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章 姐妹

    修一为了给龙太进行修练,我就暂时不用修练了。他说他先给我一个尽情放松的机会,因为再过几天我的日子就会很不好过。我已经大概知道这是为什么了,尽管他没有说。

    我准备现在街上逛逛。最近几天都没有风沙,难得有连续这么多天都是好天气。就在我思考着去干点什么的时候,我看到了秋兰,B班的秋兰。

    “哟,月——夜——修!”

    她穿了一身绿色,就像茫茫沙漠中的一株草。她看到我以后,快步向我跑过来,一头棕色的头发在空中飘飞。

    “秋兰。”我回应道。

    她走到我面前,仔细打量着我。

    “怎么了?”我奇怪地问。

    她笑了。

    “我正好无聊,”她说,“下忍的那些苦差事也准备得差不多了,我们就去外面逛逛好了。”

    “嗯。”

    “月夜修,你很闲吧!”

    “不然呢?”

    “那就陪我去吃顿饭怎么样?反正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她高兴地跳到我旁边抓住我的胳膊。

    “这个……”我有些犹豫,“我需要征求一下我哥哥的意见。”

    “哦?你还有个哥哥啊?怎么从没见过啊?住在哪儿?几岁了?”她问。

    “等一下。”说着,我拿出一张纸条,在上面写了几句话:哥哥,我是月夜修,我今天中午在外面陪同学吃饭了,就不回去了。

    “啊?为什么不打个电话?”她问。

    “我想省电点。”其实我是想省钱。

    然后,我咬破手指,通灵出来一只身披铁甲的鹰,把信交给了他。这只鹰是我母亲的通灵兽,名字叫蝴蝶,本身是一只用来送信的鹰,但是现在很少再用这种方式传达信息了,所以蝴蝶变成了一只忍鹰,用于作战。

    所以,把信交给他绝对能按时送达,不会发生任何突发状况。

    “小姐,请问这是要给谁的信呢?”他毕恭毕敬地举了一个躬问。

    “我哥哥日向修一,他就在附近。”我说,“虽然距离很近,但还是麻烦你了。”

    蝴蝶是一只能感应查克拉的鹰,只要是见过的人,他都会保存那个人的查克拉样本,方便以后查找。

    “能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说完,他扑棱了一下翅膀,快速冲向高空,然后像演习场的方向飞去。

    “鹰啊!”秋兰赞叹道,“真希望到时候我也能弄到这样的通灵兽。话说你为什么不直接让他传达口信呢?”

    “你不觉得还是写下来更保险吗?”

    我们刚走到店门口的时候,蝴蝶就回来了。

    “修一大人命蝴蝶转告您——在晚上7点前回来。”蝴蝶拍打着翅膀说。他翅膀上的铁甲互相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都这个时代了,还用这种老方法,其实是很麻烦的。但是我现在也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了,我实在很穷,在我成为下忍能够赚钱之前,我必须尽量节省生活费。弄出通灵兽来确实有些夸张,但是我也不可能随便叫一只鸽子。风之国根本不会有鸽子。

    说到生活费,这一次,修一给了我很多的生活费,因而我十分感谢他。因为这样一来,支付完龙太上忍者学校的学费以后,生活费照样够用,不至于吃不饱饭。

    我们刚点完菜5分钟,菜就上来了。我点了一碗炒面,顺便买了一点凉菜,打算带回家晚上跟龙太和修一一起吃。

    “原来你还有个哥哥啊?我也是现在才知道。我只知道你有个弟弟。”秋兰说。

    “嗯。”我一次性回答完了她之前问的所有问题,“他是木叶的忍者,是回来看我的。他现在17岁,你可能追不到他了。”

    “我只是好奇啦!”她笑着说,然后声音沉了下来,“我很想找到一个男朋友,但是有我妹在根本就不可能。”

    我看着她,她的眼里充满了憎恨和厌恶。“我就不明白,有我这一个女儿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还要再生一个呢?我爸妈原本说只是有了个女儿,想要一个儿子,所以又生了一个,结果还是女孩。我就怕他们过了几天跟我说,他们打算再生一个。”

    接着,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家里多了个烦鬼,真是讨厌得要死。”

