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云寺倾覆·妖魔入世仙何在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待晓月折返观澜峰,遍地都是枯败焦黑的尸体,宛如朽木焦炭,轻轻一碰就如同木屑碎散,活像是被放干了血又在太阳下曝晒了一个月,气味异常难闻,其中多是年轻一辈的弟子,此刻连面如恶鬼,不知是登了极乐还是下了地狱。

    默念生咒,一路疾行,来到那藏着小叫花的巨石前,已不见其人,只剩被扒开的碎石和枯枝,晓月心惊,足下又快了三分,来到云寺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却也只能苦笑,这哪里还有半分寺庙的模样,只剩一片废墟,佛塔横倒,宝殿倾塌,经阁也不复存在,萧殊一个人盘坐在废墟之中,小叫花坐在一旁倒塌的石柱子上一言不发,看到晓月便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晓月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四处逛了逛,来到那倾塌的经阁前,多少古籍佛经毁于一旦,完好无损的几乎没有,余下一些碎散的竹简和纸屑,云寺传承一朝不复,佛塔内历代高僧的舍利,也不知去处。

    即便晓月他不看重外物也觉得颇为惋惜,这要是让慧觉师兄看到了,估计得得气的亲自找那个妖魔算账不可。

    滴答……

    晓月抬头看去,不见朝阳,黑云密布,沉闷的雷声轰隆作响,一道道闪电划过,撕裂了整个天空,微风带着湿润的气息拂过,点点细雨逐渐落下,落在他晓月身上,落在一片废墟的云寺上,落在岳州干裂的土地上。

    初时小,片刻倾盆而下。

    “下雨了?”晓月有些不敢相信,岳州已经长达数年没有下过雨了,整个州城的人都逃七七八八,剩下的多是些老弱病残之辈,能活下来的吃人喝血与那走尸也一般无二,守境的将士弃甲逃了去,他们云寺全靠着山中潭水撑过这些年。

    灰色的天空,风夹着雨,呼呼之声宛如D箫,空D冷寂,小叫花呆呆的坐在石柱子上,雨水将他头上的灰尘碎石都冲了个干净,虽是初夏,这雨却异常的冷,每一滴打在身上都是刺骨的疼痛。

    没一会,小叫花就面色青白,浑身哆嗦,连忙跳下石柱子,想要去捡那掉在一旁的红伞,可还没等他走到,一阵劲风反而把伞吹飞了,晃晃悠悠的朝着寺外落去,小叫花焦急之下,从地上捡起小石头想要把伞砸下来,可力气太小,加上风确实很大,任凭他怎么使劲也根本砸不到红伞。

    萧殊此刻静坐调养,弥罗的恐怖超乎他的想象,境界上的差距难以逾越,即便硬接他剑势,依旧从容自若,此番伤势有一半是弥罗出手所致,另一半则是被剑道所反噬,全力施为之下,终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若非佛珠异变,以金莲将弥罗*退,他萧殊恐怕逃不过剑折身陨之命。

    虚无的境界之中,红衣人的面容模糊不清,他手指轻点,金莲盛开,连成一片金海,至清至圣的气息以他为中心扩散开来,蔓及萧殊身上,那原本沉重的伤势逐渐开始消退,逆乱反冲的内元也平息的下来。

    “你是谁?”萧殊并不在意自身伤势,他此刻就想要知道,面前这人究竟是谁,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又为什么要救自己?

    红衣人笑而不言,衣袖一拂,整个境界砰然碎裂,化作点点碎末打在萧殊身上,随后转身离去,消失在那愈来愈小的莲海之中。

    冰冷遍及全身,刺骨的雨水顺着发梢流下,萧殊猛然睁开了眼睛,再不见那红衣人,唯有灰压压的天空,寒风透体,冰雨淅沥。

    小叫花无奈的看着那越飞越远的红伞,只得作罢,正想要找个别的东西替萧殊挡雨,忽见一道红光自身边掠过,径直朝那红伞飞去。

    “大侠是回来救我了吗?”萧殊站起身子,稍稍运了运内元,那么沉重的伤势居然已经恢复了七八成之多。

    “我还不是怕你打不过他!”小叫花背对着萧殊,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强忍着哭腔。

    他一醒过来发现自己被藏在了碎石下,爬出来之后,才发觉这山路上遍地都是干枯的尸体,可一想到萧殊还在山顶,还是忍住了逃走的念头,蹑手蹑脚的避开每一具尸体,等他来到山顶,正好见到萧殊一人面色惨白的静坐,整个云寺已经成了废墟,他不敢打扰,只能在一旁静待,生怕惊扰了萧殊。

