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章 实战训练(下)

    这大概就是最令白川自豪的能力了。身上伤口的自动愈合,这个能力就算是没有查克拉也可以照常使用。而且,这应该是与白川的意识无关的。

    这一点也是跟白川进行战斗时的最大障碍,因为这个能力,他几乎是不死的。一定要赢的方法也是有的,只是用了就怕他没有明天了。

    白川这次先采取了行动。

    他猛地向前冲去,一眨眼间就来到姬的旁边。姬抬起左腿向他踢去,白川伸出右手接住了,然后一扬左手,把手里的东西向空中抛去。

    一叠纸片飞了起来,在空中乱舞。

    然后,他向后闪去,回到原来的位置。

    姬抬头看,发现已经晚了,就算是知道他的动作也来不及有什么动作了。

    白川抬起手,开始结印。

    这个术只需要结一个印。在白川庞大的查克拉量的辅助下就算是一次引爆几百张符咒也不成问题。

    符咒中心闪出白光,姬习惯性地抬起袖子去挡住光线。后面的符咒爆炸了,顿时狂风大作,却没有伤害到场地或是设施。我看到了一缕缕白眼腾空而起,原来是蒸汽起爆符,是只会对生命体造成伤害的起爆符。

    沙尘和烟雾腾起,盖住了姬的身影。几乎所有人都在惊讶地看着那片烟雾。

    白川站在原地,伸出左手。

    虽然我已经知道他是在干什么,但还是忍不住想借助我的右眼看一下。

    我伸手结了一个印,然后闭起左眼睁开右眼,并习惯性地把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放在右眼下方的皮肤上。

    “白眼。”

    我是日向月夜修,血继限界就是白眼。但是我只有右眼是白眼,为了保护这一**,我一直用绷带遮住右半边的脸,这样使用白眼的时候就连右半边脸上突出的神经也能一起遮住。到现在除了我的父母和哥哥,没有人曾见到过我的右眼。包括龙太和白川,虽然知道,但是却不曾见过。

    知道我这只眼睛是白眼的人也很少,大概除了家人以外就只有白川、秀树、赈、第五代风影和风之国的上层人物了。

    视野便成为白色、灰色、黑色和蓝色,我看到一条蓝色的线条从烟雾中飘出来并流进了白川体内,那果然是姬的查克拉,全部被白川吸收走了。这下战斗就差不多结束了,没有查克拉,就算光是用体术也会变得很吃力。

    烟雾散尽了,我看到姬仍然站着,站在烟雾中。她的身上都是蒸汽爆炸后留下的灼伤痕迹。姬已经把蛇收回了袖子里,她抬起左手的袖子,捂住嘴咳了几声,然后向裁判打了个手势,表示已经无力在进行战斗了。

    照我听说的,姬的能力应该不止这些。之前的战斗中她也是用的这些简单的体术,所以到现在还是不知道她的真本事。

    我解开了白眼,有点头晕。

    “清夜白川获得胜利。那么,抽取下一个对手。”

    我咽了一口唾沫,看着那个屏幕。明明只是一个选拔下忍的实战训练,怎么搞的跟中忍考试似的?这不免使我紧张,第五代风影在场也是原因之一。

    我还记得,我的父亲曾经跟我说:“风影大人很重视你,因为你拥有很特殊的才能,他一直很看好你。所以,你要成为一个很强的忍者,不能输给别人,这样才能为风之国作出贡献,也不会辜负风影大人的期望。”

    虽然到现在我都没有正式的见过风影,我也不知道风影是怎么知道我“拥有很特殊的才能”的,我只是猜测他看中我是因为我的白眼。

    大屏幕上的名字开始滚动,然后……

    “日向月夜修!”

    果然是我。

    我真不应该先知道这一局我要打的,因为我的局我都还没有开始打,别人就已经把我的能力摸透了,还打什么呀!

    像白川这种强人,马上就会引出我的实力,虽然我不想。但是不拿实力,就打不过他。

    “她说得很准,月夜修。”白川说。

    “嗯。”我说,“你之前吸收姬的查克拉不是为了让她无法继续战斗,而是为了这一场而积蓄的吗?”

    “就是这样没错。”

    “她在战斗前跟你说了什么?”

