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晚会行刺·傀儡篇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美妙的音乐在灵宛礼堂内响彻,男生穿着自己最华贵的衣服,秉承着绅士的礼仪,女生们则穿着衣裙,最大程度的彰显着自己妙曼的身材。

    明亮的烛火遍布在两侧,厚重的大门阻隔了屋外的寒冷,大厅的乐台上的每一位都是造诣颇高的乐师,他们希望自己能够再国王面前演奏出最好的音乐。

    两旁的餐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肴和开封的美酒,供人取用,碧蓝色精巧的大灯微微晃动着,一整排落地窗上的蓝色帷幔垂在地上,伴随着灯光的明暗变幻,给人一种朦胧迷离的感觉。

    欢快的调子中,男生们行着漂亮的屈膝礼,邀请自己心爱的女士,这是一个最佳的表现机会,无论对家族而言,还是对自己而言。

    诺言坐在父亲诺兰身边,既不喝酒也不吃东西,不断的环顾着四周,许多女生邀请他都碰了一鼻子灰,被他毫不犹豫的给拒绝了。

    “怎么了?你有些心不在焉。”诺兰转过头问道。

    “没事,我只是不太喜欢这种场合。”诺言小心且慎重的回答着自己的父亲。

    “我知道你素来讨厌这种场合,我也不怎么喜欢,只是你不该这样拒绝她们,我想你应该明白,去找个姑娘一起跳支舞吧。”诺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眼神撇向那坐在国王身边的紫罗公主。

    诺言找了好一会也没见到萧殊,可这样干坐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无奈只能站起身子,硬着头皮朝国王走去,回头却看见诺兰和其他公侯之间愉快的交谈着什么。

    许多想要碰碰运气的小子都被紫罗公主拒绝了,她无需考虑对方的地位身份,因为她本身已经是这个王国地位最高的人之一了,在这位国王面前,他们甚至连流畅的说话都做不到,更别提邀请她跳舞了。

    诺言走到国王面前,他戴着看上去一点也不贵重,甚至可以说廉价的青铜王冠,斑白的长发下如鹰隼一般的眼睛注视着诺言,他的左手不管何时何地都隐没在衣袍之下,诺言曾听父亲说起过,这位老人是如何得到王位的。

    完全是血腥的杀戮,不仅仅是对外人,对自己家人也毫不留情,所有人都以为这个人疯了,若他他当上国王,肯定是一位暴君的时候,他却又展现出了过人的智慧,屡次率军出征,将外敌*退,在治国上,更是比先王要高明的多。

    这位老人舍弃了私生子的名字,并重新给自己起了个名,叶北,充满了传奇色彩的前半生,让诺言对这位老人心怀敬畏。

    “诺言,紫罗愿意跟谁跳舞我可不管不了。”叶北含笑问道,举起那杯紫罗倒给他的红酒,稍稍抿了一口。

    诺言死死盯着叶北手中的那杯红酒,不知为何,心中的不安随着叶北喝下这口酒之后越来越重,到现在他都不曾见到萧殊的身影,一团Y云笼罩在他的心头。

    诺言单膝跪地,微微低头道“尊敬的国王陛下,不知我能否邀请您的女儿共舞一曲?”

    “起来吧,你问我没用,你要问紫罗。”叶北点了点头,示意诺言起身,看向端坐在身边的紫罗,诺言这个孩子在他眼中不同于其他贵族少爷,不单单是自己朋友的儿子,更无半点不良嗜好,洁身自好,天赋也是奇佳。

    “紫罗公主,请问您愿意和我共舞一曲吗?”

    诺言转头望向紫罗,他的余光放在了一旁的月身上,可月之前给他的违和感似乎消失了,好像又变成了那个自己熟悉的月,在一旁给小声的对着紫罗说“快答应他。”

    紫罗微微一笑,站起身子,朝着诺言伸出手。

    诺言点了点头,站起身子,左手轻轻的拉住了紫罗的手,像是对待易碎的玻璃一样,轻柔,右手慢慢的搂住了紫罗纤细的腰。

    月悄悄的在一旁给诺言比了个手势,并且用口型说着“加油,我看好你!”

    在一片喝彩声中,两人踩着曲调,离开了叶北的身边,来到大厅中央,所有人的视线都被这两个人所吸引,公爵之子,国王之女,多么般配的一对,周遭的灯光开始逐渐变暗,只剩下两人头顶的灯依旧明亮如初。

    诺言牵着紫罗的手,迈着轻快的步法,伴随着曲子,两人互相注视,像是一对热恋中的爱人,精致的舞蹈,配合完美无瑕。

    可就在此时,诺言的动作骤然一顿,节拍不由的慢了半分。

    他看到了一个人,萧殊。

    他看到萧殊远远的站在人群之外,冷漠的注视着场内的一切,随即又被人群所遮掩。

    “怎么了?”紫罗柔声问道,虽然看得人没有察觉到,但她这个共舞之人却能感觉得到,诺言的手有些僵硬,额头上都出现了细密的汗珠。

    “没什么。”诺言一把拉回了紫罗,紫罗垫起脚尖,旋转着跌入他的怀抱之中,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一舞终了。

