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虚的赠礼·傀儡篇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真相总是出人意料。

    在别人视她为怪物的时候,蝶的父母一直很好的保护着她,即便被周围的人嘲笑,即便因此丢了工作,为了照顾蝶的感受,他们总是搬家,只是希望她别总是躲在家里,哪怕只是在附近逛逛也行。

    木偶是蝶唯一的朋友按照她的样子所雕刻的,他叫做艾,是木匠的儿子,也许是喜欢她,也许是单纯对她的遭遇感到同情,善良的艾每天下午忙完了就会去看她,陪她玩。

    那段时间蝶逐渐接受了这个男孩子的好意,艾就如同一束阳光,照进了她全无光亮的内心身处,从最初根本不敢单独外出,整天躲在房间内,只敢透过窗户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后来愿意出门陪着他散步,即使其他人依旧畏惧她,见到她就躲得远远的。

    这种日子持续了很久。

    直到某一天。

    “蝶,我……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暂时陪不了你。”

    “这样啊,我明白了。”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什么的,我已经习惯了,在你们眼中,我终究只是一个怪物而已,我明白的,你不用特地来陪我的,这些天我已经很开心了。”

    “我学了好久,照着你的样子刻的,送给你。”艾努力微笑着,把手中的木偶递给蝶。

    “谢谢。”

    与其拥有再失去,倒不如一开始就不曾拥有,蝶再一次戴上了面具,有些刻意的笑容刺痛了艾。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那个,等这件事结束了,我还会来找你的。”

    艾转身离去,自言自语的呢喃着,无论多么小声,蝶听到了。

    艾没有在出现过,蝶想去找他,可终究没能鼓起勇气一个人外出,她想着,也许艾真的在忙着什么事,没有时间,过几天他一定会来的,血红的夕阳透过窗户,蝶站在窗口望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心中有些失落。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艾仍是不曾出现,这个人就好像消失了一样,似乎再也不会出现,蝶将木偶藏在了床底下,她觉的艾已经把自己忘了,或者他拥有了更好的朋友,不再需要自己了,说到底自己不过是个受人嘲笑的怪物。

    又要搬家了。

    也许……离开之前,向他去到个别吧。

    蝶去过艾的家,他父亲是个满脸胡茬的胖木匠,因为妻子的缘故背上了巨额债款,可即便如此,他每天都是笑呵呵的,就好像什么都难不倒他,木匠总是对艾说,生活总要继续,乐观一些,这句话艾经常挂在嘴边。

    生活总要继续,乐观一些?

    屋内的房梁上挂着两具尸体,紧闭的门窗关不住尸臭,他们的眼睛,鼻子,嘴巴里爬满了蛆虫,扭动着肥白的身体,让人作呕。

    “好多天没见到了,是不是死了?”

    “听说他儿子和那个怪物走得很近,惹人忌讳,没了生意,可他偏偏除了木工也什么也不会,幸运的是她妻子死之前给了他一大笔的债务,这下好了,一死了之倒也不错。”

    “你这人有没有同情心,别人都这么惨了,你还在笑?”

    “有什么好同情的,自作自受罢了,只可惜了这个房子,非要和儿子一起吊死在房间内,我倒是觉得债主挺可怜的,这下子钱没了,估摸着连这房子也不好出手,这么些天了,都发臭了,我一路过就闻到了,差点早饭都给吐出来。”

    蝶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只是隔着窗户看了一眼,她就彻底崩溃了。

    不管多么乐观的人,都会有承受不住的时候,在生活面前,乐观不堪一击,至始至终,艾都没有告诉过自己,他明明答应过忙完了就会来的找自己的,我们不是朋友吗?

    如果拥有只是为了失去的话,还有什么意义?

    她忘了这件事,忘了艾这个人,搬家之后,她再也没有离开过房间,原本很爱的父亲像是变了个人,醉酒打骂成了日常,那些原本畏惧她的人,变本加厉的对她冷嘲热讽,极尽所能的诋毁侮辱她。

    连蝶都没有意识到,这些行为并非出自他们的本意,而是她潜意识的愧疚感影响了周围的人,不然谁会愿意去惹怒一个随时可能杀人的怪物。

    她只是在惩罚自己,过着近乎自虐的生活,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好受一些

    “我知道你同情她,但很可惜,失控之后她就是一个恶魔,那些人陪她演了一场所谓自我惩罚的戏码,可最后呢,当她忍受不了,就杀光了他们,只是因为他们的不理解,说到底,没有谁真正伤害过她,自导自演罢了,如果不是我带走了她,下场只会比现在更惨。”

    湫对蝶的遭遇报以理解和同情,但绝不会怜悯,以他的立场来说,当初就应该直接杀了蝶,将其关起来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萧殊沉默不言,如果湫说的是真,那么蝶的一生只能用可悲来形容,幻境中,她仍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愧疚,但这并不能抹消她的所作所为,错就是错,对就是对,如果愧疚自责有用的话,那世上根本就没有仇恨了。

    “所以你才让她自生自灭?”

