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背叛之人·傀儡篇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昏暗的灯光下,诺言一个人坐在父亲的卧室,呆呆的望着木架上诺兰的铠甲,他也知道母亲做的这个决定并没有错,可真要挑起了内乱的话,也许正中对方下怀。

    诺家和母亲的乐家在北叶国都是举足轻重的公侯,坐拥诸多主城封地,麾下封臣无数,真要和皇室叶家起了纷争,一时半会也不可能结束战乱,势必造成北叶国动荡不安。

    可事已至此,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父亲还被关在牢狱内,此时此刻不知身受怎样的拷打刑罚。

    诺言怎么都想不明白,就算月和紫罗被人掉包,但皇后绝不可能也是假的,为什么她也不信任诺家?当初叶北登位若没有诺家的支持,怎么可能这般顺利,那些本就不服他的家族,可不是靠嘴说服的,那是他们诺家出面,一次又一次杀服的。

    也许明天纳兰公爵就会带着铁卫军前来,只要守城军能撑过一个月,待到霍伊将信送到,诺赫叔叔和外公他们必然率军北上,直指北风城,到时候即便皇室叶家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轻而易举的摆平两家的联手。

    为何皇后不由分说就要挑起内战?

    这到底有什么好处?

    纳兰公爵在其中又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北风城此刻戒严,霍伊真的能把信送出去吗?

    如果是父亲的话他会怎么做?

    一连串的疑问在诺言脑子里徘徊不去,只可惜挂在架子上的铠甲并不会说话,只有窗外的夜风呜呜作响。

    “不行,绝对不能就这样下去,我必须赶在霍伊送到信之前解决这一切。”

    诺兰猛地站起身子,他不能在这么放任下去了,身为诺兰的长子,此刻诺家的主事人,他有义务为父亲洗刷罪名,避免内战的发生,若平日里也许还有时间慢慢找线索,但现在不行了,他必须当机立断。

    “诺言你睡了吗?”

    敲门声响起,诺言定了定神打开门一看,门口站着的人是霍伊,可诺言还注意到了一点,他手中拿着的两封信,印泥歪歪斜斜的,信封外还有溅洒的墨痕。

    “你有什么事?”

    诺言下意识后退了几步,思考一刻未停,母亲写信最注意观感,信封上绝不可能出现墨迹,印泥的位置也必然是信封中央,怎么会敲的歪歪斜斜,而且平日里,霍伊多是称呼自己为少爷,当年的心结让他一直不认养子的身份,怎么现在……

    “没什么,临走前来看看你,这几天风息堡就只剩下你和夫人了,虽然你年纪还小,但也是时候担起主事人的位置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上阵杀敌了。”霍伊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诺言异样的眼神,依旧自顾自的说着。

    “这两封信……”

    “放心,北风城没几个人认识我,今天才下的命令,就算要闭城也来不及,我会连夜赶出去的将信送到的,不过你也别太担心,守城军足有五万多,即便诺兰大人不在,也不会那么容易就溃败。”

    霍伊一边笑着安慰一边朝着诺言越走越近,他实在是已经迫不及待了,迫不及待的想要看见这个少爷脑袋落地,鲜血喷溅的场景,这一天真的等了太久了。

    “别过来!”

    诺言猛地一步后撤,拔出铠甲边的长剑,对准了霍伊,就连傻子都能看出来,霍伊脸上的笑容到底有多扭曲。

    “诺言少爷,你这是做什么,我只是临走前来看看你而已,至于这么剑拔弩张的吗?还是说你们诺家压根也不信任我,也是,毕竟我在你们眼里只是一条外来的狗罢了,什么养子,说的好听,是人质吧。”

    霍伊瞪大了眼睛,一步也不退的朝着诺言靠近,锋利的剑刃立刻刺穿了他的衣服,肩膀潺潺流着鲜血,可他就好像感受不到疼痛一样,依旧朝前走着,质问着。

    “你到底在说什么?!”诺言眼神逐渐冷了下来。

    “我在说什么!?哈哈,你真的不知道吗?诺兰就没有告诉过你,当初我霍家是怎么归附的吗?是他,你的父亲诺兰公爵,他亲手杀了我父亲,用一把手掌宽的巨剑,一下就砍断了我父亲的脖子,我还记得那个场景,女人和孩子都捂住了眼睛,可唯独我没有,我看着父亲的死不瞑目的头颅,滚到我的脚边上,然后那些怕死的货色就开始主张归附了!?我成了你们诺家的养子,当了十余年忠心耿耿的狗!哈哈,你觉得可不可笑!?”

