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因果了断·衡州已成血海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瞳孔骤然一缩,一向平静无波的心绪起了涟漪。

    萧殊三步冲到鼎前,轻轻拍着五龙鼎,可方堇一点反应也没有,依旧无动于衷,呆呆傻傻的模样。

    “他怎么了?什么心魔之劫?”萧殊转头质问着汪越。

    “他此刻陷在心魔之中,外人帮不上忙,若不能堪破……”汪越不忍再说,若不能堪破还能如何?唯有死路一条,并不是凡人意义上的R身死去,而是连同神魂一起消散,什么尸解转生或者夺舍之道一律不可能,是真正意义上的死。

    “你不是他师父吗?你不是仙人吗?!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变成这个样子……明明和我约好了一起离开此界的……”萧殊到此刻仍是不敢置信,一下下的拍打着五龙鼎,发出沉重的铛铛声,犹如钟响。

    若说这个世上还有谁能让此刻的萧殊如此失态,唯有方堇而已。

    “原来你心境的破绽在逸儿身上,看来贫道没有选错人。”汪越伸出手从自己的眉心一引,一朵虚幻的紫莲悬在他手中。

    自这莲花出现的瞬间,云海滔滔翻滚,沸腾一般,最终化作一道道白龙齐聚钟山之上,越积越厚,宛如万顷云山压下,让人恐慌,道道雷霆闪烁,映的钟山苍白一片。

    “逸儿修炼上清道书九华紫莲经,我交予你,若逸儿能堪破心魔,你便给他,若他不争气,你就把这紫莲扔到鼎中。”汪越看也没看那天空中的异象,捏了个道诀,一道白芒将那紫莲逐渐包裹,待到那光芒暗淡下来,那朵紫莲已经成了实体,就好像是一块石头雕刻的精美莲花。

    萧殊没有去接,汪越无奈的叹了口气,将那石莲放在了萧殊身旁道“若逸儿醒了,你便告诉他,为师有些事先行离开了,不必寻我,若没能渡过心魔,身死道消,五龙鼎会将逸儿尸身放出,你自会知晓,届时便将这石莲与逸儿的尸身一并放入鼎中。”

    萧殊依旧没有理会他,自顾自唤着方堇,汪越却忽然笑道“我有些明白为何当初逸儿执意要等你修行到天人境一起离开了。”

    萧殊闻言朝汪越看去,却只见虹光划过天际,消失在茫茫云海之中。

    再一次来到乱葬岗,汪越捏了个道诀,面前景色一变,白雾朦胧之中是一处陈旧的道观,汪越看着外头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咒文,叹息道“你宁愿重回本相,都不让我寻到他们,便是不愿意我行那Y阳元灵之法越陷越深,若非我一直留意此处,方才还察觉不到他们的气息,是我欠下的,今日便一并还了吧。”

    拂尘一挥散去了外头已经若隐若现将要消散的咒纹,缓步踏入道观之中。

    “前辈,你……你回来了?”黑使一脸惊讶的看着汪越,自那道人离去,观中便只剩他和白使二人,也不知过了多久了,若是普通人要在这小小的道观中待上那么久,只怕早就疯了。

    盘膝坐在一旁的白使睁开眼道“你不是应劫了去吗?”

    “是,贫道是要应劫去了,不过在此之前,还需了结一番因果。”汪越环顾四周,发现这道观中就连供奉的天地二字都和云虚山的一模一样。

    “你不是他……你是汪越!”白使猛地站起身子,三尺秋水已然握在手中,可随即却又自嘲一笑,若对方真是汪越,自己与黑使如何敌得过?

    汪越只是点了点头道“此处的封印已经被我解了,你们随时可以离开,当年之事错全在我,若还恨我,我汪越就站在这儿,任凭你们报仇。”

    话音未落。

    一把长镰已经直接劈在了他的肩膀上,没有想象中刀枪不入的画面,鲜血喷涌而出,溅了黑使一脸,森森白骨露出,半个肩膀都被削了下来。

    汪越并没有用任何方式去抵挡,只是单纯的用身体承受着,钻心的疼痛,可他却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白芒闪过,伤口恢复如初。

    白使只是静静的看着,一句话也不说,可黑使见到这一幕先是一愣,随即像发了狠似得不断朝汪越挥下镰刀,刀刀见血,每一下都是恨极,若非这个人,自己和白使如何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不到片刻,汪越被砍得站也站不稳,面目全非,宛如一滩烂R,可只要黑使停手,哪怕只是一个喘息,汪越又会恢复如初。

    黑使不停的砍着,发泄似得挥动着手中的长镰,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他筋疲力竭,连握长镰的手都在发抖,可面前汪越依旧没有半分变化,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化。

