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章 砂隐实习忍者

    我看向窗外,今天是个难得的没有风沙的好天气。太阳不大,也没有风,是个适合特训的好天气,可惜今天的日子我还是得在学校浪费掉。

    我犹豫了一下,现在出门似乎还早了点。于是,我又坐了5分钟。

    5分钟后,我才慢慢地离开座位,到门口穿鞋。等我扎好了绷带,然后套上鞋子,已经快7点了。

    “我走了。”我回头朝客厅里说了一声,然后打开门准备离开。

    这时,卧室的门开了。我弟弟连滚带爬地跑到我面前,一边喘着气一边将一个小袋子送到我手里。他身上还套着松垮的白色睡衣,还没有穿拖鞋。

    “等一下,姐姐。这是……”

    我一时没说什么,低头看了看我弟弟给我的这个红色的小袋子。

    我弟弟自信地抬起头看着我,叉着腰对我说:“这是我看了白川大哥进行特训后他的所有弱点和攻击形式,我花了一个星期整理好的。姐姐,这一次,你肯定能赢白川大哥的。哈哈哈哈哈!”

    我语塞。我不知道用这种东西是不是不仅不会给我带来好结果,还会产生负面效果,但这毕竟还是我弟弟龙太费了一个月心血写出来的东西,还是收下为好。我把它小心翼翼地放进衣服口袋里,然后看着龙太。

    “嗯,”我说,“今天的实战训练,你不来看吗?”

    “当然来啦!”他马上接口道。

    我顿了顿,又说:“你其实不必就为了这个起这么早。”

    “没关系没关系!”他又说,“为了让姐姐赢了比赛,就算是凌晨起床也没关系!”

    “这么喜欢看比赛,上一次还有中忍考试,你怎么不去看?”我问。

    “又不是姐姐打的,”他撇了撇嘴说,“看又有什么意思?!而且中忍考试不是在火之国吗,太远了!”

    “当时去火之国,主要目的不是为了挑选新的忍具吗?”其实我说了假话。那一次,我其实是瞒着龙太去看望我住在木叶的哥哥。

    “可是我又不用忍具啊!”他又说,“大量收集特殊忍具不是姐姐的喜好吗?”

    “嗯,今天也是为了趁这个难得的机会到村子外面挑选先进的忍具,才起这么早啊!”我说。

    “那么,我们下午再见啦,姐姐!”

    我点点头,然后走出了门,随手又将门关上。我把手插在口袋里走下楼去。

    当我走到楼下时,正好碰到秀树。他的一头绿发挂在肩膀上,耳朵后边还系了一根白色的头带,扎在头顶的头发中间,把长长的刘海固定在了头上。

    “哟,月夜修!”他向我打招呼。

    “秀树。”我回应道。

    他停下脚步,像是在等我。于是,我快步走过去,走到他旁边。

    “怎么起这么早?”他问。

    “要在上学前出一下村子,”我说,“我需要选购一些新的忍具。”

    “又选购忍具哪?”他惊奇地说,“你不是已经有很多了吗?”

    “还不够,我要把忍具都收藏起来。”

    说着,我们一起向学校的方向走过去。

    “我觉得,你应该省着点钱。老实说,风之国给你们这种家庭发放的补贴真的很少,在我看根本是不够用的。”他不安地用手摸了摸头发。

    “没关系。”我对他说,“国家发放的补贴,我都是一分一分的攒起来的。用来买忍具的钱,都是我自己挣来的,又或者,就是奖学金。”

    他点点头。

    泷艺秀树是A班的学生,同时也是A班的班长,是我的一个好朋友。虽然是在一个学校上学,但我也好久没有见到他了。

    “你最近怎么样?”秀树问。

    “很好。”我随口答道。

    “今天又要进行实战训练了吧!”他说。

    我点点头。

    其实这么久没见了,在一起也没什么话好说。最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新闻,导致我们两个都很无聊。

    “再过一段时间就要选新人下忍了。”他喃喃道。

    “你想成为下忍吗?”我问。

    “嗯。那是当然的。成为下忍,就可以执行任务了,也会有新的伙伴了。”他笑着说,“你呢?”

    我沉默了。我知道成为下忍意味着什么,虽然这也是件好事,但是……

    “我……”我犹豫着如何回答,“我觉得我不一定能考上,但是还是想的。”

    “怎么会考不上,”他看着我说,“应该是通过实战来给分的,你不是很擅长实战的吗?至少,成为了下忍,你不就可以自己赚钱养家了吗?”

    我没有说话。

    “你下面去哪里?”我问。

    “嗯……我似乎是要去找……对!”他一拍手,“我之前打算去找观月的!”

