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十七章 最后一周

    晚上,我绕了个大圈子回去。途中,我隐隐约约在草丛中看见一个红色的影子,看起来像是一个长着羽毛的动物,于是我一言不合就扑上去把那只可怜而美味的野生动物抓了回去。回到藤月浩他们所在的地方,我拨开树丛,直接把这个东西朝飒人的方向扔过去。它还很重,弄得我胳膊很酸,导致我走过来时很多次换着手提。我还特地拿绳子把它给捆了个结实,目的其实是不想拖着一具带着血的尸体回去,那样烧了吃就不新鲜了。

    飒人的反应很快,马上伸出手接了下来——尽管他根本不知道他刚刚接住的是个什么东西。

    他皱着眉头奇怪地哼了一声,把这个乱七八糟的东西翻过来看。

    那只山鸡马上咯咯咯地发出凄凉的惨叫声,并竭力扑打着翅膀,像挣脱飒人的束缚。它的羽毛到处乱飞,溅得飒人浑身都是,飒人被它的翅膀扇了几下,他马上松开手放开了那只烦人的母山鸡,一边哼哼着摸被鸡抓伤的脸。

    藤月浩笑了,回过头看着我。

    山鸡开始在地上乱跑,我向前一步,一下抓住了它的脖子,把它拎起来。它奋力开打着翅膀,弄得我脸旁也呼呼生风,羽毛一直在我的皮肤上刮来刮去。我感到一阵厌烦,于是又把它放到地上,用绳子把它的翅膀也捆了起来,把脚放在它的身上,以防它逃跑。它再一次发出凄惨地鸣叫,仿佛迫切地恳求我放了它。

    “这是什么东西?”飒人惊奇地问我。

    “山鸡没有见过吗?”我挑了挑眉毛反问他。

    “没……见过。”

    听他这么一说,我自己想想,我自己以前确实也没有见过一只真正的山鸡。不过是在生物书上和手机上看到过图片而以,还是那种模糊的全部是马赛克的那一种。但是这种动物我很熟悉,在野外生存,必须熟知一些能吃和不能吃的东西。前一段时间,他们除了训练就是在附近“巡逻侦查”,我没什么事做,因为是藤月浩让我在这里守着,看管东西的。所以,我也不走远,就这么呆着,晚一些的时候去找一点现成的植物,配上一点之前发现的蘑菇,放上一条草鱼或是鲈鱼,放锅里再放水煮煮就行了。后来,他们觉得吃腻了。我就多去找了一些鱼,烤了吃,还有一些就煮好了晒干,做小鱼干来吃。飒人一直对食物是满意的态度,藤月浩也是。虽然不知道慕喜不喜欢,但是他至少还会吃一些,但是从不做什么评价。只是淡淡地自己到没有人的地方去吃,再自己把垃圾丢掉。我们已经习惯他的这一点了,他这么做主要不就是不让我看他的脸吗……

    “这几天该改善改善伙食了。”我说。

    飒人长长地“嗯”了一声,犹如已经闻到饭菜香味了。

    “那么,你打算怎么煮这只鸡?”藤月问我。

    “煮的话……锅子太小。烤好了。”我犹豫了一下说。

    我说着,轻巧地从背后抽出卷轴,把手放在卷轴上,把一跟拇指粗的长铁棒和2个架棍子的架子从卷轴中拿出来。我把两根小架子撑在地上,然后把铁棒横放在上面,拍了拍手后,问飒人:“慕呢?”

    “你要找他吗?”

    “是的。”

    “他在那里呢,”他指向站台里面,“他刚刚说他要去忙,然后就没有出来了。”

    “我有事情想让他帮忙……”

    当晚,我们就吃了一顿外焦里嫩、皮脆肉酥的野生山鸡大餐,是用火慢慢烤出来的。当时,飒人还说,要是我们这里有火遁属性的忍者就好了。这使藤月浩还特地拿出查克拉纸给我们测试每个人的查克拉属性。结果是,我的纸湿了。

    “月夜修的查克属性是水。”藤月告诉我,我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如果稍加练习一下,应该可以练成的。毕竟,水遁是一种很实用而且很好学的遁术。”

    我还是摇了摇头,“还是算了,我这种人天生就不擅长使用忍术。”

