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无名之人·傀儡篇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天色渐晚,灵宛的街道上人并不多,大多都直接回了宿舍准备参加今晚的舞会,就连一向热闹的商业街也有不少关着门。

    “平民,你要做什么?”月冷漠的说道,稍稍朝前走了一步,将紫罗护在身后。

    “这么快就把老师忘了?但你不认得我,总认得这个戒指吧。”萧殊从怀中取出来夜的戒指,微笑着在这对兄妹面前把玩着。

    “我不认得。”

    月的眼中闪过一抹惊慌之色,但随即又平静了下来,长久的训练让他只记得两个身份,其一是傀的作品,其二就是北叶国的皇子月,这已经不是刻意的模仿了,而是一种融到骨子里的行为,自然而然,别说外人了,此刻他也相信自己就是月皇子,所以他不认识这枚戒指。

    “真是可怜。”萧殊摇头慨叹道。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知道我的身份吗?就算我身边没有护卫,此地可是灵宛,只要我一声呼救,立刻就会有人冲上来,毫不犹豫的杀了你。”月面不改色的说道。

    “你大可以呼救试试看,你们两个的身份我一清二楚,只要我告诉湫,你觉得他查不出来吗?”萧殊完全不在意月对他的敌意,走上前,在月的耳边轻声说道。

    月还想说些什么,紫罗面无表情的拉了拉他的手,冲他摇了摇头,转身对萧殊道“你想要什么?”

    “其实我不想C手你们的事,你们爱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有一点我希望你们弄清楚,还记得上课时我说过什么吗,我的主要职责就是负责每一个学生的安全,包括你们,以及……月和紫罗,起码在我任职期间是如此,我一向都是说到做到的。”萧殊微笑着说道。

    他可以不C手零和湫的恩怨,但也有自己的底线,月和紫罗既然成了自己的学生,保全他们性命还是要做到的,萧殊不是一个会轻易动摇的人,执着于自己认定的事,只要他觉得对,就会去做,后果一力承担。

    紫罗眼中不由的泛起了一丝涟漪,她微微张嘴想说些什么,却被月打断道“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既然你的职责是保护每一位学生的安全,就不该挡在我面前,浪费时间。”

    说罢,月就拉着紫罗匆匆离开了。

    “你忘了自己是谁吗?”月头也不回的问道。

    “我没有忘,我是紫罗,北叶国的公主,月皇子的妹妹。”紫罗轻声说道。

    “不,你忘了,你忘了我们的身份,在这之前,我们是谁?”月的声音有些发抖,拉着紫罗的手越捏越紧,疼痛感让紫罗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但是她没有说话,她知道月在害怕什么。

    两人行至一处转角的Y影处,月停下了脚步,双手摁在紫罗的肩膀上,将她狠狠的推在墙上,当没有人看到的时候,他才敢卸下自己的面具,眼中流露出来的是恐惧,害怕到极致,临近崩溃的恐惧。

    “就当我求求你了……不要忘了我们的身份,会死的……不,也许还是死了好吧。”月压抑着自己的声音,痛苦的想要挥拳砸墙发泄,但他不敢,现在他的身份是月皇子,但凡因为自己的意志有所损伤,就是一种失职,至于下场他不敢去想象。

    如果彻底崩溃了也许要好受的多,但他没有,不是因为他承受住了,而是傀不会让他崩溃,真正完美的作品,永远不是呆滞到需要牵线的木偶,而是有思想,有灵魂,但又听话的人。

    紫罗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有说,她安慰不了面前这个少年,就连自己也是一样,每日沉浸在痛苦之中,自己是谁?自己只是一个无名者罢了,可以是任何人,也可以任何人都不是,活在这个世上,不知所谓,徒劳的活着,真正意义上为了活而活。

    望着面前痛苦蹲下身子的月,紫罗没有去管地面有多脏,背靠着墙壁蹲了下来,任凭裙角浸在肮脏的积水之中,伸出手抱住了他的头,轻轻的拍着月的背脊,无神的望着天空,就像两只互相舔舐伤口的猫。

    黑白相间的殿宇中收养着许多的流浪儿,他们穿着黑白相间的衣袍,没有名字,称呼彼此为无名者,直到仁慈之人,授予他们相应的名字为止,他们就会离开殿宇。

    在那之前,仁慈之人会传授他们灵道,传授他们使用各种毒药,暗器等杀人之道,看透人心的方法,只要戴上面具,他们就能成为任何人,在他们眼中,世间没有神灵,死亡才是永恒存在的,是仁慈和解脱。

