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章 实战训练(上)

    我和白川居然在上学前半小时赶回了村里。于是,我打算先回家整理整理忍具。

    我刚打开家门,就看到我弟弟正在电视前打游戏。他一看到我,刚开始显出了一副很高兴的神情,但是他的笑容马上消失了。

    “姐姐,”他哭丧着脸说,“刚刚哥哥写了信寄过来。”

    我哥哥也真是,向我一样省钱,连电话都打不起。我看了看他,然后走到沙发旁边放下东西。家中弥漫着一股熟悉的味道,墙上还贴着龙太小时候的照片和我母亲的照片。一缕缕光从窗帘间映出来,把金色的光束投在那些照片上。

    “他在信里说了些什么?”

    我再次把头扭向别处,看着另一面墙上那些几乎快要褪色的照片。

    “他说要来这里住一段时间,”龙太说,“明天就会到这里。”

    “父亲不是在火之国吗?”我说,“他过来找谁?”

    “找你,姐姐……”

    我仰头看向窗外,然后又转回头看着我弟弟。他一脸的无奈,很失落地看着我。

    “修一是吗……我知道了……”

    之后,我就来到学校。

    当我路过3个班的走廊时,看到已经有些人来了。A班、B班的……秀树也已经到了。但是当我走到我们班的教室时,只有白川坐在他的位置上。

    他把胳膊肘搁在桌上,握着两只手顶着下巴,闭着眼。我走进来时,他睁开了一只眼睛。我没有看他,直接走到他的左边坐下,然后用右手撑着头。他转过头看着我半边的脸,没有说话。

    “怎么了?”他问。

    “嗯……”我叹了口气,“是我哥要来。”

    他没有立刻回话,只是看着我。

    “你爸呢?在家吗?”他又问。

    “不在,”我说,“就是因为他不在,修一才要来。”

    “他应该不仅仅是来看你们,”他又扭回头,轻声说,“你就要进身为下忍了。”

    “应该是这样,”我痛苦地说,“如果我们没有猜错的话。”

    “我会成为下忍的,”白川突然说,“这一次不能再出意外了。”

    “你是不是考过一次下忍?”

    “是啊,可是没有通过。不过那次你没考。再上一次,你也没考。”他说,“不过这样也好,因为这样我可能会跟你分到一个班。”

    “但愿是这样。”我说。

    “月夜修。”

    “嗯。”

    “你当时那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他微微闭起眼,然后又睁开。

    “我是故意暴露我们的姓名的。”我说,“其实我是想借木叶的忍者打听打听我大哥修的情况。结果,她似乎不认识他。”

    “因为我们之前找到的苦无,你还想设一个圈套,来证明这些事之间有什么联系。”他帮我说完了我想说的话。

    神情很镇定。

    他很明白我的意思,其实我就是这么想的。

    “真不愧是白川。”我说。

    “你实在太容易被看穿了……”我看到他的嘴角微微扬起,然后意味深长地瞥了我一眼。

    “哼,是这样吗?”我说,“今天下午就让你好看,清夜白川。”

    “呵,”他转过头,“那么就让我看看这半年来你进步了多少吧!”

    “白川,这个,你拿去给第五代风影大人。”我说着,把那个在家里包好的苦无给了白川。

    “他会不会界定我为‘带武器进入风影办公室试图刺杀风影’啊!”

    “不要装傻,白川。”我说,“把话跟风影大人说清楚了。”

    一个人的介入打断了我们之间的对话。

    “嘿!月夜修!你这个吊车尾流氓!”一个脑后扎着辫子的金发女孩用手无礼地指着我,冲我大叫道,“你给我离白川大人远一点!”

    我没有挪动身子,只是抬起眼看着她。她发觉了我眼中的不悦和嫌弃,更加火冒了,一边大叫着命令我“滚一边去”一边用力地跺脚。

    “你就算把脚跺烂了也没用,因为我本来就是坐在这位同学旁边的。”我不屑地用手撑着头,鄙夷地望着她。

    她仍然站在门口不敢动,但是气得连头发都几乎竖了起来,脸颊涨得通红。

    “那你不准用那些无聊的废话烦白川大人!不然我就……我就……”她伸出右手食指,把手的侧面对着我。

    “把你老爸找来,修理我一顿,是吧?”我说。

    白川什么都没说,自己紧蹙着眉头看着雨沫。他不喜欢雨沫,也很厌恶她。但是像白川这种人,就算是再恨一个人,如果是个女生,而且是个比自己年龄小的女孩,他就永远不会表现得太强烈。

