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十四章 路痴

    第二天早上,我起的很晚。因为前一天很累了,虽然还算不上是真正的战斗,但还是感觉到明显的疲劳,而且手上的雷遁造成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我用袖子擦了一下眼睛,然后转过头,飒人侧着身子还在睡,近处还能看到他身体的微微起伏。我坐起身,看了看时间,都8点多了,我难得起的这么晚,我绝对是累了。我抬起头,看见金色的光束如花圈一般印在左边满是疮洞的木板上,木板都开始显得有些透明。外面能听见鸟的鸣叫,那些春天的音韵仿佛都变成音乐倾泄而下……可惜我想的太多了,早就过了春天了,6月下旬,都是夏季了。又是酷热的夏季,不过这个地方到还好,风之国砂隐忍者村的夏天极为可怕,是人都不愿意出门的。

    远远地,一个白影坐在前面的栏杆上,透过被拆掉的破门,可以看的很清楚。他的腿挂在栏杆外面,抬着头向上看去,橙黄色的短发后面露出一点雪白。我把手臂向上伸,拉了拉手臂,然后打了个哈欠,问他:“睡得怎么样?”

    他没有转头,而是直接坦然地回答:“还可以。”顿了顿,“你怎么样?”

    我很奇怪他会这么问,但是我还是做了回答:“蛮不错,一觉睡到醒。”他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上方。

    我从被子里出来,拉了一下衣服,然后走到他旁边。他回过头,看了我一眼。他一脸以为我会跟他说什么好话的表情,但是我伸出手问他:“借一下梳子,谢谢。”

    他眯了一下眼,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把木梳子递给我。

    “谢了。”我把梳子在手里转了一圈,向他眨了眨眼,然后走回去坐在地上,开始整理我的头发。阳光泻在头发上时,头发还会发出银白色的光辉。这让我想起白川,不知道白川的头发为什么是白色,而且不知道本身就是白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挥发出什么也的光泽。

    当我把头发全部梳好时,已经过去了10分钟了。一缕一缕细心地梳仔细,需要很多的时间。也是因为慕的头发在男生中算是比较长的了,拖到肩膀,所以才会随身带着一个很漂亮的梳子。我在心里感觉这是他的妹妹送给他的,主要原因就是——很女生系的款式,只是看慕一脸的无所谓和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就知道他根本不懂梳子的款式问题。不像我,10年来已经用过了7把梳子了,而且用坏了5把,一把在家里忘了带来,还有一把备用放在箱子里了。

    就在这个时候,飒人醒来了,眼里却还是满满的困意。

    “嗯……月夜修,这把梳子哪来的啊?”他迷迷糊糊地问。

    “你是笨蛋吗?”我说,“这是慕的梳子。”

    “慕吗……”他揉了揉眼睛,“慕用梳子做什么?”

    我为他捏了一把汗,“你想说慕没有头发吗?”

    这时候,慕僵硬地转过头,扫了一眼飒人,又转回头去了,我仿佛看到他翻了一个白眼。我呵呵一乐。

    上午的时候,飒人告诉我们他会先去河边,让我们可以等一会儿再过去。慕则是赶我走,因为他想换一套不常穿的衣服去训练,因为这样弄湿了也无所谓,可以换回原来的一套穿。我也没有办法,只好先过去找飒人。我一边走,一边看着周围树林中的景色。茵茵绿林,透过阳光在地面上投下星星点点的黑影,风吹起来时,树影飘动着,地上的光影也来回穿梭,显得新奇而巧妙。

    但是我过去时,才想起来——慕根本不知道到这里该怎么走。算了,他一定有的是方法到这里来的,但愿他不会迷路。

    我过去时,飒人正坐在离我很远的河面上的一座红色小桥的栏杆上,低头看着脚下的细细流水。阳光映在清澈的水面,光影微露,忽隐忽现,还像珠宝一样闪着光。远看,水面上仿佛铺上了一层金子。飒人远远地坐在那里,黑色的衣服和红色的长发相映相衬地也铺在河面,一个模糊的影子就在河水中流动。

    我从他的后面绕过去,然后站在他身后。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但是只是看着底下的水面,静静地,犹如不知道我的来到。许久后,我才开口:“怎么了?”我问他。

    “没怎么啊!”他回答,回过头来轻松地回答。

    我又看了看他,“那么就开始练,怎么样?”