    “这么不喜欢妹妹吗?”我边说边吃着午饭。

    “不喜欢,太恶心了。”她愤愤道,“你不知道有个缠人的妹妹有多烦人。上一次去你家,我就觉得你弟弟很好啊,很有礼貌,很体贴,很乖,要是我爸妈生的是个男孩就好了。”

    “每个男孩也不一样。”我说,“或许你多陪陪她,就会喜欢她了。”

    秋兰又摇摇头。“你不知道,去年,她偷听我和班长打电话。泽人在电话里说我是个很强的实习忍者,她就成天嚷嚷着要去忍者学校。我爸妈不让她去,她还模仿着我修练,差点摔断胳膊!”

    秋兰所说的话,一向是没有半句假话,虽然她说话很快,但还是让人很愿意跟她聊的。

    “后来嘛,她就去了忍者学校。结果,一到学校就认为自己是个了不起的忍者了,天天和同学闲聊,从来不练习。以前,她还在我面亲炫耀说她是班级里最强的女生,我差点气死!”她咳嗽了几声,吃了一口饭,“她后来看到别人变强了,就学着别人的样子修练,本来我以为是件好事,结果是,她学了三四天的就又自己玩去了。我在学校好不容易拿到了奖学金,她知道了,就跟爸妈要了一笔比我的奖学金更多的零花钱,然后跟我说她也拿到了奖学金。后来,又天天在路边摊买垃圾食品,一下就把那么多钱都浪费了。”

    我继续安静地听她发牢骚。

    说完,秋兰捂住自己的额头,苦恼地摇了摇头。

    “月夜修,”她抬起头看着我说,“我前不久想到了一个能让她努力的方法,虽然不知道管不管用,但我想试试看。”

    “你要我帮你吗?”

    她的眼睛仿佛闪出光,说:“对啊!今天你不是正好休息吗?我想,我带你到我家里玩,然后呢,我就跟我妹说:‘我的这位朋友是个非常厉害的实习忍者’。接着,我们两个可以假装比试一下,你要使出全力,我妹看到了肯定相信你比我强。”

    “啊?”

    “她呀,一直想拜那些比我要强,但又不是年龄很大的那种人为师。她就是一心想打败我,看你比我强,肯定拜你为师,我就让她跟着你练习。我爸妈一定也高兴的,他们绝对会催着她的。我知道你经常一个人练习,有个陪练不是蛮好的吗?而且,你怎么说她都没事,我妹脸皮可厚了。”秋兰高兴地手舞足蹈。

    “我可不想收徒弟。”我淡淡地说。

    “也不是收徒弟啦……就是告诉她一个大概的套路,稍微带着她练练,或者是我们两多打打实战。正好,我也好久没跟你比试比试了。”她高兴地说,“我看了你和白川的战斗,感觉你近来强了不少嘛!”

    “这个……”

    我自己其实没什么感觉,我只是按照平时的套路在修练而以。

    而且,我感觉我今天几乎一整天都在听她说话,自己也没什么说话的机会。不过,我知道下次特训修一会跟我进行实战训练,所以我也可以先跟秋兰打打实战,做下热身运动。

    “那也行。”我说。

    “啊!太好了!谢谢你啦!”

    当我们吃完饭,就动身去她家。路上我们刚开始还没说什么,然后,她突然问我:“你老家在火之国啊?”

    “算是吧!”

    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日向一族是什么样的种族呢?”她又问。

    我浑身一抖。我会想起宗家与分家之间的关系后,有感到一种凉意在身上蔓延。“我们家族,是火之国擅长使用体术的家族,就这么简单。”

    “这么说起来,你的确实体术很特别呢!”

    “日向一族的体术,依靠的是查克拉的控制能力。手打中对手以后,再把查克拉打入对手体内,直接破坏对手的内脏,这就是日向一族的体术。”我说。

    “好厉害。但是……要不要把查克拉打入对手体内,自己是可以控制的对吧?”

    “嗯。”

    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我明白她现在在想些什么。其实,就算是不把查克拉往对手体内打,还是可以用查克拉的。训练的时候,我都是把查克拉包裹在手臂上和腿上,以此来增加力度,并加快攻击速度。她看了我和雨沫的战斗后,肯定不想被我的柔拳打中。

    秋兰用钥匙打开门,自己先走进去,然后侧身给我让出一条路说:“请进吧!”

