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数年无雨·山寺亦无米面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萧施主,这药每日服一次就行了,莫约四五天便会好转。”善法端着一碗深色汤药,颤颤巍巍的递给萧殊,还险些洒了。

    “怎么了?”萧殊接过汤药放在一旁,他注意到善法的动作很不自然,站也站不稳,坐又不敢坐,浑身上下一股子药味,这明显是受了伤。

    “没什么。”善法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即道“这汤药趁热喝,凉了的话药效就差了,首座应该下来了,施主便与我一同去五观堂用斋吧。”

    萧殊见他不愿多说,也不再过问,推了推睡死在床上的小叫花道“醒醒,吃饭了,再睡可就没了。”

    吃饭?

    小叫花即便熟睡也听不落这俩字,肚子里本来就吐的一干二净,空空如也,揉了揉眼睛,刚想说话就被一股子浓重的药味冲了鼻子,这都不用喝,光闻一闻就知道有多苦。

    萧殊可不管这些,指了指那一碗有些发黑的汤药道“赶紧喝了,听到小师父的话没,凉了药效可就差了,喝完吃饭去。”

    小叫花眯着眼睛,皱着眉头,端起那碗也不知道什么玩意的汤药,低下头闻了闻,险些把脸都苦绿了,捂着鼻子又将药给放了回去,不情愿的道“我又没病,头也不晕,眼也不花,这药你自己喝吧。”

    “小施主你的确得了风寒,而且身子骨虚弱,这药还是喝了吧,我特地放了些糖,不苦的,只是闻起来不好闻罢了。”善法解释道。

    “有糖?”小叫花眼睛一亮,又端起了那碗汤药,一脸怀疑的盯了半晌,还是眼睛一闭,一捏鼻子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这糖味是没尝出来,苦味也没闻起来那么明显,不过一入肚子就觉得浑身暖洋洋的。

    “什么时候吃饭去?”小叫花一喝完这药感觉更饿了,肚子咕噜噜的叫个不停,当即爬下了床,一脸期待的看着俩人。

    “我这十来天没吃饭的还不急,你肚子倒是先叫上了,还什么时候,现在啊。”萧殊站起身子,朝善法点了点头。

    呆在屋里头还好,这一出寮房,外头是烈日当空,万里无云,直晒的这云寺宛若被放在炭火上烤一样,小叫花方才还说头不晕眼不花,才被日头晒了片刻就有些撑不住了,五观堂离寮房不远,却也得走上一阵子。

    “好热啊。”小叫花一边扶着萧殊一边嚷道,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不住的朝下流,日头晃得他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萧殊无奈的取下背后红伞,撑了开来,小小的Y影成了这条路上唯一的净土。

    五观堂位于大殿左侧,来往僧众频繁,一方面要替山门口几百张嘴等着吃喝,另一方到了午时也该开饭了,不过这些日子饭菜是越来越少,寺中剩余米面已然不多,不说没了香客,就算买也没去处,后山的几处菜圃全无收成,这天不下雨,你求也无用,咒也无用,寺中的几口井和观澜山上的三处水潭也快见了底。

    三人走进五观堂,寻了一处位置坐了下来,堂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足够容得下寺中百余人,不过这上百号人一落座,那屋内虽然晒不到太阳,也凉快不到哪去。

    善法光是坐下,整个背都止不住的刺痛,加上屋内闷热,不禁有些没了胃口,环顾了一圈对萧殊道“小僧要先给师尊取饭菜,稍后再来用斋,两位自便即可,晓月首座应该也快到了。”

    说罢善法站起身子,去盛了一碗米粥,说是粥,稀的和汤也没了区别,拿上了几个白馒头和一些斋菜离开了五观堂,这几个月师尊都不曾来过斋堂,一向都是善法送饭,今天也是照旧。

    来到禅房,还没敲门,却见方丈紧锁眉头从禅房内出来,善法连忙放下饭菜行了个礼。

    “善法你送完饭菜也吃饭去吧,好好休息,莫要累坏了。”方丈看了眼那稀薄的米粥,摇了摇头道。

    “有两位施主来此想见晓月首座,那萧施主是南北师兄的朋友,弟子自作主张将他们带了进来,还请方丈不要怪罪。”善法见方丈要走,连忙说道。

    方丈面色一沉,手中佛珠不由自主的捏紧,思索了片刻问道“他们现在何处?”

