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一章 特训

    飒人请过我吃饭后的第二天,修一马上要我跟他出去训练。

    我们还是到原来的演习场,然后他跟我说要教我一个新的体术。

    “这是日向体术中的一个防御性体术,被绝对防御。”他看着我说。

    “八卦掌·回天。”我早就知道这个了,因为我以前看到他用过。

    他点点头。

    其实我很好奇,我弟弟也才刚特训没几天,怎么这么快就轮到我了。但是我也不敢违抗他的命令,宗家人士教分家人士宗家的体术,就已经是奇迹了。

    虽然,以前我有听麟火说过,说日向分家在忍界大战之前有一位天才。他说,那个天才除了自己学会了八卦掌·回天以外,还自行学会了拳法·八卦六十四掌。麟火告诉我,这个人就是在忍界大战中牺牲的,而且是光荣的牺牲。

    或许我应该为此感到自豪,但是我并没有任何感觉。他是他,我是我,我不是天才,也不会向他一样。在我还没有实现我的目标之前,我是不会死的。

    我没有对任何说过这件事,因为如果出现了什么意外,我甚至来不及尴尬一下。

    “你也是可以从全身释放出查克拉的忍者,所以对你来说,学习回天并不会是一件难事。”他说,然后用略含轻蔑的眼神看了看我,“希望如此。”

    他向后退了一步,把右腿向后拉,摆好了日向家体术战斗前的姿势,“看好了。”

    他猛地向左转身,头发在空中一甩,从体内大量释放出查克拉,环绕在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蓝色的半球体。这个比我想象中要大很多,差不多3米高,修一在这片查克拉中间旋转着,白发在空中飘飞。

    他停下来,蓝光随之消失,周围溅起一片尘土。他站起身伸手把头发往后抚了一下。

    “先让我看一下你释放查克拉。”他说。

    我从体内导出查克拉,让它们分散开,然后猛地释放出来,周围卷起一阵狂风。修一看了看后,说:“你的查克拉控制得比较均匀,可以直接开始学习回天了。”

    “是。”我按照标注的回答说道。

    我也摆好姿势,模仿着修一的动作。我不能用脚像修一一样直接进行旋转和加速,所以需要查克拉的辅助。

    我借住查克拉,把我的查克拉加速着重在脚后跟。开始旋转的同时,我大量释放并保存住体外的查克拉。虽然第一次尝试就做出了一点回天的样子,但是查克拉还很稀疏,可能连普通的手里剑都挡不下来。

    他微微一扬嘴角,现出比较满意的神情,可是马上又回复到原来冷漠严肃的神情。

    “不要把省着查克拉,”他严厉地说,“把查克拉释放出来。”

    “嗯……”因为这一动作消耗了我大量的查克拉,使我感到很疲劳,而且在使用回天的同时,有些多余的查克拉也消耗掉了。毕竟,我还不能在释放查克拉的同时保持住查克拉量,“我的查克拉量比较少……”

    他看着我,双臂交叉在胸前。“这不是理由,平时花在修练的时间多了,查克拉也就累计下来了。回天需要的是完美的控制查克拉的能力。”

    我听到一阵笑声,于是我看向旁边的一些空座位。那些都是以前很旧的连在一起的座位了。修一已经跟龙太说过以后也要教他这个体术,所以才带他来看我的修练的。可是,现在的座位旁边又多了几比我大一些的女生,大概有6、7个人,拥在一起看着修一。但是修一是背对着座位那边的,所以没有在意。我实在不能说他没有看到。

    一定要说的话,修一其实也是千万17岁男生中算长得很好看的那种,只是我常常看到,所以也就不觉得了。我的眼光也不高,我看每个人其实都差不多,没什么特别丑的,只有特别好看的。

    “再来。”他淡淡地说。

    修一是严格的老师。他就是在压迫与查克拉的极限中成长的,这原本是我父亲的教学风格,而现在也是他的教学风格了。

    还有就是,我的父亲教我练习的时间很少,他只是连续教了我3个月,就不管我让我自己练去了。他在意的只是修和修一。

    修是我父亲第一个日向宗家妻子的儿子,而且是第一个儿子,所以是宗家。修一、和麟火也依次是他第一个妻子的儿子,修一作为二儿子也属于宗家,而麟火是第三个孩子,为了不导致宗家人数过度膨胀并使日向一族人数均匀,所以把麟火列为分家成员。

