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六章 骨科手术

    我半躺半坐在病床上,看着静静地摆放在我对面桌子上的一些瓶子,里面流动着恶心的黄色液体和透明液体。周围弥漫着一股难闻的药味,很像酒精的味道。我的手臂又被缠上了一层结实的绷带,但是,没有石膏。它的作用不过是使手不再因扭曲而变形。

    我很庆幸我现在是躺在普通病房里,而不是特护病房,因为飒人就在那种可怕的地方。他要做手术,他断了3根肋骨,这是我听给我看手臂的医生说的。

    接着,是一阵熟悉地开门声。

    “月夜修啊?”我听到有人叫我。

    我回过头,看见一个白色头发的人靠在门栏上,一脸惋惜地看着我。

    “你怎么样啊,月夜修?”白川问。

    “好得不行。”我回答说。

    “如果真是那样,你就不会躺在这里。”

    “我也不想躺在这里,这里都是酒精的味道。”我硬生生地对他说。

    他笑了笑后,说:“病历上写着‘对酒精过敏’的病人就是你吗?”

    “是又如何?”

    “难怪你会怪这里有酒精味。”

    “你的废话还是那么多。”我抱怨。

    “你马上就听不到我讲废话了,”他说着,缓缓走到我的床头,从病床正上方吊下来的一个钩子上取下病例,细细地端详着,“我去叫辉夜过来。”

    我很疑惑,愣了一下。

    “辉夜?”

    “就是辉夜泽人啊!”他撇过头不屑地告诉我。

    “我知道是泽人。但是他在这里做什么?”我问他。

    “他打工。”

    白川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笔,把病例垫在左手臂上,开始写东西。

    他又看了我一眼。

    “你们通过了吗?”

    我想了想,才知道他说的是下忍考试。我点头。

    “你们呢?”

    “那是当然的了。”他微微扬起头,露出一丝我以前从来没有看见过的幸福的微笑。仿佛看到了充满希望的未来一样。

    “你们还真是乱来啊?”他又突然转过头对我说。

    “不抱着必死的心就不会赢。”我说。

    他奇怪地看了我一眼,像是不赞同我的话。

    “你的队友是谁?”他问。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伊藤飒人,还有神尾慕。”

    “神尾?没有听说过这个姓。”

    “他是别国来的。”

    “这样。”

    我突然想起白川也不是风之国本土的人。正好,有一些问题已经想问很久了,只是觉得问了会不太合适。现在我已经决定要问了,但还是有些尴尬。

    “白川,你不是风之国本土的人,是这样的对吧?”我尽量谨慎地问他。

    “是啊……不对,不是……总之,我不是风之国本土的人。”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这个绕了几个弯的问题。

    我点点头。

    “你从哪里来?”

    “为什么突然想问这个?”他笑了。

    “没有为什么。”我严肃地说。

    “你不会知道那种地方,”他手没有停,继续在病历上写着什么,“只是一个小之甚小的村子,甚至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

    我很奇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地方吗?除非白川生在一个野外,不属于任何国家的荒凉地方。因为那种地方没有哪个国家想要,就算是白送他们也不会接纳那种鸟不生蛋的地方的。然而,谁会生活在野外呢?又除非,那是个动物什么的。我又听说过,通灵兽生活的地方就是不属于任何国家领地的,很多人都不知道有那种地方。

    白川还真是个神秘的人。

    “嗯。”我开始觉得这样子问不出什么,于是不打算再问他了。

    “我去看看飒人了,他伤得比你还重。”他说着,伸出手把病例挂回到钩子上,顺手把笔塞回了口袋里。

    “我知道。”我说。

    “他断了2根肋骨。”他继续说,并没有看着我,而是背对着我,透过门的玻璃窗看着外面的走廊。

    “我听别人说是3根。”

    “一定是他说错了,”白川说,“我之前已经去看过他了,是2根没错。他的伤口很大,但是治愈起来并不难,只要泽人把他的骨头弄好就行了。但是那可能需要一点时间。”

    我一时没有听清楚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又不想再问他,于是什么也没说。就那样,很好奇他最后到底说了什么,但是又不太想问他。我开始发现我自从满了10岁以后思想就越来越复杂而矛盾了。