    我点点头,把鞋子脱了后走进去。

    秋兰的家比我们家要大很多。墙壁粉刷成了淡绿色,上面还密密麻麻地挂着照片、画作、奖状等等东西,仿佛琳琅满目的商店。光滑的地板散发出一股薰衣草的香味,整栋房子都笼罩在一片温馨中。

    “你家真漂亮。”我对她说。

    “哈!都是我爸装饰的哦!”

    “想不到你爸这么擅长家务事。”我喃喃道,“我以为在家只有女人会料理这些事。”

    这时,我发现他们家的家具,不是上面盖了一层绿色的布,就是本身是绿色,桌子上、饮水机旁边、电视机上到处都是绿植,家里就像是热带雨林。由深到浅的各种绿色交杂在一起,显得很清爽,让人很安心。

    “我爸最喜欢的颜色就是绿色。”秋兰在我耳边说,“呵呵呵。”

    “你爸妈在家吗?”我问。

    “不在。”她说,“他们两个都到土之国去了,去了好久了。”

    “去干什么了?”

    “去看我爷爷奶奶啊!我家里人本来都是风之国出生的,但是爷爷奶奶在我爸爸成年后就改了国籍搬到土之国去住了。”她不屑地说,“真不知道土之国到底是什么风水宝地。”

    她向她的卧室门口走去,敲了敲门以后,就直接开门进去。

    “嗯?”我听到卧室里面传来声音,“你回来啦!”

    我从秋兰旁边看过去,是一个头发金黄的5、6岁小女孩,身体圆滚滚的,独自坐在床上吃着薯片,看着小人书。床上和地上满是薯片的残骸和各种零食袋子,房间里一股怪味。

    我看到秋兰的头发几乎是一根一根地竖起来,头发上就像布满了静电。

    她忍住气,转过身,勉强挤出一丝相容对我说:“这就是我妹妹——春。”

    然后,她又对她妹妹说:“这位是我的好朋友,日向月夜修。”

    我看到那个微微发胖的女孩瞪着我眨了眨眼。她金丝一般的头发和秋兰咖啡一样的棕发很不一样;眼睛也是,姐姐是深蓝色,妹妹是淡蓝色;秋兰的身材很苗条,而她的妹妹就完全不同。总而言之,两人在长相、外表方面,几乎没什么相似之处。

    “你好。”我淡淡地说。

    她眼睛看向别处,也说一声:“你好”,就继续看着手里的书。

    “春,我要和这位进行一场实战练习,想不想来看看?”秋兰问。

    “想。”她说着就站起来向我们走来。

    她带我来到她家后面的空地,然后说:“就这里,你意下如何,月夜修?”

    “我没问题。”我答道。

    “好的,那么,春!你来喊开始吧!”

    她们家后面栽了一排树。我记得几年前,风影大人就提倡风之国的居民多种绿植,以来改善土地和环境了。她们家在这一方面做的很好,而我们家不一样,我上个月弄来一盆含羞草,结果10天后就死了。

    春跳到附近的一棵香樟树上,蹲坐在上面,看了看我们两个,然后喊了一声:“两位,开始吧!”

    我伸出手,把右腿向后拉,摆好了姿势。秋兰也伸出手看着我。然后,她先是猛地一跳,麻利地落在我后面,然后抬起左腿向我踢来。

    我低下身,躲过去后,用左手向她的腹部打去。

    秋兰把左手往下放,在地面上一撑,使自己的身体向上空飘去,直接躲过去。我向上看,看到她抬起右腿,向下打,直接朝着我的背的方向劈过来。

    我猛地架起右手臂,我马上听到我的手臂上发出了“喀拉”的一声,一阵疼痛在手臂上蔓延。秋兰这一招很重,就在我关节的旁边,恐怕我的手关节已经断了。力道不停地向下逼过来,我已经很难承受住这股力量。我的脚下开始晃动,然后我左脚下的地面猛地碎开了,一道道裂缝向外延伸出去,溅起了一大片尘土。