    站在我面前的无赖就是村子里数一数二的上忍之一——和田轩的小女儿,和田雨沫,一个自负又自私的家伙。因为仰慕、爱恋白川,所以一直赖着他,死乞白赖地纠缠着,不允许任何其他女生接近或是与他交流。

    而白川,在小女生面前就是个温柔又威风的大好人。

    雨沫这时已经是七窍生烟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许多人都说我有一种能使眼前的所有人都气得快发疯的能力,尽管我自己是没有什么感觉。

    “还有,”我伸出一只手,另一只手仍然撑着头,学着她的动作,“我没有用无聊的废话烦他,我在跟他商讨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

    “哼,什么事情?”她冷笑着说,“什么国家大事一定要在这时候说?”

    “你不必知道,我想你也听不懂。”我伸手摸了摸我的右半边脸。“我告诉你,整条街都被你的智商拉低了。”

    她开始尖叫,导致很多别的班的人也过来围观,纷纷讨论着C班发生了什么怪事。

    最后,她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做了许多次深呼吸后,走过来挤到白川旁边,坐在另一个人的位置上。

    “白川大人,今天下午上完学,能不能陪我去看栽培室新栽的花呢?”她趴在白川旁边说,“白川大人是喜欢牡丹花还是玫瑰花呢?栽培室里的所有花我都很了解的。”

    “对不起,我对花不感兴趣。”白川没有看她,看着窗外淡淡地答道。

    “啊?可是上次学校组织去花田,白川大人不是也去了吗?”她问。

    “那次是因为那一天是我母亲大人的生日,我给我母亲大人采花。”我看到白川露出了一副窘迫不已的表情,愣愣地看着我。

    “呐!白川大人心真好!”

    她说完就跳起来保住了白川的右胳膊。

    没想到这时,门外传来了一声:“不好意思打扰了,我进来一下”。

    门被打开了,一个留着粉色披肩发的男生走了进来,他粉色的短发和苍白的皮肤看起来使他看起来像一个娇柔的女生。这个人刚转头,一眼就看到了正在过分地向白川撒娇的雨沫、一脸无奈的白川和面无表情的我。

    他明显是受到了刺激,浑身抖了两抖,然后支支吾吾地说:“嗯……我……”

    雨沫把他当成了一个女生,一边攥紧白川的手臂,一边指着他大叫道:“喂,白川大人是我的!别班的别过来捣乱。”

    我看了看那个人,说:“这是B班的班长辉夜泽人,他是男生。”

    “是吗,看错了。”雨沫说。

    雨沫也真是厉害,把好端端一个男生看成女生,真是神了。真是佩服这种低智商的单细胞生物。

    我看到泽人停了下来,抬头看着我。

    我很清楚这个人来这里是干嘛的,因为以前的实战训练前,他都在这个时间段出现。以前我都是躲在教室外面,或是在操场练习,但是我一直都能够知道班级里的动向。“这次档案袋放的位置不太一样,在后柜,自己拿好了。”

    “你就是日向月夜修吗,早有耳闻了。”他微微一扬左嘴角,笑了一下。

    “彼此彼此。”我答道。

    他走到后柜,拿了档案后走到门口,又奇怪地看了雨沫一眼后就关上门走了。

    “下面,你们要到操场进行实战演习。”老师说,“这次的规则有改动,由个别班的班内实战训练改为3个班一起的实战训练。”

    操场上马上传来一阵悉悉索索地声音,所有人都开始交头接耳,讨论着。

    “我必须要说一下,你们的这次的实战训练关系到下忍的评选,这次实战是作为最后一次期末成绩来打分的。A班7人,B班11人,C班9人,在这27人中,将要选出18名实习忍者成为预备新人下忍。同时,你们下一届的学生也会在这几天内完成下忍的实战训练,并从中选出12人。所以一共是30人,3人一组,一共10组。分配好上忍导师后,将再次进行筛选,再从中选出12名实习忍者正式成为风之国砂隐忍者村的下忍。只录取4组。”

    “10组录取4组吗……”白川说。

    那个老师继续说:“还有就是,你们的实战训练,每人将会有2次机会,在大屏幕上匹配,多场全赢的人优先考虑。没赢一场有加分记录,在加上最后的各班班长投票,这些就是你们晋升为下忍的条件。”

