着眉头思索着。我回过头看着飒人。他的脸上有一种以前没有过的严肃感和正经,一头红发披在肩膀,还有一些挂在背后,发梢随着卷起沙尘的一点微风轻轻摇摆着。我看着他,把冰冷的杯子放在腿上。

    自从成为第二班的小队长,与飒人和慕分到一组后,我的命运就此改变。刚开始,我也说不清楚这是好的改变,还是坏的改变。总之,我曾试着去适应他,并在细微的变化中也逼迫着别人适应这样的环境。当我们开始慢慢地跟上时间的脚步时,发现我们几个——当然也包括藤月浩这个训练时严格而平时友好近人的老师,已经成为了一辈子都要在一起进步的朋友。我总是觉得,飒人和慕的特点真多。不像其他跟我在一起时间少的人,我觉得他们就几乎没什么特点。飒人那些选择恐惧症、外粗内细、喜欢找事的性格和慕那些坚韧刻苦、力求平等、冷淡少语的性格都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无论看到什么,总会联想到他们。这是我生命的转折中的两个最重要的人物。

    但是从来没有仔细想过,我们有着不同的梦想,不同的目标,不同的想法,不同的意志,每个人也有自己独一无二的忍道……但是,但是,为什么,我们会变成如此友善的一家人?

    慕明显也没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题,我也没有,以前只不是单纯地认为是飒人的热情好动拉近了我们3个人之间的距离。

    慕抬起来头:“就是因为我们有实力差距,所以,才要向别人学习;就是因为我们的性格各不相同,所以,才会去在意与自己不一样的人;就是因为我们各有所长——我不会的,或许对方就会,而对方不会的,我可能会,所以,我们才需要对方。”

    “我们需要的不仅是‘朋友’简单这个名词,也不是几人之间因为经历什么大事而萌发的情谊,而是人与人之间最单纯、最真实感情交往。”飒人说,他笑了,“能够一起哭泣,一起欢笑,在痛苦时扶你起来,在对方倾诉时说:‘我懂’的人,才能算是真正的朋友。”

    我们也笑了。

    听了他们的话,我顿然间醒悟了。

    所谓的朋友,是多么沉重的一个概念。在苦难的“河水”中,从“岸上”伸出手营救你的,不一定是朋友;相反,能够在朋友在苦难的“河水”中,跳下水背你起来,并在上去后笑着叫你也拉一把,你也愿意双手把握紧他的手的两个人,才是朋友。我也明白了,朋友不是在任何时候都把自己置身于水下,把你当作神一样的存在袒护、无微不至地保护着你的人。在看似平淡的日常生活中,或许只是在路上走着的事,朋友不会帮助你把路中间会绊倒你的石子踢开,而是会微笑着提醒你,并看着你自己把它踢走。

    而且,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我看到了慕笑。结果,这种难得的温馨场面又被飒人给搞的一团糟了:“原来你也会笑啊?”飒人狡猾地笑着问慕。

    慕只是撇着死鱼眼瞪了飒人几眼。

    “没想到慕这么能说。”我回头看了慕一眼。

    “很好。”飒人拍了一下手,试图吸引我的注意,“那么,月夜修,你有什么感觉?”

    我笑了。

    “谢谢你,飒人。”我对他表示感谢,抬头看着纯净的天空,“我会记住这些的,因为这是一辈子的话,我们也是一辈子的朋友。”
推荐阅读:首席御医 神煌 网游之天谴修罗 圣堂 九星天辰诀 雪中悍刀行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一品江山 重生小地主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