    不知为何,原本优美的曲调,此刻在诺言耳中变得有些怪异了起来,这曲调中似乎隐藏着其他的调子,不仅没有半分优美,反倒带着一抹凄凉之意,仿佛在哪听过,可他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诺言轻轻松开了抱着紫罗的手,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抱歉紫罗,我有些累了。”

    “嗯。”紫罗点了点头,提起裙子,迈着细碎的脚步回到了叶北的身旁。

    似乎有什么事在发生,可自己却完全察觉不到,这种感受让诺言十分压抑,原本优美的曲子在他听来也变得怪异非常,可偏偏月和紫罗给他的感觉却变得正常了起来,仿佛先前的那种不对劲只是自己的错觉而已。

    诺言思来想去也没个结论,他想要去找萧殊,但此刻人实在太多了,一时半会根本找不到,刚想回到父亲身边的时候……

    “绿叶子,落在您的额头,抹去痕迹,黄叶子,落在您的衣服,伤口掩盖,红叶子,落在您的坟墓,拉下帷幕,今夜,大雨灌满了厅堂,将鲜血冲淡,明日一切都会如初……”

    诺言忽然听到耳边有人轻声唱着,宛如一道惊雷在脑海中响起,他记起来了,他知道这个曲子自己在哪听过了。

    落叶歌,先王死去,叶北争夺王位之时,特地让人编纂的一首曲子,平定之战时,这首曲子便是丧钟,诺言当初十分好奇,故此翻阅各类乐谱,总算给他找到了这首曲子的谱子和歌词,一个人在房间内自弹自唱过,因为此事,诺兰把他的琴都给砸了,让他不准再弹这首曲子。

    诺言只觉得毛骨悚然,一股寒意自脚底升至头顶,他抬头想要看看到底是谁在唱。

    “砰!”

    大门被打开了,一阵冷风吹入,熄灭了周遭的烛火,大厅内的灯不知被什么东西给砸得粉碎,碎玻璃乒铃乓啷的落了一地,也不知砸到了谁,人群传出一阵惊呼之声,漆黑中乱作一团。

    其余的乐声随即停了下来,可偏偏,那落叶歌的曲调依旧未停,悠扬而凄凉,冰冷而残酷。

    自己都听出来了,那国王怎么会听不出来?

    所有的一切汇聚在诺言脑海中,他终于明白了,对方想做什么。

    如果月和紫罗早已经被人掉包,那么对方只需要趁着这个机会,杀了叶北,就可以让月名正言顺的继承皇位,这个舞会不仅仅是开学舞会,更是一场杀戮的舞会,国王一死,在场的所有人都逃脱不了干系,到时候这个月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陪葬。

    诺言心中焦急万分,可一片漆黑之中,他根本辨别不了方向,慌乱的人群让他寸步难行,落叶歌的调子让他愈发心烦意乱。

    “什么人!?”

    “保护陛下!”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被乐声所覆盖,那些护卫完全没有抵抗之力,盔甲碎裂,瘫软的撞到了好几排餐桌,杯子,木勺,酒壶,餐盘四处横飞,鲜血和红酒流满了整个大厅的地面。

    叶北冷冷的注视这面前这个人,即便是一片漆黑,他依旧能够看清对方的脸,自这首曲子响起之时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可是,当他想要起身的时候,骤然的眩晕让他重新跌坐回了椅子,这种无力感渐渐充斥全身。

    “绿叶子,落在您的额头,抹去痕迹,黄叶子,落在您的衣服,伤口掩盖,红叶子,落在您的坟墓,拉下帷幕,今夜,大雨灌满了厅堂,将鲜血冲淡,明日一切都会如初……”面前这个人轻声浅唱着。

    冰冷的匕首刺入腰间,拔出,鲜血潺潺。

    叶北一脸不可置信的捂着伤口,任凭他如何疑心,如何警惕,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最想保护的人,却在这个时候刺了他一刀。

    那人走到他的身边,在他耳边轻声道“放心,你现在不会死的,你只需要安静的躺在床上,然后等他来就可以了,至于这个国家,你怎么得来的,我就怎么收下了。”

    仅仅片刻的功夫,灵法区的老师们施以灵阵,在大厅内悬起了一团又一团的火球,照亮了一切,诺言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大厅内一片狼藉,所有人都是面色惨白,这个时候,落叶歌的曲调也停了下来。

    北叶国王,倒在血泊之中,月和紫罗跪坐他的身边不停的哭泣着。

    :
推荐阅读:首席御医 神煌 网游之天谴修罗 圣堂 九星天辰诀 雪中悍刀行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一品江山 重生小地主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