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章 体术实习忍者

    秋兰果然是不轻易放弃的优秀忍者。

    当她在完全不能使用查克拉的情况下连续向我进行攻击时,我几乎没有还手的时间。

    秋兰的攻击原来主要注重于力道,而这时力道已经起不到作用了,她开始在速度上集中精力。

    她的拳头和腿交错着向我劈过来,在我耳边呼呼作响,头发随着身体飘荡。我趁她把左腿向我踢来的时机,猛地向右边划去,伸出右手打过去。

    秋兰也抬起右手用手臂的肘部挡了下来。我抓住了她的手臂,然后提起左腿向她飞去。这一下正好打中她的下巴。她的手臂从我手里脱了出来,整个人向后倒去。

    我从口袋里抽出无毒千本,向她扔过去。不料她在倒地的一刹那用手点住地面,翻起身子,支撑着身子猛地跳了起来,摆出一个倒立的姿势。千本扎进了她手掌正前方的土里。

    秋兰马上又落回到地面。她甩开了遮住眼睛的头发,接着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

    我看着她,她也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我。

    她缓缓地把手向下伸去,从土中拔出了我的千本。银色的光影在太阳光下时隐时现,好像交织的光影来回穿梭。

    “你是很强的忍者,月夜修。”她把那两根千本竖起来对着我的方向,“不要去管雨沫说的,你是一个很强的忍者。”

    我开始品味她所说的话的意思。

    同时,我也进入了我的回忆。

    4年前,我进入风之国砂隐村的忍者学校开始我的校园生活,我是这一届C班的插班生,而且是一个还什么都不会的插班生。

    虽说在我4、5岁时,就已经开始打定体术的基础,但是从来没有接触过任何忍术。

    我可能算是上学比较晚的吧,现在才开始学习忍术。

    “月夜修,我知道你的家族是以体术修炼为主的家族,但是忍术才是忍者所应该着重学习的。忍者忍者,就是使用忍术的人,你明白吗?”当时,有一个老师是这么跟我说的。

    或许,忍者不是这个意思。

    “你有没有尝试过走幻术这一条路呢?如果不擅长忍术,还是有别的出路的,不能放弃啊!”又一个老师告诉我。

    我也不是幻术忍者,难道没有体术这一条路可以走吗?

    “不想学就别来忍者学校!你家旁边不是就有普通学校吗?不认真点怎么能变强呢?还不如去普通学校。这么简单的忍术,学了这么久还不会,你想留级吗?”另外一个老师不高兴地冲着我说。

    我就是不会忍术,但是我也不会认输。留级我也无所谓,总之我要成为忍者。

    “你不要在我们班里拖后腿好不好?你看,这次的平均分被你拖了多少?!整整把我们努力得来的总分拉低了3分,你看看吧!连A班也超过我们了!”后来,就连班里的女生也开始看我不顺眼。

    平均分有这么重要吗?又不是比赛。你们努力就是为了把平均分向上拉吗?

    “不要挡我的路,吊车尾。干嘛用东西裹住脸啊!是不是因为连忍术都不会,见不得人啊?还不是因为你太懒,怎么连变化术都不会?你的脑壳里都是浆糊吧!”就连别班的人,都很看不起我。

    我脑壳里到底有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还关你们什么事?

    但是,大概是在半年前,大家看我的眼神开始不一样。我实战训练的分数越来越高,甚至高过3个班的班长。虽然我的忍术分数依然没能及格,但也没有人再敢笑话我了。我不知道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因为我就是通过这些逼人的话语来鞭策自己,使自己不断成长的。

    只有雨沫,她一直不肯承认我,总是视我为一个废物。在她看,只有能够使用忍术的人,才能称得上是忍者或是实习忍者。或许我就是个废物,什么都不会的废物。

    这些回忆在我的脑海里荡漾着,就像是水面上的涟漪,一圈一圈的散开,一圈一圈的淡去。

    我又回到了这里。

    “嗯。我知道了。”我答道。

    她笑了笑,举起千本向我扔来。我向后退去,一直推到我的镰刀旁边。在秋来开始连续攻击时,为了不妨碍我自己,我就暂时把血镰搁在一边了。看来,现在我还是不得不借助与它。

    在我刚刚把血镰驾到肩膀上时,秋兰马上从口袋里拿出一只苦无向我跑来。她握着苦无,直接从中间向我刺来。我两只手握住镰刀的把柄,架起来挡住了这一击。苦无尖碰到镰刀时,擦出了一丝火星,接着发出一阵悦耳的响声,最后弹开了。

