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十八章 第四班的内讧

    经过了几天的跑路,我们回到了家乡——风之国。

    藤月浩教了我如何上报任务,然后把相关的信息记录表和任务报告全部塞给我,接着告诉我接手任务的总务处所在地,最后一溜烟就不见了。我站在那里,愣愣地看了一会儿藤月消失后所剩下的一抹黄色的灰,接着开始整理手上的资料。我找了一个台阶坐下来,好方便把那些凌乱不堪的纸张理齐,最后才慢慢地装进文件袋里。虽然我也不是那种有洁癖或是强迫症的人,但是那些已经带有许多褶皱的纸张确实让我反感。我拎着文件袋,找到了风影建筑物前,抬头看了看后,犹犹豫豫地走了进去。一条楼道上,我看到了好几个风之国的上层人物。刚开始感到很尴尬,于是抱着文件袋停下脚步,微微低头鞠一个躬,他们于是也微笑着点点头回礼,当然,也有几个是没有理睬我的。

    我在3楼来回徘徊,寻找秀树的办公室。想想看,觉得秀树也蛮厉害的。因为听说只有非常优秀而精明的人才能正式来到这里工作。秀树是经历过考试的,没想到他还把杉跟赈也拉了进去,所以现在他们3个,一个组的人都是风之国特属部队的人士。不想我们第二班的人,第二班——前锋队,原本就是风之国非特属的队伍。前一任前锋队也是这样的,所有的前锋队都是非特属的。所谓的非特属,按照藤月上一次告诉我的来说,就是指那些可以交给别的国家或者团队利用的队伍,在必要的情况下也会被派遣去帮助别的人。相反,特属部队,如秀树他们第四班和泽人他们第五班,都是特属部队。他们就是专门为砂隐忍者村风影办事的人,不会为别的任何国家或团队效力,只服从于风之国,也只帮助风之国。白川他们第六班,是风之国的第一届护卫队,专门以保护任务为主,他们除了护送特殊人物到达某个地方以外,就是帮各个国家送重要的快件。也是非特属部队。

    过了一会儿,我已经来到了秀树的办公室前。一扇棕褐色的门,门框上的有些漆已经脱落了,但是远看起来还是很工整。周围弥漫着一股书香味和沙子干燥的气息,就像是在忍者学校里所闻到的味道。已经好久没有闻到这样的味道了——说出来也不怎么久的,不过一个半月。总之就是有一段时间没有闻到了,还有点怀念。

    尤其是久本郎没有成为下忍很让我难过,他是我的同桌,我们关系一直不错。他过了第一次测试,但是在后来我们几个合格队伍的筛选中被刷下来了。所以说,半个月后,他还要回去继续念忍者学校。

    我有些不习惯,还是按照礼仪,轻轻敲了3下门。

    “请先等一下。”里面传出来声音。

    听起来并不像是秀树,我有些奇怪,但还是找了门口的一个位置坐下来等着。

    过来半分钟,我听见很轻微的脚步声,然后是钥匙开门的那种声音,木门无声地开了一条小缝,可是没有看到开门的人。

    “进来。”还是那个声音。

    我紧张地拿起文件,有些忐忑地走过去,打开门后走进去。坐在电脑前面的的确不是秀树,而是赈。他有些无力地半趴在办公桌上,眼睛下面很明显地能看到黑眼圈。我有些惊奇,但是没有表现出来,随手关上了门,走到他面前。

    “这是第二班的任务报告。”我告诉他。

    他眨了一下眼,有些疲倦地伸出手接过那个文件袋,然后打开来把纸抽出来。我站在他前面,办公桌的前面,静静地看着他,等他审阅完。他把纸转过来,用一只手拿着,看几眼后就翻开看另一张。这一次任务的报告很多,加上情况说明等等,还有一些在30号站采集到的第四次忍界大战间人们写的一些重要的东西,都夹杂在里面。他抬头扫了我一眼,然后又继续看着纸,说了一声:“站着不累吗?左边有椅子,不过坐不坐我都无所谓。”他很无所谓地说。

    我耸了耸肩,走过去坐到座位上。

    知道是赈以后,我反而轻松了许多。我很擅长跟赈这样的人在一起,反而不擅长与秀树说话,因为我知道秀树是变幻无常的多性格的人,我永远不会发现他性格变化的规律。

    他显得很困倦,但还是坚持着把我交上去的报告扫了一遍,尽管不是很仔细。他并不需要现在就很仔细地看,只需要确认一下我们班是否已经完成任务,接着决定给我们的报酬。最后,他揉了一下眼睛,对我说:“你们班太慢了,我在这里等了你们班的报告已经等了1整天……”他并没有看我。

    我很清楚赈是毒舌,但是也不好反驳他,于是说:“抱歉,因为今天早上才回来。”

    他没有回答我,继续翻看着报告。

    突然,我反应过来,又问他:“太慢?每个班应该都是一个时间吧?”