    我和龙太是我父亲第2个非日向一族妻子的孩子。据说我哥哥们的母亲在一次事故中去世了,所以我的父亲又娶了一位妻子。

    我再次把右脚向后拉,又做了一次。这一次比上一次好不到哪里去,因为我的查克拉也就所剩无几了。

    我听到那群女生中传来声音,她们嬉笑着,纷纷看向修一,一脸的仰慕。在人群中,我还看到了雨沫。只有雨沫,是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我。她胳膊和腿上绑着绷带,坐在轮椅上。我没有想到她这么快就出院了,可能是她的身体素质比较好。

    “月夜修。”

    我马上回过神来。

    “嗯。对不起,我走神了。”我赶紧说。

    他严肃地看着我,让我感到有些害怕,每当我不专心修练被修一看到,他总会用一些可怕的手段来惩罚我。

    我练了一个上午,还是没什么进展。后来为了看我练习的回天的防御力,修一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丢出一把苦无。又一次,一把苦无在我脖子上挂出一道口子。

    因为我的查克拉已经没了,所以我只好再花一个下午把上午消耗的查克拉给补起来。我很累,腿很酸,身上都是汗,加上艳阳高照,虽然很想休息一下,但是那样实在对不起同样在艳阳下指导我的修一。

    让我感到恐怖的是,就算是我下午凝聚查克拉的时候,修一居然也在旁边看着。我想我快要疯了。没过多久,那群女孩就走了,而龙太还在那儿看着。

    又是另一天,上午,我还是跟修一出去练习。

    这一次,我已经成功地做出来回天的样子,但是我发现我的查克拉控制的还是不行,我居然会被自己释放的查克拉给弹回来。

    尘土把我的鞋子和裤子都染成了土黄色,衣服都黏在身上。当我停下来,双手撑在膝盖上喘口气时,修一高傲地看了看我。

    “你这么快就打算放弃了吗?”他问。

    我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感觉很不服气。我已经连续练习了3个小时了,腿很痛,他居然说我的休息是放弃?开什么玩笑。

    “你知道你们的上忍老师也是体术系的忍者吗?”他再次问。

    这我确实不知道。

    “嗯,不知道。”我老实地答道。

    “藤月浩是第四代风影的哥哥——勘九郎的得意弟子,是擅长体术和傀儡术的上忍。”他说,“在考试之前,最好是先了解一下对手的实力。”

    他说得确实没错,我确实没有想到。我还没有想过柔拳忍者和超强的钢拳忍者之间的比试,不过一定很有意思。如果成为了下忍,这样我学习钢拳就更方便了。毕竟,我还是柔拳系的忍者,但是多学习一点东西肯定更好。

    “还有,就是要了解队友的实力。”他继续说。

    我一直练到下午,虽然自己觉得已经掌握了诀窍,但是还总是失败。我总是被自己释放出来的查克拉弹回去,根本没时间反应,接着就撞到旁边的东西上。

    下午的时候,按照修一让我做的,和飒人一起千辛万苦找到了慕的家,结果我们就尴尬地站在他家门口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办了。

    “敲门啊!”我催他说。

    他伸出右手,但是马上又缩了回来。

    “嗯……”他犹豫着说。

    之前,我们费了半个小时,到处查找慕的住址。我们问过了专门管移民的风之国官员,但是他说没听说过慕这个人。我们还问了路过飒人家门口的一个风之国警务员,结果,他只知道有几个从铁之国来的人,却不知道他们住在哪。我们还意外见到提了一袋土司面包在外面闲逛的久本郎,我本来以为他根本不知道这个人,但是,我发现我真是问对了人。

    “你们有没有试过查找这个人在忍者学校的个人资料呢?”他反问我。

    “他没有上忍者学校。”我告诉他。

    “所有要成为下忍的人的档案都是放在那里的。”

    于是,我们来到忍者学校的档案房,那里老师告诉了我们这一届学生的档案收藏柜,于是我们找到了慕的家。

    “你胆子怎么这么小呢?”我嘲笑他。

    “我是……我只是……”他嘟哝道,“我只是不知道该敲左边的门还是右边的门。”

    “你说什么?!”我想我气得差点跟他在慕家的门口打一架,“你随便敲一扇不就是了?”

