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十五章 天才宗家少爷

    6天后,藤月浩才回来。我们很不高兴地挤上去问他去哪里了,去干嘛了,为什么不遵守约定。结果他反问说,什么约定。飒人就说是5天内回来的约定,可是,藤月一边笑着说抱歉,一边说那根本不算是约定,而是——一个大概估计……但是当我们向他汇报这几天训练的成果后,他很高兴地样子,拍了拍手说:“你们很自觉哦!为师很高兴。”

    “那为什么给我们训练的时候那么严肃啊?”飒人奇怪地问他。

    “因为训练时你们就是学生,我就是老师,这是严肃的教科场合,而且只有严厉的老师才能教出好学生,不是吗?”他笑了笑,看着我们几个。

    “到底是你的热情是装出来的还是你的严肃是装出来的啊?!”

    “严肃。”

    “太假了!”我们齐声叫道。

    之后,我告诉了藤月那件事,并问他知不知道关于这个人的事情。他皱着眉头听我说,然后闭起眼,仔细回想着我所说过的话:“山介?山介……我只知道有一个神偷叫山介,怎么又冒出来一个?”

    我愣了一下。

    “什么神偷?”

    “我所听说的是,一个叫山介的无户口的小偷,想要什么就能弄到什么。当然了,获得东西的方式就是自己偷过来。”

    “我觉得我们说的不是一个人,藤月老师。”我无奈地解释。

    讨论了许久,还是没有得出结论。因为我觉得我们所说的不可能是同一个人。而飒人,虽然一直站在旁边听着,却像一个摆设一样,居然没有说一句话。我开始感觉很奇怪,因为飒人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看着他那种呆滞的眼神,我还以为他是睡着了。结果后来,我叫了他一声,他抬起头从容地应了一声:“哎——”

    “嗯……当我没有叫你。”

    藤月也很无奈,他所想出来的,就是把慕叫过来,问他知不知道这件事。慕摇着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就这样,平常的,又过去了很多天。每一天都很平淡,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其中,只有几天是训练的,因为藤月说连续训练对身体不好,要适量的休息,所以我们都是练一天,休息一天,再做一天的体能特训,再休息……我训练完以后,就负责去做饭。家里准备好的食材已经都用完了,于是我开始即兴创作,再森立里大量采集当地食材,做一些吃得东西。

    幸运的是,有一次,我意外地走错了路,结果跑到了很远的地方去。在那里找到一户人家,我过去时已经是晚上了,也很疲惫。就在我接近他们家的前门时,一个妇人偶然间走出来,看到我以后,就把我带回家去,让我住了一晚上。他们一家有4个人,1对夫妻,还有他们的1个儿子和一个生病的父亲。听说我们是来考察这片地方的忍者后,他们显得很高兴,于是从菜地中挑了许多菜给我,并告诉我里这里不远处有一条大一些的河流,有不少的鱼。

    我没有立刻回去,于是去了那条河。当天下午,我通过白眼,带着一袋子草鱼和鲈鱼找了回去。他们并不惊讶于我的离开和归来,而他们给予我他们不着急的缘由,飒人的回答居然是:“像你这样的妹子,谁敢拐啊?”

    后来,我把飒人打了一顿。

    第一天过去也觉得没什么,但是第二天过去我就不好受了。

    因为我感觉飒人一直不敢跟我说话,眼里也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我觉得他是吓到了,尽管我也没有把他打成什么样。

    第三天,我越发不安,总感觉很尴尬。

    第四天,我已经实在是熬不住了。

    于是,我向他道歉。态度也还好,至少语气还是诚恳的。最后,他抬起头看了看我,很小声地说:“你怎么这里厉害啊?”

