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十三章 坎坷童年

    “飒人是被卖给风之国的吗?”

    “算是吧,只不过交易的不是钱,是友谊。”

    我漠然看着他,他也看着我。

    火苗在空中跳动着,仿佛摇曳的树影,为这个宁静的夜晚笼罩上了一抹温暖。

    “因为你是伊藤一族现任最强的战力,是吗?”

    “是的,我是处在风之国管辖范围内的最强大的战力。”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明白,他的意思就是,他并没有强大到连风之国的人都敌不过的水平,所以是可以被风之国的战斗力抑制住的;而在伊藤一族那么多实力可以被抑制住的人当中,他是最强的。

    “其实我们都差不多,对吧……”他把腿盘起来,把右手手肘搁在膝盖上,拖着下巴,眼睛看着前面的窜动的火苗,“慕是铁之国派遣而来大国留学的出色武士,月夜修是火之国名门望族为增加与风之国频繁交往而留下来的忍者。”

    “这种事情,你也知道吗……”慕抬起头,冷淡地看着他小声说。

    “我知道的。”他说,“也就是因为如此,我们3个才会分到一个班,不是吗?”

    慕点点头。

    我确实是为了增加日向一族和风之国友好关系所以留下来的忍者,据说父亲也就是因为这样才会与母亲结婚的,所以他们的孩子——龙太和我,也都是风之国的财产。刚开始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认为风之国的上层不过是只关注自己国家战斗力的名族。但是后来,我的想法改变了……直到后来,我才发现——风之国才是我真正的家乡。我在这里长大,在这里学习,并在这里成为一个忍者……不管怎么说,这里都是我的出生之地,是我的家乡。而且,我现在的籍贯也属风之国砂隐忍者村,相信慕和飒人现在也是。

    飒人抬起头看向上方,开始了自己的回忆:“其实,我小时候在家里很不受欢迎……我跟爸爸,妈妈,还有外祖父,外祖母住在一起,那时候,家里还有一些其他亲戚。具体的称呼记不得了,只记得除了爸爸妈妈和祖父祖母,还有5个成年人,带着他们的孩子住在大宅子里。他们的孩子中,有一个是我的表姐,一个是我的表哥,其他两个就是我的表弟。”他抿了抿嘴,“我的父母对我很好,祖父祖母也对我很不错,但是,其他人,包括表兄弟姐妹,似乎都不喜欢我。是处于嫉妒吧,”他闭起眼,仿佛陶醉在美好的回忆当中,尽管我并不认为这种回忆有多美好,“因为他们虽然自己身为伊藤一族的族人,但是很多并没有继承血统,也就是磁遁。伊藤一族血继限界传给下一代的几率非常小,所以他们的儿女也都没有继承这种罕见的血继限界,尽管他们有几个自己会使用磁遁。我是遗传了我的母亲,她是当时一个很强的磁遁忍者,还参加过第四次世界大战,就是在那一次大战中认识了我的父亲的……然后,大概就这样。”他显然是想不出来下面该说哪个话题了,尴尬地咳嗽了两声后看着我们。当看到我和慕都很有兴致的看着他时,他继续说:“小时候,表哥就总是欺负我,他打我,认为只要杀死我他就能获得我的能力。”随后,他轻蔑地笑了一声,表示讽刺,“但是我们那时候都很小,根本不懂得,所谓的‘死’的概念。他认为,知道打得我鼻青脸肿,跪在地上求饶就是‘杀死’了我,却没有得到磁遁。后来,”他皱了皱眉头,“他大概就这样打了我一个月,后来似乎是听说我在几年后将会被派遣到风之国去,就自杀了。”我们惊异地看着他,他自己也显得疑惑而不解,“好像是自己吃老鼠药,还学着书里的人,用血写了一封信,说什么都是我害得他自杀。”

    他叹了一口气,带着苦笑,闭眼摇了摇头,然后直起身随手捡了一块木头扔进火种。火舌迫不及待地爬上在月光下显得发亮的木块,仿佛猛兽吞噬着自己的猎物,木头不久就开始范得焦黑。

    “嗯……表兄弟姐妹都很不喜欢我。”他重复着之前的话,我注意到了他眼里的那一丝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悲哀和痛苦,“差不多就这样了。那时候我就没有朋友。”

    慕看着他,火光在他的金色瞳孔里跳动着,燃烧着炽热的光芒,宛如摇摆的红枫林。

    我的心里还想着他之前说道的,他的表哥自杀的事情。这件事在我的心中仿佛是凝结了,一直忘却不了,尽管我并没有看到那个当时情景,而且我也不想看到。那件事,从飒人的语气来听,肯定也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而且为他应有的美好童年蒙上了阴影……

    “慕的童年,”我坐在那里,用手抱住曲在胸前的腿,看着脚下,“也不怎么快乐的,是这样吧?”

