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五章 柔拳与钢拳

    我主动向傀儡进攻。我连续挥动手臂,朝着傀儡的身上打去。它顺着查克拉线的快速移动,不是举起钢铁般的手臂挡下攻击,就是蹦跳一般地左右闪躲。我趁机仔细地观察这个傀儡。我攻击的速度不算太快,比起来,它的速度似乎要比我快得多。他明明是有反击的时间的,但是它丝毫没有反击的意思,只是不厌其烦地左躲右闪。

    我一只脚跨到拦路虎的身后,猛地转过身,朝着它那破破烂烂的面具打去。它却出乎异常地举起手臂,紧紧扣住了我的手腕。我站稳脚,使劲扭动这手臂,想把它从傀儡硬邦邦的木棍子中抽回来。

    之前它一直都在避开我的攻击,为什么突然用挡的呢?是打算开始反击了吗?我很疑惑这一点。

    但是它并没有。反而像是在戏弄我。

    “可恶……”

    它的爪子越攥越紧,而且还像藤蔓一样开始爬上我手臂。那一下,一块木片正好刺中我的伤口。我忍住痛,举起另一只手向它的身体打去。它却无动于衷,用身体直接挡下来。就在我无奈之时,低头看向我的伤口时,我瞥见了一条寒光。

    我吓了一跳,向后退去,它却使我动弹不得。一个银色的匕首直接刺进了我的伤口,伤口马上裂开了,血涌了出来。

    我尖叫了起来,因为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个尖锐的利器在我的伤口里扭动,穿透我的皮肉。

    慕转过头,惊恐的看向我。飒人支撑着身体,使劲咬着牙,浑身颤抖着。

    慕突然站起身,抄起刀,向着我我们这边跑过来,然后猛地举起了刀。白色和黑色的影子在我的眼帘里晃动着。

    “就在那里。”我对他说。

    他的刀变成了蓝色,紧接着,他手起刀落,查克拉线被切断了。傀儡立刻失去了力量的控制,颤抖了几下后,松开了我的手臂,摊倒下去。慕的查克拉刀正好可以与查克拉线抗衡。就在后面的线又要接上去时,他又麻利地把刀左右挥动了几下。查克拉线被彻底切断了。

    一阵阵剧烈的疼痛在我全身蔓延,伤口火烧一般地胀痛着。我感到身体开始没有力气,我跪倒在地,用左手抓住右臂。血沾染到我的手上。

    慕朝我走过来,伸出一只手,像是想扶我起来。我看向他,看到了那种熟悉的眼神——很像,真的很像,像是修的眼睛。

    我想伸手,但是无论是左手还有右手,都因为受伤严重不能动。我看到慕抽回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东西。我向他看去,看到他拿出了一个透明的塑料袋,里面撞了一个指甲盖那么大的墨绿色丸子。

    我不由地一阵反胃。似乎是,是兵粮丸。太恶心了。我非常厌恶兵粮丸的味道,就算是夹着水吃,我也不会吃。

    我用手捂住嘴,问他:“这是兵粮丸吗?”

    我其实只是想确认一下。

    他看了看我。

    “大概是的。我不知道这个在你们这里怎么叫,我们那里的被称作是草糕。”他回头看了一眼藤月,然后顺手撕开塑料袋,拿出了那个软软的、粘粘的、非常恶心的东西。

    我也看向藤月。他并没有攻击的意思,发现我们在看他后淡然一笑,满意地看着我们两个。飒人躺在另一边,他喘着气,用手遮住正对着他的阳光。

    “草糕是什么?”我没有听说过这个东西。没想到铁之国也有增强战斗力的药。

    “草药制成的一种糕点。”他解释说。

    “你们称它为糕点吗?”我痛苦地问。

    “想尝尝吗?”他问。

    “还是不用了。”

    “如果你想赢的话,最好是把这个吃了。”说着,他把手伸向我。

    “赢是个什么概念?”我问。

    “你不是说过,想知道是钢拳更强,还是柔拳更强吗?”他反问我。

    我愣了一下。看来,他还记得上一次我说过的那些话。我又不想拒绝慕,一时不知道怎么办。

    没想到,他根本没有给我时间。直接把那个东西塞到了我嘴里,我一紧张,没有嚼就吞下去了。

    “嗯……”我相信我脸色变了。

    “好吃吗?”他带着一种坏笑问我。

    “这真的是……”我一边咳嗽一边说,“我所吃过的最难吃的东西……”

    虽然我没有尝到太多的味道,但是我已经感觉到了它与兵粮丸相似的味道。

    “我也给飒人了一个。”他说。

    我看向飒人,这时,他也抬起头看着我。

    “真是……人间美味,”他咬牙切齿地说,“是吧,月夜修?慕,你个臭小子……你想毒死我吗?”