    “死了那么多人,其中许多人出身灵宛,按照我的立场,杀她根本不需要其他理由,这种力量不属于灵道,本就是异端,不为人所接受,更何况她控制不了,即便我不找她,迟早也会有别人来找她的。”

    “她把你当作活着的理由,就因为你好奇她的力量,既然如此我倒是想问问,你研究出了什么?”

    “虚灵界并不是只有人族,还有很多其他的种族,比如龙族,精灵,兽族等等,但其中最为特殊的是一种名为虚的生物。”

    对于蝶的力量,湫一直都在研究,可始终一无所获,不管是人族也好,精灵也罢,从无这样的先例,灵道更是少有涉及精神方面的咒术,直到有一天,他参加议会时偶然听老友说起了一桩事。

    有一些胆大妄为的灵士越过了边界,寻找虚的存在,并用以各种实验,每每失控,便会造成重大的伤亡,更有甚者,全城无一幸存,对此多方势力都在追查,在议会上,这件事也被重点提及。

    “虚?那是什么?”

    “没有意识,没有形体的灵,通常来说是无害的,因为它们伤不了人,除非是雾天,雨天或者有特殊的手段,不然你根本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

    “你的意思是蝶的力量和虚有关?”

    湫点了点头道“虚虽然无害,但它存在的本身就是灾难,最初的虚灵界并没有这种生物,它们和你一样属于外来者,因为太过于久远,到底来历为何无从考证,”

    “虚可以赋予一个生物强大的力量,方法也很简单,只需要接受它的赠予,就可以拥有媲美灵士近百年的苦修,一步登顶,不过弊端也显而易见,这种力量很难控制,驾驭不了的力量只能带来空虚和毁灭,只可惜,没有多少人能经受的住这种诱惑。”

    “无论是精灵族,兽族,还是我们人族都无可避免,即便灵魂被侵蚀,即便非常容易失控,他们仍愿意用全部的寿命换取哪怕一年的力量,一旦自我意识彻底被虚吞噬之后,他们的心脏处会出现一个空D,这一类生物被称之为虚魔。”

    “莫约三千年前,当时的灵道失落最为严重,各族之间战乱不断,人族夹杂其中很难生存,相比苦修,他们更愿意相信虚的力量,各个部落让战士们接受了虚的力量,这支军队近乎血屠了整片大陆,除了龙族之外,无一能够与之对抗,可谁能接受弱小的人族一夜翻身,其他的种族陆续接受了虚的赠予,所谓的战争,变成了虚之间的对抗。”

    “我不曾经历过虚魔纪元,书中记载,当时虚魔的数量占据了整片大陆生灵的一半,这是一个很恐怖的概念,随处可见失控暴乱,各族根本无力再开战,光是解决这些失控者就已经让他们精疲力竭,但最为让人心悸是,一旦成为虚魔之后,便会被另外一个意识所替代,它们会义无反顾离开,回到虚渊。”

    萧殊皱眉道“就这么离开了?”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它们会不惜一切代价离开,无论是父母还是子女,只要挡在面前,都会被毫不留情的杀掉,久而久之,各族纷纷停战,眼前的刀剑并不可怕,未知才是真正的恐怖。”

    “近乎一半生灵消失在虚渊,再也没有出来过,自那之后,各族立下誓约,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借助虚的力量,一旦违约便会遭受所有种族的讨伐,三千年以来,虚渊由各族派出的守境者盯梢,不允许任何人靠近,随时注意虚渊的变化,他们是第一道防线。”

    “这么说有人违约了,看来守境者也是各怀心思,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和睦吧。”萧殊略略思索便猜到了问题所在。

    “的确如此,近几年频频传出失控事件,时间太久了,久的让他们忘了当初的伤痛,守境者早就不再是各族的精英,虚界城,被当作罪人的流放之地,他们哪里见识过虚魔的恐怖,出问题是迟早的事。”

    湫叹息中夹杂着些许自嘲的意味,此刻的虚界城早已不复当初,俱是三教九流之徒,偷东西的,杀人的,QG的,别说虚魔了,就算是一支普通的军队都比不上,所谓的防线已经不存在了。

    “她也会变成虚魔吗?”萧殊看向冰柱内的蝶。

    “等到她彻底失控,意识被取代,就会化作虚魔,不过这个时间因人而异,一般情况最多一年,她能够坚持这么久,已经出乎我的意料了。”

    :
推荐阅读:最强弃少 召唤万岁 醉枕江山 重生之温婉 重生小地主 光明纪元 神座 官术 官场之风流人生 火爆天王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