    “你不必知道。”

    我抬头看向风影所在的位置,我看到第五代风影正用一种令人难以捉摸的眼神看着我。

    3个学生班长评委我都认识,他们几乎也都认识我。我看到秀树向前倾了倾身子,泽人放下了手中的笔,赈也不再把背靠在椅背上。

    “这次可是你先说大话的,修。”白川扬了扬嘴角,说。

    “我知道。”我答道。

    “清夜白川与日向月夜修的比赛,现在开始!”然后,他再次向后跳去。

    我看到白川从背上的剑鞘里抽出了一把只有30厘米的短刀。于是,我也挑选了卷轴,拿出了我的拿手武器——白霜。

    白霜是一把长有2米的刀,但是刀刃只有50厘米长。有趣的是白霜有两个刀刃,一个是刀刃朝左的,在另一头的是刀刃朝右的,也就是双刃剑。

    我把手放在卷轴上白霜对应的位置,用空间忍术把它召唤了出来。接着马上收起卷轴,把住刀柄的中间,竖放在背后。

    白川举起手,拿起了刀。空间忍术不算是我的强项,虽然我常用,但是每5分钟我只能使用一次空间忍术。

    他猛地跳起来,举起刀向我正面批下来。

    虽然我已经经历了很多场战斗了,但是仍然有些不习惯,现在我更是紧张。我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刀已经快碰到我了,我吓了一跳,用力把刀一握,然后从白川的后方猛然甩起刀。

    刀刃正好擦过白川的手臂,然后“叮”的一声打掉了白川手中的刀。

    白川落到地上,低下身用右腿扫腿。我意识到直接躲可能来不及,于是把白霜在地上一撑,双手撑着白霜跳了起来,躲了过去。

    然后,我两手握住刀柄,转过身一脚踢过去,正好踢到白川的胸口。他在空中翻了一个身,背对地面摔倒在地,向后滑去,溅起片片灰尘。

    我看到他又站起来,于是马上提起白霜跑过去,把刀转了一个方向后一刀直接刺过去。

    白川把头偏过去闪了过去,然后伸出右手握紧拳打向我。

    我用左手接下了这一下,然后又快速提起左膝盖,撞倒了白川的肚子。

    这一次,我快速凝聚查克拉,趁他还没有反应过来,马上抽回左手,用柔拳向他打去。白川猛地向后闪去,加上之前用膝盖撞到他的力度,躲过了这一击。

    白川的恢复能力是连体力都可以恢复的,但是听说这一能力只有在心很平静的时候才会施展,而当人在大幅度运动时,精神一向是处于兴奋状态的。也就是说,他只有停下来,才能恢复体力。

    简单说,就是不能给他停下来的机会。

    我抄起白霜,直接向他跑过去。

    他抽出了几个苦无向我扔过来,苦无后面连着几个符咒。大概是起爆符。如果我用白霜挡下来,还是躲不开起爆符的爆炸;如果我选择闪开,白川的起爆符是可以在空中直接引爆的,我还是会受伤。

    虽然替身术我也会,但是这实在是太没有技术含量了。我把查克拉凝聚到脚底,然后直接向苦无冲过去。

    果然是起爆符。

    白川结了印,起爆符在我面前爆炸了。然而,就在它们爆炸却还没有迸出烟雾时,我已经集中好了查克拉,可以加速了。

    我利用查克拉的性质,减少了脚与地面的摩擦力,用最快的速度逃了出去。在我加速越过起爆符的时候,我什么也看不见,速度太快导致我一时只能看见眼前划过一片花花绿绿。

    我直接来到白川身后。与此同时,起爆符才爆炸。

    白川并没有发现我,而是紧盯着那片烟雾。我知道,时机已经来了,我要乘这个机会,封印他的查克拉穴道。

    我把白霜的一头插进地面。左腿向前迈了一步,右腿向后拉,左臂手掌心朝上放在左腿上方一点,右臂也手掌心朝上,把手臂抬高。

    同时,我比起左眼,睁开右眼。开启白眼。眼前地面上显出一个黑底绿框的八卦,周围布满了绿色的文字。

    这时,白川才回过头来。

    “你已经进入我的八卦阵了。”我说,“柔拳法·八卦——”

    我向前一步,正好到他的面前。然后伸手,看准穴位以后直接进行攻击。

    “二掌!四掌!八掌!十六掌——”

    他没有反抗的时间,导致我连连得手。

    最后一下,我看准了查克拉的核心,然后打下去。

    “三十二掌!”

    这一次,白川伸出手,用右臂挡住了我的攻击,这一击没有成功。我果然只有这么一点能力,只能走到三十二掌而已。

    白川被动地向后滑去,居然把这一下承受了下来。虽然这一招不会对人身造成太大的伤害,却足以使他无法凝聚查克拉,我已经封锁了白川主要穴道中的31个。虽然到比较强的境界时,可以封锁64个,尽管一个正常人一共有361个查克拉穴道。

    他正好落脚到他的短刀旁边,于是他蹲下身后从地上捡起来那边短刀。他站起来时,晃了一下身子,然后用手捂住嘴,咳了几声。他又用手背擦了擦嘴角,我看到他的嘴边还有血迹。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他也像裁判打了个手势,表示无力再战斗了。

    “你明明可以继续打。”我说。

    “我已经没有希望了,”他用手擦拭着嘴边的血,“虽然主穴道还没有封印,但就算还能凝聚查克拉,也无法使用了。”