    这一类人,早就失去了感情,他们不记得自己是谁,也不想知道,无名者只需要知道目标的名字就足够了,授予世人死亡的仁慈,但‘月’和‘紫罗’不同,他们过早的离开了殿宇,太过年幼的他们并未真正磨灭感情,但这也是傀刻意为之,因为他们不需要杀人,他们要去当一个有血有R的人。

    无名者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死亡是他们的信仰,但凡背弃者,便会被带回殿宇,承受苦难,月见过那些背弃之人的下场。

    他们的手脚会被钉在木架上,全身洒满蜂蜜,任凭虫蚁叮咬,暴晒在太阳下,全身散发恶臭,可他们不会直接死去,会有人喂他们食物和水,并治疗伤口,如此这般持续三个月之久,直至他们发疯崩溃,祈求死亡,仁慈之人便会亲手持刀,将他们身上的R一点点的削去,最后只余下骨架为止。

    不知多少个夜晚,他一闭眼脑海中浮现的就是那些背弃者的惨状,一地的腐R恶臭冲天,上面的蛆密密麻麻,时间一长就变作成群的蝇虫,在耳边嗡嗡个不停,仿佛就是那些背弃者死后的化身,不断的在他耳边低语,诉说着自己的痛苦。

    情绪渐渐收敛,月抬起头望着紫罗,眼中没有笑意也没有痛苦,这些情绪本就不该出现的,是他失控了。

    “我们回去吧。”月平静的说道,只要还在灵宛,还在北叶国,自己就是月,但凡与自己无关的,都不该出现在脑子里。

    “嗯。”

    ……

    “真是两个可怜人,诺言同学你觉得呢?”萧殊转身望向身后的诺言。

    “萧老师知道月和紫罗是怎么回事?”诺言也不在意,既然被发现了索性直接问就好了,他一直跟着两人,只是没怎么听清方才他们说了什么,不过萧殊和月起了口角他却是看得分明。

    萧殊思忖了片刻道“你真想知道,我也不是不能告诉你,只是……”

    “只是什么?”诺言急忙追问道。

    “此事干系太大,况且我没有证据,他们两位身份尊贵,我可不敢乱说。”

    萧殊欲言又止的模样看的诺言心中愈发着急,月在外人眼中虽然只是一个顽劣乖戾的皇子,但到底是他诺言为数不多的朋友,无关身份地位,单纯交好而已,可现在这个朋友不知为什么有些古怪,再听完萧殊这番话,更加肯定了心中所想,月一定出了什么事。

    “萧老师直说就可以了,有没有证据没关系,我是公爵之子,在北风城说话还是有一定份量的,月是我朋友,我不希望他出什么事。”诺言坦诚的说道。

    萧殊左右环顾了一圈道“既然如此,你且跟我来,此处人多,我不便直说,若被好事之人听了去,恐弄巧成拙。”

    诺言没有犹豫,一路跟着萧殊行至暗巷,若换做寻常,他决计不可能这么做,公爵之子是什么身份,簇拥讨好之人虽多,仇敌只会更多,但此刻他全然没了平时的防备之心,满脑子都在思索着自己这个朋友到底出了什么事。

    说是暗巷,其实是两家店中间的隔道,昨夜一晚的大雨,地面仍有未干的积水,不过相比岚宇镇还是强得多,平日里都会有专职人员来打扫,故此也不算很脏,只是比较Y冷罢了。

    “你真的以为那两个人是月皇子和紫罗公主吗?”

    萧殊的反问让诺言思绪一滞,明明天气尚寒,手心却冒出了汗,但他仍是强自镇定的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当然我没有证据,信与不信在你。”萧殊不关心诺言是否相信,只要他把这个事实告诉诺言,那么目的就达到了。

    “怎么可能。”诺言有些不敢置信,不说月和紫罗平日里素来有人护卫,单单灵宛这个地方,有湫坐镇,谁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做出这种事?

    “为什么不可能,你真以为灵宛有那么安全吗?”萧殊反问道。

    诺言沉默不语,也许旁人感觉不到,月和紫罗的确给他一种怪异感,只是他从未往那个方面去想,但现在萧殊这一番话,让他心中起了一丝疑惑,哪怕这种可能性很低,可万一呢……

    “言尽于此。”萧殊不再多说,转身就要离开。

    “萧老师,我能问一问你是怎么知道的吗?”诺言见状连忙追问道,就算萧殊说的是事实,可就连自己都没有发现,为什么这个萧殊却能察觉到,他绝对不相信一个最多见过月和紫罗两面的人能发现这种事。

    :
推荐阅读:官术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火爆天王 召唤万岁 宠魅 最强弃少 百炼成仙 醉枕江山 重生小地主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