    我一震。

    “我看,一般的女生,都是暴力女吧?”他继续说,把手放在脸上贴的创口贴上,看到他的那个动作,我想起我当时打他的场景,不仅心里一阵酸楚,感觉自己做的确实太过火了,“打了人也敢道歉,你还真是第一个……”

    我没有说话,只是带有些惊讶的神色看着他。

    他也显得有些尴尬,自己撇着头,“也没有关系啦……只是……我觉得你没有必要特地来向我道歉啊……”

    “我觉得有必要的,你这几天都没有跟我说话。”我说。

    “哦……”

    大概里回去还有4天左右的时间,就在这最后的几天里,发生了我意想不到的可怕事情。同时,也是我最不想遇见的,最不想听到的事情……

    当那一次我跟慕做完特训以后,坐在河边休息时,远远地看到树林的另一边有一个人影。影子很模糊,还是黑乎乎的,看不太清楚,但是确实是一个高高的人的形状,而且在微微地上下移动,那个人是在向这边走。我眯起眼,看着前面。树影中,慢慢地看清楚了——一个留着短短的金黄色头发的人,一只手放在脑后,另一只手拎着一个白色的包,闭着眼不紧不慢地走过来。

    我很奇怪,这种深山老林里怎么会有其他人出现?而且,看上去那个人还是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孩子。他微低着头,我还听到他叹了口气。我抬起头看向坐在树枝上了慕,他冷淡地看着这个人,眼里满是怀疑。这时候,他也低下头看着我,我挤了挤眼,歪了一下脑袋。他也耸耸肩表示不知道他是谁。

    我又转回头去,他显然是没有发现我们的存在,还是闭着眼向前走,但是他却奇迹般地没有看脚下的路就自然地避开了那些可能会绊倒他的石头和粗树根。当他离我们15米远的时候,我注意到他的衣着——白色的套头衫,明显不是风之国的人,而且从路线来看,他大概是要去风之国。而他的衣服的胸前部位,一个黄色的正圆形,中间一个红色的水滴状中间还带有着螺旋的是——日向一族的标志!

    我惊呆了,猛然站起身来看着这个人。

    他听到了我的声音,有些懒洋洋地抬起头,看着我。两只眼睛,蓝绿色的右眼,而左眼却是白眼。这个人也是日向一族的双色瞳后人……

    他眼里流露出无线的惊讶,站住脚,手微微颤抖着。

    “月夜修……”

    “你是……涑月——”我马上认出了他,直接叫出声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完全没有理睬我的话,换上了一脸的欣喜:“好久不见,小猫咪!”

    我瘫坐在石子铺成的地面上,“怎么会是你啊……”

    他走到我的正前方,蹲下身子看着我:“我可是专门来风之国看你的呀,我的小猫咪?”

    慕从树上跳下来,“哗啦”的一声响,警觉地看着这个人,手紧握在剑柄上,冷冷地问我说:“月夜修,你认识这个人吗?”

    我无力地点了点头。

    “他是你哥哥吗?”慕挑了挑眉毛又问。

    涑月抬起头,之前脸上的笑意消失了,面无表情地盯着慕,也是一副紧张的样子。

    “不是。”我回答慕,深吸了一口气。

    “这是谁,月夜修?”涑月回过头,温柔地问我。

    我感到一阵恶心,战战兢兢地回答他:“他是慕,是我的队友。”

    然后我站起身,看着涑月,试图把他的注意力转移到我自己身上。

    “说真的,月夜修,你们什么关系?”他又问,有些不高兴地看着慕。

    慕也很不高兴地看着他。

    “涑月君,他是我的队友。”我叫他的尊称。

    其实我们这里的人,就算叫父母也不多有叫尊称的,但是……

    他马上转回头来,带着一点微笑看着我,说:“只要你确定,那就没什么了。”

    他把手放在我头上,摸了摸我的头,我不由地向后退了一步。

    慕松开手,把双臂抱在胸前,呼了一口气问:“你是?”

    涑月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我的头,对我说:“你要我告诉他我是什么人吗?”

