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十五章 那些孤独的孩子

    一开始,我相信泽人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我知道他很强,而且遇事冷静。我甚至想过先回去。但是后来一想,我开始怀疑他是到了另一个地方去了,而且我觉得他最不让人放心的地方就是太贪玩。于是,我还是决定先去找到他。

    风不是很大,但还是有很多沙子飞来飞去,溅得我浑身都沾满了沙子。我用手遮着眼睛,艰难地在沙地中迈着步,沙子使我的脚不停地向下陷下去。我咳嗽起来,感觉喉咙里很不舒服。

    大概过了5分钟,我还是没有看到他的人影。于是我只好打开白眼,到处寻找他。最后,幸运的是,我在村子的另一边找到了他,可惜他离我很远。他静静地躺在地上,没有动静。我缓了一下,然后凝聚查克拉,把查克拉包裹在脚上,紧接着快步踩着沙子跑过去。这使我的身体轻盈了许多,脚不会在陷到沙坑里了,而且还避免了掉进流沙的可能。夜晚的风之国是十分危险的。

    我来到他身边,早已解开了白眼。他张开手臂躺在那里,头朝上。刚开始我以为他是睁着眼的,后来才发现我看到的其实是他眼睛下面的红色印记。他两撇眉毛的一边也各有一个红色的印记,看起来很奇怪,但是我从没有问过他关于这的事情。

    我有些紧张,在他身边跪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马上呼了一口气,接着叹了一口气,最后打了一个哈欠。

    “日向吗……嗯……”他睁开眼,看起来之前不像是在睡觉。

    “泽人,你在……做什么?”

    “我不知道,我好累……我不想回家。”他说,眼神空虚而黯淡,仿佛灰暗的绿色灯泡,“真的不想。”

    我没有说话。

    “日向,你先回去好了。不要管我。”他固执地说。

    “风大了怎么办?”我说。

    “我不怕风。”

    “如果巨蝎来了呢?”我又问。巨蝎是夜晚的风之国常常出现的危险生物,大的几乎跟楼房差不多高,外壳很坚硬,而且有3条带毒针的尾巴。我小时候曾亲眼见识过。

    “我也不怕那种低等生物。”他冷淡地回答。

    我几乎感觉劝不了他了,但还是坚持着:“潘佑郎怎么办?潘佑郎。”

    他沉默了,我看见他慢慢的闭上眼。

    “明天再说好了。”他最终懒懒地回答了我严肃的问题。

    我停顿了一下,说:“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你会不懂的。”

    “有什么是我不懂的?”我有些不高兴,觉得泽人太看低我了。

    “你不懂的事情,多着呢。”他说。

    “如果像你这个年龄段能懂的事情,我就能懂。”我说。

    他仍然以之前的姿势躺着,眨着眼睛。“我的家里没有人。从来没有人会在家里等我回去,从来没有人会因为我做错了事而责怪我,也从来没有人会因为我的进步而表扬或是鼓励我。”接着,他叹了口气,“我什么都没有,只有这具空荡荡的躯壳,我存在的意义不过是帮国家杀死他们想要我杀死的人。我的命运中没有别人。”

    “那只是现在,”我对他自暴自弃的想法感到反感,“你没有未来可言吗?”

    “我的未来,大概也就这样了吧……”

    “你说的,你说的……好像就你是不幸的人一样。”我发怒了,“你的精神是有多么的空虚?你没有朋友吗?如果没有,为什么又要装出一副快乐的样子?你不会表达吗?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像你这样的人……”

    “我也是第一次,”他的语调平得怪异,而且很舒缓,“见到像你这样的人。既然你已经问过我了,那么你又是什么样的?”

    “我跟你不一样,我有父母和兄弟,也有朋友。我的父亲长年居住在火之国几年不回风之国一趟,我的母亲得癌症在医院了,我的哥哥平常也都住在火之国。这里,”我的声音颤抖了,风拂过我们的脸,“这里,我的家里,到底,也只有我和我的弟弟……”

    他突然笑了,“所以你就表现出一副痛苦的样子,是想让别人都知道吗?”

    我愣住了。

    “到底,我们也是差不多的。只是,我们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其中一人笑对虚假,其中一人冷对真实。”他说。

    “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说这些事?”我问他。

    “那是因为你先开口,但是我不想回去。”

    “我以为,你想死在这里。”我带着讽刺的口吻不客气地说,但其实我当然不是那么想的。

    他没有感到不高兴,而是笑了:“我们也算是知音了,是这样吧?”

