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十七章 接手边疆防卫任务

    “你们负责的是风之国边境地区30号站,地图跟任务单放在一起了。那地方怪东西有点多,祝你们好运。”秀树一边说,一边把我们签好字的纸条塞进衣袋里,然后转过身就跳开了。

    我们刚成为下忍一个星期后,就被派与了第一个任务。这个任务内容就是在风之国边境地区的一个站台巡逻,注意周围小国的动态。内容很简单,时间却不短,任务单上说明如果不出意外,要呆上一个多月,一共45天。不过我的运气好的很,修一最近都在这里,我不在的时候他可以带着龙太。我跟他说过这件事以后,他说他当然可以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等到我回来。他还嘱咐我不要浪费宝贵的时间,简单说就是要我把回天练出来。

    “这算是个什么任务啊!”飒人抓着任务单叫道,“秀树,秀树,没有别的任务吗?”

    秀树站在房顶上,不满地转过头,好像那个抱怨的人就是他。“烦死人了,我不是说过很多遍了吗?每一个小组分到的都是这个任务,只是在不同的站台,你烦不烦呐!”

    “什么每一个小组啊?你们怎么就不做这个任务啊?”

    “我不想再重复了——我们小组就是专门从风影那里接手任务并转达给你们让你们来完成的,这就是我们的任务!不要啰嗦了,飒人!”说完,他调头就离开了。

    飒人叹了口气,把卷轴在手里抛来抛去。

    “这一次任务的核心并不是让我们单单防卫边境地区,而且借特殊的环境进行特殊训练和战斗的演习,保护站台只是顺便的事情而以。”我跟飒人解释道。

    “就是这么一回事。”藤月浩笑了笑说,“被月夜修说对了。”

    “我不理解,如果是训练和演习,在村子里也能进行的。”飒人说。

    “你会在水面上行走吗,飒人?”藤月问。

    “不会。”

    “你会在树木上只用脚行走吗,飒人?”藤月又问。

    “似乎不会。”

    “你会游泳吗,飒人?”我问。

    “当然不会。”飒人一脸郁闷地说。

    “那不就是了。”藤月不高兴地说。

    飒人也一脸不高兴地仰视着藤月浩。

    我们在西门出发,因为30号站台的所在地是村子的西北方。而我们在那里遇见了和田轩班。和田轩班的成员就是白川、铃木和秋兰。我用带有些惊讶的眼神望着这位戴着眼睛的陌生高个子男孩——早乙女铃木。遇到我们时,他表情阴冷地回头瞥了我们一样,抬了一下眼睛。一头银灰色的头发披在肩膀上,跟白川的头发有些相像,但是比白川的头发颜色要暗得多。他们并没有因为我们的出现而感到惊奇,只是默默地看着我们走进,最后落到他们旁边。和田轩,当我走进这个终年大叔时,他憨厚地笑了笑,他就是雨沫的父亲了。我怀疑他是认识我的。

    “轩。”藤月礼貌地向对面的带队老师打招呼。

    “好久不见,小伙子。”轩挥了挥手应答道。

    “哟,这不是第二班吗?”白川用带有一点挑衅的眼神看着我们。

    其实他早就已经看见我们了,而且也知道那是我们。

    然而我们都没有说话。

    我突然明白了。

    成为忍者以后,小队与小队之间就不在时往常一样的美好愉快的亲朋好友,而是相互竞争的对手。虽说我们还是风之国的忍者,而且曾经是朋友,现在也是,但是在一定的情况下,我们是敌对的。听说,在有的任务中,就是要小队与小队中间相互争斗,从而增强团队综合实力和忍者的素养。合作也是会有的,但是毕竟还是争第一的占多数。

    慕和飒人也没有吭声,都微微低下头看着对面,与第六班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秋兰也看着我们,眼神里已经不在时往日的活泼。

    我们确实都经历了调教。是这样的。就在这几天里,就仅仅几十个小时内,我们就变了。

    那一次秋兰举办的宴会以后,许多人被招回忍者学校去开会。

    我没有去。

    那一天,藤月告诉我们:“我们几个小队会有一个会议,飒人跟我去。”

    “慕和我不用去吗?”当时我疑惑地问他。

    他的表情有些奇怪:“你们不需要去,但是如果想去,也可以,但是我不推荐。月夜修的话,要去小队长的会议。”