    她又拿出一只苦无,连续向我砍来。我挥舞着镰刀,用刀刃挡下攻击后,向秋兰劈去。

    她左右闪躲,有时用苦无挡下我的攻击,总之就是没有一次是打中的。

    我把镰刀一横,从下面扫过去,她蓄了一下力,猛地跳起来躲了过去。我提起镰刀追了过去,从下往上劈过去,镰刀的刀刃在她的衣服上撕开了一道口子。

    她跳到地上,再次抬起腿从旁边向我打来。我把镰刀竖起来,把刀刃对着她。她摆动了一下腿,用脚踩住了刀片,用力一撑。

    镰刀立刻向后带来冲击力,我急忙向后退了几步,差点就摔倒。她一把夺过了我手中的血镰,转了两下后向我挥来。

    我没想到她会采取这样借刀杀人的作战形式,于是开始拼命躲避那片危险的、晃来晃去的刀。

    秋兰使用忍具的速度很快,导致我完全没有抢回血镰的机会。她两只手交错着来回挥舞着血镰,接着突然把镰刀转了一个方向用把柄用力撞了一下我的胸口。

    我的身体承受不住这股力量,整个身体马上向后滑去。

    “我好累啊,”秋兰忽然扔下镰刀,看着我说,“还是下次再打吧!你的镰刀太重了,我的手臂都快断掉了。”

    “嗯。”

    我坐到树下,开始检查我手臂上的骨头有没有断。我连续活动它,没有痛感,看来之前是关节在作响。

    “怎么啦?”秋兰问。

    “之前,听到骨头响了。”我回答。

    她笑了。“那代表你的骨头里面是纯空心的。”

    “我说的不是那个‘响’。”我无奈地说。

    春从树上跳了下来,蹦到我身旁。

    “你是叫越野修吗?你的体术好厉害,是谁教你的?”她的眼睛闪闪发光。

    “我是叫……月夜修。”

    “不管啦!”她兴奋地跳起来跳去。

    “月夜修的体术这么强,不在于是谁教的,是在学会的基础上多加练习,才会这么强。”秋兰插嘴道。

    春用轻视的眼神很不屑地瞥了她一眼,不高兴地说:“姐姐,你不就是没有人教,自己练习吗?我都说了……在我看,首先要有一个耐心的好师傅,这样师傅能够传授快速练就很强的体术的方法啊!对不对,月夜修姐姐?”

    秋兰显得很愤怒,她微微弯下腰,低头瞪着她妹妹说:“体术修行没有近路可走,想要得到长久的,真正的力量,只有锲而不舍的练习!”

    我刚想说些什么,春就吼道:“你爱怎想怎么想吧!我就是这么认为的!我的梦想就是在很小的时候就成为风之国数一数二的超强体术忍者!我要跟你走不同的道路,还比你更成功!”

    我看秋兰几乎浑身都在抽搐。

    “月夜修姐姐,你能不能教我你的体术?点穴,还有那个忍具,看起来都好厉害!”

    这时,秋兰眼睛一亮,微微向我一笑。

    看来我也只好答应了。

    “但是,我也有条件。”我说。

    “什么条件?”春迫不及待地问。

    “我练习的时候,会带着你,但你不能妨碍我自己练习。你只要按照我的方法去做,就能……我也不知道,每个人各不一样。”我说。

    “那么你的那种体术,能教我吗?”

    “不可能。”我斩钉截铁地回答。

    “为什么?”

    “我是日向月夜修,这种体术是日向一族的专有体术。”

    “我觉得我能学会,看起来不难。”

    “我不是那个意思,而且它很难。”

    “我可以的。”

    “我是指日向家的……那就让我看看你控制查克拉的能力。”我不耐烦地说。

    “怎么看?”

