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九章 友谊

    “哈哈……我是说过这话……”他一边勉强挤出笑容。

    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送”是什么意思?我一只手紧紧握住千本,另一只手攥紧了被汗水浸透的衣领。

    “她叫什么名字?”

    “嗯……月夜修……”飒人说,“能放开吗?反正,我又不会逃,呵呵……”

    话说回来,这个动作不就是之前的动作吗?这3个人让人感觉有点问题。

    “月夜修?是你编的,对吗?”潘佑郎再次问。

    “不是,不是……这确实是真的……”

    “那么,之前的都是假的了?”

    “都是……嗯……都是真的。”他苦笑着,回忆着之前说的谎话。

    “潘佑郎,你很啰嗦哎!”尚杉郎说,“对了,这个小鬼怎么办?不能让他跑了……”

    “杀掉好了。”多留郎转过头,向后看着尚杉郎说,“虽然那样会很没劲的。”

    “你呢,潘佑郎?没意见吧!”

    潘佑郎扭过头,冷冷地看着他。“那跟我没关系。”

    “这个……我们能不能再谈谈?”飒人勉强笑着问。

    “没得谈!”尚杉郎吼道。

    “这样,我告诉你们月夜修在哪,你们放走神尾,额……”潘佑郎转回头,飒人咳嗽了两声后用沙哑的声音继续说,“这样可以吗?”

    我听到他身上衣服摩擦的沙沙声。

    “这个人,我们自己回去找,不用你费心。”潘佑郎低声对飒人说。

    天色暗下来,最后的红光映衬着天边加深的暮色,铺在茫茫沙漠上。周围冷起来,丝丝凉风在巷子里乱窜。

    他微微放下来手臂,最后松开手放下了飒人。飒人一只手捂住脖子,另一只手扶住墙壁,咳嗽起来。

    “慕……”飒人看着慕,眼中闪过一丝悲哀和内疚,“对不起。”

    慕抬起头看着飒人。鲜血顺着他的脸颊向下流,地上一滩一滩的血泊,在黑暗中显得如海水般冰冷。

    尚杉郎拔出了苦无,握在右手。他把苦无在手里转了一转后,把刀尖对准慕,我看到了那刀刃上来回晃动的寒光。

    刀刃上的白光径直地向下滑去。

    他们笑了。那一丝笑容荡漾在他们的脸上的嘴角。那是一种奸诈、狰狞而又凄楚的笑。

    我看到,慕脸上的那种痛苦,而不再是之前的威严。

    没错,不止是他,每个临死的人,都是不甘心就这样离开世界的。

    飒人向前买了一步,喘着气,双手不停地颤抖着。

    飒人,你怕死吗?

    我早已从卷轴中拿出武器,我知道,在这时,千本是不管用的。但是千本还在我手里。我颤抖着,左手抓紧了拿把不常用的刀,心里默念了一遍:“青龙,表达对我的忠心的时刻到了。”

    就在这时,我手里的3根千本掉到了地上。一阵清脆而尖利的声音在这条狭窄的巷子里回荡着。

    “什么人?!”

    我把到换到右手,左手撑住地面,猛地从地上跳起,以背朝后的姿势向上跳去。

    风在我耳边呼呼作响,我伸直手臂,把手中的刀甩了出去。

    一声响划破死寂。

    我手上的刀随之一震。

    我的身体在空中转了一个圈,在强大的力道下,苦无被我的刀直接弹飞了。那把苦无想我飞过来,但是,按照我的计算,它对我照成任何障碍。结果,苦无从我的头发尖穿过,掉到地上,震荡了几下。

    那几秒内,我除了那把苦无以外,什么也没有看清。我在空中把剑放平,卷起腿后双臂抱着腿以球形在空中绕了一个圈,最后,在快要落地时,又恢复站立的姿势直接跳到地上。

    这时,我正好在另一条缝隙前,跟飒人并排站在一起,面对尚杉郎。我呼了一口气,重新举起剑,剑刃对准了前方。

    飒人和慕惊讶地看着我,那3个怪物也转过头来。潘佑郎看上去却似乎不怎么震惊。

    显然,他知道我。虽然他可能不知道我刚从在这里,但是他至少见过我。

    这把剑的手感……实在让我很不舒服。

    “你是什么人?”多留郎冲着我喊道。

    “月夜修。”我淡淡地答道。

    “你来干什么?”飒人一脸愤怒地问我。

    “这不是来帮你和慕吗?”我看了看他,不高兴地答道。

    “我们现在还不是下忍,你打不过他们的。”飒人大声说。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把剑一横,在身前甩了一下。

    “你是认真的吗?”

