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何来不公·天地无情是自然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等了许久也不见晓月出现,慧觉便带着俩人去了佛经阁,本按理来说是不允许外人入内的,但此刻慧觉倒觉得无所谓了。

    佛经阁内佛藏万千,武经阁则包罗世间功法,寺外坊间传闻若有人能悟透这两座阁楼内的经书,便能立地成佛,白日飞升,自然也不曾有人做到,寺中人也当了笑谈,八层阁楼坐落于佛塔两侧,佛塔内安放着历代高僧的舍利,无论白日黑夜,均是灯火长明。

    两座阁楼相对而立,若不看那匾上的字真当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均是八边形,下有台基,高二十丈有余,朱红色回廊层层往上,透着一股神秘之感。

    推开阁门,引入眼帘的是一个石刻佛龛,其内一佛结跏趺坐,神色肃穆,莲台之下诸多金刚菩萨乘云而立,周遭点满密集的蜡烛,烛光映的厅内一片通明,而且比外头还要热,每日都有僧人看护,保证烛不灭一盏,香火不断一根。

    “此处是基层,在往上才是经阁第一层,晓月师弟想来应该在第六层。”慧觉介绍道。

    小叫花早就看的失了神,都感受不到阁内的闷热,这每天得点上多少蜡烛和佛香才行,这可都是钱啊,看不出来这个云寺竟然这么有钱。

    萧殊点了点头便和慧觉一并上了楼梯,走到一半他又回转了下来,只见小叫花仍痴痴的看着那石刻佛龛内那尊佛像,不由笑道“喂,看什么呢?”

    小叫花仍是恍若未闻,直到萧殊拍了拍他的脸颊才反应过来,汗水早就湿透了衣襟,也分不清是热的还是冷汗“没看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佛像好奇怪。”

    “有什么奇怪的?”萧殊不解的瞥了眼那佛像,虽然比寻常佛龛要大得多,但也不过是普通的佛像罢了。

    小叫花摇了摇头,他说不上来,可这尊佛像总让他有种心神不安的感觉,越看越感觉坠深渊,不知不觉连身处何地都要忘了,如果不是萧殊叫醒他,只怕不知要看到什么时候。

    “走吧,那么爱看等你出家来看个够。”萧殊看不出个所以然,独自走上楼梯,没入Y影之中。

    小叫花见萧殊离开,环视了一圈,偌大的厅内只余下自己一人,万千烛火都驱不散心中的不安,不由打了个哆嗦,连忙跟了上去。

    从第一层起便放满了檀木架子,并排而列,层层叠叠,其中既有保存完好的竹简书,也有线装书籍,所跨年代难以考量,阁楼内常驻着好些僧人,每日都要清灰,打扫,并且清点书籍。

    直到六层,慧觉唤了几声,忽见一只白皙的手从书架中伸了出来,朝三人晃了晃,也不作声,慧觉也不在意,高声道“师弟,有人要见你,待会再看吧。”

    那只手只是微微晃了晃,示意他们先不要过来,随后又缩了回去,慧觉见状不由歉意的说道“师弟一向如此,两位不要见怪,想来是看的入神了。”

    三人等了半响,那人忽唱道“短船谁泊蒹葭渚。夜深远火明渔浦。却忆槿花篱。春声穿竹溪。云山如昨好。人自垂垂老。心事有谁知。月明霜满枝。”

    “什么玩意?”小叫花半句也没听懂,他只觉得声音还蛮好听的。

    晓月伸着懒腰从书架后探出身子,虽然是慧觉的师弟,但看上去却一点也不显老,秀气的五官,白色僧衣外披着一件墨色袈裟,衣袖上缠着朱红佛珠,脖子上挂着一串看上去颇为沉重的玄色佛珠。

    “谁找和尚?”晓月似笑非笑的问道,他最不喜看书时被打断,哪怕是自己的师兄他也要问个明白。

    萧殊向前走了一步,打量了一番晓月,随即笑道“在下萧殊,打扰大师看书实在抱歉。”

    “你找和尚?”晓月皱着眉头,拨转手中佛珠,直视着萧殊。

    “师弟!”慧觉不满的唤了一声,晓月虽为寺中首座,但在外人面前未免太过不尊礼数,就算性格如此,来者是客,好歹也收敛一些。

    “你这佛珠……是从何得来?”晓月没有理会慧觉,一眼看到了萧殊缠在左手上的佛珠,不同于寻常的佛珠,萧殊手上的佛珠给他的感觉完全不同,虽然内藏不显,但对于他这等佛修者来说还是太过显眼。

