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 30号站

    到了晚上,我们就在一块光溜溜的空地上休息,并准备吃晚饭。地面上的沙子被白天的阳光烤得炽热,坐上去隔着裤子都感觉烫,像一大片开锅的烂土豆。黄昏时,颜色都差不多一样。天色渐渐暗下来,血红的夕阳被灰蒙蒙的云层挡住了,只在云雾中留一下一抹红晕,映衬在地平线。我们坐在那里,看着那轮夕阳西下。

    最后,飒人的一个哈欠打断了我们在夕阳下的幻想。

    “月夜修,你不是会做饭吗?”

    “是又如何?”

    “我好饿啊……”

    “卖萌可耻。”

    我拿出卷轴,在空中一甩,然后在沙地上摊平,把手放在最新设计的一个印上。接着注入查克拉,一阵白眼后,我从里面拿出一个塑料袋。我在出发前先做好了几天份的食物并放在了冰箱里,就是为了做任务时来不及做饭就吃快餐。这种地方没有水,做法也不方便,所以只好吃快的了。

    于是,我们每个人吃了一份热狗当晚饭。飒人像龙太一样,似乎是吃什么都能吃得津津有味,觉得什么都好吃。看来最近这种人还是蛮常见的。

    晚上,我们就睡在自己带过来的睡袋里。因为早上跑得很累了,我一会儿就睡着了。但是没想到的是,半夜的时候我又醒来了。我迷迷糊糊地爬起来,还以为快到早上了。我拿出手机一看,现在2点多一点。我叹了口气。其实最近一段时间我经常半夜惊醒,而且确确实实是惊醒,不是自然醒来的。那是因为我常常做梦,虽然说不上是噩梦但总会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梦。而当我醒来时,就已经不记得了。

    我钻出睡袋,把衣服拉整齐,然后向身后看去。飒人、慕和藤月老师都还在睡觉,排成一横排躺着,和刚刚睡下的姿势一样。我喘了口气,晚上的沙漠降温了不少,于是我从包里拿出外套穿上。护额从衣服里掉了出来,我思索了一会儿,于是把护额也挂回了腰上。

    我站在离飒人2米远的地方,背对着他们,仰头看着布满光辉的星空。眼下是白沙,抬头则是微光点点的繁星。每一颗自身都是金黄的,周围还烘托着朦朦胧胧的如同黄昏时的灯光一样的光亮,周围是浓浓暮色,每一点光亮都显得温和而令人安心。头顶的正上方,是一轮完好的明月。看起来就像一个巨大的,会冒光的星星,悬在空中,沉在黑暗的海洋中。我曾经也想过,那样的月亮,哪怕是满月,也该是多么孤独。不过,有时它至少还有星星环绕在身旁。

    这,就是我的名字的由来。

    微风拂过,是凉的,吹动着我的头发。我的头发在黑夜中显得格外的黑,从地面上掠过,一缕沙尘随之飘荡。

    之后,我又钻回睡袋中,趴在里面,罩着自己,用双手支着下巴,仰望着星空。虽然我后来也试着去睡觉,但是已经睡不着了。我是那种只要醒来以后一睁眼就再也睡不着直到第二天的人,于是我只好最后把下巴搁在手臂上等着日出。这个方向正好是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

    在地面刚刚笼罩上一层淡淡的光辉时,一群大雁一样的鸟类动物队伍凌乱地从高空掠过。

    居然有鸟。

    我有些诧异,仔细地观察着那群鸟的飞行路线。它们飞得及其凌乱,有的还在上下窜,去没有任何一只在发出声音,除了翅膀拍打的声音。那不是大雁,因为大雁是一种飞行时纪律严明的群居动物,而这一种不是。它们长得也不太一样,我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动物,尤其是在荒无人烟的沙漠中。

    看来,我们是离有目的地不远了。目标地区就是有树有水的风水宝地,是以前别的国家划分给风之国的宝贵土地,但是土地下面的矿物已经被挖光了。据说是这样的。

    太阳已经离开地平线了,天空已经全部亮了。

    慕是他们3个中最先醒来的。

    他微微睁开一点眼睛,用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我才发现他没有戴面罩。于是我好奇地探出头看着他,他没有发现我已经醒了,用手捂着嘴,看着前面,眼角还有一滴泪珠。他慢慢把手往下移,到只捂住嘴边的时候停下了。现在我能看到他的大半的脸了,只是看不到他的嘴,我还看到他的手指旁边居然微微显露出一个黑色的东西,是在他的脸上的。我觉得他遮着脸就是为了不让人看到他的嘴。

