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拒之山门·石佛不见世人苦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山路陡峭,传闻这观澜山由下至上足有一万零八百阶,有那虔诚香客曾一步一拜上山,细细数过,正是一阶不多一阶不少,小叫花本就体虚,加上之前又吐了个干净,还没走到半山腰就累得不行,满头冒汗,两条腿重的和灌了铅一样,再也迈不上去。

    萧殊调侃了几句,只得背起小叫花,他本来就是为了等小叫花才刻意放慢了脚步,这下子背起小叫花反倒比之前更快了,一阵风似得朝山顶奔去,小叫花伏在萧殊背上,一点也不觉颠簸,风拂着脸颊,只觉安心,没一会就睡着了。

    这到底是不是一万零八百阶萧殊也没数,不消片刻就到了云寺山门前,可眼前所见却让他大为惊异,这山门口哪里有半分佛门清静之地的样子,简直是人满为患,大多是老弱之辈,面黄肌瘦,席地而睡,不少僧人在搭建布棚,分发米粥,馒头,可到底是人多粥少,没一会就分完了。

    山下遭难,不少人都逃难离开了,留下些个孤寡老人和没人要的孩子无依无靠,这就想起了香火鼎盛的云寺,纷纷到此处指望有一口粥喝保个活命也好,要说这云寺真当能养活这么多人却也不然,寺中的米面这些日子也消耗的七七八八了,完全是坐吃山空立地吃陷,有出无进,可说到底也没个办法,地不长稻,水流干涸,这寺前的湖谁不知道是咸的,也做不得水源,佛也拜了,神也求了,该不下雨它还就不下雨,就连这观澜山上的三潭十一涧都快干了。

    这粥分完了,可还有人没吃呢,日头越升越高,哪里是区区布棚能挡得了的,转眼就有人耐不住高温和饥饿昏厥了过去,这下子更乱套了,老人一把揪住那些僧人的衣襟就质问“咱们平日里香火钱给的也不少,凭什么他们有得吃,我们就得饿肚子?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是不是你们藏私,不愿意让咱们看到?”

    那小和尚却只是双掌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心平气和的说道“王施主,寺中锅灶有限,暂且就煮了这么多,分完了还会继续煮的,请各位静待。”

    “等?你看看人都饿昏过去了,怎么等?再等一会你们就来收尸吧!”那老人气急败坏的眼前就发黑,险些跌倒,幸亏被那小和尚扶住。

    “行了王老头,你少说两句,人家也有难处。”

    王老头瞪了那小和尚一眼,狠狠甩开他的手,喘着气坐在布棚下,忽然看到萧殊背着小叫花,Y阳怪气的高道“大家都看看,又有人来了,年轻人你有手有脚还要来和我们这群老弱抢吃的?”

    这些人现在排外的很,多来一个人就意味着多一个人分粥,本来也不够分了,这下倒好,又来了俩,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盯着萧殊。

    倒是那个小和尚赶忙走上前来行了个礼问道“小僧善法见过施主,施主请少待,米粥还在准备,不妨先在这布棚中休息片刻。”

    萧殊拍了拍身后小叫花的头,小叫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只觉头晕眼花,在萧殊耳边轻声道“我……我头晕。”

    萧殊摸了摸小叫花的额头,只觉有些烫手,想来也是,这些日子确实苦了些,自己自持修为自然无事,可小叫花的体质比普通人还差些,这一番折腾,加上烈日暴晒,得了病,萧殊想了想,对着善法还了个礼道“不知晓月大师可在寺中,萧殊得南北小师父指点慕名而来。”

    善法一听南北小师父,面色变得有些古怪,思索了许久问道“萧施主是南北师兄的朋友?”

    这好巧不巧,善法正是戒法的弟子,那南北当初在寺中一天到晚除了研究佛法尽和那些个僧老作对了,其中和戒法最合不来,一见面就得论上半天,善法对南北颇有些敬仰之情,那戒法是谁啊,那是监院,脾气暴着呢,就是晓月首座也得让他三分。

    可这南北偏偏就是个谁都不怕的主,善法平日里哪敢有半句顶嘴,每每看到南北让戒法吃瘪的样子心中既佩服又担心,怕戒法一怒之下就把南北给揍了,不过奇怪的是,戒法虽然生气却也没有真的动过手,不知是因为晓月首座还是自持监院身份不与南北一般见识。

    见萧殊默认,善法随即道“晓月师叔此刻正在佛经阁参研佛理,不过也应该快要出来了,施主且随我来。”

