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章 夜晚

    半个小时后,飒人果然请我吃饭。但是,我发现,这个人居然有选择恐惧症。他已经盯着那张没有多少菜的菜单好久了,可是还没有做出决定。我不安地看了看钟,说:“飒人,你能在快一点吗?”

    “可是我就是不知道想吃什么。”

    “随便点一些好了。”

    “不行。第一次跟队友吃饭时,一定要多考虑队友的感受,要大方一点才行。”他用手捂着嘴,一边皱着眉头看菜单一边说。

    “那你以前来这里都点些什么?”

    “以前?我以前来这里都是一碗米饭和一份牛排拼盘啊!但是我们两个人不够吃吧!”说完,他突然坏笑起来,“真可惜神尾不在这里,要不然会比较好点的,那个家伙肯定没有选择恐惧症。”

    “3个人,人更多不是更不好点吗?”

    “怎么会?”他笑着说。

    “怎么不会?”我反问道。

    “你想想,如果是3个人或是更多,那肯定会有两个以上的男生,男生吃饭很好点的啊!可是女生就不一样,特别是只有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的时候。神尾他肯定也会帮我出主意的。”他说,“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给你点少了,自己多了,多不好意思。”

    没想到飒人是个这么爱面子的人。

    风之国的习俗,就是男人负责点菜,女人只负责吃。要不然就是请客的人点菜,被请的人负责吃。而且大多时候都是男人请客的。

    此时我正在犹豫要不要自己看看菜单,但是想到这些我也就算了。虽然听说别的国家没有这个习俗,但是这里就是这样。

    我已经快不耐烦了,那个站在柜台后面的人也快不耐烦了。我看到那个服务生许多次想直接走过来帮我们点菜,这样会显得他比较礼貌、比较关系客人。但是在他无数次想走来的时候,都发现飒人还没点好。他已经向我们这一桌投来无数次目光了。

    我抬头打量着这个餐厅。白色的墙,包裹了一层红布的沙发和椅子,木头桌子。怎么看都是一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餐厅。周围弥漫着咖啡浓烈的气味,还有少许的烟味。闻到这个味道时,我感到很厌恶。我回过头去,是坐在我们后面的一桌人,一共就只有4个人,其中3个人手里都拿着香烟或烟斗。我想,下面这段时间估计都品尝不到新鲜空气了。

    我最后看了一眼那个几乎是浑身抽搐的服务生,问飒人:“你想给我点什么?”

    他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不知道。”

    就在我打算抱怨他两句的时候,他从菜单上探过头问我:“月夜修,你喜欢吃什么?”

    他显得有些尴尬。

    “只要不是肉类的就行,”我说,“如果没有蔬菜,就生肉好了。”

    “你喜欢吃生的吗?”

    我摇摇头。

    “不算喜欢。但我已经习惯了。”

    “为什么?”

    “在做长时间的任务时,忍者时必须要通过进食来补充体力的。但是如果吃熟肉,或者现烤,就很容易被敌人发现,不是吗?”我向椅背上靠了靠说。

    “想得这么周到。”他说,“现在又不是在做任务。”

    “一做任务就吃生的,刚开始会很不习惯的。会呕吐,还可能会生病,所以我从小打定了要当忍者后就开始习惯这种饮食了。”

    “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多吃一点肉。”他说,“你看起来很瘦啊……”然后,他把我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

    我没有回答。

    于是,他用一副呆滞的目光看了我一会儿后,再次埋头看菜单。我听到他用非常小的声音说:“完了,以后我们做任务,就连我也得吃生的了。”

    “不是特殊任务的话,”我想安慰一下他,“我可以给你们做料理。”

    他抬头半信半疑地看看我。

    “真的。”我不满地说,“要说我最擅长的,除了体术以外就是料理了。”

    他仍然没有表情。最后,他放下菜单,高兴地说:“点好了!”

    “恭喜你。”

    那个柜台的服务生马上拿起纸和笔冲过来,走到桌边拍了拍围裙,很兴奋地问:“您好,请问您点好了吗?”

    “嗯。”

    “请说。”

    “两份牛排拼盘。”他也高兴地看着服务生。

    两份?你到底想怎么样啊,飒人?

