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带你出去·傀儡篇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蝶,十岁。

    “蝶,妈妈找了一份工作,你不要出去,在家等我回来好吗?”

    “嗯。”

    父亲死后,日常生活的开销全都压在了母亲身上,可因为蝶的关系,她不得不去离家比较远的地方找工作,贫民区并不大,一旦别人发觉就会被辞退,通常干不了多久。

    蝶每天在家等着她回来,她不敢再出门,她不在乎别人异样的眼神,可是她不想再给母亲惹麻烦,隔三差五的搬家已经让母亲身心疲惫,白发一天比一天多,可自己的症状不但没有半点好转的迹象,甚至越来越严重,即便她不出门都会影响到外面,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没有人再来找过她们的麻烦。

    蝶很害怕,将自己关在房间内,躲在床底下,衣柜里,甚至自杀过,也许这样母亲会活得轻松一些。

    “你在干什么?!”女人歇斯底里的尖叫着,她真的快要崩溃了,她将蝶抱在怀里,扔掉了她手中血迹斑斑的刀。

    “……”

    “不要再这么做了好吗?”

    “嗯。”

    蝶,十四岁。

    她呆呆的坐在母亲的床边,亲眼目睹她失去了呼吸,这个家终于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我就说吧,这一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女儿是个怪物,父亲酒鬼欠债不还,母亲听说是个妓女,每天浓妆艳抹,收钱倒是比别人便宜,算她还有点自知之明。”

    “能接到客就不错了,这么大年纪了还出去卖,真是恶心。”

    “怪得了谁,这都是命,谁让他们生了个怪物。”

    “别说了,万一被那个怪物给听到……”

    “喂,你干什么……啊!”

    蝶走出了房间,已经没什么好顾及的了,一路行去,遍地尸体。

    “你要干什么?”

    蝶没有说话,幻象中,妓院的老板成了一位妓女,每日都在为了生活接客,染上疾病,在痛苦中死去,眼神渐渐失去了光彩。

    整个妓院的人无一幸免,她要让这些人付出代价,为自己的母亲陪葬,北风城的士兵奈何不她,灵宛派去调查的人也有去无回,再接近她之前,他们就倒在了同伴的刀剑咒法之下。

    墓葬处,一颗颗人头摆在墓前,他们的畏惧,讥讽,永远定格在了脸上,这是唯一能做的,她跪在墓前,任凭刺骨的风雨打湿了衣服,似乎再也没有人敢来打扰她。

    她用刀将自己的双眼剜了出来,她的脸上遍布着伤口,鲜血早已经不流了,伤口被雨水冲的发了白,她每杀一个人,就在脸上划出一道伤口,此刻已然是面目全非宛如恶魔一般。

    “世人口中恐怖的恶魔,原来只是一个小女孩。”

    “你是来杀我的吗?”

    “我是来救你的。”

    “你不害怕?”

    “一大把年纪了,害怕一个小女孩,说出去是不是有些丢人,跟我走吧,他们不会再为难你了。”

    “我杀了这么多人,你为什么还要救我。”

    “杀人就该死的话,那这个国家的国王岂不是早就该死了,我不想骗你,救你只是因为我对你的力量有些好奇,至于这些人的死活,说到底与我无关,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人会死去,也每天都有人出生,这本就是一种循环,没什么好在意的不是吗?”

    “是没什么好在意的。”蝶有生以来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但也正如那个人所说,他只是对蝶的力量感兴趣而已,自那以后,蝶的世界从自己的房间变成了灵宛医疗区七层深处的房间,为了防止她失控而刻印了许多灵阵,最初他还经常来看她,可研究始终没有进展。

    从每天都过来,到一星期一次,一个月一次,甚至半年一次。

    蝶越来越孤独,可她依旧在坚持,为了那个老人而坚持,她允诺直到自己崩溃之前,都不会离开或者死去。

    直到今天,蝶,十七岁。

    整整三年时间,长期的营养不良,导致她看上去依旧如同小女孩一般,没有半点长高,她不曾离开这个房间半步,陪伴她的只有木偶和一个八音盒。

    可那个老人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了,也许他不再需要自己了吧,唯一存在的理由也失去了,这个世界再没有什么可留恋的。

    记忆到此,戛然而止,压抑和悲伤,孤独和失落,没有笑容。

    灰白相间的蝴蝶自萧殊身上散去,重新凝聚成了蝶的模样,一场噩梦快要醒了,死亡才是解脱。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在逃避?我活着只有不幸而已,自己不幸,周围的人也不幸,没有人需要我,我也不需要谁来救,你明白吗?”