    “谁叫这个家伙家的房子这么大,门还装两扇啊?”他不满地叫道。

    “别那么大声。”我说。

    风之国的传统房子确实只有一扇门,虽然我知道飒人有选择恐惧症,但是这也太不善于变通了。他没有问我为什么不敲门,是因为去拜访某个人时,一般都是男的来敲门的。除非没有男的。

    我不知道风之国这些重男轻女的习俗为什么到现在还在持续,但是我也不能不按照他的来。

    “嗯?”我听到有人哼了一声,“月夜修。”

    我向后退了一步,然后抬头向上看去。慕正蹲在他们家门口的墙壁上,低头向下看着我们。他看起来已经康复了,但还是一副脸色苍白的样子。

    飒人也看过去,然后不满地质问道:“你为什么只跟月夜修打招呼啊?”

    他撇过头看了看飒人,紧接着说了一句令我惊叹不已的话:“我忘了你叫什么。”

    “飒人!伊——藤——飒——人!”飒人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喊着。

    “不要吵。”这是我第二次警告他不要太大声。

    慕没有理他,而是回头朝里面看了看,然后问道:“怎么不直接进来?”

    我看到飒人的眼皮跳了一下:“那不是很没礼貌吗?”

    “在我家门前吼就已经很没礼貌了。”慕冷冷地说。

    看来,慕就是因为飒人刚才大声喊来出来看的,不过我很庆幸他出来看了。飒人的眼皮又跳了一下,显然他很尴尬。

    “有什么事吗?”他问。

    就在我想说话前,飒人立刻接话到:“是月夜修叫我出来的。”

    “我没有问你。”慕再次冷淡地对飒人说。

    “你这是什么态度?”飒人不满地问。

    “本来就这样。”

    “你是区别对待我和月夜修吗?”

    “我没有区别对待任何人。”他高傲地说,“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你们两个想成为下忍吗?”我问。

    飒人点点头,慕只是冷淡地看着我。

    “我只是想在考试前做一下准备罢了,”我说,“我们必须先了解一下对手和队友的能力。”

    他们点点头。

    “我们做一下特训。”我说。

    下午的时候,我们坐在一块空旷的沙地上讨论这次的问题。

    “我查了一下藤月浩的能力。”我对他们说,其实我有一部分是问修一的,“藤月浩是体术忍者。特别擅长钢拳和傀儡术,是风之国等级相当高的上忍。资料上显示,藤月浩在11岁的时候就已经担任上一届风之国前锋队的上忍。”

    “正好,这一次,我们就是风之国前锋队。”飒人说。

    “风之国就是为了培养新一届前锋队,才精心从了这一届报考下忍的人选中挑选了精英,然后让一点教学经验也没有的藤月浩来带。就因为他是以前是前锋队的一员。”我没有理飒人,接着说。

    “前锋队只有藤月一个人吗?”飒人问道。

    我开始对他的打断有点不耐烦,但我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上一届的前锋队有5个人,但是现在只剩下我们的老师了。”

    说完,我看了一眼飒人和慕。我看到飒人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其他的人,都在第四次忍界大战中丧生了。”我继续说。

    “那一次,死了很多人。”飒人用略带沉痛的声音说。

    “我们这一届的前锋队的人物还照样会很危险。”

    “五大国现在是和平时代,会有什么危险?”慕用一种讽刺的声音问。

    我看向他,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愤怒。我知道,铁之国现在一直在跟一群身份不明的忍者打仗,而且伤亡惨重。这就是为什么他刚才说“五大国”这个词的时候,语气那么强烈,就像是再说一个骂人的词语。

    飒人也静静地注视着他,飒人肯定也知道这些事。

    “大概就是这样,”我开始对这些无聊的废话感到不舒服,“我们需要先互相了解一下队友的实力。”
推荐阅读: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胜者为王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