    他没有回答,但是我相信他点了头。

    “快乐是没有,”他自己也说,“痛苦……也谈不上。”

    然后,他悠悠伸出左手,放在离火焰不远的地方烤着火,明亮的光点在他的手心跳动着。

    “铁之国是什么样的地方?”飒人问。

    “那里与风之国很不一样,”慕告诉他,“那里很冷,只有冬天。几乎……每天都下雪,百姓也很少,住在那里的几乎都是国家的武士。”

    “慕的父母就是武士吧?”飒人从地上若无其事地拿起装水的瓶子,喝了一口水。

    “父亲是,母亲不是。”

    “说具体一点。”

    “我记得慕好像是说过的。”我说。

    “再说一遍也无妨吧……”飒人看着我说。

    “我的母亲是忍者,父亲是铁之国专属护卫队的队长,然后……”他皱了皱眉头。

    “你好像说你的父亲很少回家……”飒人突然想起来的样子,但是我觉得他那是装出来的,不过是想再听他说一遍罢了。虽然说飒人是想个不怎么懂事的孩子,但是这点事情他还是应该知道——别人珍贵的回忆,尤其是好朋友、好队友的,“你的母亲是汤忍者村的忍者。好像就这有这些,至少我就记得这些。”他吐了吐舌头。

    慕叹了口气,说:“我的母亲一直对我的训练成绩很不满意,她总是认为,既然是她的儿子,就应该很强才对……但是,”他捏紧了拳头,看来慕也是与普通人一样富裕丰富的感情的,不想他表面上一副冷不冷,热不热的样子,“我跟她不一样。我自己觉得,在那些同龄的武士中,我已经很厉害了。可是她永远得不到满足,她总是觉得我应该更强……她以为我是我父亲吗?”他的语气里满满的都是讽刺和愤慨,而且不停地用“她”来称呼他的母亲。

    “我觉得这应该就算是痛苦了吧?”飒人淡淡地问。

    慕有些奇怪地抬起头看着他,不明白飒人是什么意思。

    “我是指,”飒人摊开手,“你之前说你的这不算是痛苦,但是我觉得好像不比我的好多少啊!”

    飒人笑了一下,突然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一时没有缓过来,吓得颤抖了一下。他则是乐呵呵地看着我,一脸幸灾乐祸。

    “而且,你那时候,就没有关系你的人吗?”飒人问。

    他没有说话,眼睛直视着前方,眼睛变得明亮起来。飒人也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然后回过头看自己的身后,以为慕真的在看什么。我叹了口气,轻轻拨开了他放在我肩膀上的手。

    “除了父母亲,你应该还有别的家人吧?”我轻声问他,从他的眼神就能够看出,他还是有一个很关注他的家人。

    “我有一个妹妹,”他闭起眼,脸上洋溢着一种莫名的幸福,“她叫小钏。”

    “你也有妹妹?”飒人惊讶地问,慕则是奇怪地看着他。飒人的眼皮跳了一下,然后他凑到我的耳边,我微微侧过头听他说的话:“秋兰和赈不是也有妹妹吗?为什么慕也有个妹妹啊?”

    我转回头,看着他:“他为什么不能有妹妹?”

    “他们3个人都可以组织一个妹控联盟了。”飒人阴着脸低声说。

    “你是嫉妒了吧?”我咯咯地笑出声,也压低声音问他。

    “才没有!怎么可能!”飒人炸了。

    他摇着头,不停地喊:“不可能!我才没有!”