    “这正是我来此的其中一件事。”萧殊心道我还没说你倒先发现了,还真来对了。

    “这么说还有第二件事?”晓月转过身子,将自己翻阅的书籍一一捡起,拂去上面的灰尘,将其归复原位。

    “没错,小子心中有一惑,南北小师父不得解,便来此请教晓月师父。”萧殊走到晓月身旁诚恳的说道。

    “南北解不了?哈哈,我猜非是他解不了,而是他不敢解,南北太明白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晓月不由笑道,他太了解自己这个徒弟了,就是因为太明白了,所以有些话南北不会去说,可就这样推给自己,未免太看得起师父了。

    萧殊点了点头,晓月说的半分也不差。

    “你问了他什么?”晓月一边整理书籍一边问道。

    “为何天道不公。”萧殊缓缓开口道。

    此言一出,慧觉摇头叹息,小叫花沉默不言,唯有晓月稍稍愣了一会,随即笑道“那你说,天道如何才算公平?”

    “这……”萧殊思索了一会,心中却没有一个答案。

    “你不知道,那你说,天道如何才算公平?”晓月又转头笑眯眯的问着小叫花。

    “让所有人都能吃饱,没有战乱,没有人饿死,冻死,这样才算公平。”

    小叫花说着心中所想,晓月却摇了摇头,转向慧觉问道“师兄,你觉得呢?”

    慧觉摇着头,一言不发。

    “世人都道苍天不公,瞎眼的说凭什么我瞎了,他们能看见,穷困的说凭什么他们有钱,我就要住着破屋子,盖着破棉被,受了灾的跳着脚骂天骂地,说来可笑,其实被他们羡慕的人也在说天道不公,就好像这世上一切不如意全都是天意。”晓月自顾自说着。

    “山门口许多人挨饿,还受着病痛,因为天灾,因为**,他们便骂着天道不公,可如果没有天灾,没有战乱,他们一样会骂,为什么,也许只是今天手滑摔了一只碗,也许是喜欢的姑娘被人抢走了,也许是买菜贵了一些,你问我天道为何不公?和尚倒想反问一句天道如何才算公平?”晓月反问道。

    “还请晓月师父指点。”

    这些年萧殊所见所闻太多苦难,故此他从未想过这些,今日晓月这一反问,倒是让他有种拨开云雾的感觉。

    “我道南北为何不愿说,他此生付了佛法,不曾经历红尘,所知皆是书中言,这个问题其实许多人都能解,只是他们不愿承认,不愿意看破,便用这句话聊以**,真正会把天道不公当成一个问题去解的,恰恰是心无所碍之人。”在晓月看来,萧殊的眸子里没有太多的恩怨情仇,没有烦恼琐事,澄澈如泉。

    “和尚多嘴问一句,施主武道境界为何?心境又为何?”

    “天玄境,心入忘我。”萧殊沉声道。

    “本因年少轻狂,奈何施主入了道,忘了我,不知凡尘苦楚,不明因果定数。”晓月慨叹道。

    本是闯荡江湖的年纪,哪知才入江湖,便出江湖。

    “有人生为天子,有人生为乞丐,有人如施主这般,天资卓绝,成就武道宗师,也有人数十年如一日苦练,却仍不过一介草莽,故此你才认为天道不公?”晓月举了几个例子。

    “是。”萧殊点了点头。

    “那你有没有想过,天道若真要按人所想的来,人人生为天子,人人都是奇才,没有天灾没有**,万事万物都如意,那这世间又当如何?”晓月走到烛台边,取下蜡烛,忽的将其吹灭,看向萧殊道“便如这烛火,顷刻即灭。”

    萧殊紧皱眉头,若有所思的看着那青烟袅袅的蜡烛。

    “天地不讲仁恩,只任自然,万事万物便如草芥,一视同仁,无为无造,万物自相治理,故言天道不公,实则笑谈罢了。”晓月拿着蜡烛从其他烛台上借了火,重新摆回了烛台上。

    萧殊仿佛如梦初醒,对着晓月拜了三拜,自嘲笑道“原来困了我许久的疑惑,不过是庸人自扰,天道如何能比之为人,既非人,便不存七情六欲,也就没有所谓公平不公平这一说了。”

    晓月连忙侧身躲开道“和尚不是殿内金佛,你也不是和尚的弟子,天玄境的三拜可受不起,和尚要折寿。”

    萧殊不由失笑,难怪南北是那样的性子,什么样的师父就教出什么样的徒弟,不像慧觉方丈这般沉稳,更多的是灵慧,言语间总有自己的理解和领悟。

    “好了,这问也问了,解也解了,和尚还要看书,其他事不妨晚上再说。”晓月挥了挥手,打发着三人,旁若无人的又从书架上取了一本书看了起来。

    :
推荐阅读:宠魅 火爆天王 百炼成仙 官术 最终进化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唐砖 召唤万岁 最强弃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