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四章 下忍毕业考

    今天就是我们就要进行考试了。但是我们一直到最后才发现,那一次,藤月浩根本半字未提我们的集合地点。不过最好我们还是找到地方了。

    “我们,好久不见。”藤月热情第跟我们打招呼。

    没错。中途,慕、飒人和我正好遇到了B班已经考过试的人,按照他的指点,我们就来到了这个新的训练场。

    “什么好久不见……”飒人说,“几天前刚刚见面吧!”

    藤月向后倾了倾身子,抱起双臂,笑了笑后问我们:“你们的关系现在怎么样了?”

    “糟透了。”飒人说完就瞟了一眼慕,慕也转头瞥了一眼飒人。

    “你们看起来关系不错。”藤月倒是露出一副很满意的神情,看着慕和飒人。我就站在他们两个中间。

    他们的视线不停地飘过我,像两只抢食的老虎一样怒视着对方。但是藤月浩却认为这是个良好的开端,我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飒人这个人让我感到有点精神失常,慕让我感觉冷。

    “男孩子之间,就是不打不相识的。”藤月说着,还点点头,“我就有这样的体验。”

    “我想说的是,”飒人回过头不满地望着藤月,“异性相斥。”

    “同性相吸。”慕替他说完了他不想说的话。

    我瞥了慕一眼。藤月顿时大笑了起来,最后说:“也就是说……按照你们的意思,就是也有跟月夜修好好相处了?”

    “嗯。”我撇过头哼了一声。

    飒人和慕又对望了一下。

    “之前你们两个的比试,我都看到了。”藤月对慕和我说。

    慕瞪着眼看着藤月。

    藤月笑了:“你是在瞎操心,慕。总有一天,你也能成为像月夜修一样强的忍者的。你是你,别人是别人。”

    慕低下头,好像想说什么,但是又什么都没说。我摸了摸手臂上的伤,多亏了飒人的药,伤已经好了一半了。但是,我又回想起了飒人昨天晚上出现时的情景,不由的心里一紧。我知道我看到了我不想看到的东西,但是,昨天的事情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飒人还是想往常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闲话就说到这儿吧!”藤月伸出一根手指,“下面,就是关系到你们未来的下忍考核。你们要把这次考试当作是一次至关重要的任务,而你们的任务就是杀死我。”

    飒人和慕不再眉来眼去了,都回头过头看着藤月浩。

    “无论用什么方法,什么卑鄙的手段都可以。”他接着说,“你们可要竭尽全力了。你们也不必为我担心,虽然你们是3个而我是1个,但是我保证我绝对不会死。受伤,也说不定。”

    飒人微微扬起下巴,眯起眼睛用歧视地眼神看着藤月浩。慕的右眼皮跳了一下。藤月的意思是,我们绝对杀不死他,而且也不一定伤得到他。我已经料到慕和飒人会不甘心,但是对手毕竟是上忍。虽然藤月这么说有些自大,但是我感觉他这是故意在挑起我们的斗志。不得不说,我是很想跟这个钢拳上忍比试一下。

    “我给你们8个小时,从现在11点一直到7点。”他微微低下头,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为了自己的未来,不择手段把我打败,明白吗?”我看懂啊他脸上露出一丝邪笑,“开始吧,小子们!”

    按照我们之前预定好的计划,是我负责诱敌,慕诱敌并用幻术攻击,飒人负责掩护和远攻。

    飒人猛地跳起来,周围的金沙随之而起,在空中飘散起来。藤月浩向后退了一步,紧盯着飒人。慕从腰旁的剑鞘中取出一把武士刀,直接俯下身向藤月浩冲去。

    “磁遁——”飒人开始结印,“沙雨!”

    金色的沙尘快速地凝结成一个一个拇指大的沙球,飞向飒人,在飒人的身旁停了2秒钟后,像冰雹一样砸向藤月浩。

    藤月没有去看慕,而是直接跳到空中躲过了沙子,那些砂金砸到地上,顿时溅起一片尘土,地面上出现许多坑洞。

    我按照我们制定好的计划,坐到地上,开始凝聚和提炼查克拉。为了防止藤月直接向我攻击,我打开白眼,闭上左眼,透过绷带看着慕和藤月的一举一动。

    慕也跟着藤月跳起来,双手握住刀柄,使出全力抡起刀,然后就朝着藤月的正面劈下去。没想到藤月在空中闪开了身子,躲过了慕的刀。慕果然还是只注重强烈有力的攻击而不是防御。