    那个服务生开始在纸上奋笔疾书,口中喃喃道:“两份牛排拼盘……几分熟呢?还有就是番茄酱还是烧烤酱?本店推荐7分熟的牛排,血可能会有一点点,不过会很嫩很香。烧烤酱的话,会有一点辣。”

    “一份8分熟加番茄酱,还有一份1分熟……”他正说着,突然问我:“你吃辣吗?”

    “不吃。”

    “那就都是番茄酱。”

    那个服务生并没有丝毫惊讶,笑着点点头,写了下来后,又问:“需要什么饮料吗?”

    “对,还有两份冰桔茶。”他说。

    “好的,请稍等。”说完,那个服务生就留下一摞餐巾纸,就拿着纸和笔走了。

    飒人为点完菜而感到高兴,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很惬意地哼了一声。

    “那么,我们来聊聊吧!”他说。

    “嗯。”

    “我说啊,月夜修。我的梦想其实是忍者学校的老师,你觉得怎么样?”他翘起二郎腿,往椅背上一靠。

    “嗯。像你这样的人才,去当忍者学校的老师是不是有点浪费。”

    他笑起来。“确实如此啊!我一点野心也没有的吧?”

    我看着他。

    “要论野心,我的可比你大多了。”最后,我哼了一声,说。

    “嗯?”

    “我的目标就是要成为现在这个时代体术最强的忍者。”我说,“而且,我一定要突破体力这个界限,我的体力可不比你们男生要差。”

    “哦哦。”他低下头,抬起眼看着我,“这可难说啊,月夜修。虽然我不想打击你,但是不得不说,女生的体力到了一个时期,就会明显下降,甚至不比以前。男生则正好相反……我就是这样的。你也看到,我是几乎不使用体术的忍术忍者,但是说不好我的体力要比你好哦!”

    “飒人,我得说,你知道的实在不少。”我打断他说,“这些事……你是听谁说的?”

    他一想,马上察觉到说错话了。

    “哎!我不是那个意思!”他连忙说,“但是我说的是事实,你说是吧?我说的是真话啊!只是……只是我以前总是跟男生聊天,所以……你就当我没说过那个词吧?”

    “你说的‘一个时期’,是指什么时候?”我阴森森地问他。

    他露出了一个尴尬地笑容,解释道:“我是听同学说的,真的,就是说……到了12、13岁的女生,体力会下降。”

    “你很成熟啊?飒人。”我说,“你的脑袋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啊?”

    “哈哈哈……不是不是。男生嘛,不是总会对女孩子多关心一点吗?”

    我摸了摸右眼上的绷带,飒人的话使我会想到以前修跟我说过的话。

    “我知道你的野心是很大,但是一般来说,女生的体力远远逊于男生的。体术再强,也是在一定的范围内的。我知道你很不甘心,所以你才要有足够大的野心,你要突破这个界限。我们新一代的忍者,就是为了超越前一代的忍者而诞生的。你不是普通的体术忍者,月夜修,你拥有过人的天赋和查克拉控制能力。”

    修……

    “这么说起来,月夜修是有个哥哥吧!”他突然转移话题问。

    “嗯,是这样。”

    “他多大了?”

    “他……应该已经17岁了。”我说。

    “真可惜啊,我已经兄弟姐妹也没有。”

    “你想有吗?”

    “当然了,我以前,可是一直想有个弟弟啊!”他有些失望地说。

    “我有一个,送你了怎么样?”

    “你有两个兄弟啊?”

    “准确的说,我一共有4个兄弟。”

    他再次用呆滞的目光看着我。

    “我有3个哥哥,1个弟弟。”我说。

    “真少见。”他说着,叹了口气,“真是羡慕你啊!”

    “你以为有这么多兄弟就是好事吗?”

    “不是吗?”

    “我哥哥以前可是经常打我的。”

    “因为你不听话吧?”他用一种奇怪的语调说。

    “大概是这样。”

    “这不是很正常吗?”他乐呵呵地说。

    “少幸灾乐祸了。我只是举个例子而以,不要再问我任何与这个有关的问题了。”

    他用很奇怪地眼神看着我,把手肘搁在桌子上,握着手。

    “不如晚上去看一下慕吧?”他提议道。

    “他估计已经回家了。”我说。

    “伤怎么可能好得这么快?”