    “弟子将他们带到了五观堂,此刻正在用斋。”

    方丈听完一言不发,匆匆离开,善法此前已知了疫病的事,心知肚明方丈担心的是什么,此刻唯有祈祷,切莫出什么事才好,不然别说责骂了,就是被师尊打死也难消心中愧疚。

    善法深深吸了口气,平静了心绪,将饭菜送进禅房。

    戒法示意他将饭菜放到桌上,站起身子,看了善法一眼随口问道“坐下,伤怎么样了。”

    “弟子无事,师尊挂碍了。”善法心中一暖,师尊虽严厉古板,可真要说起来,却也是最关心弟子的人,不过这次实在是气不过,平日里最听话的弟子居然如此说话,可别看善法背后伤痕累累,其实戒法下手很有轻重,只是一些皮外伤,修养两天也就无事了。

    “届时若真没了办法,你就下山去吧,寻个安生之地。”戒法瞥了一眼善法,一边喝着稀薄的米粥一边说道。

    “当无法可医?”善法闻言心中一惊。

    “便是能医又如何?寺中米面最多支撑半月,善法,为师不担心其他,可你这性子下山难免吃亏,你得学学南北,他可精怪的很。”戒法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弟子不下山,弟子就在山上陪着师尊。”善法倔强的摇了摇头,他自小就在寺中长大,只知吃斋念佛,诵经习武,山下红尘不关心,江湖恩怨不沾身,下山这个念头从来就没出现在善法的脑海过。

    “哈哈,陪为师在山上等死吗?”戒法失笑,却也懒得再劝说,自己这个徒弟有时候就是榆木脑袋,认定一点就再也钻不出来了。

    “弟子相信万事总有尽头,天灾也好,**也罢,苦尽总能甘来。”善法一向都很乐观,用他自己的话说,天雨虽广不润无根之草,要是连自己都放弃了,那佛陀也渡不了。

    “饿了吧,这几个馒头你吃了,不够的话就去斋房,好好养伤,莫要再来打扰为师。”戒法叹了口气,喝完了粥就站起身子,再一次盘膝坐在蒲团上,不再言语。

    斋房僧众这些时日都吃不饱,善法也是一样,平日里分到的吃食并不够填饱肚子,也唯有戒法这等长辈方才会额外多给一两个馒头,虽说天气炎热有些没胃口,可腹中空空也很是难受,看着白花花的馒头不禁咽了口口水,他看着戒法略有佝偻的身子道“弟子不饿,只去斋房盛一碗粥便可。”

    说罢,善法收了粥碗,离开了禅房,那几个馒头依旧被留在盘中。

    五观堂内,萧殊喝着清淡的米粥,见小叫花一副狼吞虎咽,嘴里塞得满满的模样,不禁笑道“这么急做什么,又没人和你抢。”

    小叫花白了他一眼道“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十多天不吃不喝还一点事都没有,可我是正常人。”

    “大侠你这叫忘恩负义你懂吗?你真当我不饿啊,还不是都留给你了。”萧殊一点也不客气的抢过小叫花面前的馒头。

    “还我!你不是有吗?”小叫花瞪着萧殊,伸手就要去抢。

    “一个哪够,我可是十天没吃没喝,有得吃还不得多吃一些,不然在某人看来可是不正常了。”萧殊站起身子,一只手拿着两个馒头,一只手按着小叫花的头,任凭他怎么跳,怎么抓都够不到。

    “还不是你非要来这个鬼地方,我才陪你来的,况且你早知道不够吃,当初干嘛多买一些?”小叫花恼羞成怒的甩开萧殊的手,气鼓鼓的坐了下来。

    “不就俩馒头嘛,都给你行了吧,大侠吃饱了还得拯救黎民苍生,你不用多说,我都明白。”萧殊笑道,将馒头扔给了小叫花。

    “算你识相!”小叫花也懒得计较萧殊调侃,现在填饱肚子才是要紧事,其他都可以先放一放,秋后算账也不迟。

    “说起来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萧殊顺口问道。

    小叫花愣了好一会,他的确从来没有告诉过萧殊自己的名字,萧殊也一直戏称他为大侠,可名字这个东西,他自己都快要忘记了,从来没有人叫过他的名字,总是被人唤作叫花子,臭乞丐,傻子,野狗这一类称呼。

    忽然俏皮对萧殊吐了吐舌头笑道“原来那个名字啊,我记不清了……干脆重新取个名字吧,你觉得叫什么名字好?”

    “这还用想吗,干脆就叫大侠得了,反正你也立志当个大侠。”萧殊不以为然的说道,他才不信人还能把自己名字给忘了,明显是不愿意说。

    “这名字也太蠢了,哪有人叫这种名字,萧要饭的你有没有脑子?”小叫花忿忿不平的反驳道。

    “我觉得就叫大侠吧,听起来多威风,又直接表明了身份,贼人一听就闻风丧胆,退避三舍,一举两得,多好啊。”萧殊摊了摊手道。

    :
推荐阅读:首席御医 网游之天谴修罗 神煌 圣堂 雪中悍刀行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一品江山 神座 重生小地主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