    “不,”我断然回答,“你和我的想法——是完全不同的。”

    “但是,我们面临的是相似的问题。”

    “嗯。”我表示赞同。

    “那么,我就可以把我的快乐分给你,条件是你要把痛苦和我分担。”他说。

    我的眼睛湿了。

    从来没有想过,世上会有这样的人……泽人,你真的是,我所见过的第一个像这样的人……

    “日向。”

    “嗯?”我伸出手抹了抹眼睛。

    “潘佑郎的事情,不要说出去,尤其是,不能让秀树他们知道。”

    “为什么?”

    “那会引起慌乱的,而且,别的国家会试图从风影手里得到这一个人才。就是因为如此,国家之间容易发生战争。虽然现在五大国是和平年代,但是毕竟还有其他小国存在,会把很多麻烦的东西卷进来的。所以,这件事情不要说出去,尤其是‘潘佑郎是能够支配时间的男人’。”

    “但是我觉得应该要告诉上级。”

    “我会以暗杀者的身份专门向风影大人汇报此事的,”他伸出手扶了一下挡住眼睛的头发,“而且我也采集到了足够的证据数据了。”

    “什么证据数据?”我根本没有看到他做什么。

    “照片,还有一些实物——湖水,土壤,等等东西。”他的脸上再一次显现出那种狰狞的笑,看起来很诡异。

    我点头。

    “所以说,”他又回到了之前的话题,“你还是先回去好了。如果你不想看到巨蝎的话。”他学着我说。

    我皱了皱眉头,然后笑了:“那行,要是我先走了,可就真不管你了。”

    “啊,”他高傲地说,“你管的了我吗?”

    “那我走了。”我相信我这是最后一次说了,我已经说过了2次了。虽然我对他之前所说的话而感到很不舒服,但我还知道他是不无恶意的,泽人只是在某些方面有些问题罢了,而且这些问题改不了。

    我离开了,风鼓动着我的衣服,沙子在空中飘飞着,发出细微的“沙沙”声。我走了几步后,又不由地转过头向后看去,泽人所在的那个方向。太黑色,真片天空已被暮色笼罩,1米以内就几乎看不到什么东西了。在能见度这么低的情况下,还是很危险的。好在风影的办公室上有一个很亮的灯,很远就能看的很清楚,就像灯塔一样,给迷路的人指明方向。

    我顺着那一抹朦朦胧胧的光线走去,抬起手臂竭力挡着就要被风吹进眼里的沙子。腿上和手臂上的伤已经不痛了,血块在皮肤上结上了一层深红色的壳一样的东西。它们使我的皮肤不住地发痒。

    当我吃力地来到我家门口时,马上想到了修一看见我时我将会看见的阴冷表情。我不由地打了个哆嗦,正准备开门,却发现身上的钥匙不见了。我翻了我的几个口袋,想了一想,大概是掉在湖里了。现在已经很晚了。敲门太轻,修一在房间里估计是听不到的;敲门太重,这时候龙太肯定已经去睡觉了,准要把他吵醒。我叹了口气,吵醒也是没有办法,我不可能像飒人那样爬窗户,就敲门好了。

    结果,就在我的手碰到门把的那一刹那间,我发觉门把手是送的,没有上锁。我心里一惊,以前在家里,无论是谁在家,都会在睡觉时把门给锁上的。我和龙太一向保持着这样的习惯,而这个习惯正是修一教我的,他怎么可能忘记。但是又一想,还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他在外面找我,所以没有锁门;第二个是,他认为我会回来的,所以没有锁门。当然,还有很多可能性,但是我完全不忍心去想。没错,就是这样。

    我忐忑不安地开了门。家里很黑,灯都是关着的,家具也按照常理摆放着,跟平常没有任何不同。我小声关上门,下意识地锁上了门。我知道修一在家,因为我在门口看到了他的鞋。

    我脱了鞋子,悄声走进修一的卧室。他还背靠在床头后的墙壁上,以坐着的姿势睡着了,低着头,手上还拿着一本红色封皮的小书。我走到他身边,他没有任何反应,除了——我能听到那不易察觉的呼吸声。我把书的封面翻过来,那是一本皮上绣着《寂寥》两个大字的现代小说,作者是修一很喜欢的一个叫真嗣的出名小说家,我记得他以前也常常读这个人的书。我猜他到时候还会醒来的,于是我下意识地拥抱了他一下,他的短发蹭到我的脸颊。然后,我就悄声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我在自己房间的书桌上留了一张字条,然后翻窗户跳了出去。主要原因就是我不想看见修一的一张死脸,要是我一回家他就看见我,我准要按一顿揍;要是我在早上遇见他,他绝对会板着脸要我解释清楚前一天晚发生的事;但是过了这么久就不一样了,而且修一比较喜欢留字条道歉的方式,这是我多年观察他后发现的。

