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十二章 山间村落

    所以呢?我们怎么离开?

    这就是我们当下需要严肃地讨论的问题。

    “总之我们要先找到潘佑郎。”泽人说。

    “你之前不是看到他了吗?”我问。

    我用手擦拭着腿上的血迹,鲜血糊在我的手掌。泽人看着我的眼睛。

    “是的,但是从水中出来以后,”他用右手抓着下巴,“我就没有再看到他了。”

    他看了我一眼。

    “啊,对。”他突然笑了,并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东西递给我,“我找到了这个。”

    我伸手接过去,是我的护额。已经全湿了,还在滴着水。但是,看到它时,不禁再一次想起那些无数次回忆的事。我沉默了,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个护额。

    “有一天,我也要跟你比试比试。”他笑着说,“看看我们两个谁比较强。”

    “这种事……”一种自卑心理在我心中萌生,“还需要比吗?”

    “哼……”他先是哼了一声,然后看向我,“你的眼睛真奇怪。”

    “哦。”

    “为什么一只是红的一只是白的?”

    “这一只是白眼。”

    他不说话了。

    我把护额放进了口袋里,这时发现手臂上的绷带已经干了。我从手臂上撤下一段绷带,简单地把右眼蒙上了。他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把白眼遮起来,也知道几乎所有关于这的事情。所以,就算是让他看到了也无妨。

    他突然又笑了:“你不会是怕我吧?”

    “我蛮怕你的。”我实话实说道。跟一个暗杀者打交道确实不是什么安全的事,谁知道他的本子里会不会出现自己。

    “你这么急着离开吗?”他突兀地岔开了话题。

    我有些疑惑,说:“当然了。”

    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我本来还想呆着这里多玩一会儿的。”

    “玩一会儿?”我不敢相信,“我可不想在这里多呆1分钟。”我一边拧着衣服上的水,一边说。

    他转过头,看了看刺眼的阳光,最后说:“我觉得这个地方有些不对。”

    我看着他。

    “什么?”

    “我说,这个地方有问题。”他大声说。

    “这个地方什么都是问题。”

    “你看一下这个……”他伸手指向太阳。

    我犹豫了一下,用手半遮着眼睛,看向那里。突然发现,泽人说得对,确实奇怪的很。

    “这不是太阳……”我说。

    “是啊。”他笑了,“这大概是只有几百年后才能够看到的东西了。”

    “是……”我感觉那种阳光很奇怪,没有温暖的感觉,只有亮度,“是机器吗?”

    而且,它看上去是透明的,里面还有一些灰色的东西。

    “所以我说,是几百年后才能够看到的东西。”他说,“很有趣吧?所谓的来到另一个世界,原来就是时间的穿梭。”

    “这种地方没有人吗?”我低下头来,眼睛被光刺得很痛。

    “有。”他说,“我刚进来的时候就有看到,但是……但是这些联系不起来……”

    他突然犹豫起来,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而不安的表情。

    “我所看到的村落,但是你觉得,在几百年以后,人类还会居住在木头制作的房屋里吗?”他转过头问我。

    我摇摇头:“地区之间会有差异,说不定是比较贫困的地球,科技不发达?”

    他低下头,点了点头。

    “你的这种说法是成立的……”他又笑了,“不如去看看怎么样?”

    “我的衣服还是湿的。”我抱怨说,“而且,你忘了潘佑郎还在这里吗?”

    “我倒是希望他来偷袭我们,”他站起身说,“衣服一会儿就会干了。”

    我低头一看,确实,衣服已经干了一半了,留下一些白色的印记,看上去像是是盐。这应该是那个太阳的作用。但是,如果太阳的能这么快地把水给蒸发掉,这个湖怎么可能还保留着呢?这不免使人疑惑。

    我也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和盐。

    “你的身体没问题吗?”他问。

    我活动了一下腿和手臂,感觉到一股疼痛感:“问题不大。”

    他微微侧过头,笑了:“要是又死了,我可就没办法救你了……”

    我笑了。

    他也笑了。

    我站起身,艰难地走了几步,马上感觉到腿部传来一阵疼痛。我抽搐了一下,喘着气。

    泽人回头看了我一眼,淡淡地问:“要不要我背你?”