    这时候,他无意间转过头,结果正好看到了我。

    他瞪大了眼看着我。

    我很镇定地看着他。

    “月夜修——”他吓了一跳,叫了起来。

    我倒是被他吓了一跳,在睡袋里猛地一抖。藤月浩一下子惊醒了,猛地抬起头左右观望着。飒人直接坐了起来,看着慕叫道:“怎么了怎么了?叫这么大声还让不让人活了?”

    慕的脸红了一片。

    藤月浩叹了口气,看着慕,一脸的关系和疑惑。

    “怎么了神尾?”飒人弯下腰皱着眉头问他。

    慕用两只手捂住整张脸看着我们。

    “月夜修,你醒了啊?”他不满地问我。

    我愣了一下。

    “我夜里就醒了。”我回答。

    “什么?”他看起来要晕倒了,“我晚上睡觉从来不戴面罩的。”

    “你不是一直用被子遮着脸吗?”我安慰他说,其实晚上我根本什么也看不到,更不可能去看他。

    他闭了一下眼,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到外面,摸到了口罩后背对着我们把它戴了起来。等他转过脸来时又是一副爱理不理的、冷冰冰的表情。

    “怎么了?”飒人仍然一脸的懵。

    “是这样……”我向藤月和飒人解释,“刚刚我看慕没有戴面罩,本来是想看看他的脸,结果他就醒了。”

    飒人愣愣地看了我一会儿,然后拍了一下手:“最后他发现你在看他,所以他就叫这么响?”

    “是的。”

    飒人撇了撇嘴,对慕说:“还以为你见鬼了,叫的这么惨绝人魂的……”

    “是惨绝人寰,你国语学得很差哎……”我纠正他。

    藤月用手理了理头发,然后很自然地说:“你通常都用面罩遮着脸,大家肯定都想知道你的脸长什么样啊!”

    慕挑了挑眉毛,表情很奇怪。

    “就是啊……”飒人也跟着附和。

    “对不起……”我向慕道歉。

    他眨了眨眼,说:“我遮着脸,是不想恶心到别人。”

    “什么意思?”

    我突然回想起当时我看到的他食指旁边露出的黑色东西。

    “是因为……”他的脸又红了,“我以前生过病,然后就这样了。”

    他快速而简介地结束了这场谈话。

    “什么就这样了?”飒人感到莫名其妙。

    “没什么。”他皱着眉头,叹了口气,“我还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不要再问我这个问题了。”

    我们都看着他。

    我同时清楚地记得,白色的面罩下,露出的那个黑色东西……

    潦草地吃完早饭后,我们收拾好了自己的睡袋就出发了,继续向着西北方向前进。准确的说,是我收拾好了我们几个人的睡袋。除了藤月老师是自己收拾的自己的东西,慕和飒人根本就没有用过睡袋,于是麻烦我帮他们收拾了。为了不让我下一次再帮他们做这苦差事,我也教了他们叠睡袋的方法,并让他们保证下一次自己收拾自己的东西。谁叫我已经用了很多次睡袋了……

    这两个人真是麻烦死了。

    这一次,我们是赶了4个小时的路就看到绿色了。远远的墨绿形成了一大片森林,地面上五彩缤纷的都是野花,却没有见到水。森林里面明显要凉快些,而且空气更加清爽,带着点沁人的凉意。有一段时间没有感受到踩在厚厚的草垫上的感觉了。之前所去的世界,草长得都很低,踩在上面就跟地毯没什么两样。这一次很不一样,软草丛带着露水,有种脚踩不到底的奇妙感。

    飒人也是一副新鲜的感觉,东张西望地看着这里。慕还是一副不见怪的样子,低着头只管跑自己的路。藤月这一次跑在我们后方,得意地看着我们3个。

    我再一次拿出地图,并马上抬头向上看去,接着停下来脚步。飒人和慕相继在我身旁停下来,也抬头看向我所看的位置。在此处,已经能看到颜色泛灰的房屋墙壁,上面的颜料很多已经脱落了,密密地铺着爬山虎,远看仿佛一栋诡异的百年老公寓。