    我停下脚步。

    “那么你走过了。”我说。

    “嗯。”他说,“那么失陪了,月夜修!”

    他说着就跑开了。

    这下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周围静悄悄的,人们都还没有起床,整条街铺在阳光里。我又回头看了看秀树的背影,接着就转回身继续赶路了。

    离忍者学校已经不远了,我数了一下街口,就是这条街。虽然以前我经常来这里,但是砂隐忍者村的每个十字路口几乎都长一个样,很容易走错路。我又确认了一下是这条路,就转向右边走进巷子里。

    风渐渐起来了,还好还没有卷起过多的沙子,不过等到中午,可能就会风沙满天了。

    我快步走到一栋房子前,黄褐色的沙子筑成了一个圆形的建筑物,耸立在我面前。我猜想他可能会下来,于是什么也没做,就站在那儿。可是没有动静,我抬头向他所住的房间的窗户看去,令我惊讶的是我看着他正坐在窗沿上,有半个身子在窗外,一条腿挂在外面,有些得意地看着我。

    我无奈地看着他,他也看着我。

    又过了一会儿,他才微微笑了笑,然后立起身子从窗户里跳了出来,在空中翻了一个身后落在我旁边。

    “你怎么不关窗户?”我问。

    “没事,”他说,“今天不会有沙子,我就开窗通通风好了。”

    “嗯。”

    我抬头看着他的眼睛,虽然光从表面上看,是个较显活跃的男孩,其实眼睛里是毫无生气的。他低下视线也看着我,然后又笑了笑。

    “今天又这么早约我出来,”他伸手摸了摸头发以后说,“又是要出村去选新的忍具吗?”

    “嗯,这次是新的忍具专卖店。”我说,“不过离村子有一段距离,我们要在6个小时内拿到忍具然后回来。”

    “真是有挑战性,我似乎从来都没有去过那么远的地方。”他说。

    “那就试试看好了。”我说。

    “嗯。”

    已经过了大概2个小时了,我们还在无边无际的沙漠中奔跑。

    “你确定是这条路没有错吗?”他问。

    我拿出地图,对照了一下地方,“就是这边,一直向东,当能看到树林,差不多就到了。”

    他没有说话,周围只有脚踩在沙子上的“沙沙”声。风一阵一阵的,卷动着黄沙,在头顶上方飞旋着。

    “为什么忍具专卖店要建在那种荒无人烟的地方。”他问。

    “你的意思是,那个店是‘黑店’吗?”

    我们继续在漫天黄沙中奔跑着。我回过头去看他,我看到他的银发在风中飞舞着,望着前方。

    我加快了脚步,他也跟了上来。

    没过一会儿,就能看到绿色了,淡淡的绿烟在远处形成了一片森林,也慢慢地能看到草皮和土地了。

    “快到了。”

    他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看着前面,然后说:“这里,是吗……”

    我又看向他,我看到他不安地抿了抿嘴,然后伸出左手,用手背擦了擦嘴角。

    “怎么了?”我问。

    “没有。”他回答说。

    到达森林周边时,我匀了匀气,然后腿上一发力,跳起来后落在了一根粗树枝上。他抬头看了看我,来到树枝下方后猛地跳起,双手抓住树枝后把自己向上一拉,转了一个圈跳到我旁边。他一只手叉着腰,看着前面的森林。

    我拿出地图,想确认一下位置。离我们这个位置偏北的地方,就是目的地。

    “月夜修。”他突然说。

    我回过头去,看到他正背对着我蹲在离我5米远的地上,低头看着手中的一个东西。

    “怎么了?”我问。

    他站起身,把手中的东西向身后抛去,向我这里飞来。我一时没有看清那是什么,只看到一个黑色的东西在空中旋转,还时不时在阳光下反射出白光。

    当那个东西离我很近的时候,我才看出——是一把苦无。

    我伸手一把抓住了苦无的柄,放在手上看。我仔细地打量着这个苦无,因为如果不是有什么特殊的东西,他是不会这么急着要给我看的。

    当我把苦无握在手里,觉得手感有些不对。

    “这是……这不是风之国的苦无。”

    “不是。”他转过身来说,“这是以前田之国的标准苦无。”

    “田之国……田之国照理说应该是一个没有忍者村的小国才对。”我说。

    “现在是没有。”他走到我旁边说。

    我们都沉默了。

    我把苦无竖着拿起来,我看到在光照下苦无的金属刀刃上现出几丝血光。我把一根手指放在苦无的刃上,还是湿的。

    “新鲜的血迹。”

    他看着我,沉默半晌后说:“抓紧时间,月夜修。”

