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北昆元兵·因果自有定数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弥罗正要发力将五龙鼎彻底拉下来之际,一道白虹自天外飞来,起初不显只有发丝般大小,气息隐而不发,直到临头之时弥罗方才察觉,来者似剑若刀,半月形的弧刃上除却道纹流转之外还有一处玄黒蔓延,瞬间就将那血链斩断,五龙鼎失了束缚,腾空而起,偌大的鼎身化作流光朝着东方飞去。

    “北昆元兵?好你个汪越,我寻不到你,你反倒纠缠不休!连你神魂相交的道剑都染上了魔氛,你汪越还要逃到几时?”弥罗怒极反笑,若让这小道士就此离开,此劫不了,到时候自会还报在他身上,平白被天道所用已经是心中不快,还屡屡受挫,心头更是火起。

    北昆元兵乃是汪越元神道剑,千年温养所化,斩杀妖邪魔头不计其数,忆往昔,北昆至,则万魔辟易,可今日,这把道剑已然不复昔日之锋,道纹压制着魔气蔓延,强弩之末罢了。

    话虽如此,但这到底是北辰君的成名道剑,弥罗不敢托大,出手便尽了全力,血气如潮水般朝着北昆元兵扑去,可他快,北昆元兵更快,助五龙鼎脱困之后便头也不回的朝着西方飞去。

    弥罗眯着眼睛,周身燃着血焰,死死跟在后面,浑浊的死海被他带起的罡风一分为二,所过之处,浪起千丈峰。

    最倒霉还数周遭的图夏诸国,一向风平浪静的死海,今天莫名的海浪滔天,浑浊的海水一浪又一浪,比城墙还要高,遮住了天,以着万钧之势冲击下来,城池土崩石裂,守在城边的将士连反应都没有,就连人带屋一起被海浪拍碎,无处可逃。

    所谓国家,所谓军队,在无妄灾劫面前,没有半点抵抗之力,或许那些死去的人今日就是有这一劫,他弥罗不仅仅是方堇的魔劫,更是城中万千百姓的死劫,天道总是无常,即便修为再高,也超脱不出这一步又一步注定的路,红尘凡人只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至于弥罗,汪越之辈,知其所以然,却也仅限于知而已,没有人能说清,自己所作所为到底是出于本意,还是早已注定。

    死海的尽头是哪?

    辽阔无边的海面,北昆元兵速度极快,破空之声还未响起,它早已掠过,身后一道血光紧追不舍,这种速度下,微风化作道道钢刃,无休止的撞在弥罗身外的血焰上,惊起一圈圈波澜。

    西方没有尽头,当你到达那个点的瞬间,整个世界只剩下一个方向,那就是东。

    一前一后,身下高山海洋,荒漠草原不断变幻着,弥罗牢牢锁定着北昆元兵的气机,不敢有片刻分神,只需一个恍惚自己就会跟丢,两者都非常有默契的没有去越过那条线,不然只怕现在不是一追一赶,而是一块被天雷追着跑。

    ……

    汪越沉默了片刻,弯下身子拿起那把替他道身挡了数年风雨的伞,青色的伞面有些破旧,其上多处缝补,这不是第一把了,好几次伞都被路过的人顺手拿了去,可没过几天,木晚晴又会拿来一把新伞,重新撑在石像身旁,手上遍布着划伤。

    “那姑娘希望如何?”汪越叹了口气问道,依他所想的话,这些年的看护道身之情,他不愿欠下因果,理应还了才是,修行之人最忌的就是纠缠不清,可现在他是有理说不清,反倒成了被报答的人。

    木晚晴并没有料到汪越这般好说话,长久以来在家中照顾弟弟,外出还要面对形形色色的人,造就了她倔强自主的性子,认定了的事就不愿意再改。

    踌躇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种事她真的未曾想过,她最初的决定是只要自己还活着,那每天都会来朝拜,哪里想得到这石像会有一天成了活人站在自己面前,

    圆坑外木燕青借着夜色躲在灌木之中,偷偷的看着,心跳快得异常,虽然听不清两人说了什么,可眼前这一幕却让他脑补了不知多少故事。

    他四年前就知道姐姐每天都会来这儿朝拜这儿的一尊石像,可自从父母死去之后再不信神佛的姐姐怎么可能会拜一尊石像,还每天都舍得花钱买香和瓜果,一联想到自己当年那一场大病,心中一清二楚。

    因为家中无长辈,他总是被其他孩子欺负,久而久之也就不愿在和人接触,造就了他孤僻的性子,又不愿意朝着辛劳了一日的姐姐吐苦水,总是埋在心里。

    这些年他每天等到姐姐一出门,便偷偷摸摸的跟在后面,看着姐姐拜完,离开之后,就从一旁出来,也是对着石像也是一通拜,拜完之后就像和老朋友聊天一样,对着石像自言自语,没过多久又赶忙抄小道跑回去,他得赶在木晚晴回家之前回去,不过这段时间也是他感觉最开心的时候。