    “你认为呢?”

    “你这是找死……”他忐忑地说。

    “你不也是,”我回嘴道,“白痴。”

    “你……你说什么?!”

    我没理他,对慕说:“站得起来吗?”

    他抬起头,沾满血的头发遮住了右眼。他一边喘着气,一边用手支撑起身子,慢慢站了起来。

    “这把怎么样?”我把刀对着他问。

    他身体猛地摇晃了一下,然后颤颤巍巍地伸出右手。

    “没想到这个小鬼自己出来了,还省事了。”多留郎满意地咂了咂嘴,对尚杉郎说:“不要让她靠近地上的家伙,把这个女孩抓住。”

    我微微蹲下身,把剑背在背后。我刚刚已经用过了空间忍术,下面5分钟内,就不能再用了,这就是我使用忍术的障碍,真是麻烦。不过,没了武器,我还有手。

    “你要干什么,月夜修?”飒人问道。

    “高材生这么不敢打啊?”我鄙夷地瞥了他一眼。

    “你说……高材生?高材生只说明我的所有科目平均分高罢了……”他不满地反驳说。

    “看你之前说磁遁的时候,不是很自信吗?”我转过头看着他,“你不用解释了,我已经看过了。”

    5分钟,我就已经开白眼了。

    “对方有2个水遁忍者,”我舔了一下嘴角,“所以你才不敢出手。”

    我没等他回答,就跳起来,到他们3个的正上方。没想到,之前只是站在一边几乎没做什么的潘佑郎从另外2个人中跳出来,拿了一把苦无从下向我刺过来。

    我连忙把刀刃压下去,挡下来潘佑郎的苦无。那一刹那间,他靠近我时,我看到他那奸诈的表情,令人发指的眼神犀利无比。这种眼神让我看着有点眼熟。

    我一不留神,他迅速抬起膝盖撞上来。我也抬起腿,接下来这一击。他攻击的力道很重,差点把我撞倒后面去。

    但是,无论他的速度有多快,都没有我的查克拉加速要快。我凝聚了查克拉,然后把刀一竖,按住他的肩膀把腿往上提,翻到了他的背后。

    这时,尚杉郎走到慕身边,拿起苦无打下去。慕拖着身子,摇晃着身体笨重地闪身躲过,抬起头看向我。我猛地把手中的刀甩出去,刀尖对着他。他等刀刃掠过了身体右侧,一伸手,看准眼前刀柄,正好一把接住了刀。

    潘佑郎抬起腿,用力朝我甩过来。我来不及躲,他一下正好从后方踢到我的腰。我的身体一阵剧痛,后背没了知觉。在我向下坠落时,我量好了高度,用手撑住地面后,向后一跳站起身来。

    慕从后面把刀横甩出来,打掉了尚杉郎手中的苦无。

    “月夜修……不要跟他们碰硬,找机会离开吧!”飒人对我说。

    “至少要帮神尾报仇一下……”我说,“这么多血,可不能白流了。”

    慕用惊讶地眼神看着我。然后,他微微闭了一下眼,抄起刀,向尚杉郎冲过去。

    “不知好歹的小鬼。”尚杉郎嘟哝了一声,想躲过去。

    没想到的是,尚杉郎突然愣住了——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慕一刀劈过去,在一声惨叫声,鲜血四溅,一股血腥味再次向我们袭来。

    正在我惊讶之时,我的头突然剧烈的疼痛起来,视线开始模糊。眼前的景象泛起了绿光,并开始来回晃动,一种可怕的声音开始在我耳边回响。

    是白眼的副作用吗?

    我解开白眼,但是眼前的景象仍然没有消失。我捂住头,闭起眼睛,身体却麻痹起来。我全身上下都没了知觉,我跪倒在地,用手扶住地面。

    隐约间,我听到打斗声,还听到说话的声音。但是我什么都看不见,头痛得厉害。

    “月夜修……月夜修……你怎么了……”

    “小心我宰了你……小鬼……”

    “嗯……我知道……”

    声音交织在一起啊,眼前又浮现出之前的景象——慕,飒人,还有那3个家伙……

    这时,刺痛感在我的腿和手臂上蔓延,眼睛也痛起来。睁开眼时,疼痛有所缓解,但是我看到潘佑郎向我走过来。

    黑色和蓝色溶解在一起啊,我只能隐隐约约地看见一个人影,那个人绝对是潘佑郎。他没有立刻对我出手,而是站在我面前看着我。我马上明白了他都对我做了什么。

    “咳……这是,精神干扰……”

    “真是迟钝。”