    “你不知道这段时间白川在医院打工吗?”我看向窗外茫茫白沙中的大型建筑物,我的母亲现在就在那里。好久没去看看她了,不如今晚去看望一下好了。

    “白川……”他在记忆中寻找着这个人,“哦,我知道了。那个医疗忍者。”

    “现在还不是,以后他就是了。”

    说到这里,我突然感觉奇怪。在我看,白川大概是这一届中最难缠的人了,但是上一次的下忍考核居然没有通过,真是匪夷所思。据我所知,那个所谓的下忍考试,就是一队的3个人要跟上忍老师比试比试。强的队就进身为下忍,弱的就退回去继续上忍者学校。

    上一次他分到的班里还有高材生,就算第3个人再怎么拖后腿,应该也不会妨碍他们发挥实力。

    他还说过,可惜他上次没有下忍,不过这一次应该没问题,正好这样有可能能跟我分到一个班。

    “真可惜,”他叹了口气说,“我本来想请他一起吃完饭的。”

    “他就算没有受伤,也不会来的。”我说。

    “为什么?”

    “他戴着面罩就代表不想让人看他的脸,你说人都是怎么进食的?”

    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月夜修,要我送送你吗?”吃完饭站在店门口的时候他热心地问道。

    想到飒人爱面子这一点,我便回答道:“麻烦你了。”

    “没事。”他说,“下面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花店,给我的母亲买两朵郁金香。”我忧郁地看向医院的建筑物,咬了咬嘴唇。

    白沙如同银河,在沙漠中流动穿行。沙子常常被风吹起,沙丘也不断变化,沙漠却永远在这里,几百年也不会改变。这里是我的家乡,这里是风之国。

    我们都是在沙漠中出生的凡人,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沙漠从不会拒绝任何一个外来人。

    我顺手将两只橙红色郁金香放进装了半瓶水的玻璃长颈瓶。郁金香散发出一方飘香,如同淡淡的纱,笼罩着弥漫着药味的病房。

    我又看了一眼那个玻璃瓶,然后转身向病床边走过去。鞋子在地板上发出与踩在沙漠中不一样的声音。我毫不犹豫地坐到床头边的椅子上,叹了口气,然后看向我脸色惨白的母亲。

    一段时间前的病毒使她全身瘫痪,再也无法离开医院去看外面的世界,剥夺了她那仅有的一点自由。她现在,全身上下只有左手臂和脖子能够自由活动。

    她把头转向我这边,一缕黑亮带着蓝紫色的头发垂挂到脸颊。她对着我微笑,那脸上扬起的笑容,仿佛水面上的涟漪,轻柔地荡开来。她的嘴唇没有一丝血色,目光无神而虚弱,她笑的时候,我注意到她脸上还有几点雀斑。

    她用一双血红色的眼球凝视着我,但是像没看见我一样,瞳孔里毫无生气。她微微抿了一下嘴,疲惫地眨了眨眼。

    “孩子……你最近……好吗?”

    “我很好,”为了不让她因为说太多话而感到痛苦,我马上回答道,“龙太也很好,修一最近也回来看我们了。”

    我本想问她她怎么样,但是一看到她毫无气色的样子,我就觉得已经不用问了。

    她听后,脸上流露出一丝欣喜,她点了点头,似乎是想让我再说下去。

    “我可能能成为下忍了,龙太下学期也打算去忍者学校……”我说,“我也要有新的同伴了……”

    她咧开嘴笑了,喉咙却发不出声音。我看到她露出了一排依旧雪白整齐的牙齿,就像她以前拍照片时的一样。她身边的被子动了动,然后,她缓慢地把左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我握住她的手。她又瘦了,我可以摸到她手背上那些骨头的棱角。她的手很热,大概是因为被子里还放了暖气垫,热得发烫。

    她的手渐渐没了力,她看起来很累。她转过头去,闭起眼。

    她是多么想再为我们做一次饭或是缝一次衣服,但是现在连坐都坐不起来。她很想跟我们住在一起,很想一直看着我们长大,很想在危急时刻保护我们,很想很想,有那么都想为我们做的事,现在却做不到。

    这些,我都很清楚。她的时间却不多了……

    “妈妈……”我喃喃道。
推荐阅读: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仙府之缘 官场之风流人生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