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十章 基础训练

    第二天早上,藤月浩把我们3个带到一颗高的可怕的松树前,准备给我们做第一次特训。

    “打好基础是最重要的,所以首先的训练就是用脚爬树。”他伸出一个手指,微微一笑,“我的训练是很严格的。”

    我们相视一笑,尤其是飒人笑得最开心。

    “老师,这种东西我早就自学过了。”他得意地说,眉毛扬了一下。

    “你会不代表月夜修和慕会。”藤月也眉毛一扬。

    他看了看我们,我耸了耸肩。

    这个是真没学过,慕肯定也是不会的,从他一脸的无奈就能看出。

    “月夜修会吗?”藤月问我。

    我摇摇头。

    他又转头向慕:“你会吗?”

    “武士通常是不使用查克拉的。”慕冷冷地说,一副觉得藤月是傻瓜的样子。

    “但是你现在不是武士,”藤月突然换上了一副冷峻而严肃的表情,“你现在是忍者。”

    慕撇头看向别处,捏紧了拳头。我和飒人都看向他。

    藤月浩转过身,伸出手指着那棵叶子绿色发黑的松树,对飒人说:“飒人,做个示范。”

    “哦。”他用右手捏了一下握成拳的左手,手指缝中发出“卡”的一声。

    他甚至没有做凝聚查克拉的动作,而是直接坐过去,很坦然地由在地面上走变成了在树皮上走。我和慕惊讶地看着飒人缓缓地爬向树顶,他最后在树顶上一跳,蹲在那个绿色的尖上,一只手遮着太阳光向下看着我们。他露出一个笑容,向我们挥了挥手。

    藤月看了一眼飒人,然后看向我们:“把查克拉凝聚在脚底,用查克拉攀住树干往上爬,把查克拉控制均匀。来吧。”

    我先做出结印的姿势,开始把查克拉分散在脚的底部。但是这样分散查克拉很难分成相等的两份。最后,我瞟了一眼上面的飒人,我咬了咬牙。接着,我直接甩开步子向上跑去。第一下时,我的脚滑了一下,那是因为处于紧张的状态,查克拉迅速流通,使我成功来到树的一半高度。我跳上一根看起来比较结实的树干,呼了口气。

    藤月看向我,眼神跟平常不太一样——这时候,是一种很陌生的感觉,一种永远得不到满足,很冷血的眼神。我咽了一口口水,抬起头。太阳光使我睁不开眼,我用一只手遮住阳光,看向飒人。风拂过,他的红发在风中摇曳着,仿佛夕阳下树影,闪烁着血光。他笑了一下,说了声:“不错啊!”

    藤月仍然没有表情,看向慕,慕不安地看了看他,然后走进树干。他几乎在树前犹豫不决了许久,最后在藤月的目光下开始凝聚查克拉。他显得很吃力,因为从先都是武士的训练,没有做过这样的训练。

    又是轻微的摩擦声好尘土溅起的声音,慕再一次背朝地面摔倒在地。他已经尝试了接近十几次了,还是没有成功,进度也只不过才2、3米高。我此时已经轻松地爬到顶了,用手攀住一根树枝在飒人的下面。

    “慕那个家伙啊……”他挤了挤眼,眼里有一丝轻蔑,“不用我们去帮他一下吗?”

    “你还能帮他特训吗?”我看向他。

    “我不是那个意思……”他喃喃道,“你说,藤月作为老师,”他说这话时声音很小,但是我的眼睛瞥见藤月抬起了头,“他,为什么不给慕一点提示?”

    藤月又低下头,继续看着慕。

    我几乎是出了一身冷汗,藤月这个老师,不仅古怪,还给人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这种事情,是有技巧的。”飒人继续说。

    我再一次抬起头看向他,他不满地咬着嘴唇,并伸出一只手,从后脑勺插进浓密的红发里。

    “神尾是武士,因为学习过幻术,所以凝聚起查克拉应该不算难。但是,他的查克拉控制能力……”

    “跟忍者差太多了。”我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慕抬起头看着我们,眼里充斥着愤怒和一种嫉妒。当他努力地学习,并一次次经历失败,伤痛无数次触及他的皮肤时,我们就坐在上面,静静地看着他。这就是自习者、天才和垃圾的差距,但是我知道,他不愿意接受这一切。我也不能接受。

    “藤月老师。”我从树上跳下来,在几根树枝上落下后在次向下跳,直到最后轻快地落到地上,藤月的身旁,“慕跟我们不一样,你应该教教他。”

    慕停下来,背对着我,低着头默不作声。

    “该教的,我都教了。”他的声音中浸透着蔑视,“学习是自己的事。”

    “他跟我们不一样。”我执着地指出。

    “我跟你们一样!”慕转过身,怒色瞪着我,我可以清楚地看见他脸颊上的汗水,“我们有什么不同?”

