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何为共生·傀儡篇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从我有意识开始,就已经在这了,至于在这之前的事,我没有记忆,也许你不相信,不久之前,我只是一棵树而已,不能说话,不能走动,甚至不能视物。”

    男孩的语气不像是在开玩笑,他的的确确回答不了这个问题,真正认识到自我存在的那一刻,他的身边什么也没有,空空荡荡的识海就是全部,灰蒙蒙的一片,他是一颗幼小的树苗,扎根其中。

    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这是哪。

    随之而来的只有饥饿感,无法满足的饥饿,促使他吸收识海的养分,也看到了蝶的记忆,随着树逐渐长大,树根不断延伸,如同蛛网一般遍布整个识海,起初完整的识海,已经变得支离破碎,濒临崩溃,终于他幻化出了身体,被蝶埋葬在记忆深处的男孩,识海则只剩下了一只只灰蝶。

    “树?”

    萧殊恍然,难怪他的气息和蝶交织在一起,遮天蔽日的树枝藤蔓,每一处都在吸食着残破的识海,若没有共生术,别说一个月了,估计连一天也撑不下去。

    “这个地方也快坏了,其实我还挺留恋的,如果不是她,我也不会存在,但又有什么办法呢,不吞噬她的神魂,我就会枯死。”

    男孩舔了舔嘴唇继续道“不过大哥哥你的神魂可比她要强得多,不如这样吧,我把剩下的都让给你,你吃了她,继续维持这片识海,再给我一点时间,她太弱小了,真的还不够,还差得远。”

    “像你这么认真的请求别人去死,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怎么,蝶满足不了你,打算连我也一块吞噬?你觉得会有人答应吗?”

    萧殊发现面前这个男孩根本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猜测,也许他根本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吞噬蝶对他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就如同树会吸食泥土的养分一样,天经地义。

    “你以为她被我吞噬之后就死了吗?如果你这么认为,只能说明你愚昧无知,我拥有她所有的记忆,她的神魂与我融为一体,没有谁死去,你理解不了吗?这是共生,我就是蝶,蝶就是我。”

    男孩的面容逐渐变化,苍白如雪的容貌,暗红的长发,就连声音也变得和蝶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她的眼神,没有喜怒哀乐,只有赤LL的**。

    “大概我是挺愚昧的吧,理解不了你所谓的共生,我只知道,如果一个人死了,那就真的什么都不剩了,就算有记忆又能怎么样,终究回不去了,你和她再像,也不可能成为她,你只是你自己而已。”萧殊若有所思的叹息道。

    “你不明白的,现在的你还不明白,原本我还想和你多聊聊,毕竟除了这些弱小不堪的蝴蝶,这儿什么也没有,一个人挺寂寞的,不过还是算了,你帮不了她的……也没人帮得了你,反正也快要结束了,就这样吧。”

    言语中透着寂寥和孤单……以及释然。

    大概真的没有人能明白吧,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其他选择,蝶的一生已经很幸福了,最起码她见过外面的世界,有过父母,有过朋友,喜怒哀乐全都经历过,这些记忆只属于她。

    哪像自己,起点和终点一目了然,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短短的一生,存在只是为了那一刻的消亡,或者说共生更为合适吧。

    树枝藤蔓不断蠕动着,飞快吸收这识海残余的力量,灰蝶大片大片的掉落下来,化作雾气消散。

    在共生术的作用下,萧殊的身形逐渐变得透明了起来,似乎连他也抵御不住虚如此疯狂的吞噬,反抗只能加速神魂的虚弱,可不反抗似乎结果也是一样。

    “不用害怕,等你下一次睁开眼睛就会明白什么是共生。”

    还真是自负过头了,本以为利用共生术哪怕不能彻底解决虚,好歹也能够延缓一二,可现在,反倒将自己*入了死境。

    也就是萧殊这般渡过天劫的神魂方才能够支撑片刻,若是常人,恐怕早就被吸的一干二净,但情况仍是不容乐观,他并不了解共生术的原理,自然也解除不了,按照这个速度下去,似乎消亡只是迟早的事。

    身处绝境,萧殊反倒愈发平静了起来。

    “你可以肆无忌惮的吞噬蝶的神魂,可我萧殊以剑为道,你当真吞得下去?”

