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三章 夜袭

    我回家后,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墙上一排照片前面的修一,而他一眼就看到了我的手。

    “你的手怎么了?”他转过身问我。

    “嗯……”我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我不想让他知道慕在跟我比试的时候弄伤了我。

    他走到我面前,抓住我的手腕。他很用力,而且手很冷,我不由地向后退了一步。之前的伤口,我用另一只手臂上的绷带在外面又包扎了一圈,但是血还是渗出了很多。这就是修一一眼就看到的原因。

    他抬起我的手臂,要解开我手臂上的绷带。他的左手正好碰到了手臂上被慕的刀尖刺出来的伤口,我叫了一声,想抽回手。

    “把伤口给我看看。”他抬头看了我一眼说。

    我把绷带解开,抬起手臂把伤口给他看。

    “这是怎么弄的?”

    “是……是刀弄出来……的。”

    “什么刀?”

    “就是普通的刀……”

    他偏过身子,头仍然转向我这边,看着我说:“过来,把伤口处理一下。”

    我明白,他的意思其实就是没什么大碍。以前也是如此。修一曾学习过医疗方面的知识,伤口的处理包扎都是他所擅长的,只是他并不会医疗忍术。

    后来一直到吃晚饭的时间,龙太才回到家。

    “我回来了。”他说。

    然后,他抬头看向已经在桌边坐好的修一和我。

    “姐姐,你回来啦!”他高兴地说。

    “嗯。”

    修一趴在餐桌上,抬起眼睛看了看龙太。龙太也向修一打了招呼,接着在修一旁边坐下。

    “哥哥,”他一脸兴奋地对修一说,“我今天看到姐姐的同学了!”

    我心里一冷。但愿龙太不会知道慕让我受伤的事,因为龙太一向喜欢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别人。

    修一转头用锐利的眼神望着龙太。

    “应该是同组的队友吧……我也不太清楚。”他接着说,“是一个红头发的男生,他长得很帅哦!”

    就好像一个女生在说男生帅一样。

    修一瞥了我一眼。

    “他看起来人很好哎!”他抓住修一的衣角,高兴地看着我,“姐姐,那个红色头发的是你的队友没错吧!”

    “是……是啊……”我支支吾吾地回答。

    “他叫什么?”龙太问我。

    “伊藤飒人。”我说。

    “那姐姐的还有一个队友呢?”

    这一句话使我冷汗直流。“神尾慕。”

    修一抬头看着我,理也不理龙太。

    “他当时怎么没有跟你们在一起呢?”龙太问我。

    “因为他先回家去了。”

    “姐姐,你下次让他们到我们家来玩怎么样?而且他们没有尝过姐姐做的菜吧?让他们尝尝不是很好吗?”他一句接着一句地说,最后才停下来喘起。

    “他们为什么要到我们家里来?”我反问龙太。

    “因为,这样,我和哥哥可以见见他们啊!”

    我不安地看向修一。修一抬起头,靠在椅背上,眼睛还是看着我。

    “神尾慕是哪里人?”修一淡淡地问。显然,他没有听说过这个姓氏。

    “他说他以前是铁之国的武士。”我咽了一口唾沫。

    “到这里来干什么?”修一接着问。

    龙太奇怪地瞪着修一看,但是修一没有去看他。

    “不知道。”我最后说。

    我想保留一点慕的秘密,因为我认为他不会想我随意地把它们告诉别人。而且我也不想让修一知道得太多。

    修一将手指交叉到一起,闭起眼对我说:“不要太信任新来的人,月夜修。”

    然后,他抬起头,用犀利地目光盯着我:“那个伊藤飒人也一样。你知道伊藤一族叛逃的事情吗?”

    我很惊讶。

    “不知道……”

    “伊藤一族曾是风之国的大家族,是在风之国的管辖范围内的。但是现在不是了。”他冷淡地声音在我耳边回荡着,“他们现在已经不在受到风之国的束缚了,他们有独立的村子。前一段时间一直都在跟风之国进行瓜分土地的谈判……所以,你必须提高警惕性。”

    我一直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回事。

    “他们现在也只是十几岁的孩子,”我说,“又能做什么?”