    “那么,失陪了。”我没有看到他的表情,但是我至少知道他的声调是带着一种莫名的忧伤的。我有些奇怪,但是没说什么。白川真是个情绪多变的人。

    说完,他径直地走向门口,快速地拉开门后迈出去,轻轻地关上了门。我还听到他的脚步声在走廊里回荡的声音。

    我感到有些累,于是再次在病床上躺下。回忆着之前的战斗,我发现今天离那一天已经过了2天了。前几天,医院里一直有治不完的病人,所以我们的手术就排到后面去了。

    当酒精为再一次刺激我的嗅觉时,我想起了我还虚弱地卧在病床上的母亲,我不禁感到鼻子里一阵酸楚。我看向摆在我旁边的一面镜子,从那面裂了一条缝的旧镜子里端详着自己。我突发奇想,又从放在床边的我的腰包里掏出了我的母亲年轻时的照片,摆放到映着我自己的镜子旁边。

    我紫黑色带蓝光的长发就像是我的母亲,而我红色的左眼也跟母亲的眼睛一模一样。我继承了我的母亲。据说,我母亲这一代(母亲、外婆、外婆的母亲、外婆的外婆……)的祖祖辈辈都是只生出一个女儿,从来没有过儿子,而且都是一个孩子。到我们这里就不一样了,母亲还有龙太,这一代的第一个男孩。

    我的头发披在肩膀上、胸口和腿上,雪白的床单上也盖上了一层黑色。我以前一直以长而美丽的头发为荣,但是,现在我已经对它没有了感觉,只希望母亲的病能好,希望父亲能回到母亲身边……仅此而已。

    又过了半个小时,我什么也没干。最后,我无聊透了,于是颤颤巍巍地走到窗边拿来了医院的木质梳子来梳头发。这个工作一向要耗费我很多的时间,但是这一点时间在今天这漫长的24个小时里却显得渺小无比。

    我用左手动作极慢地梳玩了所有的头发,包括我通常不扎在头后的发带里的那些短一点的头发,一直梳到床上已经掉了一大团头发,才过了16分钟。

    我又发了一会儿呆,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不一会儿,我听到了敲门声。

    “月夜修,我能进来吗?”

    那个声音听起来像是白川。

    我很高兴他来了,因为我已经无聊透了,我正想找个人吹吹牛。在这种情况下,我一点也不觉得他话多。

    “嗯。”我回答说。

    白川用右手拉开门,探出半个身子。

    “我和泽人来帮你做手术了。”他笑了笑后,解释说。

    他走进来后,站到我的病床旁边。泽人也走了进来,对着我笑了一下。一小缕粉色的头发在左脸边用白色的发带扎了一个辫子,还有一些挂在右脸边,多余的头发都扎成一个辫子在脑后。

    跟我在忍者学校看见他时的造型不太一样,他以前似乎是不扎头发的。但是以前我没有注意看过,所以已经忘记了。

    “好久不见,月夜修。”他说。

    “好久不见。”我也说。

    “我只能坚持1个半小时的,泽人。”白川对泽人说。

    他看了看白川。

    “我先说一下手术的过程。”泽人对我说,“你只要保持查克拉流动通畅就可以了。我会把查克拉通过清夜的查克拉隐形管道输送给你。”

    “这是手术吗?”我疑惑地问。

    “算是吧!”白川乐了,“这是泽人特有的手术,他的查克拉可以使疏松或是错位的骨骼恢复。”

    我看向白川。

    “你右手没有骨折,只是骨头都脱离它们本来所在的未知了而以,仅此而已。”白川安慰我,“这是不会痛的手术,很方便,但是需要很长时间,一般来说。那必须看你对泽人的查克拉适应能力。适应性好的情况下,最快只要半个小时;相反,可能要3个小时以上。”

    泽人也走到病床旁边,低下头淡淡地看着我。我于是坐起身来,把身体往后靠了靠。泽人看了看白川,白川不耐烦地瞪了泽人一眼。

    “快点呐!”他催道。

    “不用带她到骨科手术室吗?”泽人淡淡地问道。

    “除非要很长时间。”白川摊开手说,“但是我觉得月夜修的适应能力很好,她可以接受多种样的查克拉。”

    我点点头。

    “我当然能很快接受泽人的查克拉。”我说,然后笑了一下。

    泽人看了看我,没有表情。

    “日向一族和辉夜一族都是大筒木一族的后裔,不是吗?”我对他们说,“我们就连血统都是有些相近的。”