    我打算替慕说服藤月的决心顿然全消。

    我向后退了一步,消去了脸上的所有表情。

    那时,我本想说些什么,但是那一刹那间,我什么都说不出来。突然,慕的表情变了,他换成用一种惊恐而不知所以的表情望着我们。我转过身,猛地向上一跃,踏上一根树枝离开了。我没有听到任何声音,除了风声。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很难受。或许我说的是错误的,我们都是一样的,我们都应该是一样的,但是不知为什么,我很痛苦。我一直向前方跑去,直到来到一条河边。石子铺成了两边的河岸,石子缝中露出点点草色,沾染在发青的石头上,衬托着清水,但是我却高兴不起来。

    我走到河边,靠着河岸坐下来。我伸出手,猛地扯断了扎住头发的缎带,然后把缎带攥在手中,曲起腿用双手抱住腿,把脸埋在手臂中。头发从空中散落下来,披在我的肩膀上,并散落在我的身体四周,宛如一条条溪流。

    那一刻,我的脑子是空的。我什么都不再想,什么都不在看。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我的脑子从来没有这么空过。

    “月夜修。”我听到飒人的叫声。

    我下意识地抬起头,向身后看去。果然是飒人。他的红发在空中飘荡着,像血一样红。他眨了眨言,站在我身后,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我,用语言难以形容的表情,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

    “慕他只是……”

    “别说了。”我打断他,转回头,看着水波。

    “月夜修……”

    “别说了飒人。”我再一次打断他。

    他深吸了一口气,好像不打算这么简单就结束我们之间的谈话。“慕他只是没有耐心了,他只是……”

    “是我的错。”我生硬地打断飒人说到一半的话。

    我已经知道他下面要说什么了,所以没有必要继续听下去。

    “那是我的问题。”我重复道。

    飒人没有说话,我听见他走近的声音和石子滚动时的轻微摩擦声。

    他没有说话,半蹲下来,把手放在我的右肩膀上的头发上,然后叹了口气。“你要……我跟他说吗?”他轻声问。

    “随便。”我答道,闭起眼睛。

    他没有动,也没有再说什么。

    晚上,等飒人无奈地回去后,我也按照方向摸索了回去。当看到那栋在暮色下显得耸然高峻,如同黑色的山峰时,我哆嗦了一下。我知道他们现在不在睡袋旁边,因为那里一点光线都没有。我顺着之前训练的方向走去,当离那棵松树很近时,我在一棵树后露出半个头看过去。慕仍然在练习,而他的高度还不到4米高,跟那棵高大的松树差远了。他一次次向上跑去,一次次跌落下来。他的衣服上已经占满了棕褐色的灰尘和黄土,皮肤上也有擦伤的痕迹。远处,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是我知道他是咬着牙一直在练。

    他的旁边,有两个直立的黑影。他们都默不作声,静静地注视着慕。肯定是飒人和藤月了。

    我失落地回到我们之前安顿的地方,30号站的2楼,我本想在这里等慕,等他回来后再道歉。我从卷轴中拿出餐炊用品,用现成的食材做了一份火锅,毕竟这里的夜晚还是有一点冷的。这一顿足够好多人吃了,但是我没有吃。因为没有一点食欲。等了好一会儿,他们都没有回来。就今天,用脚控制查克拉爬树慕大概是练不成了,我想。于是,我放下手里的东西,把那一锅火锅留在那里,独自来到3楼,并在堆满了纸的破桌子前坐下。

    因为前几个晚上都没有睡好,今天晚上我感到很困。当我醒来时,太阳刚刚露出一点头,房子因为破洞透进来一些光丝。我抬起头,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然后低头一看,我昨晚就是在桌子上睡着了。

    我推开椅子站起身,揉了揉眼睛,准备出去再练习一下昨天学的东西。

    我用手拉开被一个洞卡住的椅子腿,然后朝后面走去。风从窗户透进来,我回头看了一眼,正准备去把它关上,才想到关上也是没有用的,因为窗户上破了一个手掌那么大的洞,关上也没有意义。几张纸顺着风势飘落在地面上,我回头瞥了一眼,还是那个样子。只是感觉有张最上面的纸看起来很新,白色的,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这样的纸了。我当时还带着睡意,没有多想,就觉得是阳光照耀在上面,所以才显得白,于是直接下楼去了。