    慕的查克拉属性是风。

    慕也拒绝现在这么早就开始学习使用查克拉属性的忍术,毕竟,他现在连忍术都会的不多。虽然藤月有叫他一些,但是只有几个,就变化术、替身术、脱绳术这几个,就花了一长段时间。可是,我还注意到。慕通常是用两手握着剑的,这样,他根本没法、没时间结印,学了也没什么大用处,不过是熟悉一下查克拉的使用罢了。

    飒人之前还得瑟地说我们中要是有一个会火遁的人就好了……结果,他自己除了风遁、雷遁以外,就是火遁的查克拉属性。他却固执地说:“我不会学火遁的。”当问他为什么的时候,他慌乱地编造借口说:“要是我忘了磁遁可怎么办?那风影可就不要我了,我就要会去了……”

    “说什么瞎话,飒人……”

    “飒人,我告诉你,别说不吉利的话。”

    “你敢跑?我们再去把你揪回来不就是了?”

    “磁遁不是你的血继限界吗?怎么可能忘记……”

    “你逗我吧,飒人?”

    他咽了一口口水,脸上闪动着感动的光芒,呼了一口气说:“你们,怎么这么啰嗦……”

    第二天,藤月来找我。

    “月夜修所擅长的是空间忍术,类似于通灵之术的术,对吧?”

    “嗯。”我回答他,很奇怪他会这么问。但是细细想,也不奇怪,因为藤月是我们的老师。

    “如果飒人无法随身携带金砂,不如就由你来替他‘带’一些,怎么样?”

    “嗯……”我对这个想法感到很惊讶,“真的是个很好的办法……但是,如果是单人行动,飒人怎么办?”

    “你先不用考虑太多。”藤月浩告诉我。

    我点点头。

    我们重新来到沙漠地带。我从口袋里拿出空白卷轴,摊开放在地面上。飒人则是把金砂从普通沙层下抽出来。当金砂如滚滚麦浪涌来时,我猛地把手放在卷轴的上面。

    “准备——封!”

    金砂涌进了卷轴的白纸中,像海浪流入无底洞一般,知道没有一点金砂。它们闪着光,很耀眼,迸出的亮光映衬着整个沙漠,并卷动着一层一层的热风。全部把砂金封印进卷轴后,我的查克拉也所剩无几了。这不仅仅耗费了我大量的时间,还使我失去了大半的查克拉,从而使我也体力透支了。黑子X型环绕上来,形成一个圆圈,中间刻上两个毛笔的大字——金砂。

    “好厉害……”飒人感叹道。

    感到身体一阵疲劳,我甚至一下差点站不稳脚。我本来就是单膝跪在地上,半蹲坐着的。我用手扶着地面,喘着气,用袖子抹去额头上的汗珠。藤月浩告诉我,需要我以后多做这一类的训练,增加我的查克拉量。他说,这种术在以后的集体战中会变得很实用,所以要加强练习。他还说,在这几期的毕业生中,估计也只有我会如此娴熟的使用空间忍术。“哼,还差得远,呢……”我喘着气说。没错,跟我的母亲比起来,还差得很远……

    我觉得身后有种莫名的,奇怪的感觉,于是转过头去。是慕,站在我们后面。原来他也跟过来了。

    他手放在剑柄上,紧紧地抓握着它,缓缓地向我走过来,而此时,我正在用手把卷轴小心地卷起来,方便下一次使用。

    “月夜修……”他叫我。

    飒人向后退了一步,给他让出跟我讲话的位置。我把卷轴放到包里,站起身来看着他。

    他却一段时间只是低着头看着地面,没有说话。一脸紧张的样子,连脸上的肌肉都绷紧了。我一只手叉着腰,无奈地看着他,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飒人从我旁边走过去,来到慕的旁边,低头看着他。慕没有去看他,而是仍然低着头,瞳孔微微颤动着。

    “怎么……”

    他马上打断了我对他的关系,说:“不,没什么。”

    然后果断而干脆地转过身,径直地朝森林里再一次走去。我奇怪地看着他的背影,一个白色的背影,在沙漠中,是那么不显眼。沙地上留下一串清晰的脚印。他放松下来,肩膀微微一颤,像是松了一口气,原本紧握住剑柄的手也放下来,垂在腿旁。我远远地遥望着他的背影,看着那个迎着阳光而泛白的影子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林荫间。我把手放在后颈。他确实是,慕确实是一个嫉妒心很强的人……