    “那很好。”白川高兴地说。

    泽人脱了鞋子,坐到病床上,盘腿坐着,面对着我。

    “不要凝聚查克拉,月夜修。还有,就是把你受伤的手摊开。”泽人提醒我。我点了点头,摊开右手后盘腿坐起来。

    白川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他摆好结印的姿势,泽人也摆好结印的姿势。

    这只用了34分钟,但是我已经很累了。虽然没有体力劳动,但是要控制着查克拉不停地在穴道里流动就很好力气。这一段时间里,我没有任何感觉,但是泽人有感觉。

    我看到他的额头上躺下汗珠,头发在空气中微微颤动着。

    最后,他放下手,叹了口气,说:“好了。”

    “这么快?”白川问。

    “她的查克拉接受能力是超乎寻常,”泽人说着,坐到床边开始穿鞋,“而且她的伤也不重。”

    “那么我可以出院了吗?”

    我希望得到的回答是“是的,当然可以。”白川取下我的病例瞟了一眼就又挂了上去:“没错,如果你急着想走。”

    “我在这里很无聊。”我说。我的意思其实是“我当然很想快点离开”。

    “或许你下一次可以带几本书过来看,”白川说着,走到窗边,把窗户锁了起来,“这样可以消磨你的时间。”

    “我不想再来这里。”我低声说道。

    当我看向泽人,我惊讶地发现他正站在离我3米远的地方撇过头看着我,用一种异样的眼神。我有些奇怪,我觉得他可能是在考虑我之前说的话——“日向一族和辉夜一族都是大筒木一族的后裔”。

    这么说起来,泽人也真是个神秘的人——辉夜泽人……

    他又看了看我,偏过头笑了一下,说:“下次见了。”然后走出去,关上门离开了。白川给了我一张纸条,笑了笑,然后也离开了。我瞥了一眼纸条就又放下了,应该是康复证明和出院证明。

    很高兴,我在1小时后就已经站在可怕的医院的门口。我看向那栋凄凉惨白的建筑物,毫无生机,死气沉沉——真是地狱。哪怕是外面灰得发黑的天空都比那种地方要好很多。对我而言,无聊,死板,约束的地方,就是监狱。

    结果,我刚刚回过头准备回家去,第一眼就看见了秋兰。我吓了一大跳,猛地向后退了一步。

    她还是穿着一身绿得发亮的衣裤,皮肤黑黑的。当她看到我的反应,笑了起来。

    “秋兰?有什么事?”我缓过神来后问她。

    “没什么,”她微微向后倾着身子,从背后拿出一张黄色的贺卡,好像变魔术一样,“对于这一届通过考试成为新人下忍的同学们,要举行一次盛宴!”

    原来是开派对,不对我的预料之外。她把那张绣着红花的贺卡在我的脸前来回晃荡,最后才递给我。她乐呵呵地看着我,眼睛发着亮光。

    我很无奈地看了眼她,不明白她是想做什么。最好,我打开贺卡看里面的内容:

    亲爱的日向月夜修:你好!

    为了庆祝这一届成功成为新人下忍这件大好事,我们将会在下周的周六下午3:30开一个派对,以来祝贺所有成为下忍的优秀新人。地点在“美艺”餐厅。参加派对的小队为:第二班、第四班、第五班、第六班。一共12人,请尽量抽空前来!

    ——秋兰——6月11日

    “‘美艺’餐厅在哪里?”我问,“不会是很远的地方吧?”

    “不远啊!但是离你家可能有点远。嗯……你可以跟飒人一起去啊!他知道在哪里的,要不然,你也可以去找尧,她就在那附近打工。”秋兰说。

    “我应该有空,”我说,“应该。但是你既然都来找我了,为什么还特点写一张贺卡?”

    “那是因为我本来是想放到你们家门口的,但是又怕被风吹跑了,所以就拿过来给你了。那么下次再见了!”

    说完,她就拿着其他人的贺卡一蹦一跳地跑走了,就像个6岁小孩一样。秋兰果然是这样,无忧无虑的童年,可惜我已经离它越来越遥远了,我自己也能感觉到。

    我突然反应过来——我们这组通过了。

    现在,我,伊藤飒人,神尾慕,已经是下忍了。
推荐阅读:网游之天谴修罗 雪中悍刀行 首席御医 神煌 一品江山 圣堂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大圣传 神座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