    “你最好是不要小看其他人,”他说,“虽然我没有看到,但是我知道伊藤一族是强大的一族。他们拥有与前一代风影同样的血继限界。”

    “你是说……磁遁。”我意识到了。我都忘记了,磁遁是飒人的血继限界,是风遁和雷遁融合而成的血继限界。

    回想起修一说的话,我也同时想起了飒人说过他要把跟他同队的女队友送给……潘佑郎那一伙人。这件事我一直记忆深刻,只是一时忘记了飒人当时所说过的话。这件事,修一应该还不知道。我希望他不知道。

    我一直到深更半夜,坐在床上解开腿上的绷带准备去睡觉时,还在想他说的那些话。并且回忆着慕和飒人所说过的话和做过的事。

    就在这时,我听到一阵疑似敲门的“得得”声。我吓了一跳,猛地跳下床。我从卧室的门向外面的走廊望了望,一片黑黝黝的,什么都没有。我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奇怪了,我好想是听见声音的。

    我又打开门确认了一下,是没有人。于是,我认定是树枝碰到外面墙壁的声音,又坐回到床上。但是我还是有些紧张,左右看着。

    声音又响起来了。

    我一下子明白了。

    我跪在床头,拉开窗帘。

    “飒人!”我生气地叫道,马上又压低了声音,因为修一就在我的隔壁,“你干什么你?”

    他笑了。

    他打了个手势,示意我打开窗户。

    我走到床下,去打开了窗户的锁,接着拉开窗户看着飒人。他置身于一片漆黑中,抓着我窗户上方的一块挡风的砖头在那里。

    我开始觉得恐怖,修一说过,让我时刻保持警惕。我不安起来。

    “我只是想问你一点事。”他说。

    “小声点。”我把食指放在嘴边对他说,“我哥哥就在对面。”

    “哦。”他也压低声音。

    “你要进来吗?”

    “最好还是不要,”他笑着说,“因为那样我逃跑起来会很不方便。”

    窗外一片漆黑,还听得见刮风声,不过今天的风不是很大,沙子也不怎么多,但是我却不能肯定今晚没有巨蝎。那些怪物总是在晚上,出现在砂隐忍者村。这就是我们晚上不出门的原因,但是飒人似乎跟我们不太一样。

    “这么晚,问我什么急事?”我问。

    “啊,不好意思。你要睡觉了吗?”

    “没有。”我骗他。

    “那就好。”

    我哼了一声。现在已经10点40分了。

    “月夜修,”他问我,“你的名字有什么含义吗?”

    “你这么晚跑过来就为了问这个吗?”我气愤地反问他,“明天还有12个小时可以问问题你知道吗?”

    “我没有时间概念。”他说,“我想在晚上些日记,所以需要问你一些事。”

    “告诉我你已经去找过慕了。”我冷冷地说。

    “你观察事真是敏锐。”他称赞道。

    “因为我看到你的衣服上有一道口子。”我懒懒地说。

    飒人右肩膀的衣服上被撕开了一道口子,却没有线头,也没有血,肯定是刀弄出来的。我可以想象,当飒人深更半夜诡异地出现在慕家里,慕会多么气愤地拔出佩戴在身边的刀匹向飒人,这就是刀口的来历。

    “是啊是啊!他想揍我,所以我就来找你了。”他笑了笑说。

    “我也想揍你。”

    他冷笑了两声。

    “我的时间不太多,帮我这个忙吧!”

    “那么我只回答你的5个问题。”

    “好的。”他伸出手。

    “月夜修就是指月圆之夜诞生的修罗。”我回答他,“第1个问题。”

    “你编的吗?”他不礼貌地问。

    “当然不是。”

    “那怎么这么耳熟啊?”

    “那是因为……我不想解释。”我说。

    他点点头,又问:“你生日是哪一天?”

    “11月11日。”我不羁地回答他。

    “光棍节!”

    “不是光……我现在就是光棍怎么了!”

    “我是说你要一辈子当光棍吗?”

    “那当然要看情况!”

    “我帮你找个男朋友吧!”

    “不要!”我叫道,“第2个问题了。”

    “那你是哪个星座啊?”他向上看了看,用脚吃力地撑住墙壁。

    “你自己算算好了,高——材——生。”我鄙夷地念着这几个字。

    “射手吗?不对,是……是天枰座。好像也不是……”

    “是天蝎座。”我咬着牙对他说。

    他呆呆地看着我。

    “啊?”

    “第3个问题了。”我打断了他呆滞的语气词。

    “什么?这也算一个吗?”

    “当然。”

    “嗯嗯……我还想问的是,是……你属什么?”

    “你属什么?”其实我是知道的。

    “我属兔。”

    “我比你小1岁。”我提示他。

    “兔后面是什么?”他问我。

    “是龙……”我无话可说,“白痴。”

    他没有说话。

    “还有最后一个。”

    “你没有喜欢的人吗?”他问。

    “我才10岁。”我僵硬地回答他。

    “我也才11岁啊!”

    “你有吗?”我问。

    “有的。你想知道是谁吗?”