    虽然我实在不想这么认为,但是我自己本来就知道,这样的性格,总有一天会毁了他……

    但是我不会跟他讲,因为我认为他根本就没有意料到自己的这一特点。一般人都是意识不到自己如此细微的特点,比如我,我所看到的自己也只是表面的自己和自己理想中的自己罢了。自己的缺点是最不容易被发现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人需要有如镜子一般的朋友,有时候,在“镜子”中,就能更好地认识到自己。但是……

    我转头看向飒人,他也看着慕的背影,就这样,呆呆地望着。

    我想我永远不能再飒人那里得知自我的……

    仔细一想,飒人属于头脑比较简单的阳光男生,而慕也不是天生冷淡,但是表面是冷的。或许他的内心是真的没有热的一面,要不然就是我们都还没有发现。藤月这个人,让人太难了解他了。他就是一个神秘莫测的人,之前的事情。我虽已经断定不是他干或是干涉的好事,可是……大概是时间还不够久,我还是不能完全信任他。现在我周围的几个人中,我细细一思考——我最能够相信的居然是慕。飒人,我永远相信不了他……不是因为他时而吊儿郎当的,而是因为那一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他为了“问关于我的事情”,“千里迢迢”来到我的房间唯一的一个窗户边,“陈恳”地问我问题……

    我几乎已经可以是完全不相信飒人了。

    但是,我觉得他之前所说的,他小时候的事情,我觉得倒是真的。他记事记得如此清晰,不想我,很多小时候的事都忘得一干二净了。我甚至不记得我弟弟小时候是什么样的。那是因为我小时候不怎么喜欢他,现在倒也还好,没有像以前那样不喜欢,但也算不上特别喜欢……

    人的感情,太难用言语表达了。

    “神尾又是怎么了?”飒人皱了皱眉头,叉着腰转头问我。

    我没有回答。

    “哦,对,多谢了,月夜修。”他笑了,“这样我以后战斗就能变得很方便了。”

    “我觉得你之前似乎已经说过这句话了?”我不太确定。

    “说过吗?没说过吧……”

    “不知道,”我有些不耐烦地结束了我们之间这些无趣的对话,“不记得了。”

    后来,他们还问了我很多关于涑月的问题。涑月在离开之前,嘱咐我说不要把这些事情说出去,因为是国家机密。其实,想想也是会知道的。拿人类做实验其实是违法的,拿人类作为礼物赠送给别国就为了关系好也是违法行为,但是为了两国之交,这也大概就是唯一的方法了。鬼之国的国君是个顽固的家伙,据说他就坚持仅仅的这一个条件,其他的都不答应。看来他们是打定了主意了……

    所以,我没有把这件事说出去,而是说:“他其实是有任务在身,要去鬼之国一次,所以他先走了。”

    他们显得不太相信,但是我说的确实都是事实,只不过不太确切罢了,这并不碍着。

    等等,拿人类做实验……

    泽人映在我的脑海里,那一次犹如穿越一般的旅程中,那个女孩和她的弟弟不就是被当作人体实验品,改造成为了半孔雀之身吗?从傍晚开始,我就深深地思考这个问题,我开始怀疑这些事情是有一些联系的。既然我们是在时间上到了那个世界去,那么低点位置就应该是没有改变的。我们所到达的村庄很有可能就是在鬼之国的边境,或是就是在鬼之国。鬼之国离风之国很近,我以前在课本上有看到过相关事迹,鬼之国的边界是贴着风之国边界的。说不定,涑月也会变成那个外号叫蓝孔雀的女孩那样……想到这种事,我不禁连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动物和人的融合——真恶心,说实话。

    我不是很喜欢动物,尤其是那种腿特别多的,就像蜈蚣;要不,就是没有腿的,比如上一次我在秋兰家种的树下方的泥土中挖出来的蚯蚓……恶心。但是我弟弟龙太却非常喜欢东西,什么他都喜欢,什么都敢抓,而且多次央求我弄一只狗给他养;我不答应,说狗还需要遛,太麻烦。他就改变想法,说猫;我还是不答应,并以风之国几乎没有猫为理由拒绝了他的请求……

    我想远了。

    这是在30号站的最后几天了……又过去了2天——最后一天。
推荐阅读:火爆天王 宠魅 官术 光明纪元 百炼成仙 重生之温婉 最终进化 召唤万岁 最强弃少 唐砖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