    慕的身子向前倾去,而他这时正好无法进行防御或躲避。藤月踩住慕的武士刀的刀刃背面,跃到慕的背上。藤月猛地抬起腿,向慕打去。慕在空中转过身,抬起刀刃相迎。结果,藤月直接踩住刀刃,脚一用力,把慕给踢下去。

    飒人已经落到地面上,他把手放在地面上。在慕即将落地的那一刹那,砂金凝聚到了慕的身体下方。藤月用力把力量压下去,而慕却正好落在了松软的砂金上。藤月的力量使得地面都凹陷下去,但是砂金帮助慕承受下来这一击。

    “月夜修,抓紧时间。”飒人回过头对我说。

    “我明白。”我答道。

    于是,我解开白眼,专注于把查克拉提炼出来。经过刚才那一段时间,我也才凝聚了一点查克拉,对于通灵之术明显还是不够的,现在的查克拉只够召唤蝴蝶。

    快点……我在心里默念着。慢慢地,我开始感觉头晕,浑身像火烧一般的灼热,我留下汗来。

    这时,我听到一阵响声,我吓得睁开眼。我的面前出现了一面砂金的墙,似乎是正好接下了藤月的攻击。

    “月夜修,别分心!”飒人严肃地对我说,然后他又笑了,“这里就交给我们了。”

    我看了他一眼,于是再次在凝聚查克拉上集中精力。

    5分钟了,刀刃相互碰擦的声音一直在我耳边回响着。

    8分钟了,查克拉已经够了!

    我开启白眼,慕正拿着武士刀站在藤月的面前,飒人就在慕的后面。慕喘着气,身上却一点伤也没有,只有一些沙子。

    藤月看到了我,开始结印。3个印以后,他没有报出术的名字,而是直接从口中喷出一股散发着腐臭气味的烟。

    “月夜修,快躲开。”飒人告诉我。

    我从地上爬起来,赶紧跳开。浓度极高的烟雾窜了过来,卷带着尘土。那股恶心的腐臭味使我想起了潘佑郎。

    烟尘开始在沙漠上弥漫,仿佛清晨的雾气一般,久久不散,反而越来越浓,因为白眼的缘故,虽然烟已经很浓烈了,但是我还能够清楚地看清楚藤月。慕持着武士刀跳到我们旁边,看着我们背后。飒人也紧张地来回张望着。

    “在正前方。”我放下手臂说,他们两个看向我前面的雾气。

    “他在移动吗?”

    “至少现在不在……”就在我还没说完这句话时,我就反悔了。藤月浩就这样在烟雾的对面凭空消失了,就这样,不见了。

    “嗯!”

    “怎么了?”飒人问道。

    这时,一个影子跃进了我的视野。“在上面!”我猛地抬起头提醒慕和飒人。

    “这是……”

    我才发现,难怪从我上方过来的影子,我在之前没有看到查卡拉,那是一个戴着老虎面具的东西从上方掉下来,手腕不停作响。

    “那是什么?”慕惊讶地问我。

    1秒,那个东西已经落到了地上。我们3个马上向四周跳开,躲开了这一个从天而降之物。

    10跟蓝色的查卡拉线绕过飒人,通向远处,我猛地转头向那个方向看去,藤月浩就站在那里,伸出两手,从他的10根手指指尖处探出了10条查克拉线。

    他脸上挂着一丝坏笑,好像早就已经看透了我们的行动。我们是3个人,他是1个,虽然我们现在还不过是实习忍者小鬼,但他居然这么悠闲。

    “那是‘拦路虎’。飒人,快躲开!”我回头冲飒人叫道。

    已经晚了。

    那个红色的东西猛地被查克拉线拖回去,它的身上闪烁着刀刃的银光。在那个傀儡皱皱巴巴的袍子里,露出了一个锯子一样的东西。刀刃直接划向飒人,傀儡向藤月的位置冲过去。而飒人才刚刚回过头来。