    话音落,剑意扩散,瞬息充斥了整片识海,那些树枝和藤蔓根本经受不住,不断碎裂消散,蝶的神魂太过弱小,反抗不了,甚至意识不到虚的吞噬,可萧殊不一样,以剑为道,渡过天劫的神魂,哪里是说吞噬就可以吞噬的。

    “你不是要帮她吗?这么做只会加速她识海的崩溃消亡,果然呢,你们这种人都是一样,平日里虚伪做作,生死面前就立刻翻脸,只要能活下去,哪管什么承诺,继续吧,你有这个能力的,杀了她,毁了这片识海,我自然也就消亡了,说不定你还能全身而退。”男孩面无表情的讽刺着萧殊。

    “找到你了。”

    一念及此,萧殊身形消散在原地,化作一道流光遁去,他找到了虚的本体所在。

    它根本就不像是一棵树,从外表上看,宛如两只被接在一起的手,识海的缺口它周围连成了一片,支离破碎,悬在虚空之中,上接天,下抵地。

    “来啊,用你的剑道斩了我,你有这个能力的,让这一切都烟消云散,只要你毁灭的速度超过共生术平衡的速度,动手啊。”

    虚的声音直达心底,他说的没错,共生术虽为禁咒,但也有一个极限,只要萧殊毁灭的速度比平衡的速度更快,待到一方彻底消亡后,共生术自然而然就失去了效应。

    “从刚才开始,我就在想一个问题,你吞噬蝶的神魂,蝶通过共生术汲取我神魂的力量,可正如你说的一样,共生术也有它的极限,你吞噬的速度已经超过了这个度,以至于蝶失去了过渡的意义,你真正吞噬的其实是我,若非如此,我还真不一定能寻到你。”

    萧殊没有急于动手,他反而有点好奇,虚这么做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只要它放缓速度,利用蝶来转化共生术过渡的神魂,自然而然就可以耗死自己,为何要这般急于求成,难道是在求死不成?又或者说它也太过自负了吗?

    “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你赢了,我输了,就这么简单。”

    “你在求死,如果我猜得没错,所谓的共生,其实在你看来也很可笑吧,连自己都说服不了,我不知道你在害怕什么,但这种激将方式太过幼稚了。”

    共生术这个办法并非是湫临时起意,早在萧殊来到虚灵界之前他就做了准备,原本是打算自己尝试的,其一是为了探究虚的真相,其二是想了解阿尔身死的真相,不过其中风险实在太高,而且诸多变数,这才一拖再拖。

    这是萧殊还他的第一个人情。

    “……呵,算了,最后一只了,你带她离开吧,你们这种人不适合共生,好好活着吧。”

    粗大的藤蔓垂落下来,蓝白色小花摇曳,一只灰蝶安详的睡在花X中,花朵随之凋零,灰蝶吃力的扑腾着翅膀,落在萧殊的肩头。

    拖了这么久,果然还是没时间了,这种结局已经很好了,很满足了,共生什么的,自己去就好了。

    灰蝶离开的树枝的瞬间,识海彻底崩毁,失去了依托的树枝开始收缩,瞬间就只剩下了小点,寂静和黑暗,宛如置身虚空之中,万物不存。

    随之而来的,是无止境的往下坠感。

    ……

    当冰柱中的蝶小手指微微颤动的瞬间,她的心口凭空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色圆D,冰封术根本拦不住虚魔,仅仅一个抬手,坚实的冰柱便出现了道道裂纹,一步迈出,冰屑爆散开来,深深嵌入四周的墙壁之中。

    湫瞥了一眼地上的无魂灵偶,心不由沉到了谷底,地面随着她的呼吸震颤,每一步的迈出,都仿佛扣动着湫的心弦,压迫呼吸,前所未有的压力让湫不由眯起了眼睛。

    “让开。”

    不容置疑的命令,她根本就没把这位老人放在眼里,此间事了,她该回去了。

    “对老人家这么凶,还真是没礼貌。”

    湫伸手虚握,满地冰屑化作一道道寒气,凝结为锁链,瞬间缠住她的身体,四道灵阵浮现,巨大的黑柱猛然钉落下来,将锁链牢牢固定。

    不需要吟唱或提前准备,湫只是简单的动了动手指,就将虚魔牢牢钉在了原地,灵法的恐怖之处就在于此,没有预兆,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脚下或者头顶,就会出现冰锥和炎浪。

    “你想走也不是不行,但你要告诉我,虚渊到底有什么?”湫走到她的身前,面无表情的质问道,蝶的生死他不关心,他只在乎答案到底是什么。

    噗~

    纤细的手,丝毫没有阻碍,前入后出,贯穿了湫胸口。

    心脏还在跳动着,连着粗大的血管,温热的鲜血打湿了她脸上的绷带。

    “我说过了,让开。”

    在湫惊愕的眼神中,她轻轻捏爆了手中跳动的心脏。

    冰链和黑柱就像蛛丝一样,被她轻易扯断,瞥了一眼倒地气绝的湫,她扯掉了脸上的绷带,轻轻抚过脸上的伤疤,原本暗红凸起的疤痕开始老化剥落,露出苍白的肌肤。

    她睁开了眼睛,蓝色眼眸就如北风城底下的万丈冰川一般寒冷。

    “虚渊有什么呢?是啊,到底有什么呢?”轻声呢喃中,她走出了房间,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
推荐阅读: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大圣传 首席御医 神煌 超级强者 圣堂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