    原来如此。

    看来不仅使要真正实力,就连人气关系也包括了。

    “那么,各班班长就不参加实战训练吗?”台下有一个人举起手问。

    “是的,”站在台上的老师说,“他们因为强劲实力,将直接获得晋升为预备新人下忍的权利。”

    这时,他们3个已经在操场旁边坐好了。A班的泷艺秀树,B班的辉夜泽人,C班的赈。

    确实,每个班的班长都是这一届实习忍者中的强人,就算是让他们打,他们也会成为预备新人下忍的。他们不打,倒是增加了我成为下忍的几率。只是,这一切来的都太快了,我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不过,还好忍具都带着身上了。

    人群里许多人开始抱怨。我和白川倒是都没有说什么。我所听到的抱怨得最厉害的当然是雨沫,因为她前面站了一个女生,正好把她和白川隔开了。虽然她一直在队伍后面叫白川过去,但是白川仰着头当作没听见。

    “也就是说,有人可能只需要打2场,而有人会被抽到很多次,要打5、6场甚至更多。”白川说,“这时候就得看运气了。”

    “嗯。”当我想到这样就不一定能够跟白川打一局了,有些失落。

    “就是啊,我很期待你们之间的战斗呢,一定很精彩的!”我后面的一个声音说道。

    我会白川同时转过头去,看到一个头发乌黑,而眼珠是绿色的女孩。我不认识她。

    “我是B班的杉。”她笑着说。

    “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白川问。

    “我有预感你抽到的第二局是跟月夜修。”杉笑着说。

    “预感?”我奇怪地重复着这个词语。

    我忽然想起了,我以前听别人说过,说B班有一个能够预知未来的未卜先知,说的将会发生的事情在现实中都发生了。

    “我再次强调,这是你们成为下忍的必经之路,风影大人也将在席间观看,统统拿出你们的最强实力!不抱着杀死对方的决心是赢不了的!”

    所谓的实战训练就在此时展开了。

    当我抬头向高处看去,果然看到了第五代风影。他身着风影的白袍,带着蓝色的斗笠,但是这也遮不住他耀眼的火红色头发。他绿色的眼珠已经定在了操场上,看起来对这次的下忍选拔很感兴趣。我发现许多人都在抬头看他——第五代风影,我爱罗大人。

    我们都坐到了观众席上,A班的比赛已经开始了。大多数人刚开始时都是扔几个苦无,然后进行无聊的体术攻击,有时候又穿插着几个忍术,实在没什么意思。

    “我听说,上忍评为和班级评为是根据那个人自己抽取战斗对手对战时的表现和被别人抽到对战时的表现综合给分的。”白川说,“评委是到最后才给分的,一个一个给分。”他说。

    我评估了一下他们的能力,其实也不是很惊人,都在我的预料之内。这样的话好办,我知道我的胜算很大。

    但是我还是有那么一些障碍的:A班的精英——伊藤飒人。他是通过磁遁来控制沙金的,能力跟第四代风影很相像。

    B班的姬和尧,双胞胎。姬从生下来就没有手臂,代替手臂的两条活蛇。尧是姬的妹妹,已经能够熟练地操控土遁。这对姐妹实在令人望而生畏。我听白川说她们的父亲的手臂也是两条活蛇。

    还有就是B班的体术强人——秋兰。她的力量非常惊人,虽说我最擅长的也是体术,但是不管怎说她的体术也是很危险的。

    我们班的那些人,除了白川以外就没有能对我造成威胁的了。毕竟拥有特殊能力的实习忍者还是少数。

    可能是我运气很好吧,在我和白川的战斗开始前,我都没有被抽到过。

    我和白川中,是白川先匹配对手。

    白川抽到的对手居然是姬,看来白川是遇到对手了。

    杉说:“嗯,白川的能力对付姬,恰好合适。”

    “因为白川的能力是正好克制姬的,”我笑着说完了下面半句话,“眼下姬还没有生命危险。”

    我看到对面的尧正兴奋地在位置上发抖,我猜她肯定迫不及待地要她姐姐赢了这场战斗了,但是白川绝对会赢,他也会成为下忍的……

    “那么,清夜白川与姬的比赛,现在开始!”说完,老师猛地向后跳去。

    没想到他们两个一时都没有动,只是凝视着对方。

    大概过了一会儿,我看到白川微微低下头,闭了一下眼,然后用很轻的声音说:“知道了。”