    “我是在救你。”慕冷冷地回答他。

    我看着我的伤口。伤口处不在那么疼了,也没有更多的血流出来了,而且我能感觉到查克拉的流动。真是不错的药,说实话。

    “谢谢了,慕。”我对他说。

    他回过头看着我,似乎有那么一点高兴,但看起来还是很冷淡。

    他站起身,说:“傀儡交给我,你就专心地对付他。”

    “你没问题吗?”我扶着地面站起来,问他。

    “现在,3个人中没有受伤的应该就是我。”他顺手拉了一下面罩。

    我拉开步子,看着藤月。他似乎很高兴,却说:“你们还有时间闲扯吗?”

    我们都没有说话。

    “到底,还是要看谁才是能笑到最后的那个人。”藤月咧起嘴角,不怀好意地笑了。

    我走向藤月。慢慢的,我加快了速度,然后猛地一跃而起,抬起手向他打去。

    他的速度快得惊人,微微闪过身子,就躲了开来。我以为他也会用之前控制傀儡的战术,不停地躲闪。但是,他却马上抬起腿对着我就是劈面一击。我来不及逃开,举起胳膊肘架住了他的腿。他的两只手插在口袋里,一副惬意的样子,就好像在对付一个叼着棒棒糖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孩。他开始不停地把力量向我压下来,我又举起另一只手臂挡住他的腿。我忽然听到一阵刀刃相碰的声音,我把视野放到慕之前所在的位置,看到他正在和傀儡较量。

    藤月笑了。他只是想跟我僵持,来用空闲的时间来操控拦路虎。查克拉线拐了一个弯,从裤口袋里伸向傀儡的四肢和关节处。

    “考虑当前的问题就是你应该做的。”他说。

    我把查克拉凝聚到脚底,然后用加速把自己的身体向后一拉,躲开了藤月的腿。他一脚砸在地面上,沙尘腾起,沙子中间蓦然出现了一个大坑。

    我透过烟雾看到藤月,直接冲进烟雾中,用柔拳打向藤月。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来抵挡我的连续攻击。

    我再次用加速,直接来到藤月的正上方,一脚劈下去。他居然抬起右臂挡下来我的攻击。接着,他抓住我脚,用力把我拉下来。我却用力攥住他的肩膀,从他的手中用力抽出了脚,身子向前探去,跳到他的身后。

    我再次举起手,朝着他的后被打去。他突然一个转身,接下了我的攻击,然后一拳打向我的肚子。

    这一击正中,我感到一阵难以形容的痛感。这种感觉跟皮肉被撕裂的感觉很不一样,仿佛我的内脏都萎缩了一样。我感觉到一股血腥味,然后吐出一口血。

    我站在那里没有动,吃力地坚持着。血顺着我的下巴一直向下滴,我的正下方已经形成了一个小的血泊。手臂上的血已经开始慢慢凝固了,变得黏糊糊的。

    我低下头,又吐了一口血。藤月抽回手,接着又抬起拳头向我打来。我快速弯下腰,他的手臂擦过我的头发。我卷曲起右臂,然后一蹬腿,用胳膊肘装向他。

    他向后一闪,我又接着伸出手,连续对他进行攻击。他灵活得像一只猫,躲开了我的手。

    又10分钟,钢拳与柔拳的战斗仍然持续着,我认为已经到时间用修一教我的招式了。

    已经进入我的攻击范围了。

    “柔拳法——”我把右腿向后拉,摊开双臂摆好了姿势,“八卦——二掌!”

    我把手摆成点穴的姿势,看准藤月的穴道打去。他伸出手臂,接下了我的招式。

    “四掌!八掌!十六章——”汗水划过我的脸颊。他的手臂甚至没有震动一下。我不安起来,因为我一击也没能打中他的穴道。“三十二掌!”

    最好一击也没有打中。

    我向后退了一步,惊讶得说不出话。

    从以前到刚才,从来没有,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一下不露的接下我的这一招。哪怕是修一也无法做到。我的速度已经算是很快的了,已经超越了我这个年龄的速度了,这怎么可能!

    他笑了。

    他转过身,用手臂撞向我。我一低头闪了过去。他又提起膝盖,我跳起来躲开了他的攻击。我不停地喘着气,我已经很疲惫了,说明我平时练的还不够,已经体力不支了。

    他停下来攻击。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喘,果真是风之国的体术强人。

    “结束了吗?”他笑着问。

    结束?仿佛当时修一说过的话——“你这么快就打算放弃了吗?”这激起了我的愤怒和斗志,我怎么可能在这里倒下!我是要成为下忍的。

    但是我没有马上回答他。

    慕转过头,看着我。我闭起眼,回忆着之前的战斗。藤月的连续攻击应该是有一个套路的,但是,他的套路又是什么呢?他用了15分钟跟我进行光是体术的战斗,却还没有把我打垮,这怎么可能呢?