    “外面如此炎热,为何不让他们进去?”萧殊环视着那山门口这群落难之人,一个个的半死不活,汗流浃背的蜷缩在布棚下,散着一股说不出的异味。

    “施主有所不知,非是小僧不想他们进去,而是师尊有令,但凡落难之人,一律不得入寺,小僧也不知为何。”善法小声的说道,生怕被人听见。

    “这些人怎么办?”萧殊指了指那好几个因为饥饿高温而昏厥过去的人问道。

    “到时候会分发汤药,至于是死是活,那只能看老天爷了。”善法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此天灾实在罕见,别说这些人了,就是寺中也快没了米面,到时候该怎么办,他心中也发愁的很。

    萧殊皱了皱眉,也没多说什么,跟着善法就进了寺中,寺门才一打开就有不少人想要跟着进去,却被好些僧人拦了下来,说什么也不给进,任凭他们哭喊谩骂,只作充耳不闻。

    寺中萧条,虽禅香袅袅,可那一株株青松,紫竹早已经干枯死去,地面都被晒得开了一道道口子,来往僧人俱是汗流浃背,忙忙碌碌,一些人抱着柴火,一些人挑着水,平日里这个时候那都是念佛诵经等着吃饭,现在倒好,别说诵经了,坐下来歇一会都不可能。

    “善法,这位施主是?”

    迎面而来的僧人捋着袖子,手上抱着一堆也不知是药材还是什么其他东西,满头大汗,一身僧袍均被汗水渗,一边扇着风一边问道。

    “这位施主是来求见晓月师叔的,是南北师兄的朋友,你赶紧煎药去吧,别落个偷懒懈怠之过。”善法擦了擦额头的汗,眯缝着眼睛瞄了一眼那火辣的太阳,言语颇为不耐,以前谁都不愿意招待客人,现在成了名副其实偷懒的理由。

    那僧人看了萧殊一眼,将善法拉到一旁小声道“戒法师叔不是说了不准人进寺内吗,你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萧施主说了是来见晓月师叔的,千里迢迢的我还拒之门外不成?这是佛门,不是皇宫,到时候师父要是责怪下来,我担着,我要担不住,这不还有晓月师叔嘛,大不了我也学南北师兄,出去游历一遭。”善法拍了拍那僧人的肩膀道。

    “你以为你师父为什么不允许那些人进寺?”僧人叹了口气反问道。

    “为什么?”善法心中有些诧异,我这当徒弟的都不知道,你还能知道了?

    “傻善法,我看整个寺中就你还不知道,本来还不想和你说,怕你闯祸,现在倒好,你还要带人进寺?是疫病啊,你没见山门口那些人一天到晚就有那么几个昏倒,时间一长还口吐白沫,浑身忽冷忽热,晚上发起疯来还咬人呢!要我说,这病肯定还会传染,戒法师叔必然早早有所察觉才做了这个决定。”僧人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什么意思?”善法面色一变,他原以为只是外边环境恶劣,长久日晒,加上吃的也差,水又常常喝不上才导致如此,并没有过多细想。

    “那我问你,我们这药每日分发,可有人好转过,晚上那声音你没听到过?渗人的很,我大半夜都睡不着。”僧人见善法不信便质问道。

    善法沉默不言,这些日子的确时不时就有人昏倒,口吐白沫,至于咬人之说他虽不曾亲眼得见,却常常听那些守夜的师兄弟说起,被人制住绑起来也不得安宁,活像一头野兽,只有到了白日才会消停,这般连过数个日夜之后就会死去,他虽然知道如此,但总觉这是人病痛,饥饿之后绝望所致,故而对师父的决定颇为不满。

    可现在想起来,好像的确是自己想的太过所以然了,这药每日都在分发,可要说疗效却不见万一,死去的人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日趋增多。

    “你真当这药有用?这不过是些寻常药方,治得了体虚,治得了风寒,可哪里治得了那种疫病,聊胜于无罢了。”僧人颠了颠手中的药材,面带苦涩。

    “别说了!”善法此时心乱如麻。

    这事就像一层窗户纸,大家都不说出来,那就相安无事,不知道的也就不知道,知道也闭口不谈,过一日是一日。

    “你看看那人背上背着的小孩,你善法怎么就敢保证他没有得了疫病,是你医的好还是戒法师叔医的好?还是晓月师叔医的好?”僧人不忿的质问道,见自己有些激动又赶忙把声音压了下来,他这是好心相劝。

    “你别说了,到底怎么回事我会找师尊问个清楚。”善法心中Y郁,若他所说是真,自己这些年以来信奉的到底是什么?

    萧殊瞥了一眼伏在自己肩膀上昏睡的小叫花,这一切对谈自然没有瞒得过他,俩人声音虽小,但想要萧殊完全听不见还得再远个半里路才行。

    :
推荐阅读: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赘婿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