    那天下午,我确实去了那个会议。风影亲自召见了我们4个小队的4位小队长——第二班,我;第四班,泷艺秀树;第五班,辉夜泽人;唯独第六班来得不是小队长,而是他们的带队老师——和田轩,他负责把风影所说的话转告给他们小队的小队长——早乙女铃木。他不来的原因就是曾经来过了,不想再来了,但是又不能没有人来。

    后来,我还问了一些同龄人。现在,我发现了一个规律——去那个奇怪的会议的人,都是正常人。我当然可以这么说,毕竟,因为家庭的缘故,我已经变成了过度成熟的10岁孩子了。有时,根本不像是个10岁的孩子。慕和我,不正常。

    但是国家就是需要这些不正常的,过分成熟的人。他们认为,这些关系到国家利益的人才是祖国的栋梁。

    他们扼杀了所有人的天真和应该有的童年。

    所以,现在我从秋兰的脸上看不到以前的她,但是我知道她的心里仍然是她,人是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改变的。

    藤月浩与和田轩交流了5分钟的任务信息,还故意压低声音,不让我们听见。最后,和田轩点点头,首先带着他的小队快速离开了。而我们还站在那里。风吹得我们的头发在风中飞舞,几种颜色融合在一起。

    藤月再一次嘱咐我们,没有经过他或是我的同意不能擅自离开队伍,除非紧急的特殊情况。同时在到达那里之前也最好不要做太多不是赶路的事情,保存体力。还有,就是不能惹是生非,这是必须的。

    “小队长,有什么想说的吗?”飒人淡然一笑,看着我问,眼里没有往日的朝气。

    我没有立刻明白他的意思。

    慕和藤月也看向我。

    “我想说的就是,”我吸了一口气,“如果想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就要做自己。”

    那一刹那,飒人的脸上重新绽开了往日的笑容。

    我知道,人的性格是不容易改变的。

    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我也笑了。

    “说得好,小队长。”藤月也笑了。

    我们先是花费了一个多小时在赶路上。沙石在我们的身旁飞溅,风扑到我们的脸上和身上,而阳光则炽烤着我们。慕跑的速度到后来变得尤其的慢,于是我们纷纷放慢脚步等他。但是他仍是一副镇定的模样,连汗都没有留,而飒人则是衣服早就湿透了。

    这一个小时,我们说的话都不怎么多,除了藤月。

    “这一次其实不仅仅是任务,之前月夜修也说过了。”我开始觉得藤月很啰嗦,“这一次,是生存演习。我们会在不提供水、电、食物等等的地方生存下来,凭的就是意志和能力。同时也要进行巡逻、侦查和防卫,那附近应该会有强盗和一些奇怪一点的动物。”藤月咽了一口口水。我就跑在他们旁边。

    “没有电吗?”飒人很不满意。

    “没有。照明要靠生火。”藤月解释说。

    “但是生火比较容易引起敌人的注意。”好久没有说话的慕突然开口了。

    藤月对慕的开口显得很高兴,回答道:“说得对,慕。但是那附近几乎没有什么可以抵得过忍者的敌人,放心吧!”

    “我倒是觉得没有什么安全感……”我不安地插嘴道。

    “是吗……”飒人问。

    “女生的第六感是很强的哟。”藤月笑着说。

    “月夜修指的对什么没有安全感?”飒人问。

    我觉得他这个问题问的很怪。

    “没有安全感?当然是指……跟你这种人在一起没有安全感。”我断然。

    “嗯?等一下……”他没有理睬我说的话,“我想说的不是用电照明,浩老师!”

    “那么你是指什么?”藤月疑惑地问,看起来有点尴尬。

    “既然没有电就应该早说啊!你看我把手机都带来了!”飒人叫道。

    “我也是。”慕悠悠然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我不也是吗……”我也摸了摸口袋。虽然智能手机我还是有的,但是我几乎从来不用。没有电话费,空间太小装不了游戏,这手机大概也就只有拍照和聊天这两个用途了,还可以看时间,没错。

    藤月浩突然笑了。

    “笑什么啦……浩老师……”飒人不满地问。

    “我笑你们啊!”他回过头来看着我们说,“能有这样的部下真让我感到高兴啊!”