    “你试着把查克拉均匀地分散在手掌和小腿部分。”

    她做着结印的手势开始专心地凝聚查克拉,烈日下,汗水开始顺着脸颊向下流。

    我睁开白眼,看她体内的查克拉流动。春的查克拉控制地很乱,虽然手掌部分有一些查克拉,但是两只手的查克拉量明显不均匀,她腿上的查克拉也没有集中,都在脚上。

    “你连最普通的均匀控制查克拉都做不到,日向一族的体术是学不会的。”我说。

    “啊——”她一副很失望的样子。

    “我觉得我教不了你什么,”我回答,“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下一次我进行特训的时候你可以来看。”

    她又高兴起来,马上回答说“好”。

    秋兰高兴地望了望我,说:“因为都是体术实习忍者,所以我们还算很聊得来。是吧,月夜修?”

    “嗯,都是风之国的体术实习忍者。”

    “将来有一天,我们也会成为优秀的体术忍者的,我相信会有这么一天。”她看向天空,很向往地自言自语道。

    我们都抬起头,看着漂浮在蓝天的白云。

    我回家后,发现龙太和修一已经在家了。当然,龙太正在兴致勃勃地打着游戏。

    “又在打游戏?”我不太高兴地问。

    “修一哥哥说,只要我好好配合训练,就每天让我玩一个小时的游戏。”他眼睛仍然看着电视机。

    我看了看周围,说到修一,还真没看到。我走进房间,他也不在。真是难得,出去逛了吗?

    “哥哥呢?”我问。

    “不知道。”他补充说,“他没有回家,他让我先回来的,可能还在之前练习的地方吧!”

    “那我出去一下。”

    在路上时,我与上一届毕业的忍者擦肩而过。有3个人,应该是一个队的。他们戴着护额,一边放声大笑,一边拍打着对方的肩膀。有一个嘴里还叼着一支烟,另外两个都拿着饮料瓶,看起来像极了街头混混。

    他们似乎是没有看到我,直接从我旁边走过去。不知道为什么,我回过头去看他们,这时,我听到他们说的话。

    “喂,多留郎,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笨蛋!我不是告诉过你很多次了吗?!那个小鬼,那个白色的小鬼!”叼着烟的那个人说。

    那个叫多留郎的回嘴道:“在听你说啊!我不是聋子!”他朝前面的地面上吐了一口唾沫,继续说:“那个小鬼白得跟个鬼似的!”

    紧接着,那两人狂笑起来,第三个人始终没有说话,也没有笑。他的左手插在口袋里,右手拿了一个空的饮料瓶。

    我也失去了听他们讲话的兴趣,因为接下来他们便开始大骂那个他们所说的小鬼。被他们这种人盯上,几乎一辈子都跑不掉。

    已经是傍晚了,一缕缕风拂过风之国,沙尘中仅有的几棵树摇曳着,一个个黑影在黄沙上窜动。

    就在我抬起头看着远方带有“风”字的大型建筑物时,一只手搭到了我的右肩膀上。我回过头去,是修一。

    他也看着我刚才所看的地方,然后才把目光转向我。

    “你在这里干什么?”他问,语气里浸透着冰冷。

    我本来想说“我出来找你”,但是那样我就必死无疑了,所以我说:“刚从秋兰家回来。”

    “我是说你现在在这里干什么。”

    “我是在……明知故问。”

    他没有回答,继续抬头看着前面。我看着他,我感觉我的哥哥都这么大了,而我还是个小孩子,年龄差距这么大。他的银发在微风中飘荡着,眼里透露出了一丝悲伤。

    “我其实很不希望你们在这里长大。”他叹了口气,低下头闭着眼说,“无论是资源、环境,还是国风,都是不适合你们的。”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我转回头,背对着他看着前面的高楼。

    “风之国才是我的故乡……”我喃喃道。

    他没有说话。

    “哥哥,修和麟火他们,都怎么样?”我又问。

    “都还好。”他闭着眼说。

    紧接着,他把手从我的肩膀上拿开,向后退了一步。

    我觉得跟修一在一起很难交谈,因为我们两个没有什么共同点。性格不一样,性别不一样,年龄也不一样,但是我们也有一个共同点——我们都是日向志体术的继承人。
推荐阅读: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将夜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