    我在离开之前也看了看龙太,他再一次把被子全部踢到床下面去了。而且当我走近他时,看到他的左脚上穿着袜子。真是有意思,居然有人在睡觉时还穿袜子,而且只穿一只。大热天的,我连早上也不穿袜子。

    我一路来到砂隐村的边境地区。一个高台,一排大理石栏杆反射着阳光。上面是没有云朵的蓝天,下面是垂直向下数米的沙坡,远处是茫茫黄沙原野,脚下是石粒铺成的地面。这个台子是供给那些孤独的人,或是无事可干的人,又或者是思考人生的人来的地方。他们在这里,可是丢弃烦恼,什么也不想,只是,专心地凝视着自己的故乡——沙漠,才是故乡。

    但是,我不属于以上3个人。或者,我是属于那个比较孤独的人,那只是因为我没有可以诉说心事的朋友。

    旁边是有给人的座位的,但是我不想坐着。我就站在那里,倚着大理石栏杆,眺望着金黄一片的沙漠。暖风吹动时,沙漠仿佛一起颤动,犹如金色的波浪拍打起伏,又宛如田间麦浪翻滚,蔚为壮观。我叹了口气,趴在栏杆上。

    我从来没有尝过真正的痛楚的滋味,因为我身在一个和平的年代,一个和平的帝国,一个和平的村落……除去了家庭或者是自身带来的原因,几乎没有什么能给一个10岁的孩子带来所谓的痛楚。这个年龄段的人,说出来的痛苦,不过就是压力大,队友太强而显得自己弱,怎么努力都难变强……大概就是这样子了,世界上仿佛没有真正的痛楚。我所尝到的,不过是孤独。

    很久以前,我在火之国呆过一段日子。那时候,我结交了一个名叫里海的朋友。他是一个豁达开朗而内心真诚的男孩,是孤儿院的。那个时候,我还经常在孤儿院玩,有时会帮着那里的人干一些活,所以他们都认识我。听一个打工的成年女孩说,里海是被父母遗弃的。她说,里海的父母很迷信。他的父亲在他母亲生出他的那一天看到了一条蟒蛇,而且杀死了蛇后还在它的肚子里挖出一个**裸的男孩。他的父亲认为这是神给他们的警告,于是“明智”地选择把他交给了孤儿院。

    我刚开始还替里海打抱不平,说他的父母迷信得太厉害。但是他笑了,说,他的父母不是真正想遗弃他的,只是有些人给他们灌输了一些负能量的理念。他就是一个阳光的,很想得开的男孩,他比我大2岁。我们也已经很多年没有见面了,因为一个月后我就回到了风之国。

    会风之国的路上,我们正巧遇到一只要经过风之国的商队。我也曾认识商队管理员的儿子,他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与他父亲一样擅长“做生意”。不过那时候他还很小,所谓的“做生意”不过是向我们这些能拿一点零花钱的小孩推销巧克力。他的名字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能淡淡地想起他的名字里有一个“丸”字,是名字的最后一个字。

    再后来,我认识的朋友就是白川和秀树。好一段时间以来也就这么两个伙伴。那时候,我们常常聚在一起,有时候一起吃雪糕,有时候踢踢皮球。那时候,4、5天才能见一次面,因为他们要上学,而那时我还没有上学。奇怪的是,我隐隐约约地记得,那时候我们并没有玩得很融洽。也是到了上学的时候,我才知道白川的名字。

    不过,认识了他们2、3个星期后,我就也开始像别人一样上忍者学校去了。上学了以后,我的朋友也不见多。秀树在A班,我的朋友也就只剩下白川了。

    班主任知道我在班里只认识白川,所以把我调到了白川的旁边。也就是因为如此,雨沫才对我怀恨在心,那是因为她本来是坐在白川旁边的。我只能说,这不怪我。

    或许,我现在又有了一些同伴——飒人、慕、姬……但是,内心还是感到空虚。心里还是空洞洞的。

    风大起来了,我的头发都扑在脸上,仿佛在气流中跳舞。黄沙依旧是黄沙,山丘依旧是山丘,村子依旧是村子,我也依旧是我——孤独的我。我用手揽住头发,突然心里一惊,回过头——没有人。
推荐阅读:重生之温婉 光明纪元 召唤万岁 最强弃少 官术 醉枕江山 火爆天王 重生小地主 宠魅 神座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