    我们突然沉默了。

    黄沙漫漫的平原,被雪一般的沙石覆盖。没有草木,没有动物,这里是没有生气的荒原。沙地上留下一长串我们的脚印,就如同从天空飞过时在云彩留下的痕迹。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不会被人类征服的世界……除了——那一天,我和泽人一起发现的地方。经过一段时间的分析,我明白了一件事——进入那个绿色光圈时,我和潘佑郎是一起进入的,所以我们所到的是同一个地方。而泽人是在我们之后进入的,所以他会出现在另一块地方。回来时也是如此,我们两个进入光圈的时间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也回到砂隐忍者村不同的地方。那个青山连绵、蓝天白云的未知世界——就是风之国的未来……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因为藤月老师的这一句话想到这些毫不相干的事情,但我就是想到了……

    “太早下结论了。”我说,眼睛看着前面。

    飒人哼了一声。他的红色护额挂在胸口,在风中摇晃着。

    “老师,那我们吃饭怎么办啊?”飒人突然问。

    “吃饭吗?抓点野生动物烤烤怎么样?”藤月狡猾地笑着反问他。

    “听起来倒是挺不错。”慕说。

    我没有说话。

    “你们没有互相了解过吗?”藤月突然说,然后看向我。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飒人问。

    “月夜修是料忍啊,所以我们当然就不用愁吃喝的问题了……”藤月说。

    我笑了。

    “料忍是什么东西?”飒人很白痴地问。

    “料忍就是在队伍中专门给队友提供料理从而提高任务效率的忍者。”我给他解释。

    “嗯……”飒人思考了一会儿,“你好像跟我说过这些事。”

    接下来的50分钟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专心地赶路。

    已经过去大概3个多小时了。

    我从衣服口袋里拿出地图对照地形,差不多就是这条路没有错,但是方向有点偏了。

    “老师,方向偏了,要再往西面一点。”我告诉他。

    他点点头,像身旁微微拐了一个弯去。我们也跟了上去。飒人和慕都减慢速度了,显然他们是累了,我跑在藤月的后方,可以听见他们的喘气声。

    “要休息一下吗?”藤月浩开口了,笑着回头看他们两个。

    “我想休息一下。”飒人说,然后开始慢慢放慢脚步,慕也停下来坐到地上。

    我和藤月停下脚步,回过头去找他们,最后也在他们身边坐下来。这两个人的体力实在不行,才3个小时就要休息了。或许,我也需要休息一下了。我的腿有些酸,但是体力倒是还有很多。藤月无奈地看了看我们,说我们的体力实在太差了,他还说作为前锋队就是要赶在其他小队之前进行大面积的扫荡,所以必须要有非常充足的体力才行。

    “真啰嗦啊……老师。”慕皱着眉头抱怨说。

    “同意。”我和飒人表示同意。

    藤月浩一脸想杀了我们却又不能下手的尴尬表情,可能是以前还没有人说过他的这个缺点。

    “不啰嗦怎么当你们的老师呢……”他在无语间从牙缝挤出声音。

    “这是个什么道理啊?”

    “就是说,带领一群啰嗦的学生的当然得是一个啰嗦的老师。”藤月充满信心的说。

    “他在说你,飒人。”慕不高兴地看向飒人。

    “怪我咯!”

    “不怪你怪谁啊?”我也说。

    藤月又朗声笑起来。

    我们从大清早一直跑到傍晚,而眼前的还是一片白茫茫的沙漠。我们没有吃午饭,只是在路途上匆匆吃了点饼干,喝了点水。而飒人喝的是饮料。藤月再一次开始啰嗦,说他不应该这么小就喝酒。

    “飒人喝的是酒吗?”我很惊讶地问道。

    “是鸡尾酒啦……”飒人带着一脸的若无其事的表情说,“我这么小,喝点鸡尾酒也没关系吧……”

    “鸡尾酒这类的其实是酒精含量极少的饮料,对牙齿和健康大有坏处。”藤月浩讲课一般地告诉我们。

    “只有飒人这种小混混,才会喝酒……”慕瞥了一眼飒人。

    “如遇到蒙着脸的可疑人物,请看管好您的财务。”飒人也瞥了一眼慕。
推荐阅读:召唤万岁 最强弃少 重生之温婉 醉枕江山 光明纪元 重生小地主 官术 神座 火爆天王 官场之风流人生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