    “大侠说的是,我还真打不过他,幸亏你赶回来把他给吓跑了。”萧殊笑道,手一招,那红伞晃晃悠悠的自天边落了下来,回到了他的手中。

    “你知道就好!你还要带我去见神仙呢,可不准死了!”小叫花紧绷的神经总算松懈了下来。

    “萧施主?”晓月见萧殊转醒,连忙走过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妖魔神通广大,他深怕萧殊此刻也中了什么妖术。

    “弥罗的境界远高于你我,我自认不是他的对手,若张真人在世或可一敌,现如今只怕……”萧殊眉头紧锁,自己的境界离天人只差一个契机,但就是这一点点的差距,让他在面对弥罗之时全无办法。

    “他要寻的汪越,莫非就是崇玉在位之时的那位国师?相传他是仙人下凡,早已修得长生,超脱轮回之外,不再五行之中,和尚也是早有耳闻。”晓月询问道,能让那个所谓鬼道渊妖魔来寻的除了被传为仙人的国师汪越之外,他再想不出其他。

    萧殊心中有所顾虑,他不知道那个妖魔是否真的离去,故而只是点了点头道“应该是他。”

    “和尚与天玑子有几分交情,此事也是听他所说,奈何……唉。”晓月叹了口气,这等妖魔哪里是凡人能够解决的,转而看向那碎了一地的佛像,愈发的无奈。

    “萧要饭的你不是认识神仙嘛,让他去制服这个妖魔不就好了吗?”小叫花出声问道。

    “萧施主认识……汪越?”晓月心思极快,这世上能被称为神仙的除了汪越还能有谁,可话才出口,他就意识到不对,立刻噤声,最后两个字完全是用内元传音,只有萧殊能够听到。

    萧殊闭目凝神片刻,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以他为中心扩散开来,周遭一片静谧,无论风声还是雨声都消失不见,每一滴雨都逐渐由下落转为静止,就连小叫花和晓月两人都是一动不动,好像成了木雕一般,可就在眨眼之后,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弥罗的确已经远遁了。

    “萧施主的境界实在大大超出了和尚的想象,难怪那妖魔说你快要飞升。”小叫花感觉不出来,但晓月到底是天玄境,方才那个瞬间他能感觉到一股玄之又玄的意念掠过,就好像被一双眼睛扫过一样。

    “若非晓月师父指点,小子也无能再上一步。”萧殊超越了天玄境之后,忘我意境更上了一层,心念所及,宛如亲眼所见。

    “如何?”晓月慎之又慎的问道。

    “不瞒晓月师父,我的确和汪越有一些纠葛,但他已经消失了好几年,实在是无从找起,不过至多四年后,汪越一定会出现。”萧殊肯定的说道。

    “四年吗?可四年之后,这世间还是和尚认识的世间吗?唉,也罢,和尚一介凡夫,怎干预的了仙魔之事。”晓月看着遍地的尸体心中愈发沉重。

    “南北小师父曾说过,万事皆有因果,与其自扰乱心,不如顺其自然。”萧殊说道。

    “哈哈,萧施主说得对,和尚庸人自扰,当真白修这么多年佛法,和尚有个问题想要问萧施主,不知萧施主方才是如何击退那妖魔的,和尚山下看到一朵金莲,可差点以为菩萨下凡了。”晓月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暂时压下了心绪。

    萧殊抬起手,晃了晃手腕上的佛珠道“昨夜正想说,奈何事发突然,若非这串佛珠,我萧殊只怕也成了这遍地尸体中的一个了。”

    “金莲是这佛珠所显?”晓月虽然知道感觉这串佛珠神异,但却不曾想过竟有如此大的能为,能让妖魔退避这该是何等法宝。

    萧殊将这串佛珠的事一五一十的告知了晓月,只可惜晓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佛珠绝非此界之物,且与佛门有莫大渊源,指不定就是那位修成正果之人的法宝。

    这一日,常年不见雨的岳州,下了一场大雨,明明是夏初,却寒如腊月一样,数百年历史的云寺毁于一旦,至余下了十余名僧人。

    云寺周遭,零零散散的走尸朝着最近的芜城而去,他们嗅得到活人的气息,哪怕隔着数百里,灼热的鲜血便如路标一样,指引着它们前行。

    一道红芒以着R眼难及的速度,划过天际,在灰蒙蒙的天空撕出一道血痕,无论是暴雨还是雷霆,都不能让其慢上半分,萧殊完全不顾形象的半躺其上,斜望着身下山河,剑罡自发不绝,风雨难侵。

    “真的会飞啊……我们去哪呀?”小叫花张大了嘴,抱着萧殊的手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掉下去,可看到身边掠过的云雾,下方壮阔的山河,又不禁心中激动。

    “玄机门。”萧殊轻笑道。

    :
推荐阅读: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傲世九重天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