    他是在放水。不然我早就命归西天了。

    我其实本来有想过用点穴来攻击,但是后来想想,藤月的钢拳几乎是不用查克拉的。

    “结束?怎么可能。”我抬起头,淡淡地回答他。

    我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卷轴,放在地上快速摊开,然后把手放在上面。藤月很有兴趣地看着我,慕也看着我。

    “下面,是钢拳与钢拳的对决。”我说。

    我提炼出查克拉,随之是一阵白烟。我伸手进去,抓到了铁杆,然后用力一挥,拿了出来。我甩了一下刀,然后用刀刃指着藤月。

    这把长有整整2米的刀使我拿起来有些吃力,因为我的右手关节已经不行了,左手臂还在流血。虽然说用左手拿会比较舒服,但是,但是,我是右撇子。

    “月夜修,你想干什么?”飒人叫道。

    “这才是我的钢拳。”我回答他,但是没有回过头去看他。

    我听到他强忍着痛站起来,衣服摩擦着沙子,发出“沙啦沙啦”的声音。我还听到他沉重的呼吸。

    “那把刀太重了,”他吃力地说,“你自己不是最清楚吗?”

    我笑了。“是啊……但是比起刀,我还是更清楚我自己。”

    “哼,”我听到飒人惬意地哼了一声,“这一战,我就来做掩护好了。”

    “你最好是别碍着我。”

    “你做你该做的事情就行了。”

    这时,我脚边散落的砂金开始凝聚到我的脚边。它们慢悠悠地爬上我的腿,知道覆盖了我的全身。

    “磁遁·金色果实。”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血浸透了他的外衣,他的脚下也形成了一片血泊。他得意地看了看我,擦拭着嘴角的血迹。他明显是在勉强自己战斗。

    我叹了口气。不过,我也一样。实际上,我也没有指责他的资格。

    “随你好了。”我最后说。

    砂金使我的身体重了几分,但是至少还能正常移动。这就是所谓的绝对防御吗?好痒。

    我跑过去,在里藤月2米远的地方就挥开刀,朝他劈过去。他向后一闪,紧接着直接来到我左边。我把手中的刀一横,拿刀柄撞向他。

    他突然笑了。他伸出手,释放出查克拉线,直直地指向傀儡。他想用傀儡来抵挡我的攻击。但是,结果是,傀儡卡住了,没错,卡住了。而我的白霜直接从藤月的腰边撞去,他微微躲开了,但是却被刀刃在腰上割开了一个仅仅8厘米长的口子。里面开始迸出血。血溅到我和藤月的身上,他的血多得惊人,好像以前从来没有流过血一样。

    藤月退后了几步,带着几分惊讶看着我。那一刻,我把刀使得很快,才可以得到第一手。

    藤月这时才疑惑地回过头去看。

    “老师是在找这个吗?”慕问。

    他用力攥了攥手里的一个麻绳。傀儡整个被慕手中的绳子给捆了个结实,被硬生生地绑在了一块凸出地面的沙块上。藤月傻了。

    “老师,你的拦路虎就收了。”飒人笑着说,绳子居然是砂金制成的。“就算是当二手货拿到跳蚤市场卖,应该也够我一个月的伙食费了。”

    说完,他扬起脸天真地笑起来,好像在为自己讲的笑话而感到好笑。

    藤月也笑了。

    “不止一个月,小子。”他说,“是十个月。”

    没想到这一大坨破铜烂铁居然值这么多钱。

    飒人一只手扶着地面缓缓地坐下来,说:“太值钱了。那暮色亭岂不是更值钱吗?”

    原来飒人也知道暮色亭。看来他对藤月浩的了解也不少。

    “我不打算给你们看我的妞了。”藤月笑了,“85分,你们过我这关了。”

    “什么意思?”

    “就是说,已经通过第一层了。”藤月接着解释道,“给你们打得分是85分。到时候我会报告上级,在跟别的通过第一层测试的小队评比过后,会选最佳的几个小队的。总而言之,剩下的你们不用管了。只要拿着你们的高分去向别的班炫耀就行了。”

    飒人他还装傻:“我想问的是,‘你的妞’不会就是暮色亭吧?”

    “当然了。”

    飒人笑了。还笑得很大声。

    我身上的砂金纷纷脱落了,慕也坐下来,最后干脆躺倒在地上休息。出乎意料,我也该去医院了。
推荐阅读:神座 重生小地主 官场之风流人生 醉枕江山 九星天辰诀 最强弃少 圣堂 召唤万岁 重生之温婉 神煌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