    霍伊面目狰狞的狂笑着,他隐忍了这么多年,每天晚上都在噩梦中入睡,第二天还得装出一副感恩戴德的表情,总算等到了这一天,只可惜没能亲手杀了诺兰报仇,不过也算得偿所愿了,诺家早就应该覆灭了!

    “你疯了!?父亲待你如亲生儿子一样,骑马,S箭,领军都是言传身教,他甚至因为自己水平不高,问过你要不要去灵宛学习更完善的灵道,你就是这么回报我们诺家的吗?”

    诺言觉得霍伊完全不可理喻,当年平定之战,是他们霍家自己站错了边,杀了家主已经是最小的代价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这么多年过去了,诺家待他霍伊视如己出,难道就换来恶狗的反咬一口?

    “是,诺兰公爵是待我很好,可那又怎么样,他是我父亲吗?不是,他是杀了我父亲的刽子手,被自己的仇人养大,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初来那几天我简直难受的每天都想去死!可是我不能,我要亲眼见证你们诺家的覆灭,我要一个个亲手杀了你们,把你们的头砍下来,剁成R酱喂狗,也许这样,我父亲才会瞑目,我才不会每天晚上一闭眼就梦到他血淋淋的头颅。”

    霍伊越说越畅快,越笑越张狂,一听到皇后的命令,他差点当场笑出声,压抑了这么多年,他等的就是今天,不,其实还不是今天,对方没有给他这个命令,可他等不了了,即便是自作主张也好,他都要在今天晚上了结一切。

    “到底是谁?”

    诺言心中悲愤交加,母亲现在生死未卜,为什么自己没能早点察觉这条养不熟的恶狗,到底是谁在背后策划这一切?

    “你猜啊,哈哈,诺言少爷,你不是很聪明吗?我有的是时间让你慢慢猜。”

    霍伊狞笑着,趁着诺言分神之际,一把夺过抵在肩膀的剑刃,反手架在了诺言的脖子上,对付这种贵族少爷,对他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报仇不过抬手,他不着急,相比一剑杀了对方,他更愿意欣赏对方死之前的恐惧和害怕。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萧殊告诉过我,这一切都是纳兰公爵指使的。”

    诺言沉声道,他不仅没有流露出半分畏惧之色,反倒变得从容,这个时候着急和害怕没有用,只有镇定下来,也许还能套出真相。

    一闪而逝的的疑惑被诺言看在眼里,霍伊不认识萧殊,看来这件事从一开始自己就陷入了多重欺骗,也许是因为萧殊发现了真相,对方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引开了真正的萧殊,正如他们替换月和紫罗一样,伪装成了萧殊的模样,进入自己的视线,顺势利用自己这种疑心,将诺家的矛头转向萧殊,从而忽略掉了真正的关键。

    毕竟萧殊是灵法导师,身后有湫的存在,不是说杀就能杀的,故此对方才利用皇室的压力,迫使自己立刻做出决断将萧殊抓起来*供,看起来只有如此才能免除内战,洗刷父亲的冤屈,如果不是霍伊这番举动,自己还真有可能立即率军抓捕萧殊。

    在他看来,不管萧殊有多强,都不可能敌得过五万守城军,而到时候,霍伊再将手中这两封信交给皇室,同时坐实了诺家反叛之举,既杀了萧殊这个知情人,又可以借皇室之手铲除诺家,可谓一举两得,从中获利最大的莫过于纳兰公爵。

    诺言将一切在脑海中理的清清楚楚,霍伊这番举动,恰恰成了谜团的突破口,若这个人换做是诺言,他会选择直接逃离北风城,从此隐姓埋名。

    只可惜仇恨冲昏了霍伊,他太过迫切想要报仇了,看不了那么远。

    “我真想劈开你的小脑袋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没错,告诉你也无妨,纳兰公爵允诺过我,只要我肯帮他,你们诺家覆灭是迟早的事,至于你说的什么萧殊,别急,我们会找到他的,到时候他也逃不了。”霍伊冷笑道。

    “哈哈哈,唉,真是可笑。”

    诺言摇了摇头,从容的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这个时候他一点也不着急,像霍伊这种人,不足以让他畏惧。

    “死到临头,你还笑得出来,真不愧是诺兰长子,一脉相承,血管里流的都是冰水,今晚我杀了你们母子,明天等纳兰公爵一到,我只需要公布信中内容,你们诺家便会被彻底除名,到时候,我会在看台上找个好位置,看着诺兰大人被绞死,正如我当年看着自己父亲被砍头一样,肯定会很有意思。”霍伊将手中的长剑抬了抬,*迫着诺言看着自己。

    “你知道我在笑什么吗?我笑自己愚钝,也笑你蠢。”诺兰毫不在意的说道。

    :
推荐阅读:绝世唐门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