    藤月走到我们后面,把手搭在了飒人的肩膀上,他的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我来过这里”。

    “比10年前破了许多啊……”他许久后感叹。

    我们都没有说话,目光静静地飞跃树林眺望着那个古老而富有神秘色彩的建筑物。我从口袋里拿出详细记录着任务内容的卷轴,并将它展开:

    接手任务小组:第二班-藤月浩班

    接手任务小组成员:藤月浩、伊-(虽然知道但是看不懂的一个字)飒人、神尾慕、日向月夜修

    委托方:风之国砂隐忍者村

    任务总负责方:第四班-英美班

    任务总负责人:泷艺秀树

    任务地点:风之国西北部30号防卫站

    任务时间:6月24日-8月7日

    总计时间:4-(虽然知道是“5”但是看着很像“8”的一个数字)天

    任务背景:风之国边境地区近日常遭遇外来不明人士-(看不懂的一个字)扰,疑为他国派-(虽然知道是“遣”但是写成了一个错别字的字)而来的恐怖分子或是中人以上级别忍者。其目的不明,行踪多为抢-(看不懂的一个字)、侵占,根据地不明,身份不明,所属地区不明,长相不明,数量不明。

    任务内容:看管风之国西北部30号防卫战,查明不明人士目的、身份以及行踪,保护守卫战内信息和重要情报。

    任务报-(虽然猜到是“酬”但是看不清楚的一个字):根据个人功劳报-(继续看不清)300-1000不定

    其实这是我第一次看任务的背景和内容,那一瞬间,我被摄住了。

    第一个原因是,我没有想到我们的任务是如此复杂而危险性这么高的。毕竟,我们还是下忍,或许还不适合做这样的任务。不过看看飒人,虽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但打起来应该还算是靠谱。慕的话,战斗力也还可以。藤月老师就不用说了。至于我自己……把握还是有的。如果只是山贼或是其他小国的普通忍者,我应该还对付的了。

    第二个原因就是,我没有想到这任务卷轴上的字迹会如此飘逸而……让人有眼珠子快掉出眼眶来的感觉。任务内容的写法也显得比较幼稚而易懂,我看得出来这是秀树自己腾上去的,而且,还是以他那飘逸的字……居然,还有错别字。居然连“遣”都不会写,中间的那个东西居然写成了“贵”……

    我摸了摸头发。

    “老师,”我叫住正信步向前走的藤月,“这个是秀树写的吧?”

    “我不知道,但应该是的。”他回过头笑了笑说,“他们应该就是靠听风之国任务指派部里的人说的话,全部靠记忆记下来最好写上去的。”其实他明显是知道的,可是他开口就说了个“不知道”。

    我没有再多问。飒人是不停地斜着眼瞟这张纸,一副好奇的模样。可惜,听藤月说,只有小队的老师和队长才能翻看卷轴的内容。而且部分内容要对其他队员保密。我看这一次保密的内容就是任务的背景了,因为这是藤月刚开始没有说到的。

    我们所来到的是30号站的正后方,布满棕褐色爬山虎路过的痕迹的墙壁中陷进去一扇矮小门,可能2米都不到。门面上沾满了灰尘,这里大概已经很久没有人来了,我走近一看,没把手都绣得不行了,转都转不动。我用两只手扭动那个不给力的铜色门把手,但是它除了发出一些直击人心的可怕斯叫声外丝毫没有反应。飒人个慕站在我后面看着我,藤月浩跟我们说了声他找别的门进去就离开了。看来又得是我们自己来收拾烂摊子。

    我捏了一下手,手指发出“卡啦”的一声。

    我相信这门已经坏的差不多了,于是没有凝聚查克拉,而是直接一拳砸在门上。门还算结实,但是门框碎了。门像一个失重的人,缓缓地倾斜,最后随着一声轰鸣倒在地面上。灰尘马上如同波浪一般从门的两边窜起来,把门口蒙上了厚厚一层呛人的灰。

    我向里面看去——现在,除了灰尘后的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到。
推荐阅读: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官术 召唤万岁 火爆天王 最强弃少 宠魅 醉枕江山 重生小地主 百炼成仙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