    我呵呵一笑。

    虽然周围许多人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但是我还是了解过我们这一届的每一个人的。每一个人,当然也包括——姬。

    姬除了手臂是蛇以外,还有个能够心灵感应的能力,可以任意指定能够听她说话的人。同时,她也可以读透别人心里的想法。我觉得,这一点才是最可怕的。

    我们口中所说的一个优秀的忍者,总会在出完这一招后马上就想好下一招,但是在姬面前这是个坏习惯。在跟姬的战斗中,最好是什么也别想,只顾着攻击,不要提前想下一步所要做的事,不然只会被对方看透。

    姬就是通过感应对方的下一步的动作来进行自己的动作的。说实话,这很像火之国的血继限界写轮眼。很少有人能够做到不被她看透,因为只要是使用忍术就一定会被看透,当你在结印的时候,你就已经没救了。没错,就是这样的。

    我看到白川向后挪了一步,姬抬起了手臂的前一半关节,胳膊的后面一半仍然贴紧身体平放着。她的衣服袖子很长,一直拖到脚腕上方。

    我仔细地观察姬,才发现她一直用头发遮着右半边的脸。我很奇怪,因为现在是夏天,披着头发会很热,而如果右半边的脸不想给人看,倒是可以用其他东西遮盖起来。

    因为我正好坐在侧面,结果找到了答案。模糊中,我看见姬的右半边的脸上有一大块焦黑的、可怕的疤痕,明显是火焰所留下的痕迹。她的右半边脸几乎全都有烧伤的伤疤,看起来就像是直接从脸上撕下来了一块皮,样子真是令人心酸。

    姬猛地跳起身,置于白川的前上方。她猛地甩开右手的长袖子,一条黄褐色带着红、黑相间线条的大蛇一边吐着信子,一边飞速向白川打去。

    那条蛇很漂亮,全身盖满了闪着金光的鳞片,在强烈的阳光下很刺眼。

    白川再次向后退去。蛇却猛地拐弯,从他的正面打过去。他抽出一把手里剑,向蛇的嘴巴扔过去,而蛇直接张嘴将手里剑吞了下去。

    我看到一个东西顺着它的喉咙一直滑到它身体里,但是马上又被吐了出来。手里剑以发射的形式从蛇的口中退了出来,飞向白川。

    他闪身躲过了手里剑,然后一跃而起,跳到了蛇的身上。他顺着蛇的身体向姬跑过去,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东西。

    “看来白川是打算快速结束战斗了……”

    那条蛇整个缩了一下,然后蛇从头部折回来顺着自己的身体张嘴向白川咬去。

    白川回头看去,然后跳起来,那条蛇直接从白川下面窜了过去。没想到,它忽然猛地回过头,张大嘴,把牙齿对着白川,然后从毒腺中挤出长长的一条毒液向白川射过去。

    白川本想躲,结果还是擦到了他的肩膀。皮肤上留下了一道红色的伤口,具有腐蚀性的毒液像刀刃一样割开了皮肤。

    与其说是姬与白川的对战,还不如说是一条蛇与白川的对战。

    姬眯了一下眼,然后甩开另一个袖子,亮出另一条蛇。这两条蛇长得几乎一模一样,金色的鳞片闪闪发光。

    白川用左手捂住了伤口,落到地上。姬本来想一次性结果白川,但是似乎是改变了主意,把两条蛇缩短了,跳到地上,袖子前面只剩下两条口中流着毒液的蛇。

    观众席中发出一阵喧哗声,都说这两条蛇恶心。姬明显是很轻松地预知到了白川的动作,所以对每一招的应对都很有把握。

    白川的伤口冒出了白烟,然后,一股散发着一股强烈气味的血从伤口处流了下来,里面混杂着毒液。伤口自己愈合了,混有毒液的血也统统被排出体外。现在,除了衣服上的一道口子以外,已经完全看不出伤痕了。

    姬不安地咬了咬嘴唇,却什么也没做,只是站在远处看着他。

    白川抬起头,看着姬。
推荐阅读:全职高手 修真老师生活录 唐砖 最终进化 医道官途 百炼成仙 宠魅 火爆天王 圣王 官术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