    “还是我自己来说好了……”我叹了口气,但是他对我的不情愿毫不知情,涑月,就是这样的单纯朴素的人,当然,单纯朴素只是很表面的东西。

    晚上的时候,我们几个围坐在一小团篝火周围,涑月就坐在我旁边,火光映照在他的脸上,他的眼睛在火光下闪耀着别样的光辉。藤月浩显得对这个人并不陌生,我想,因为他之前了解过我的缘故,所以他是知道这个人的真实身份的……但是,他并没有说出来,只是微微笑着,看着我们。

    飒人则是问了与慕同样的问题:“月夜修,这是你哥哥吗?”

    “不,是。“我一字一顿地说。

    “我来做一些自我介绍好了,”涑月愉快地说,“我不是月夜修的兄弟,但我是月夜修兄弟的朋友。我叫日向涑月,我是月夜修的未婚夫,请多指教。”

    一阵莫名的宁静。

    我的汗已经流下来了。涑月……我在心中求他不要再说了,在他开口之前就这么在心中求了,可是他已经说出来了……

    还是宁静,飒人和慕的脸上没有表情。

    最后,还是飒人首先打破了宁静:“他刚刚说什么?月夜修,他刚刚说什么?”

    “我是月夜修的未婚夫。”涑月再一次愉快地重复。

    我都抬不起头了。

    天哪……涑月,求求你住口吧……

    “额——”

    慕瞪大了眼看着我们。

    涑月伸出一只手,搂住我的肩膀,抚摸这我的头发,脸上还带着微笑。

    “真的吗?”飒人问。

    “真的哦。”涑月说。

    “你怎么这么小就考虑这么久远的未来啊?!”飒人冲我叫道,眼里满是不可思议。

    “我们一族定婚约一般都比较早,有的在孩子出生时就已经订好了婚约。”涑月耐心地向他解释,“因为我与月夜修同是拥有日向一族少见的白眼双色瞳的族人,所以月夜修在出生时就注定与我在一起了。”

    我的天,这事我都不知道……

    “我就说这不是我自己考虑的……”我叹了口气。

    想起以前父亲跟我说这件事情时,我也才4、5岁。那时候还以为就是像过家家一样演着玩的,或是父亲在开玩笑,结果——过家家个毛啊——

    我后悔当时我还跟父亲说“好”……话说,当时我为什么会这么说……

    不过,稍稍回忆一下,在小的时候,确实有过喜欢涑月的经历。因为,我一直觉得,涑月是个很温柔的男孩。在木叶的时候,我常常被其他同龄或是高龄的男生欺负,被他们称为“眼罩”,还常常打我。家族里的一些同龄人也是,说我连最基础的白眼都没有,还敢自称为日向……我当时就反驳他们说,我又白眼,但是只有一只。他们就嬉笑着要求我把绷带解下来给他们看,我说不要,他们马上变了脸色就要打我。

    那个时候,确实是涑水保护了我。可是……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那么多——血……

    此时,我的心里一紧,全身感觉冷。

    走廊上,纸门上,窗户边,都闪烁着红光,满满地,弥漫着血腥味……棕黄色的木质地板被染成了血红色。我前面的4个人,倒地不起……血,不住地流……涑月把我从地上扶起来,抱住我,当时,他居然说:“没有人敢欺负你了……”

    当时,我仿佛看到了一个面色狰狞的死神,尽管我知道他没有那么恐怖。

    但是,涑月是日向一族的天才,是宗家分子,虽然血统格外纯正,却只有一只白眼,就像我一样。但是,我的血统并非纯正的日向,而是含有一般细川护一族的血统,那就是我母亲的家族——风之国强大的通灵兽一族。

    那时,我浑身颤抖地依偎在他怀里……我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对血敏感,而且非常讨厌杀人……没错,当时的4个人里,涑月杀死了其中的2个人,他们两个都是对我动过手的,而另外两个没有。涑月并没有受到处罚,因为他身为日向宗家的成员,当然可以在一定的限制范围内杀死一些人……但是,我很反对这样。

    “没有人敢欺负你了,月夜修,除了我……”
推荐阅读: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召唤万岁 官术 最强弃少 火爆天王 醉枕江山 宠魅 重生小地主 百炼成仙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