    “哈哈,任凭我们报仇?你是仙人,我和白使连伤你都做不到,如何报仇?”黑使惨然一笑,手中长镰砰然落地,他累了,他甚至不想再看汪越一眼。

    汪越沉默不言,他能做仅此而已,也许对于双使而言远远不够偿还当年的血仇,可人死不能复生,纵然他仙人也一样。

    “你走吧,不要再来打扰我们。”白使开口道,他真的已经倦了,若不是汪越再一次出现在面前,他都快要忘了报仇这件事,离不开这个道观,他也不想离开,就这么老死在这儿,其实也不错。

    汪越欲言又止,可话到嘴边却是半句也说不出来,黑使的每一刀都确确实实的砍在了他的身上,砍碎了骨头,撕裂了身体,疼痛感让他想要抵挡,以他二人的境界,只需要一点幻术,一点丹元护体,根本无需受这疼痛,根本也无需一遍遍的修复道身,可他的道心告诉自己,这是就是应受的。

    自袖中取出一个青色葫芦,捏了一个道诀,唯见黑百双使身上浮现出点点荧光,越来越多,汇成一道流光被收入了那葫芦之中,莫约一个呼吸之后,汪越自葫芦中倒出一红一蓝两粒丹药,将其捏碎之后,洒向两人。

    “这元灵苦了你们多年,今日送予你们吧。”汪越一点也不可惜,即便这Y阳元灵长成如今这个地步再难得,即便他这种做法完全是暴殄天物。

    点点碎末融入两人身体之中,伴了他们半生的Y阳元灵就此散去,化作最为纯粹的元力,足以抵得上常人百年修行,哪怕只是一个不懂武功的普通人,单纯凭着这股元力就足以延寿数百年,可这真就是他们想要的吗?

    汪越不知,但这是他当下能够偿还的,再多的,他没有了,也拿不出来了,此时此刻他已经不再是登仙道的北辰君,不过是自身难保的汪越而已。

    “就这么让他走了?”黑使仍是心有不甘。

    “就算真杀了他又能如何,你还没有过够这种日子吗?”白使语气淡漠,将手中秋水剑随意一扔,转身朝观外走去,消失在白雾之中。

    黑使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动作,一切都结束了吗?他不知道,但汪越走了,白使也走了,猛地将手中长镰掷出,他也转身离开了道观,消失在白雾之中。

    锋利的镰刀猛地钉在了那天地木牌之上,小小的道观被白雾所吞没,彻底消失。

    没有人知道黑白双使去了何处,也许在某个小村庄隐姓埋名,也许会重出江湖,也许……

    此时此刻,衡州此时此刻已经成了血海一片,一个玄衫道人,手持如残月一般轮刃,连屠数城,不论男女老少皆不能幸免,起先还有宗派讨伐,无数高手群起而攻,但俱是螳臂当车,被他杀了个干净,仅仅半个月,衡州再无活物。

    朝廷不敢管,也管不了,他们派来的军队没有一个人能回去,江湖人不敢管,他们怕了,什么大义,什么家国,在生死面前都是狗P,谁敢和一个嗜杀的妖魔对着干,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总有一些不怕死的会敢来这个地方。

    就好比这位和剑瑶子一个德性,动不动就自称大侠,其实不过初入江湖闯荡了三年左右的李元丰,还有整天赌钱,欠下一P股赌债的天剑宗宗主徐坼。

    自打离开了家中,李元丰立志要闯出个名头来,第一是向往江湖中快意恩仇的生活,第二他觉得自己师父萧殊这么厉害,那身为徒弟又怎么能落了师父的名声?

    可这些年的日子不仅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反而第一年就大手大脚的花完了银子,连饭都吃不上,跑去客栈里当了一年的伙计,不过就算如此,他也没有卖掉自己随身的八把剑和马匹,即便那匹马已经瘦的不成样子,他心中仍是盼望着有一天自己能出人头地。

    总算有一天,清晨练剑之时,被一个路过的剑宗宗主徐坼看上了,特地邀他去当了个客卿,去之前说得天花乱坠,吃喝不愁,门中弟子众多,还有一个一听就很厉害的名字,叫做天剑宗。

    哪晓得到地方一看,两间屋子,除了他宗主之外就只有三个弟子,徐坼自己睡一间,其他弟子挤一间,时不时还有追债的人上门讨债,徐坼时不时就得出去接活赚钱,才能勉强过活。

    如果不是徐坼声泪俱下的挽留他,他早就一走了之了,可看着剑宗内那几个年不过十四五岁的弟子时常连饭都吃不上,他还是没忍心,他们都是徐坼捡来的孤儿,没有父母亲人,天剑宗就是他们家。

    在那个天剑宗当了两年的客卿,期间名声没闯出来,赚钱的法子倒是越学越多,全都是为了给这个天剑宗还债,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一不小心就上了贼船,这是什么狗P剑宗,简直就是个专门收养孤儿的地方。

    :
推荐阅读: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