    “慕还没有来吗?”他仰起头,一副拖延时间不想练习的模样。

    “他在换衣服,想去看看吗?”我没好气地问。

    他露出了一个非常猥琐的笑容。

    “不敢练吗?”

    “敢。”他干脆利落地回答我。

    “那就下去吧您。”我抬起脚,膝盖用力一顶,他吓了一跳,没有扶稳栏杆就掉了下去。一阵东西掉进水中的声音,水花高得都过了我的头顶,我走过去低下头看他。

    “月夜修!你做什么嘛?!”他抱怨道,坐在水里,全身都湿透了。

    我呵呵一笑:“练这个肯定会湿的,还不如提前先适应一下水温。”

    “你呢?就看着我们玩水?”

    “当然不是,我会教你们练习这种基本功的。”我回答。

    “那你怎么不下来呢?”他狡猾地引诱我。

    我看着他,没有回话。过了一会儿,觉得他说的也有点道理,我没有结印就直接凝聚了查克拉,然后翻过栏杆纵身跳进河中,“啪”的一声落在水面上。他不满地看着我,一脸想报复我的样子。“我跟你不一样,我可是站在水面上连脚底都可以不湿的。”说着,我抬起一只脚,上面没有水,因为附了一层特殊的查克拉。

    他撇了撇嘴。

    “而且你的忍术本来就被水所克的,是吧?”我挑衅地问他。

    “你怎么知道?”

    “第五代风影不就是如此吗?”我反问。

    不料,他却呵呵一乐,脸上绽开了笑容:“其实不是‘全克’,是‘半克’。”我挑了挑眉毛,没有明白他的意思,他继续说:“你想想,第五代风影的是混有查克拉沙子,到底还是沙子,所以碰到水会黏在一起。而我所使用的是磁遁,磁遁控制的是金砂,是金砂——就是金子。金子是不怕水的,只会是增加一点重量而已。”

    我有些惊讶,但还是笑着回答说:“那么下一次就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的真实实力好了,如果你想证明你是高材生的话。”

    “我不是都说过高材生不是指战斗的实力了吗?!”

    “那么你就是纸上谈兵了?”

    “也不能这么说……”

    “那就是实力也是有的?”

    “差不多吧。”

    我“切”了一声,觉得飒人这个家伙就是在一边装谦虚,一边装自信。真是矛盾的很。

    这时候,我看到他的脸上划过一丝奇怪的笑,就像太阳冉冉升起一样,导致我很好奇他下面会做些什么,这就连锁性地导致了我完全没有意料到,同时也完全没有防范他的下一步。他微微撑起身子,腿从水中扫过,露出水面的一刹那,水花四起,一阵水雾腾空而起,直扑到我身上。我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些,才刚向后跨了一步,水就溅了我一身。我眨了眨言,把湿漉漉的头发从额头上挂回到耳朵后面去。飒人笑着向我道歉:“真抱歉队长……”

    没等他说完,我就反应了过来,冲他叫道:“飒人——”

    “哎呀……”

    “哎!飒人,跑什么跑!”

    他站起身来,甩开衣服就跑起来,水面上溅起水花。我看了他一眼,直接向他追过去。因为在水中踱步,他的速度显得很慢,我在5秒钟后就追上了他。第一次我伸手去抓他的衣服,但是没有抓到,于是,第二次我直接硬生生地去抓他的头发。他停下脚步,用手捂住头,用手抓着后脑勺的头发根部,像是想缓解一点疼痛。他先是“嗯嗯嗯”地叫,然后向我求饶,求我放手。

    “你也知道痛啊,啊?”我用力把他的头发向上拉,挑衅地低声问他。

    “痛,痛,痛……我错了,月夜修,我真的错了,求你放手吧……”

    “痛吗?”我不理睬他。

    “痛……”他几乎快笑出来了,咬着牙,闭着一只眼斜着头看着我。

    “你该怎么补偿我?”我问他。

    “能怎么补偿?”他问。

    他马上打了个响指,高兴地告诉我:“哦,我知道了。”

    我眨了眨眼看着他。

    “就给你这个作为补偿,怎么样?很划算的吧?”他从衣袋里拿出一个拳头大的皮袋子递给我,并让我松手。我有些不情愿地放开手,他开始揉头发,然后看着我。我拉开绳子,打开一点袋子向里面看去,然后眼睛一亮,又把袋子扎了起来,放在自己的口袋里装好。他笑了:“我有的是这种东西呢!任何时候都可以跟我要的,因为我每天都在与这些东西作伴哦……”