    突然身子被一股力量所托,腾空而起,木燕青下意识抓住了灌木,挣扎之际却瞥见那圆坑内的汪越朝他一笑,只来得及大叫一声,手中灌木齐根而断,整个人朝圆坑飞去,缓缓的落在了木晚晴身旁。

    “燕青!?你怎么在这?”木晚晴一脸疑惑的看着手中抱着一大把灌木的弟弟。

    “说起来,你我也算老相识了吧,燕青。”汪越笑吟吟的看着木燕青。

    “燕青怎么回事?”木晚晴看了看弟弟,又看了看汪越,心中疑问越来越多。

    “……哈哈,呃,我是路过碰巧看到。”木燕青下意识说道,他最怕姐姐了,在家读书的时候只要有一点懈怠,姐姐就会罚他绕着村子跑,美名其曰身体好才不会得病,这一身体力也是这样炼出来的,才十五岁,已经快要比姐姐高了。

    “说实话!”木晚晴眼睛一瞪,完全是一家之主的做派,说完才意识到汪越还在一旁,又略带歉意的对汪越说道“让道长见笑了。”

    木燕青心知瞒不过去了,将手中灌木一扔,只得和盘托出,完全不敢抬头看木晚晴,就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木晚晴听完只觉的既好气又好笑,此地离村子可不近,足有七八里路,她一路走来得花上将近一个时辰,木燕青就算抄小道也近不了多少,这般来回的跑,不知该说他毅力坚定还是傻。

    “我当为何每日回家,你总是一身汗,气喘吁吁的,姐姐不是不想告诉你,只是……唉,你早些与姐姐说,姐姐还会不带你来吗?”木晚晴故作生气的说道,却又心疼的替木燕青掸去头上的枯叶,看着面前的弟弟逐渐长大,忆起往事不禁红了眼眶。

    “姐姐你别哭啊,是我不好,我不该来的……”木燕青见状没了主意,哪怕姐姐要骂他,打他都无妨,可他最见不得姐姐落泪。

    “小女和阿弟没有其他牵挂,在这世上无亲无故,恳求道长收留我们姐弟,小女不奢望仙道长生,只愿随道长避世尘外。”木晚晴像是下定了决心,俯身朝汪越下拜,她没有去问木燕青愿不愿意,因为她知道燕青平日里最爱去村子里的老人讲故事,最向往的就是那些神话传说中的仙人,飞天遁地,撒豆成兵。

    而眼前这一位不正是活生生的仙人吗,就算她不说,木燕青也会想方设法的拜汪越为师,与其如此倒不如自己开口,免得他说错话,惹怒了仙人。

    “您真是仙人?”木燕青虽然嘴上疑问,可眼中都快要冒出星星了,生怕汪越嘴中蹦出一个不字。

    “怎么,不像吗?”汪越将手中梨子扔给了木燕青,反正平日里木晚晴放这儿的瓜果也多是他一个人自言自语时吃掉的。

    皓首却面容清俊,玄衫可仙姿出尘,手持白丝拂尘,这和木燕青想象中的仙人相去不远,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那些说书人口中的仙人,多是清冷孤高,没有汪越这般好说话,可他不知道的是,当初的北辰君便是如此,清冷孤高,斩妖除魔更是毫不留情。

    “像,太像了,不,仙人在上,请收下我们姐弟,燕青愚笨,还望仙人不嫌弃。”木燕青大喜过望,俯首便拜,这种机会他怎么错过,只要这个道人能守他为徒,那自己岂非也成了神话传说中的仙人,届时呼风唤雨,光是想想就已经心满意足。

    汪越挑了挑眉毛,不嫌弃?他心中嫌弃的很。

    “你俩人可想好了,修行清苦,跟着我更要苦上十倍,红尘俗世虽惹人心烦,却诸多诱惑,七情六欲嘴上说着放下,可心中当真放得下?不如拿着这些钱回去吧。”汪越伸手一指,地上的碎石竟化作赤金,足有百斤之多,莫说姐弟两人,就是十人百人也够快活一世。

    “仙人您是在考验我们吧,要是拿了这金子,你就会消失不见,等我们拿回家,这些金子也会重新变成碎石。”还不等木晚晴开口,木燕青就抢先说道,这些故事他听的多了,都是考验,他自认决计不会上当。

    汪越不禁苦笑,这还真不是考验,他就希望这姐弟俩拿着钱回去,可偏偏木燕青自作聪明的不吃这套,弄的他说是也不好,说不是也不好。

    :
推荐阅读: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