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二班小队长

    “怎么可能……”

    “山介,你也太小看我了。”我转过头来,看着他狡猾的一笑,“你的破烂机器连死细胞和活细胞都识别不了。”

    我看到那个女孩脸上露出怒色,神情紧张地盯着我,皱着眉头。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山介问我。

    “我用了最白痴的方法,”我暗示他,“你真的以为我不会使用忍术吗?”

    没有等他回答,我又说:“算了,跟你闲扯也没什么意思。现在我想做的,就是把之前对慕和飒人的伤害,还有我的,一起双倍还了。”

    我微微踮脚,把查克拉提升到最高,不到1秒,直接附身来到那个女孩面前。她还没有看见我,我就猛地抬腿,从下往上对着她的下巴踢上去。她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后,她的头向后仰,整个身子向上方飞去。我用右手按住地面,纵身跟上去,在她的正上方停住,在空中一个回身,把她向后踢过去。她在空中画了一个弧线,背部重重地撞击在后方的树干上,然后从3米高的地方面朝地掉下来,没有任何挣扎地摔在地上。我落到地面上,观察着她的行动,同时用眼角注释着山介。我怀疑他还会放出之前的机器人一样的东西,但是这一次没有。

    他向后退了一步,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那个女孩。

    我走向那个女孩,然后粗暴地抓住她的一条胳膊把她整个人拎了起来,我看到她的衣服被沾红了。我不屑地瞟了她一眼,她几乎已经昏迷了,似乎就这么一点战斗力……而且她的身体很轻,感觉上不到25公斤,胳膊也细的跟竹条似的。

    他突然邪恶地朗声大笑起来:“月夜修,我当然知道你是强大的忍者,但是你忍心杀死这个生来就体弱多病而且被父母遗弃的孩子吗?”

    他的这句话使我全身一颤。

    我几乎感觉到汗水顺着我的额头留下来,滴落在肩膀上,在衣服上留下一个深色的原型印子。

    他所说的那几个词语在我空洞的脑海中回荡着。我是很可能就这样杀了这个小女孩,被父母遗弃的,只能通过为不明人士卖命的,除了杀人没有其他生存技能的小女孩。我并没有打算杀了她,但是体内有一股杀气在纵使我下手。

    “其实多么强大的人都是有软弱的一面的,”山介继续说,似乎是想动摇我的决心,可惜他错了,我的决心并不是杀死这个受伤的人,“而你的软弱的一面就是不想杀人……”

    “是的,”当我明白了他不过是在打击我而以,我开始感到轻松,“我或许永远都不会修复我的这一面。我确实不想杀人,也不会去杀人,”飒人和慕看着我,“但是,我可以把人打得半死不活。”我很不客气地说。

    说完,我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腕,扭动身体从肩膀上把她甩出去,直接撞到山介身上。他哼了一声就被他自己的部下砸倒在地,然后微微坐起身想推开那个女孩。

    “我觉得你这个人很有意思,”我走到山介面前,低着头,看着他那一只空空的眼眶,“所以我不想让你这么快就死。给你们一个机会,在10分钟内离开我的视野,不然我就只好把你们送到风之国的通缉总务处了。”

    他的另一只眼睛的瞳孔在眼眶中颤动着,露出惊恐的神色。

    “其实我很奇怪,你这么一个被通缉的危险人物,怎么会只有这么一点实力?如果还有下一次能见面,把你的上忍实力拿出来吧,不然是会死的。”我阴险地警告他。

    我注意到他左边的衣袋是鼓着的,微微一笑,对他说:“解药能给我吗?”

    他没有动弹,我伸手把那一小罐血清一样的透明液体拿出来,然后笑着对他说:“多谢。”

    他瞪大着眼,站起身后背起那个女孩,猛地一窜就离开了,逃跑的速度还不慢。

    我转过头向飒人和慕看去,然后缓缓走过去,向坐在地上的慕伸出一只手。

    他没有立刻伸手,而是以往常冷淡的眼神看着我。

    我愣了一下,然后向他道歉:“抱歉了,慕。是我说错话了,原谅我一次吧?”

    他摇头,“是我欠你一个人情。”然后扔下刀,伸出右手握住我的手,我向后退了一步,用力将他拉起来。他站起来后,摇晃了一下,喘了口气,喃喃道:“其实人与人之间是有一定的差距……”

    飒人坐在旁边看了看我们,没有说话。

    我笑了笑,“就当没有那么一回事好了。”

    接着,我走到飒人旁边,跟他说:“你中毒了,飒人。”

    他默默地点点头,刚开口想说点什么,突然咳嗽起来,然后声音很沙哑地说:“喉咙很难受……”

    我把解药递给他,然后问慕:“藤月浩老师呢?”