    虽然我的心情已经好了许多,但还是不太想直接去见慕他们。我走到他们所在的地方是,停留了一下,然后从楼梯探出一点头看过去——没有人。只有几个叠好的睡袋,还有一个空的锅。那一刻,我不知为什么,几乎笑出声来。他们真是笨蛋吗?那一大锅吃得连汤都不留,他们到底是有几个胃啊?我捂住嘴,把餐炊用具再次放回卷轴,然后直接从栏杆出跳了出去。

    当我的脚着地时,又是一种清凉潮湿的感觉。在30号站的任务已经过去3、4天了,虽然没什么新奇的事情,但是好在还没有碰到敌人。有时候,没有事情应该就算是好事了。

    我再一次回到慕之前训练的地方,他居然还在那里练习。只不过,他已经进步了不少,已经能够爬到树的中间偏上的位置了。而且,每当他查克拉控制不当,身子向下落时,他总是能够通过抓住树枝或是其他方式安全的着地。看起来越来越像一个忍者了,伸手娴熟了。藤月就站在他旁边看着他,飒人则站在另一边,手里正把玩着一把黑亮的苦无。

    我又看了一会儿,没有过去,也没有多停留,而是直接走向那条溪流。

    何不先开始在水上行走的训练呢?

    其实我在以前是会的,是修一在火之国教我的。但是风之国几乎没有大量水源,练起来很不方便,所以也就不再练习过。可能已经生疏了。我采用了最安全的方式。我坐在河边,把脚垂下去,凝聚好查克拉后,用手成为岸边,等脚落实到水面上而没有沉入水底才敢在水面上迈步,这样防止我直接站上水去就湿了一身。毕竟我只带了2套换洗的衣服。

    这个方法我试了很多遍才成功。把查克拉先凝聚在脚底,然后像踩高跷一样,把查克拉柱状放射到水中而不使它分散地住在水中,形成一个水中“高跷”。当我能够稳当地走在上面时,有种很不可思议的感觉。

    其实我提前练习不过是像看看飒人惊讶的表情罢了,因为我既不指望藤月能表扬我,也不指望慕能有多吃惊。说到底我就是想气气那个红发小子。

    中午的时候,正值炎热之时,我坐在水面上,用一只手遮着眼睛看上去。耀眼的阳光如利剑般刺眼,但是坐在清凉的水面上使人感到很惬意。查克拉在我的衣服表面形成一个保护膜一样的东西,将我的衣服和皮肤与水隔离。普通人能做到的不过是站在水面上还湿了鞋底,但是我不一样。我天生用手可以从身体各部位释放查克拉的能力,还能够完美地控制查克拉。这就是我能一开始就学会爬树的原因了。

    可惜我有这么出色查克拉控制能力居然还在学忍术上磕跟头,真是笑死人。有时自己也感觉好笑。

    突然间,手机铃响了。我有些惊诧,但还是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上面显示的是未知号码,我有些疑惑,但还是接了电话。

    “你好。”

    对面没有声音。

    我突然紧张起来。

    “喂?”

    对面发出了卡机的“呲呲”声,然后我听到一个人尴尬的咳嗽声:“月夜修吗?是我……我的手机信号有点问题。”是飒人的声音。还好,差点吓死了我。

    我叹了口气,我觉得他还是想跟我说之前的事情。“怎么了飒人?”

    “藤月说他有一些紧急的事情要先回去风之国一趟。”他说。

    我呆住了。

    “他说,风影大人那边出了点什么问题,他必须离开一段时间。不过他说他会在5天内赶回来的。”

    “5天?”

    “又没什么关系,”他说,“没有老师管着不是蛮好吗?”

    我没有说话。

    “你在听吗,月夜修?”

    “你说。”我回答。

    “哦。他让你——看——好我们,”他鄙夷地把“看”这个字拖得老长,“他让你作为队长要在他不在的时候管理好事情,还有就是慕的事情你别生气了。”

    “我没有生气。”我不耐烦地解释。

    “那就好,挂了。”

    我还没回答,对面就传来“嘟嘟嘟”的声音在我耳边震颤。其实我想问问他慕的训练现在怎么样了。

    我叹了口气,然后跳回到岸上。突然间,一阵轰鸣声传来。我惊诧地转过头看向远处,森林的上方升起一大团白茫茫的烟雾,夹杂着大量碎木屑。我转过身对着那边——那是慕的方向……
推荐阅读:重生之温婉 光明纪元 召唤万岁 官术 最强弃少 火爆天王 醉枕江山 宠魅 重生小地主 神座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