    “这还差不多。”我笑了笑。

    之后,飒人只花了5分钟,就把在水面上走路练出来了,比我小时候练得要快得多。虽然他也想让我教他那种不会沾湿鞋底的站在水面上的方法,但是我当我告诉他我能如此是因为家族的特殊查克拉控制能力时,他就放弃了。他显得很失望。当我问他为什么这么想学的时候,他说:“因为我被水‘半克’。”我又问他这跟沾湿衣服鞋子有什么关系,他表示他以后还会练习把金砂覆盖在自己的身体表面最为防御的盾牌,所以遇到水会增加重量,使行动不便。

    “我说,神尾到底去哪里了啊?怎么还没有来啊?”他坐在水面的涟漪上,仰头看着天空,淡淡地问。

    “不知道,他大概是迷路了。”我回答,“不过迷路怎么也不叫一声?”

    “我看他是叫不出大的声音的。”飒人打断我的话说道。

    我看向他,他也低下头看向我。

    “你有没有发现,神尾他每一次说话声音都很小,而且很沙哑?”

    我点点头。

    “他就算是很生气的时候,像那一次,”他指的就是上一次练爬树的那一次他对我吼的经历,但是他说的很小心,仿佛害怕这些话弄的我不高兴,“就是上一次……他就算很生气,很不平,也不会发出太大的声音来。如果是叫的话,人的嘴会长得很大,这样才能把声音翻倍‘爆’出去……”

    我奇怪地看着他:“你想说慕不能张大嘴吗?”

    “可能是吧,前几天吃饭的时候,他也很小心,连嚼的声音都没有啊?真可谓是细嚼慢咽的……”他摊开手。

    “你观察的……还真是仔细啊?”我很奇怪飒人为什么这么关系慕的这些事,“你是在判断他的面罩下面是什么样吗?”

    他严肃地打了个响指,发出“啪”的清脆的声音:“非常正确,给满分。”

    我叹了口气:“先不谈这个了,我去找他一下。”

    说完,我从水面跃起,带动着几串水花,落到地面上,然后向森林深处跑去。树荫更加浓密了,地面上除了斑驳的一点指头大的光点,就几乎没有阳光在地面上了,树干上覆着一层雪白的蘑菇……蘑菇。我不由自主地停下来,走到蘑菇旁边去。在我确认了这些蘑菇的种类后,采集了一些放在保鲜袋里继续前进。我找回到了我们的“营地”,但是没有看见他人,只看见我们的睡袋、行李和慕放在睡袋上的白天的衣服。我抬头向上面望去,除了天花板上的一个洞以外也什么都没有。我叫了他几声,声音不是很响,没有回答。我来回走动着,并思考着他会走的路线。然后,我又按照从这里到河边的路走了一遍,还是没有收获。只是到河边时看到飒人,他脱了上衣放在石头上晒着,自己还是坐在桥的栏杆上。

    “喂,看到慕没有?”我在远处大声问他。

    他抖了一下,像是吓了一跳,然后回过头看着我说:“没有啊!”

    我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捂住眼睛转身走了:“我再去找他……”

    他呵呵地笑,说:“你还是去反方向找找好了。”

    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点点头。

    虽然刚开始我并不认为走反方向就一定能找到慕,但是找了周围的一大圈后我只能决定如此。我打开白眼,早周围2千米的范围内搜索他的踪迹。突然,我回想起来之前山介所说自己要找的人是慕……我吓了一跳。可是半分钟后我就在森林的另一边找到了他的踪影。

    他移动的速度不快,所以我很快就跟上了他的脚步,从树上跳下来,正好落在他的前方。他没有露出特别吃惊的表情,而是淡淡地看着我,悠悠地开口了:“我找了你们很久了……”语气里还有一丝不满。

    “我也找了你很久了……”我也瞪着他。

    这一次,我把他带了回去,他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坐到河边去,仰着头。飒人叫他“路痴”,而慕仿佛也是承认了,没有表示反对,但也没有完全表示同意……

    过了一会儿,慕突然回头问我:“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微微一笑,伸出右手食指指着用绷带绑着的右眼:“我可是拥有特殊血继限界的侦查忍者。”
推荐阅读:圣堂 九星天辰诀 神煌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首席御医 重生小地主 醉枕江山 网游之天谴修罗 最强弃少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