    他随手把报告叠好后扔到桌子的另一边,瞥了我一眼后对我说:“我不知道你这是不是在质疑我的计算问题,但是你们班就是慢,比小学生的速度还慢……”我正想插嘴,他又快速地接上话继续说:“想吵的话就去找风影好了,不过我觉得你与其说无聊的话还不如闭嘴为好。”

    我没有生气,因为习惯了。于是我又耸了耸肩,站起身,向他点点头便离开了。

    回过家看了修一和龙太以后,我发现我现在穿的衣服已经小了,衣柜里也没有其他能穿的衣服了,于是只好决定去超市再买一套。上衣裤子都需要新的了。我到商场内,却毫无头绪。因为超市有几个衣服的专卖店,但是衣服特别多,我也很少买衣服,不怎懂,所以犹豫不定了很长时间。看了好几件都不怎么满意,不想买太劣质的又选不了太贵的,这使我无比的纠结。可是,正当我在看衣服时,撞见了杉。她也在看衣服,手里拿着一个钱包,笑着跟售货员聊着天。

    我看到她时,她并没有看到我。但是后来,她注意到了我,于是,她快步朝我跑过来,然后一把抱住了我。我吓了一跳,被勒得差点喘不过气来。她笑着,问我关于任务的问题,还问我最近情况如何。好不容易把她从我身上揭下来以后,我告诉了她她想知道的,然后说:“我现在是在挑新的衣服。”而我几乎是崩溃的。

    “啊!你在买衣服吗?”她轻声说,眼里无比的激动,“那你可以找我的,我对这家超市里的衣服很了解,我帮你选好了。”

    我犹豫了。她并没有像秋兰那样没等我回答就已经替我做好了决定,而是很期待地看着我,耐心地等待着我的回复。

    “拜托你了……”

    “月夜修君喜欢什么颜色?”

    “深色调的。”

    “紫色?”

    “还是算了。”

    “蓝色?”

    “可以。”

    “黑色?”

    “也行。”

    “褐色?”

    “我不怎么喜欢红色系的。”

    她去找了售货员,一段时间的交谈后,她跟着售货员走进一个门牌上写着“办公室”的房间,然后马上又抱着一大团衣服快步走了出来。她走到我旁边,把衣服放在临近的一个沙发上,然后伸手拎着一件短袖的两个袖子抖了抖,拿给我看。那是一件黑色上面带着一些规律地排列的白色斑点的上衣,可惜我比起来更喜欢纯色或是花纹少一点的衣服。于是,她又拿出一套衣服,一件左袖长、右袖短的深蓝色上衣,袖口、领口和下摆分别有一道白色条纹,裤子是宽松的黑色运动裤,左裤腿有3条白条纹,右裤腿1条。虽然这种衣服还蛮另类的,不过看起来倒是很好看。

    “我觉得月夜修君是喜欢男装吧?这虽然不是男装,但是看起来还蛮像的。”她笑着说。

    最后,我就买了这一套衣服。杉帮我跟店主讨了个半价,所以我只花了73.5元就把这套做工精细的衣服,买了下来。现在我所要做的,只是回家把衣服给洗了,晾一下,过一天就能穿了。我很高兴我已经把这件关于衣服的事情解决了,因为我向来不喜欢买衣服。又麻烦,又费时间,还要算钱,我的数学又不怎么样。

    杉让我等了一会儿,她自己也选了几件衣服,然后跟着我一起除了超市。

    在路上,我问她:“这几天秀树不在吗?”

    她微微低下头,显得有些沮丧。她知道我今天早上去交任务报告的事,也知道在工作的是赈。当我发觉我问了不应该问的问题,准备撤回之前说过的话时,她却回答了我:“他在这里。”声音很轻。

    我有些奇怪,因为秀树是第四班的队长,这些事情一般都是由秀树来做的。

    她仍然低着头,看着脚下,左耳边有扎起一个小的辫子,而其它头发都垂在后背。

    “是秀树在忙?”

    “嗯……也不是,”她抬起头,看着上空,眼里有些许伤感和懊恼,“唉……秀树和赈,他们天生就是合不来的。几天前他们因为任务分配的一些事情又吵了,然后秀树就呆在家里不出来。怎么叫都叫不出来,所以,赈就去暂时代替他的位置了。”她的眼睛空洞而无神地望着天空。

    赈和秀树……他们两个确实合不来。

    一个变化多端的多重人格,一个毫无情商可言的毒舌。以前,我们班的大多数人都是因为受不了赈那些太过刺激人的言语才远离他的,因为接近他的人都会遭到赈的攻击,而这种攻击所造成的伤害不是在外表皮肤上能体现的,而是在心里深深地印着。这是全班都不喜欢他这个人的原因……