    我拒绝了他的盛情:“不用。”

    他的脸上再次浮起一丝笑。

    “啊,”他淡淡道,嘴角抹上一缕奸诈的笑容,“像你这样的人,早晚会死掉的……”

    “什么人不会死……”我并没有因为他所说的话而感到不高兴,“你到底也一样……”

    前面连绵起伏的山被绿色点染着,山脚下就是咸水湖。一抹蓝绿加上天空上纯净的湛蓝,看起来明亮而清爽,给人一种温馨宁静的感觉。天空上没有云,只有一轮假的太阳,放射着阳光。我们大概已经走了1小时的路了,这个火球仍然处在正午时的位置,没有丝毫改变。我怀疑这个东西根本就无法移动。这样的世界难以想象,如果太阳不会移动,只不过是到晚上就熄灯,人就永远看不到霞光了。没有云的原因,按照我的猜想,就是那种让人感受不到温度的热量把它们给蒸发了。

    “我说,泽人。”

    泽人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我:“有什么事吗?”

    “我觉得这里真的有很多奇怪的地方……”

    “你想说什么?”

    “如果这真的是未来世界……那么,你觉得在科技这么发达的时代,环境会这么好吗?”我缓缓地说,也看着他。

    他半蹲在地上,打断我的话说:“休息一下好了。”

    我慢慢坐到地上,缓解一下我腿上的疼痛。腿上的血块已经干了一半,亮晶晶的红色宛如宝石,散漫着一股腥味。我向着远处看了看,除了崇山峻岭和蓝色的湖泊,几乎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树在上坡上耸立着,表现出无限生机。山水映照,确实是一派美好到诡异的景色。我不安地揉了揉眼睛,清新的空气沁人心脾。

    泽人也看向我所看的地方,嘴角仍然微微上扬。微风拂过,他的头发掠过脸庞,在空中飘荡着。他用手拢住被风吹起的头发,从背面看就仿佛一个文静的少女。谁让他有着一头粉嫩粉嫩的长头发。我的头发也随着风摇摆起来,在流动的空气中乱舞,打在我脸上,弄的我睁不开眼。

    “你刚刚说到,环境吗?”他突然转过脸来问。

    “是的。”

    他开始思考,过了一会儿后,他得出了自己的结论:“我觉得科技发达到一定的程度后,人类就可以自己制造美好的环境而不用在破坏环境了。”

    “但是在我们的时代,环境就已经被破坏了许多了。很多地底下都因为挖煤被掏空了,你觉得这些还是可以挽救的吗?”

    其实我是觉得,环境到那时早已破坏到一定程度了,这可能就是世界上唯一的绿洲了。但是这一切只是设想。

    “或许,这种深山老林里没有人类想要的……”他很不确定的模样。

    “树。”我指了指前面的山坡。

    绿树成荫,风再一次袭来,大片的绿林摇动起来,宛如一片绿海,荡漾着绿波。泽人看着前面,叹了口气,喃喃道:“我生来就没有见过这么多树。可见风之国是多么小……”

    我看向他。

    “在我们的那个时候,森林面积只占陆地面积的40%不到,这里明显不是这样的。”我指明。

    “可能只有这一块地方是这样也说不定。”他躺在草地上,喘了口气。

    “我们怎么这么巧呢?”我鄙夷地讽刺道。其实我也曾这么想过。我大概也是在讽刺我自己。

    每一次,泽人都说可能就这一块是这样。

    “世界上是没有碰巧的,日向。”泽人偏过头看着我,微笑着。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抱起手臂:“我不是指那个……”

    此时,我身上的衣服都已经干透了,但是却依旧很冷。泽人看起来到没什么,他大概是因为跑了太多路,可能还感觉热也说不定。我揉了揉衣服,想获取一些暖气。

    “泽人,”我说,但是没有看他,“你作为暗杀者的事……为什么要告诉我?”