    我听到一阵微弱的叫声,一条长线形的蓝色液体映入我的眼帘。虽然是在白眼只有白色、蓝色、灰色的视野下,我也知道,那是——血……

    刀在飒人胸口撕开了一道可怕的伤口,他吐出一口血,身子向后倒去。那一刹那间,白眼自己解开了。

    一团血雾展现在我的面前,鲜红色染红了地面上的黄沙,同时也映衬着飒人的红发。傀儡从我身旁闪过,我怒上心来,伸出手,快速凝聚查克拉打向直接冲我而来的傀儡。

    一阵像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后,傀儡向我打的方向划去,直线撞到后面的沙地里。在我打到它身躯的一瞬间,随着刀刃的震动,一簇血抖落到我的身上和脸上。我感到皮肤上有一种液体流过的冰冷感觉。

    接着,我闻到一股血腥味。

    一股熟悉的感觉蔓延到全身。

    我伸出手,我的右手因为刚刚用力地撞击傀儡钢铁一般的身躯,周围木头碎片使我的手沾满了鲜血。

    一阵疼痛钻心而来,我紧紧用左手握住里外都受伤惨重的右手。我右手里面的指关节已经全部断裂了。

    我眼前的时间开始泛白,渐渐的,我开始看不见自己的手。

    一道冰冷划过我的脸颊。我情不自禁伸出舌头,舔掉了嘴角的血。一种温暖而新鲜香甜的味道刺激到了我味蕾。

    我一只手抱住头,我感觉头开始发晕,就像潘佑郎当时对我使用精神干扰一样。血的味道环绕着我,使我摆脱不了这种特殊的感觉。

    又是那样,就像当时看到慕的血一样,我感到一种想杀人,想看到血的冲动,仿佛有一样东西在召唤我一般。

    我抑制住自己,捂住右眼。

    我以前从来没有杀过一个人,也不知道杀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是这时候,我心里有一样东西告诉我,那绝对是一种……无比痛快的感觉……

    但是真正的我,不想杀人。我一辈子也不想杀人。要不是被逼无奈,我也不会选择去当忍者的。当忍者,还不是为了保护那些自称血统纯正的宗家人士。当忍者就一定要杀人吗?

    我时而清醒,时而又漫出杀人的**……

    我到底是怎么了……

    是一阵响声使我清醒过来。眼前的景象全部返回了,我也才意识到之前的那些奇怪反应不过是在一瞬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我的举动。傀儡从地上重新立起来,摇晃着身子。这时,我才仔仔细细地看它。那是一个有着棕色短发,身披红色长袍并戴着一个老虎面具的男性人型傀儡,藤月浩的拿手忍具——拦路虎。

    我听说,风之国最著名的傀儡,就是勘九郎的乌鸦、黑蚂蚁和山椒鱼还有藤月浩的拦路虎和暮色亭。

    这个傀儡坚硬得吓人,我之前凝聚了如此多查克拉的一击居然只打碎了几块木头板。我喘了口气,看它暂时还不能动,回头看向飒人。

    飒人身上浸满了鲜血,身上有一条又深又长带着牙印一样伤痕的口子。想到那个傀儡把带着锯齿的长剑刺进并撕开飒人的皮肤,我感到一阵恶心,却没有之前的冲动。

    看来那只是一时的,我顿时安心下来,看来我没什么问题。

    飒人用手抓住伤口旁边的衣服,他咬着牙,却仍然发出呻吟的声音。慕向他跑过去,然后在躺在地上的飒人旁边跪下。

    “月夜修,帮我看一下。”慕对我说。

    我点点头,然后看向那个吱吱作响的傀儡。现在飒人应该不能战斗了,要给他们争取时间,我们还有7小时多的时间。应该说,我们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我看到慕放下武士刀,解开一件带扣子的薄外衣,开始帮飒人包扎伤口。藤月浩在我的正后方,而傀儡在我的正前方,哼,真是有趣的游戏。

    “二打一会很有趣的,对吧,月夜修?”藤月问我。

    “是啊……”我懒懒地答道,“把我辛苦凝聚的查克拉都耗尽了。”

    我本来凝聚查克拉是为了召唤一只通灵兽,而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我现在的查克拉只够用柔拳和召唤忍具的通灵术。现在是一个人对一个人和一个傀儡。

    我把腿拉开,把手抬起来,看着那个一脸狰狞的傀儡。它给人一种压抑而残暴的感觉。

    我打开白眼,盯着那个傀儡。它又“咯咯咯”地响起来,袍子被风吹了起来,露出了那个可怕的,血迹斑斑的锯子。
推荐阅读: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莽荒纪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