    那时候,我还很同情他。仿佛看到,他一个人,就站在一片黑暗中,周围除了一个白色的影子就不在有什么东西——没有声音,没有人,什么都没有,唯独他自己。他还是那样,薄薄的外衣懒散地挂在肩膀,有时候又掉到肩膀下面,总之就是邋邋遢遢的样子。没有人去理他,也很少会有人提起他。一个是因为大家都不与他交往,一个是怕暗地里说班长坏话会遭到报应。

    但是长期以来,我也不再对他抱有什么同情了。因为,我刚开始同情他是因为觉得他可能也是有跟我一样的身世,或许他的父母和家庭的情况没有那么理想……但是,我错了,他身在一个风之国最普通而正统的家庭——很爱自己孩子的和蔼父母亲,父亲是忍者,母亲是全职妈妈,有房子有钱,前一段时间还得知他有一个妹妹。跟平常的孩子的家庭没什么差别。所以,这大概就是他的问题了。没有人天生生下来就性格这么尖刻,这说明他就只自己故意弄成这样的,而长期以来,想改也就没办法了。

    秀树还是那种对别人的言语很在意的人,他们自然合不来。

    过去了3天,据说秀树还是没有打算跟赈和好。没想到的是,当有一次,我和飒人做完训练后在街上闲逛时看到了赈,他和杉站在秀树家的门口。当飒人若无其事地问他们在做什么时,杉告诉我们,赈想来跟秀树和好。真是没有想到,我惊讶地看着他们。

    飒人和我站得离那里很远,于是,飒人微微撇过头,在我耳边说:“想看看吗?”

    “看什么?”我很奇怪。

    “看他们两个吵啊!”他很轻声地说,使得除了我们之外的人都听不见。

    “为什么他们会吵?”

    “你以为赈来说和好他们就和好了?”他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

    “说的也是没有错……但是,”我耸了耸肩,“说不定。”

    他们两个显然是站在这里等了好一段时间的,脸上都显现出疲惫的神情。尤其是赈,他显得很不耐烦。

    我们没有离开,而是远远地站在那里。

    大概过了5分多钟,秀树打开了门,也很不耐烦地看着敲门的赈和杉。杉微微向后退了一步,低头看着别处。而赈直直地看着秀树,直到秀树很不高兴地开口问“做什么”时说:“我们事能完了吗?”他看起来还想说下一句,但是又收住了嘴。

    秀树皱了皱眉头,不礼貌地质问说:“什么叫‘完了’?”

    “一整个星期都为这种破事门都不出,总有一天你要死在家里。”赈也不高兴地回嘴,“我告诉你,我来找你是为了第四班能继续为风之国工作,而不是就这样散了。”

    “哼,”秀树回身关上门,向前走了一步,抱着手臂站在台阶上看着赈,不屑地哼了一声,“为风之国工作。”然后轻蔑地挑了挑眉毛,呼了口气,“你是能为砂隐村工作的人吗?你连最简单的任务分配都不遵照传统规矩,还敢说自己为砂隐村工作?”

    杉抬起头,看着他们,打断秀树的话说:“你们两个就不能不要吵了吗?”他们都不再说话,但是都没有看向杉,“这样有什么意义呢……秀树,赈他只是有……”

    秀树咬着牙,露出狰狞地表情,看着脚下:“你以为你能好到哪里去……”

    杉震惊了,不敢相信地看着秀树。

    “你连进入第四班指定办公室的资格都没有,就不要在这里插嘴……我之所以让你也进入这个团体,是不为了让你觉得就你自己最另类。”秀树讽刺她。

    飒人轻哼了一声,对我小声说:“看到了?秀树这个人,我很了解。平常,跟他什么玩笑都可以开;但是这种时候,在他面前就不应该说话。”

    “那么又能怎么办?”我紧张地看着他们3个人——同一个班,不同的想法,不同的性格,完全不应该在一个班……“放任他不管吗?”我颤抖着问飒人。

    “不,也不是,”他换上了一副轻松的表情,“他只是需要恢复的时间。”

    “他们班的老师呢?”我问。

    “你说英美老师?似乎已经全说过他们两个了,但是没有用啊……毕竟是这一届唯一的女老师,我想要理解他们两个怪癖人物大概是不可能了。”他点点头,说。

    “我不在乎第四班,”秀树接着说,“就算散了也无所谓……”我们每个人都用惊异的眼光看着他,甚至赈,“我在这个班里没有任何感情,我也不对这个班抱有希望。我们从来就不是组队行动的小组。关系不好的几个人,是不可能组成一个所谓的,”他鄙夷地把下面的那个词语说的很重,“‘班’。”

    “你想说,”赈说,“让这个班小时吗……”

    “既然我们都不是一个次元的人,就这样决定也无所谓……”秀树回答。
推荐阅读:醉枕江山 重生小地主 最强弃少 神座 召唤万岁 官场之风流人生 重生之温婉 九星天辰诀 光明纪元 圣堂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