    “因为我没有办法编出一个理由让你相信。”他说。

    “你可以说你是来救我的。”我其实只是在自我安慰。

    “太假。”他的语气里浸透着一种强烈的鄙夷。

    “我觉得你另有目的。”

    “想多了。”

    “不。那么你为什么不说只杀潘佑郎,还要把你暗杀别人的任务告诉我?”我突然感觉组织语言很有问题。

    他显然是被我问倒了。但是我觉得泽人应该还没有单纯到这个地步——连要把国家机密告诉别人的理由都想不出来。这也说明他根本是想也没想就出卖了第五代风影。

    “没什么。”他有些激动地说。

    我还是没有抬头看他,但是从他说的话中感觉他很急,仿佛喘不过气来了。

    我便不再问他了,因为那样我会听到更多废物一般的答案的。那些东西,知道了还不如不知道好。

    “什么时候继续走?”我问他。

    我们已经休息了差不多5分钟了。

    “好啊!”他偏过头说。

    我没再说什么,只是站起身来,跟上先走了一步的泽人。

    我们一路路过几座山,为了不爬山,我们只能选择走山的鞍部。但是有的时候那种地方爬起来也很费劲。风一吹,飞沙走石,因为那些地方几乎是寸草不生,而稍稍一抬头,头顶上就是绿树如茵,一片林海。怪异的很。我又因为腿疼得厉害,时常脚滑,大大减慢了我们的行动速度。泽人看上去也没有不耐烦,但是又不是那么有耐心。他有些瞧不起我的样子,站得老高,从上空低下头望着我,脸上还是带着那种狡猾的笑容。却从来不说什么。

    我也没有说什么,我觉得他其实已经很有耐心了。

    但是,我对他的眼神仍然很不满——他那一脸的淡然和轻松,好像本来就认定了女人是身体柔弱的病态人,心里想让人帮忙却又自己逞强装没事;又有点像是在炫耀或者是鞭策我。

    大概过了2个小时,这次是翻过了一个半山腰。其实我早就在怀疑泽人看到的村子是不是在他所指的那个方向了。他过来花的时间倒是不太多,我们过去怎么就这么费力。但是我错了。

    他一只手扶着一块比他还要高上几个头的石头,眺望着远方,他的长发又一次的在风中飘动。

    “到喽,日向。”他没有回头,而是轻声说。

    我没有完全听清楚,但是已经知道了他的意思。

    “从这里看下去,真是尽收眼底……”他感叹。

    我吃力地攀着石头和树根来到他旁边,双手伏在膝盖上喘着气。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抬起头看。一片没有树的平原,中间像搭积木一样整齐地排列着一大摞木房子。中间被一条直直的河分开,那应该是淡水,我想。村子旁边的森立要离那里几百米远,近的地方的树都是只剩下树墩了。青翠的原野配上蓝色绸带一般的河,和村子上方的余烟袅袅,令人心旷神怡。烈日当头,照耀着大地。群山后坐落着这样的一个村落,这整个村子里大概只有15、16栋房子,村子当然也不大。

    从上面看,正如泽人所说,尽收眼底。甚至能看到人们在院子里中的郁金香和在窗前拜访的水仙。一片宁静,唯有鸟鸣声和鸡叫声,偶尔村子里还传出狗的狂吠,花香四溢的村子,安静祥和的环境。乍眼一看,果然有人住。远远看去,一栋比较大的房子里走出几个妇人。她们嬉笑着,穿着围裙,手里端着木制的盆,缓缓地向河边走去。

    “呐,传统的古老村落。”泽人说。

    我默默地点点头。

    她们弯下腰,并没有立刻舀水,而是先把木盆放在的水面上,盆漂浮在上面。她们把手伸进水中,刚开始只像是在搅动河水自娱自乐,后来是几个人互相泼水,愉快地打成一片。每个人大概都是30来岁,从脸上来看,却很年轻。我们静静地站在远处看着,没有人意识到我们的存在……除了,潘佑郎。

    这时,我才想起他。

    “泽人,你就是从这里来的吗?”

    “是的,”这一次他很肯定,“我进来以后就在这附近,就在村子的西面,森林里。”

    “你说,潘佑郎在这里吗?”

    “不知道。”他看上去是一直都在寻找潘佑郎的存在,“但是我知道来这里准时没错。”

    “为什么?”我问。

    他看向我,笑了。接着,他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经验之谈。”
推荐阅读: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胜者为王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