    蝶笑着说道,幻境中的她可以恢复自己的容貌,可以随意C纵别人的记忆,却无力去忘记。

    宛如亲身经历一般,孤独和失落仍萦绕在心头,萧殊默然,在这种痛苦面前,语言显得苍白而无力,人生的幸福总是相似的,不幸的人生却各有不同。

    “人这一世本就没有什么意义可言,多苦多难,许多人为了生计奔波,日夜劳苦,食不知味,寝不遑安,活如走尸,生不知为何,死不知为何,临了头,却骂一声命中注定,天道不公。”萧殊说道。

    “有的选吗?”蝶反问道,真要有的选,她宁愿不要这种该死的力量,安心当一个普通人,不管是富贵也好,贫穷也罢,总好过此刻生不如死。

    “没有人可以左右你的选择,既然活着已经尽了全力,又何必在乎别人幸与不幸,你说你不在乎,可你如果真的不在乎,怎么会甘心被关在这整整三年,忍着这种生活,又怎么会想到以死解脱?”萧殊说道。

    “那又怎么样?”

    “我带你出去,不管是幻境也好,关了你三年的房间也罢,我萧殊带你出去。”萧殊平静的说道,蝶的死志全都源于孤独和不认同,加上幼年的经历,以及父母的死,让她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萧殊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办法让她摆脱这种心态。

    “我不在乎你的力量,也不在乎你杀过多少人,命中注定这种话,我一向是不信的,如果你真的会带来不幸的话,我倒是很期待,自己会是怎么个不幸法?”

    蝶瞳孔骤然一缩,心绪剧烈的波动着,以至于周围的幻境都开始变得不稳定。

    “出去了又能怎么样?”蝶压抑着声音的颤抖,可即便如此依旧透着哭腔。

    “不怎么样,但这难道不比死更好吗?你说你没了活下去的理由,那么我就给你一个。”萧殊微笑着说道。

    “他不会同意的。”

    “我说过了,没有人能左右你的选择,湫也一样,世界可不是只有门窗铁锁而已,还有高山,平原,大海,乃至幽冥,仙境,只要你愿意,我就带你出去看看。”萧殊能够猜到湫为什么这么做,只是这种做法他不能苟同,这是湫第二次让他失望了。

    萧殊这么做不仅仅是为了救蔷薇和墨秋年,更是对蝶的同情,幻境所呈现的连她内心痛苦的百分之一都不及,萧殊能体会那种孤独,自方堇死后,他成了孤身一人,忘我绝非无情,未到伤心处罢了。

    蝶忽然笑了,笑的很好看,有生以来第二次发自内心的笑。

    “你不要骗我,我很记仇的。”

    幻境之中的数年,在现实中不过眨眼一瞬,可即便如此,周围灵阵所吸收的灵力已经快到达一个临界点了,尖锐的冰锥不断从墙壁内刺出,炽热的岩浆在脚下蔓延,这可不是幻象,而是实打实的咒术。

    萧殊反应极快,红叶剑一转,斩断了周围的冰柱,朝着蝶伸手道“我背你。”

    蝶犹豫了一会,还是把手伸了过去,被萧殊一把拽过,她有些惊慌的挽住萧殊的脖子,伏在他的背上,望着他被岩浆覆盖的脚小声的道“要我帮你吗?”

    萧殊一左一右抱着墨秋年和蔷薇,心念一动,红叶剑自发护在周身,那些冰柱半点也近不得身,可惟独这岩浆已经蔓延到了小腿,床和椅子全都被融化了,整个房间内冰火两重天。

    “是很疼,不过还差得远,人生的苦痛可比这要疼的多,幻觉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萧殊面不改色的说道,他拒绝了蝶的好意。

    不仅仅是这个房间而已,外面的楼道两侧已经被冰锥彻底封死,形成厚实的冰墙,地面的岩浆越升越高,为了照顾到三人,萧殊几乎寸步难行。

    “怎么会……他明明告诉我……”蝶望着眼前的景象有些不知所措,那个人明明答应过她不会牵连其他人的,可在她的感应之中,整栋楼除了他们之外,再没有活着的人了,甚至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先出去吧。”

    “出得去吗?”蝶并不畏惧死,但如果因此拖累了萧殊,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这个人让她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是真实存在的。

    “出得去。”萧殊微笑着说道,即便此刻岩浆已经蔓延到了膝盖,即便他的胸口,大腿上多了好几个窟窿。

    :
推荐阅读:大圣传 一品江山 超级强者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无尽剑装 神煌 圣堂 九星天辰诀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