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钟山秋色·一人一剑三尺琴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足足十天有余,弥罗最终还是追上了,北昆元兵耗尽了元力,暗淡无光,一丝气机也不再流露,流光不复,变作一掌大小落在弥罗手中,道剑之重足有千山,弥罗一时没有察觉,竟是握持不住,直直的被元兵带着自云端坠下,周遭房屋,地面,乃至山岳江河都剧烈的震动着,衡州青城毁于一旦,三十里方圆的巨坑覆盖了大半座城,不知多少百姓因此身亡。

    四散的血雾逐渐汇聚起来化作人形,弥罗可谓有苦说不出,伤了这R身再要修复最是耗神,可偏偏从自己来了之后,几次三番都是如此。

    “你竟舍得本命道剑不要,也不愿现身吗?真不明白尊者何故如此看重你,要费这般手段。”弥罗望着地上那残月状的道轮,心中疑惑不解,北辰君之名虽盛,但此刻他神魂魔染,修为早已大不如前,即便不管也迟早入魔,若是为了防止他自斩修为,尸解托生,却也不可能,尊者何等身份,这种事在他眼中更是不值一晒。

    “你自管躲,此界天门已闭,任你汪越修为通天也走不得,你不是神魂魔染了吗,这本命道剑落在我手中,我弥罗自当再助你一臂之力,莫要谢我才是,哈哈。”弥罗嘴角勾起,面容渐渐变化,片刻之后已经完全看不出善逝的模样了,玄衫皓首却面容清俊,手持白色拂尘,俨然和汪越长得一模一样。

    血雾将那深陷在地中的北昆元兵裹住,悬在身前,千山之重又如何,失了元力的道剑还入不得他弥罗的眼,不过玩物而已。

    ……

    青州衡陵钟山玄机门。

    漫山枫叶,洋洋洒洒,如雨一般落得肆意,在地面积起了一层红毯,苍白的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映照下来,映着红衣,映着白发,在墓碑上形成点点光斑,一张古琴斜靠在旁。

    一壶香茗,是师尊生前最爱喝的一叶香,玲珑子特地去青云宗讨来的,香炉飘出缕缕轻烟,幽香久久不散,一如这琴声,悠远飘渺。

    一曲罢。

    清酒入喉,仍是甘冽。

    玲珑子伸手拂去那碑上落叶,倒一杯清茶,撒在墓前,自她回到门中之后,便没有在管过其他事,在这墓边搭了一个小屋,终日伴在墓旁,一个人舞剑,一个人吹箫,一个人抚琴,一个人喝酒。

    “青玄子的确差了你许多,你该庆幸他心入唯情,若换个人只怕纠缠不休,反倒扰你心绪。”萧殊望着面前这绝美的一幕,不由感慨道。

    “萧师说笑了,师兄什么性格我自是清楚,我什么性格师兄也知道,虽有同门之谊,却也仅限于此,玲珑早已忘情,心境不同而已,没有比得上比不上这一说。”玲珑子说道。

    “既然忘情,何苦孤守此地?”萧殊问道。

    “师尊生前最爱听曲,师兄他们琴艺稍差了一些,徒惹师尊生气。”玲珑子半开玩笑的说道,说完自己先笑出了声。

    这是玩笑之言,当年没有救下天玑子已经成了她的心结,奈何故人已逝,此结何时能解,他萧殊不知,玲珑子自己也不知,也许是天玑子的死成就了玲珑子的忘情心境,可成在此,败亦在此。

    “玲珑子姐姐。”

    声音由远及近,一道身影踩踏着树枝,一步一跃,速度极快,顷刻就落到了两人面前,才见到萧殊便不由得哭丧起了脸“萧要饭……啊不,师父,你怎么在这?”

    “怎么,就许你来找你玲珑子姐姐,就不许为师来逛逛?”萧殊颇为头疼,自他剑道恢复以来,一手御剑让小叫花崇拜的五体投地,整天软磨硬泡的要萧殊收他为徒,对于青玄子之流看也不看,任凭萧殊说破了天,就是不愿意拜玄机七子为师。

    一言不合就绝食,捣乱,活脱脱一个无赖模样,闹得整个玄机门都不得安宁,若非最后玲珑子来劝,萧殊还真懒得管他,只得把他收为弟子,免得他再闹出什么幺蛾子,随便让青玄子挑了几本剑法,当起了甩手师父,整整三年,竟然连一本都没有学全。

    “我可不是来玩的,我是有不懂,想来请教玲珑子姐姐。”

    “我就站在这儿,你却要请教玲珑子姐姐?不如这样吧,反正你的名字也是玲珑子取得,我萧殊现在就把你逐出师门,你拜玲珑子为师吧。”萧殊板着脸说道。

    “哼,反正你也不教我,逐出师门就逐出师门!”