    “可恶。你可真卑鄙……你到底是哪个国家来到走狗……”我咬着牙问。其实刚开始我就有感觉,这个人很有问题。

    “有人派我来取你的人头。”我听到他的声音,“所以,还是放弃吧……”

    我强忍着刺痛站起来,用右手用力抓住左臂。

    “既然想要我的人头……就得先经过修一的同意……”

    疼痛开始减少,身体也渐渐恢复了。原先的景象平静下来,看来幻术的效果已经过去了。没有了疼痛以后,我清醒多了,身体也舒服多了。

    我从容地看了一眼潘佑郎,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按了一下接听:“月夜修。”

    手机里传来声音。

    “嗯,是我。”我答道。

    潘佑郎向后退了一步,咬紧了牙,回头说了声:“走了,你们两个。”然后,转头就跳起来离开了。

    另外两个人看到后,也丢下我们离开了。我脚下有一摊血,它染红了我的腿和脚。我全身冰冷,站在那里,手里拿着手机。

    “哥哥……我跟同学在外面吃饭,到时候买一些回去给你们。”我对修一说,“没问题吧?”

    “嗯,我知道了。”

    说完,他就挂了。我喘着气放下手机,咽了一口唾沫。周围顿时没有了声音,甚至听不到风卷动沙尘的声音。巷子里一片黑黝黝的。

    慕擦一手拿青龙,一手用餐巾纸拭着身上的鲜血,飒人从地上站起来。飒人用手捂着肩膀,看来在我什么都看不见的时候他也受伤了。

    一时,我们都没说话。我看着他们,他们也看着我。

    “飒人。”我首先开口道。

    “啊?”他漫不经心地回应道。

    “你居然把我给丢了,”我回过头冲他吼道,“你是路痴吗?”

    “我不是路痴啊!”他也大声说,“谁会在自己的村子走丢啊?而且我哪有把你丢了啊?”

    “那为什么我看着看着你就不见了?”我向他质问道。

    “我不知道。”

    他瞪了我一会儿,我们都笑了来。他笑够了以后,用手拍了拍衣服,对我说:“月夜修,借我你的绷带。”

    我抬起手臂,从右臂上撕下了一条绷带给飒人。他接过绷带,站在那里,用嘴咬着绷带的一头,用右手开始往左肩膀上缠。等绷带用完了,伤口也包扎好了。他用力一扯,然后在断的地方打了个结。

    街灯渐渐明了,一缕黄晕一般的光洒在他的红发上,使他的整个人都明朗起来。

    我们又同时转过头看向慕,他拖着刀,缓缓地走到我面前,用深沉的声音说:“你得刀,我弄脏了……”

    我看到那刀片上闪闪发亮的血光。

    “能不能下次再还你?”看来,他是想带回去洗干净。

    “不用还我了。”我摆摆手答道。

    他抬头看向我,眼里流露出疑惑和吃惊。

    “这把刀原本就是武士刀,”我说,“不如就送给你好了,如果你不嫌弃。”

    他低下头看着手里的刀,一丝悲伤浮现他在脸上。他先把用手捂住嘴,过了一会儿用手拉了一下面罩,捏紧了刀。飒人走到我身边,不停地拍打身上的灰尘。

    “算作是友谊的证明。”我继续说。

    “那……我就收下了。”说完,他把刀别到了腰带上。

    “它的全名叫霄雪流青龙。”我说,“这已经是我这里最轻最贵的好刀了,你可要照顾好它了。”

    慕点点头。他又走到自己的刀前面,弯下腰慢慢地拾起来那个剑鞘。接着,他把整把刀向空中一甩,握住刀柄,也别在了腰带上。

    “很抱歉……”他说,“下次在道谢吧……”

    说完,他的身子晃了一下。飒人走过去,抓住了慕的肩膀。

    “你流了很多血,神尾。”他说。

    我把两只手臂上的绷带全部解了下来,递给飒人。他拿了绷带以后,很疑惑地看了我一眼。

    “神尾,你需要绷带吗?”飒人问他。

    他没有说话。

    “他身上有刀口。”我说。

    “你怎么知道?”飒人问我。

    我抱起双臂,无奈地看着他,解释说:“你觉得一个人光是吐血,可能会有这么多血吗?”

    就在这时,我忽然想起来潘佑郎之前说过飒人答应他的事。我咽了一口唾沫,不安地看着飒人,但是他毫无察觉。我并没有立刻提起。还是过一段时间再问好了。我想。

    “嗯嗯。”他点点头。
推荐阅读: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医道官途 唐砖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圣王 宠魅 火爆天王 官术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