    “你放弃得太早了。”我捂住右眼说。

    “不过是一个下忍选拔实战训练而已,用不着这么认真。”他说。

    到我的局数时,我抽到的第一个人是B班我不认识的一个男生。他战战兢兢地走上台后,就要求弃权,然后就退场了。

    “原来还可以这样。”我自言自语道。

    于是,就直接抽下一个人了。

    结果,竟然是和田雨沫,我真是幸运,抽到这么容易战胜的人,她却不这么认为。

    “月夜修,我告诉你,你的战斗我已经仔细的分析过了,所以我必胜无疑了,因为你还不了解我的能力。”她得意洋洋地说。

    “我打的时候,你根本就不在场好吗?”我无奈地点破了这一点。

    雨沫顿时感到十分尴尬,于是又找借口说:“虽然你当时看我没有在观众席里,但是我可是躲在别的地方偷偷地看哦!”

    “你看我干什么?”我说,她这个谎撒得真是没有技术含量,“白川打的时候你还看我?你怎么知道这一局跟我打?”

    她一时说不出话,涨红了脸看着我。

    “先不说这个。”她突然一本正经地说,“喂,你之前为什么闭着眼打?”

    我知道了,之前的战斗她并不在此,是别人跟她说的。

    “闭着眼能够增强我的战斗水平。”

    “是查克拉感知能力吗?”她自作聪明地说。

    “不是……唉,你赶紧出手。”我不耐烦地回答道,“至少你还没有让我认真到闭眼。”

    她丝毫不理睬我的抗议,坚持着说:“那是什么?你的另一只眼睛吗?把脸上的绷带拿下来给我们看看!”

    观众席内传出一片喧哗声,几乎所有人都开始讨论我的眼睛的问题。

    “你还没有看这一只眼睛的资格。”

    “那怎么我才有看你那只眼睛的资格呢?”她极有耐心地问。

    “那就向我证明你的实力,让我认同你。”我已经被这一段毫无意义的对话逼的快疯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向我扔过来一个手里剑。我动也没动,那把手里剑就自己飞出去了。

    她又拿出一把苦无向我冲过来。

    我一心想快点结束战斗,于是没有用柔拳,而是从口袋里拿出了2个挂了铃铛的千本,一甩手打向她。我的千本是比一般的千本还要细的毒针,在阳光下,用人的肉眼很难看清;若是在雨天,就会和细长的雨水融为一体,更难看清。

    因为听到铃铛的声音,她趴下来躲了过去,然后再次向我跑来。

    我已经想好了对付她的方法,于是又抽出好几个挂有铃铛的千本,想她扔去。她每次都通过大幅度的闪避来躲开我的攻击。

    这次,我再次掏出几个千本。但是,与之前不同的是,我拿出了3个带铃铛的千本和7个不带铃铛的千本。

    我以发射三个千本的姿势把千本扔出去,雨沫还在得意闪过了我这么多武器,其实是她太无知了。

    当她正闪身躲过第一个带铃铛的千本时,一个不带铃铛的千本刺进了她的大腿。

    我的千本是在专门的忍具店量身定制的,几乎跟注射器的针差不多细,而且长有15厘米。

    那根针深深地扎进她的皮肉里,最后只剩下一个小点还露在外面。她痛得大叫,与此同时其他的9个千本都刺中了她,她开始大叫着,手忙脚乱地想拔出身上的千本。但是千本刺进去的太深,很难拔出来。

    她折腾了好一会儿,也才弄出来4个。她把拔出来的千本仍在一边,接着从地上捡起她的苦无,不顾一切的向我冲来。

    当她离我很近的时候,我抬起右手,集中查克拉直接从她的腹部向上打上去。她手里的苦无掉了下来,落在我脚边。她的整个身体向上飞去,与此同时,我没有使出致命性一击,但是足以用查克拉摧毁她的内脏。

    她飞到空中后,翻了一个身后重重地栽倒在地,但是马上又挣扎着要爬起来。

    她突然停住了,跪在地上猛地吐出几口血。鲜红色的血液点染了操场土黄色的地面,这可不是今天的第一滴血。

    她痛苦地喘着气,咳出血来,却还想爬起来。

    “你的实力跟我差得太远了,雨沫。”我说。

    她抬起头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她会认为我要杀了她。因为实际上,她是可能会死。

    她开始全身发抖,脸色变得很难看。

    “怎么了?”裁判叫道。

    “她中毒了,千本的毒。”我说,“我建议提前结束,再这样下去她会死的。”

    她仍然不肯屈服,一边说着她自己是永远不会放弃的优秀忍者,一边自我安慰说这不过是一点小伤,要求继续战斗。

    结果,裁判还是宣布我的这一局结束,然后叫医疗班来打算把雨沫抬走。

    我转过身离开操场,走向观众席。走了几步后,又转过头对她说:“不要对自己太过自信。”

    她躺在担架上望着我。
推荐阅读: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天才相师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