    “他走了,就在半小时前。”他一摊手说,紧接着弯下腰,小心翼翼地捡起地上的武士刀,放在手里看上面的血迹。

    我叹了口气,说:“这两个人其实都没什么实力……慕,你对付不了她吗?”

    他眼睛看了一下别处。

    “他们……”飒人又咳嗽起来,“他们用药来消弱我们的战斗力。”

    我点点头,回想着当时那些烟雾。

    “算了,是我拖太久的时间了,”我抱歉地说,然后瞟了一眼飒人,“话说什么时候你能真正意义上的作战一次呢?”

    “对不起队长我下一次绝不会失手了!”他没等我说完就大声接话。

    我笑了,“说话要算话啊,飒人。”

    “哦……”

    3个小时过后,我站在一棵树正后方的树干上,慕在我旁边一个树的后面的树干上。我从树干旁边露出头,看向外面,飒人就蹲在我们正前方的树干上,还在到处找我们。我很汗地向慕打着手势,告诉他我看到飒人了。他从另一个方向露出头,然后也打了个手势表示他也看到了,然后声音很轻地说:“他太傻了。”

    我点点头,然后再一次打手势让他从前面进攻,我从后面进攻,然后我纵身跳上去,绕过中间的树木来到飒人所在的那棵树的另一边去。飒人完全没有发觉到我们的存在,自己把身体掩盖在一大片叶子里,一副小心翼翼地样子,左右看着。其实,他的弱点所在就是红色的长发,纷纷从绿叶中透出来,像血一样挂在树枝上。他用手托着下巴,有些疲倦的样子,微微闭起眼。

    我听到刀轻微的碰撞声,从树后方探出头看向慕的位置。飒人也听到了声音,马上抬起头。慕从树后面跳出来,抄起刀就向飒人劈去。飒人在刚细树枝上站起身,身子马上一晃,他使劲挥舞着手臂,试图保持平衡,还差一点掉下去。我叹了口气,他这个人就是永远都不会成长的……

    慕没有理睬他,从上往下,毫不犹豫地把刀刃压下去,不料飒人微微一偏头,灵巧地躲开了刀锋,露出了一丝笑。看来之前的不平衡是装出来的,我猜。他趁慕的刀刚挥过去还没有回来,用手按住树枝,正准备向上跳,到上面的树枝上去。我在脚底凝聚查克拉横着站在树干上,伸出右手猛地一把抓住了他背后的衣服。他脸一白,一翻身却没有挣脱,慕再一次抡起刀从右边滑过去。飒人掉落下来,伸出手挡住脸,我知道他这一下是躲不过去了,我松开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只千本。“当”的一声,慕的刀被我挡了下来,飒人慢慢地放下手看着我们两个。

    慕叹了口气,抽回了刀,手腕一转,把刀插回剑鞘中,来回拍了拍手抹去手掌的汗。

    飒人也叹了口气,遗憾地看着我。

    “你的反应也未免太慢了,飒人……”我收回千本,抱起手臂说。

    “唉……”他蹲在树枝上,看着对面,“这一点上,我哪比得上你们这些体术忍者啊?”

    “我没有说你不能使用忍术啊……”

    “你看这里根本就没有我能够操控的沙子。”飒人抱怨,“我不在沙漠里就不能战斗。”

    “世界上有这么多种生态环境,如果你只有在沙漠里才能战斗,岂不是永远只能留在老家里?不能想想办法吗?”我不高兴地说,好像那个抱怨的人是我一样。

    “我的武器就是风之国沙漠中的金砂,”飒人解释说,“在其他地方,资源不丰富的沙漠里我就是没有武器的。我不像第五代风影,是用风遁操控普通的沙子,还随身带着,到哪里都能轻松自如的作战……我不一样啊,我不会使用风遁,我是磁遁血继限界的忍者。”

    “不会不代表不能学。”慕冷淡地瞥了飒人一眼。

    “慕说的没错,”我表示赞同,“你因为血继限界的缘故,不是本来就有风遁和雷遁这两种最少见的查克拉属性吗?”

    “有是有啊,”他皱着眉头说,“但是不代表我就能想磁遁一样用。磁遁是我天生就会,其他那还要学……”

    我无奈地看着这个自暴自弃的人,慕则是用无线冰冷的眼光打量着他。我们3个同时叹了口气。

    “我来看看你们两个的查克拉属性好了。”我说,接着伸出手结印,闭上左眼后打开白眼。

    透过绷带,眼前的景物立刻泛白,蓝色的查克拉穴道出现在眼帘里。两个影子立在我们面前。我把白眼的视野放得更细更精确,看到了飒人的查克拉属性。那几种查克拉属性就蕴藏在他们体内,但是显得非常模糊,有两个,确实搅合在一起的——果然是风遁和雷遁。我没有看慕的,因为我突然想起白眼只能看到那个人所会使用的查克拉属性,而慕什么遁术都不会,除了普通查克拉我会一无所获。

    “只能看到磁遁,是风遁和雷遁混杂在一起的,太模糊了。”我说。毕竟,飒人既不会使用雷遁,也不会使用风遁,看着当然会很模糊,能够看出来就已经不错了。

    当天晚上,我们吃完晚饭就坐在第一层聊天。

    “藤月老师叮嘱我,要我告诉你,”飒人绕着圈告诉我,“要你看着我们做体术的训练,他说他回来以后要看我们的成果。”

    我努力理解着他的意思,后来明白了。

    “那么明天就做一些基础训练好了,要先从体力和耐力开始练习,”我说,然后看了一眼慕,“你的爬树练出来了?”