    “你还有理了,我给了你三本剑法,可你到现在连一本都没学会,别人一听剑瑶子还当是和玄机七子齐名的高人呢,你看看你,还大侠,还劫富济贫行侠仗义,你还行不行了大侠?”萧殊就地捡起一根树枝作势就朝他抽去。

    剑瑶子立刻就躲到了玲珑子身后,脸上写满了你打不着,奈我何。

    玲珑子也是一脸无奈,这两人三天两头的吵架,一点也没有师徒的样子,一个天天嚷着你不教,另一个天天说你学不会,只有在吃饭的时候能有片刻安宁。

    “看看你的轻功,我就算教一只猪,它练上三年也比你强。”萧殊晃了晃手中被剑瑶子踩断的树枝。

    “我才不要学轻功,我要学御剑!有本事你教我啊,怕我超过你,不肯教对不对。”剑瑶子在玲珑子身后探着个脑袋,一点也不肯吃亏,立刻就说了回去,萧殊最开始不肯收他,就是因为两人太熟了,当不了师徒。

    眼见两人就要掐起来了,玲珑子连忙打了个圆场道“不如这样吧,先让剑瑶在我这儿呆着,有什么不懂我会教他。”

    “剑瑶大侠,你好自为之。”萧殊扔下一句话,转身离去,嘴角却挂着一抹笑意。

    “怎么又和萧师吵起来了。”玲珑子笑吟吟的问道。

    “他不肯教我,就给了我几本难懂的剑法,我也不认得多少字,怎么学嘛?”剑瑶子心中愤愤不平,他又不是有意不想学,只是认识的字实在太少了,可他也是倔强,问谁都不问萧殊,他又不愿意总是来打扰玲珑子,一句话大半全靠猜,剩下的看图,就这么练了三年。

    “萧师离天人不过咫尺,恐有劫临,你也莫要怪他,修行本就是如此,万事开头难,当初我也是如此过来的。”玲珑子劝慰道。

    “劫临?那是什么?”剑瑶子不明就里。

    玲珑子闻言心中一颤,何为劫临?望着面前师尊的墓碑,久久没有言语。

    剑瑶子望着玲珑子一时间竟是看呆了,在来玄机门之前,他何曾见过这般清冷脱尘女子,门中都说玲珑子为七子中最小,可也年近半百,可在剑瑶子眼中,除了这一头白发之外,根本看不出年岁,便如那青葱少女一般,举手投足间清雅秀逸。

    “难怪他们说青玄子掌门喜欢姐姐。”剑瑶子低声喃喃道。

    “嗯?剑瑶你说什么?”玲珑子回过神来问道。

    “没什么,我是说玲珑姐姐好美啊,剑瑶一点也看不出年纪。”剑瑶子嘿嘿一笑,下意识将眼睛看向了别处。

    “就属你油嘴滑舌,这些天你就呆在我这儿,姐姐不教你剑法,也不教你轻功,只教你认字,剑瑶你可愿意?”玲珑子问道。

    “只要是玲珑姐姐教我,学什么都好。”

    玲珑子浅笑着从袖中拿出一把木梳,指了指一旁的竹椅道“坐下,转过去。”

    在玲珑面前,剑瑶子就成了乖孩子,指南朝南,指北朝北,他打心底里不愿意惹玲珑生气,可要是萧殊,他下意识就得争上两句,不然浑身都不自在。

    玲珑子将他歪斜的发髻解开,取下木簪,轻轻的将他一头凌乱的长发梳的整整齐齐,面前这个孩子三年前来到玄机门的时候才不过十五岁,个子小小的,见谁都害怕,只肯躲在萧殊身后,半句话也不愿多说,最不待见的就是青玄师兄,当他表示可以收其为弟子代萧殊照顾的时候,被剑瑶子一点不留情面的拒绝了。

    玄机门第一次来个这个小的孩子,大家都觉得特别新鲜,想要逗逗这个小孩,期间还闹了不少笑话,后来渐渐混熟了,也就放开了,和萧殊成了天天吵架的师徒,每次一吵架,青玄子就来请玲珑子,这两个人,一个自己管不了,另一个就会哭闹,他们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如今,三年过去了,当初的少年越长越高,比自己还要高出一头了,如果他不坐下来自己还真够不到了,玲珑子想起这些年的日子,不觉露出一抹浅笑。

    “玲珑姐姐,你为什么总是呆在这个地方啊,一个人多清冷啊。”剑瑶子随手接住一片落叶,他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住在门内,偏偏玲珑子要一个人独居此处。

    “剑瑶你觉得此处清冷吗?”玲珑子手一顿,轻声问道。

    “对啊,这儿是后山,除了树还是树,没有人会过来的。”

    “春花夏蝉,秋叶冬雪,此处虽清冷,却也别有一番滋味。”玲珑子檀口微张,咬住木梳,拿起木簪将剑瑶子的头发重新扎了起来。

    剑瑶子只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
推荐阅读:百炼成仙 最终进化 宠魅 火爆天王 唐砖 官术 光明纪元 全职高手 重生之温婉 召唤万岁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