    我把查克拉放到脚底,在手臂还能够承受的时候,立刻后撤,躲了开来。秋兰一腿打下去,以她为圆心的8平方米地面开始轰轰作响,并开始碎裂。

    烟雾散开时,坚硬的地面已经碎成一块一块的了,中间留下一个洞。秋兰又向我跑过来,抡起左拳向我的脸打来。我提炼出这几天来凝聚的查克拉,使全身上下全都包裹上一层查克拉。接着一个转身,用左手把她的拳头拍开,右手直接用柔拳。

    这一下正好打中秋兰的腹部,于是她猛地向后飞去,撞在后方的树上。树干上的树皮裂开了几条缝。

    在右手接触到她的同时,我已经用左手封住了她左右臂上的4个查克拉穴道。然而,她并没有发现。

    她支撑着树干站起来,透过一层淡黄色的尘土看着我。我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卷轴,然后打开卷轴挑选了我打算使用的忍具。

    我把手放在那把武器上,用空间忍术将它召唤出来,我的身体顿时被一团白烟包围了。我伸手进去,拿出一把颜色发黑的银制武器。

    我猛地从卷轴中抽出它,把这把重达14千克多的大型武器竖在场上。

    这把黑、紫色相间的镰刀名为死神血镰,是我最喜欢的武器之一。这把镰刀之锋利,可以轻松地捣碎人类的牙齿。要知道,牙齿是人类身上最坚硬的器官。

    这把镰刀后面连着一把长有15米的铁链,扔出去时可以改变镰刀的方向。

    春很兴奋地看着这把武器,眼睛直发亮,好像这是一块价值连城的金子。

    我挥了挥它,然后扔向秋兰。她偏过头躲过了镰刀,镰刀的刀刃劈开了树干,树皮开始在空中乱舞。镰刀的铁链撞在了一起,发出一阵“丁零当啷”的怪声响。

    秋兰听到那个恐怖的声音吓了一跳,马上跳起来,回过神后向我跑来。我猛地把铁链往回拉,镰刀又快速地飞回来,刀刃对着我们两个。

    秋兰向后瞟了一眼,然后高高跳起来闪过去,而镰刀直直地打向我自己。我也偏过头躲开刀刃,然后向后方伸出右手快速地抓住镰刀的把柄,并向秋兰挥过去。

    她此时在空中,无法闪躲,于是从口袋里拿出苦无想挡下来。没想到一镰刀劈过去直接把她手里的苦无打掉了,猛地挂过去在她的肩膀上撕开一条血痕。

    她跳下地后立刻右手握拳,向我打来。我伸手抓回镰刀的把柄,用把柄挡下了秋兰的攻击。她又伸出左手握成拳,结果被我用左手掌直接接了下来。

    “怎么……”她非常惊讶,“没有查克拉……”

    我微微一笑。

    猛地把镰刀向上挥去,在从下面抬起右腿踢向她。秋兰很快反应过来,伸出右手接住了我的脚。再一次抡起左手打向我。

    这一拳正好打中我的胸口,我感到一阵疼痛,但是比我想象中要好得多,我只向后划了1米不到。

    这时,我再把镰刀从上往下劈脸打下来,没想到秋兰跳起来伸手抓住了镰刀的把柄控制住了我的动作。

    真是好机会。

    我趁秋兰手还我在镰刀上的时机,放下镰刀,连续封住了好几个查克拉穴道。在不开白眼的情况下,我还是可以点穴的。我自己已经把人全身的64个主要穴道给背了下来,这种简单的几个穴道,不需要开白眼也能确定位置。

    现在,秋兰的双手都不能凝聚查克拉了,也就是说,她强大的力量源已经被我切断了。

    在她惊讶地看着我的同时,我抽回镰刀,身体向后滑,离开了秋兰的攻击范围。

    “这是……”

    “这是点穴。”我说。

    她更加惊讶地望着我。春坐在树枝上,一脸得意地看着她姐姐。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得意些什么。
推荐阅读:召唤万岁 最强弃少 重生之温婉 醉枕江山 光明纪元 重生小地主 官术 神座 火爆天王 官场之风流人生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