    “没兴趣。”

    “那么你呢?”

    “可能算不上喜欢。”我说。我想起那个人时,不由地摸了一下垂下的头发,“只能说是朋友的喜欢,有点好感。”其实我是骗他的,我才没有什么喜欢的人。

    “谁?”

    “你不认识的。”

    “哪个班的?”他不愿意放弃。

    “C班。”

    “好的,我想问的就这些。”他很匆忙地摆了一下手说,“我先回去了,我也想睡觉了。”

    我觉得他有点奇怪。我仔细看了看他,我发现他是一只手抓着砖头的,另一只手悬在空中。我感觉他的手里是那了什么东西。这种想法使我出了一身的冷汗。

    “飒人,”我微微低下头对他说,“我也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他用很快的语速问我。

    我看到他的脸上淌下了一滴汗,外面刮着风,他吃力地挂在砖头上。我感觉他似乎是着急着想回去。

    “你知道天蝎座的特性吗?天蝎座的一个特性就是我的最特殊的一个性格。”我对他说。

    “是……外冷内热?”他问。

    “你也知道我冷啊?”我极其不安,却故作镇定地问他。

    “很明显啊!”他笑了。

    “我是冷酷无情的血鬼,飒人。”我用颤抖的声音对他说,“所以你不要刺激我,可以吗?”我几乎是带着恳求的语气问他。

    他露出了惊恐而慌张的表情。

    “当然……话说,血鬼是什么?”

    “就是看到血就会兴奋发狂失去理智的非人类。”我冷冷地说。

    这是事实,世界上确实有这样的东西。但是我相信我不是,我只是想吓吓飒人。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嗯,那我先……走了。明天就是考试吧!你好好休息……还有就是,你的伤应该没事吧?”

    他岔开话题,有不想走的意思。

    “不会恢复得很快。”我说。

    “我给你带了这个。”他伸出手,我也伸出手去接。黑暗中,露出一个绿色盖子的小盒子,好像是药膏。

    “是加快愈合速度的药。”他说,“不太多,你省着点用吧!”

    他还没等我回答就跳下去,在窗户的正下方弯下腰后又马上站起来跑开了。

    我急忙探出身子,看向他的背影。黑暗中,我只能看清楚他一头火红的长发。他的头发在空中飘飞着,他低着头,摆动着双臂飞速跑远了。

    “飒人……”我抓紧了那盒药膏。

    一种不安和恐惧涌上我的心头,使我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来。我穿好睡衣,抱起要穿的衣服,然后战战兢兢地打开门,跨过黑暗走到修一的房间门口。一种可怕的猜想在我心里乱窜,我试图不去想它。

    他的门紧闭着,门缝里却还有一丝微光。我怀疑他已经听到我和飒人说的话了,但还是敲了敲门。

    “进来。”

    我缓缓地打开门,向着里面张望着。修一坐在床的右边,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背靠在后面,被子盖在腿上,手里拿着手机正在看。他没有立刻看向我这边,而是用大拇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了几下后,才看向我。

    他很明显还没有要睡觉的意思。

    “哥哥,这几天晚上我能跟你一起睡吗?”我问他。

    他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我,然后低下头继续看着手机,嘴里说:“如果你愿意。”

    我感到一阵欣喜。

    在我还小的时候,修一也常常到这里来看我们,那时候父亲也在,所以我就一直跟修一一起睡。现在其实也没有关系,因为我仍然很小。或者说,很年轻,特别年轻。

    我找了个椅子方向衣服,然后躺倒他的旁边。修一甚至没有抬头一下,专注地看着手机屏幕。

    “哥哥。”我叫他。

    他转过头,向下看着我。他的眼神像往常一样冰冷。

    “你之前说,伊藤一族已经脱离风之国的管理了,是这样的吧!”我问。

    他点点头。

    “飒人为什么还留在风之国?”

    他仰起头,看着天花板,好像上面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他闭上眼,吸了一口气。

    “我不知道。但是,我至少是知道他为专门的目的而来。我不能确定,但是风之国还是有许多有伊藤一族血统的人。”他最后说。

    我点点头,接着翻了一个身,背朝着修一,准备睡觉了。

    结果这时,我有听到他的声音:“月夜修,我知道你本身警惕性就很高。”

    我没有说话。

    “但是你还是需要一个可以完全信任的人。你需要一个倾听你说话的人。”他继续说。我认为他是想说我可以完全信任他,“因为你越是不想说,我就越是想知道。”

    我感到心跳加快了。

    “不管是什么事,你都能告诉我。”
推荐阅读: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大圣传 首席御医 神煌 超级强者 圣堂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