    我点点头。

    我很明白,现在是和平时代,至少五大国是的。可是,听说在五大国的边界地区,一些有忍者村的小国仍是得不到安宁。

    我以前曾听说过火之国边界的小国——田之国的音忍者村,据说是木叶三忍中大蛇丸所创造的忍者村。照理说,第四次忍界大战以后音忍者村就应该瓦解了,那个大蛇丸应该也已经死了……但是为什么……

    “月夜修。”

    我看向他。他伸出左手指向森林中,一个棕色的影子模模糊糊地出现在森林深处。

    当我们来到这栋忍具店面前时,就已经看到了这家店的店主。她正在她的店旁边无聊地徘徊。

    从正面看,她仿佛是扎了两个发髻,其实是延伸到脑后了短马尾。穿了一身白色带火红色花边的犹如旗袍一般的服装,腰上还别了两个卷轴。看起来是个三十岁左右的上忍,脸上还带着几分苦恼。

    当她看到我们时,露出了几分惊讶。然后,她半蹲下身看着我们,笑了笑后说:“你们是风之国的下忍吗?”

    “还算不上是下忍。”他说。

    “哦,那么就是忍者学校的学生了?”

    “嗯。是砂隐实习忍者。”他再次回答。

    她很疑惑地又看了看我们,然后问:“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听到这句话以后,我马上起了疑心。

    其实,我刚开始就很奇怪的一点跟他奇怪的一点是一样的:既然是忍具店,那么肯定是售卖忍具并且希望有人来买的,又为什么要把店开在没人知道的深山老林里呢?而且,既然自己就是店主,有客人来怎么还会问来干什么呢?

    我仔细看了看这个人,看起来像是火之国的人,但又有点不像。

    他不假思索地直接说:“我们听说这里有忍具店,所以来挑选新的忍具。”

    “哦,”她回答说,“店开着呢,进去随便挑!”

    我们走进去时,她也跟了进来。

    店很大,里面也很亮堂。围着墙壁的一周有许多柜子,各种各样的忍具被直接陈列在木柜子上,并没有向以往的忍具店把忍具一一摆放在玻璃柜子里,不让人碰。

    我看到她在店门口停了下来,然后转过头检查店的门。

    “这门真是麻烦。”她自顾自地说。

    他推了推我,然后自己也走到柜子旁边看。整个店弥漫着一股潮湿的雨水味,还夹杂的木头和泥土的味道。虽然店的地板看起来很结实,但是走在上面还是会嘎吱嘎吱的响。毕竟是刚装修好的忍具店,可能难免会这样吧!

    我走到柜子旁边,看着那些忍具。当我看到一把带着锁链的小型刀时,我看向店主。她似乎马上就明白了我的意思,说道:“可以拿起来看,就是小心别划到手了。”

    于是我轻轻提起了那把刀。那把刀很重,尾部有一条锁链,锁链后面居然还连接着一把一模一样的刀。

    我想起之前的苦无,开始觉得这些事情里面会有一些联系,于是转身对他说:“帮我看看这个,白川。”

    他转过头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望着我。

    “白川吗?”那个店主高兴地说,“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他什么也没说,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了我旁边。我把刀递给他,他在接这把刀的时候手抖了一下。

    就在这时,店主已经走到了我们身边,和蔼地问我:“我是火之国木叶忍者村的忍者天天,以前是在木叶忍者村卖忍具的。那么你叫什么名字?”

    “月夜修。”我立刻答道,“叫我修也没关系。”

    我看到白川有露出了一副很奇怪的表情。白川知道我很少在陌生人面前说话,所以许多他能够帮助我回答的问题他都会帮我说了。而这次是例外,我故意抢在他开口前说了出来。

    其实,我就是在等她问的这一时候。之前白川的奇怪神情,是因为我很少叫他的名字,尤其是在外面。这次则是故意叫出来,为的就是让那个名叫天天的店主听到。

    “你的名字也是个好名字呢!”她笑着说,“可是只叫‘修’的话,这个名字听起来像男生。”

    “修是我哥哥的名字。”我说。

    白川看向我,什么也没有说。

    “这样。”她点点头。

    然后,她指向那把刀说:“这把刀叫双刃青蛇,是忍具中较重的,可能不太适合你们现在。”

    “月夜修的话,肯定没问题的。”白川淡淡地说。

    最后,我选了几把比较顺手的武器,一共付了402块。我把它们一次性收进自带的卷轴里,然后放进包里准备离开。

    “你真会浪费钱。”白川说。

    “这不是浪费。”我反驳道。

    “你不是已经有很多忍具了么?”

    “还不够。”

    “你要这么多忍具干什么?”

    “不要问无关紧要的问题。”我淡然道。
推荐阅读: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傲世九重天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