    “你只是在否定自己……”我又笑了,慕没有笑,因为他跟本就不知道我们在笑些什么,他觉得我们是神经病。

    最后,我咳嗽了几声,恢复了之前的淡漠,捡了一块细木片伸到火焰中。不一会儿,火苗蹿上了木片,于是我再一次把木头举起来。一小缕火舌在木肩上摇曳着,好像随时都会熄灭。火光映照在我们的脸上,身后的黑夜闪闪烁烁。

    “飒人,慕。”我叫他们两个,他们都抬起头看着我,“今天的事情,到时候要告诉藤月浩。这件事情是有关国家的重要事件,也是关系到许多人生命的事情。”

    接着,飒人就无奈地问我当时为什么不留住他,等藤月回来了再处理他。

    我瞪了他一眼,“你觉得这几天来他们就会这么安静的、乖乖的、像被捆住的螃蟹一样就这么坐等着被别人逮捕然后杀死吗?”他犹豫了一下,最后很不确定地说不会,我又说:“那么他就会想方设法地逃走。虽然他刚开始并不打算杀死我们,但是在一个人面临生死危机时,他可以舍弃眼前的一切利益。这也是我没有查明这次事故的原因之一,你明白吗,飒人?”

    “不明白,”他说,“我们为什么不能好好看着他们不让他们动,这样不久是了?”

    “那不可能。你太小看他们的实力了。之前他的武器有烟雾弹等化学武器,还有通过查克拉围困住我的类似于机器的东西,而这种东西在这个时代是不应该出现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我想到了潘佑郎,我觉得这几个人之间是有联系的,“如果按照你说的做,我们死于葬身之地的可能性更大。”

    “而月夜修作为这个班的小队长,是不会冒这个险的。”慕冷冰冰地看着飒人,替我说完了我想说的话。

    我点点头,对飒人说:“就是这么一回事。”

    他终于臣服了,微微点了点头。“月夜修呢?”飒人突然又抬起头。

    “什么?”

    “童年都过得怎么样?”

    我高开始默默不语,只是盯着木头见上飞舞的火星,最后还是开口了。

    “你们知道我又很多兄弟吗?”

    “嗯。”飒人点头,慕看了看他。

    “你知道的有几个?”我问他,我记得他只知道有2个,一个是修一,一个是龙太。

    “3个?”他猜测。

    慕瞥了他一眼。

    “是4个。”我纠正。

    他们没有说话。

    “我的父亲在娶我的母亲之前,跟一个日向一族的女人有3个孩子,就是我都3个哥哥。”我说,“我是我母亲的长女,我弟弟是我母亲的第二个孩子。至于为什么我父亲会有这么多孩子……我只知道他是重男轻女的,他想要很多儿子。”我抬头看来他们一眼,他们并不惊讶,只是看着我,“一定要说小时候有什么不喜欢的事情,大概就是父亲之在意哥哥们,不怎么关系我吧,就这样。然后,我的母亲就因为一次瘟疫,得了癌症,现在在医院里。我觉得,她不久就要离开了……”我坦然地说,尽管刚刚开始我一直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但是我现在已经懂了。

    一昧的失去的东西,永远找不回来。这个癌症,无论是谁都治不好。就算有能治好的忍术,那些会施术的人也不会愿意在与他们毫不相干的人身上浪费自己的“元气”,听说有的重病或是令人死而复生的办法就必须拿自己的命来换。母亲再也回不来了,只能奄奄一息地卧在病床上,沉浸在病魔的折磨和酒精味中,每个星期做其实已经毫无意义的抽血和体检。我更不指望父亲能在母亲离开之前回来看她一趟了,因为我知道,他根本不爱她。至于为什么母亲会嫁给他,是因为她爱着他,她曾经说过:“这样就够了……”

    我吸取了我母亲的教训——我永远不会,嫁给一个我不爱的男人,更不会嫁给一个不爱我的男人。因为他可以随手把我丢枪,就像扔掉实验室里的小白鼠——不过是抬手,松手,就是一念间的事情。毫无情感可言,就算有,那可能也只是朋友之间或者是同事之间的友谊。

    “如果这一次,你回去的时候,你的母亲突然始料不及的去世了,你又会怎么想?”飒人低着头问我,没有看着我。

    “不是始料不及,飒人……”我淡淡地回答,“你刚才所说的那样的场景,我已经……”我的眼睛一阵酸痛,“想象过无数……无数遍了……”
推荐阅读:唐砖 最终进化 全职高手 百炼成仙 宠魅 修真老师生活录 火爆天王 官术 光明纪元 医道官途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