    他点头。

    我也点点头,然后思考了一会儿。

    “不如就在藤月老师回来之前把水面上行走也学了好了。”我打了一个响指。

    “你会吗?”飒人鄙夷地问我。

    “我会的。”

    他没说话。

    “你比我先一步学会了爬树,我当然也要比你先一步学会走水路了。”我笑了一下,他看了看我。

    飒人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我和慕都看着他。他笑了,因为知道我的手机坏了,而慕的手机也在这一次战斗中报废了。

    “今天是铃木同学的生日,”他笑着把手屏幕转向我们拿给我们看,然后愉快地问:“要不要在短信上跟他说点什么?”

    “你有他的短信吗?”

    “有的,秋兰给的……你看。”

    我们开始思考,今天应该是6月26日,居然是那个早乙女铃木的生日……

    “就祝他生日快乐,开心快乐就行了吧……”飒人说,“我觉得他比较冷淡。”

    我们两个点头。

    他开始在屏幕上写字,然后发了过去。1分钟后,就得到了回应。飒人把手机拿给我们看,是他发回来的短信,我们还顺便看了飒人发过去的短信——

    早乙女铃木,祝你13岁生日快乐,幸福快乐

    来自第二班伊藤飒人,神尾慕,日向月夜修

    而铃木的回信充满温馨得令我们吃惊——

    你们好,飒人,慕,还有月夜修

    感谢你们对我生日的祝福,你们是唯一在这一天内远程向我表示祝贺的,也祝福你们工作顺利,幸福快乐

    实际上今天不仅仅是我的生日,也是我兄长观月,和我大姐头浅尾舞的生日,我也会代替你们向他们表示祝贺的

    来自第六班早乙女铃木

    我们3个呆了,愣愣地看着那一条短信。观月……这个名字好耳熟……仔细想想……

    “观月不就是风之国特属上忍吗?”我惊讶地说,观月被成为风之国最聪明的军师,据说他是风之国数一数二的战术师和忍者,没聊到他居然是铃木的哥哥……这么说起来,我以前也不知道他的姓,这么一想,他们在长相方面确实有很多相同之处。而且,铃木还有一个姐姐……

    “不对!月夜修,观月现在多大了?”飒人突然问我。

    “17……不对……是18吗……”总之他看起来差不多那么大。

    慕则是一脸奇怪的表情看着我们。

    “可是铃木才13岁啊!”飒人惊讶地叫道。

    “他们是三胞胎吗……”慕淡淡地说。

    “不可能,但是怎么会这么巧?他们3个怎么是同一天生日啊?”飒人凌乱了,“我想不通啊!”

    “为什么不能是同一天生日?”我反问。

    “我只是觉得事情不会这么巧而以。”

    我不高兴地瞥了他一眼,“那代表你的想法非常死板,飒人,这有什么不可能的?说不定他们还是同一个之间出生的……”

    “我也想有一个兄弟姐妹。”飒人叹道。

    我呵呵一笑。

    “现在只可能是弟弟或是妹妹了,”慕说,“你可以去问你爸妈。”

    “我问过了,”他抱起手臂,撇着嘴说,“他们说不行。”

    “为什么?”我有些惊讶,因为这个年代很多父母都是想有很多孩子的,当然也是可能有例外的。

    “因为……”他又叹了口气,“就告诉你们好了——我这不是土生土长的风之国的人。”

    这一句在我的意料之中,我还清楚的记得修一跟我所说的那些话。我看向慕,而同时,他也看向我,好像他本来就也是知道的一样,眼神有些奇怪。

    “这么说我们都不是。”看他有一阵子没有说话,我耸了耸肩说。

    “性质可能不大一样吧。我其实是……唉,你们知道伊藤一族一直跟风之国内部关系不好吗?”我们点点头,他露出一个笑容,但是眼里一点笑意也没有,“伊藤一族为了回归风之国本土,就跟第五代风影做了一些交易,希望能搞好内部关系,所以……他们把伊藤一族十几个我们现在这么大的孩子中唯一一个会继承了血继限界磁遁的忍者……卖给了风之国……”
推荐阅读:武动乾坤 遮天 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