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佛珠异象·世事皆有因果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怎么个说法?”萧殊问道。

    “有一便想着二,得了二又要三,难以满足,求而不得非是天不遂人愿,只是人心不足罢了,正如先生一般。”南北指了指萧殊道。

    “我?”萧殊一时没反应过来。

    “是,天玄境已达顶峰,但先生不是依旧不满于此,小僧还记得那一夜漫天剑潮当真是蔚为奇观,此生仅见,着实是开了眼界,可天门到底未开,这是否是先生的求而不得?”南北笑着问道。

    萧殊也不否认,点了点头。

    “先生看我这一身伤,它是从何而来?”南北指了指自己那贴着膏药包扎好的伤口问道。

    “被街上百姓所伤,被何家家奴所伤。”

    “那他们为何要伤我?”

    “因为你和东西替我和小叫花出头,他们不喜外地人,你们偏要挡在前头,便拿你们出气。”

    “那他们为何不喜外地人?”

    萧殊没有在回答,他明白南北的意思了。

    “人生苦多,均有因可循,既是苦,那便是恶因,天灾**,以至于许多州城的百姓不得不背井离乡,这便是恶因,他们来到烟都之后心生歹意,偷盗抢掠,这是恶果亦是恶因,烟都百姓怨恨外来人,或刁难他们,或唾弃他们,更有甚者如那何骀谏,直接杀人,也是同样,正所谓因果循环,我涉足其中,这一身伤便是恶果。”南北双手合十慨叹道。

    “照你这么说,那天灾是何因之果?你这一身伤的恶果会成为何事恶因,又会造成什么恶果?”萧殊有些不耐的质问道,又是因果,如果一切真早早注定,那万物生灵存在的意义岂非如同木偶戏,所谓的自我不过是前因所致,所谓的选择不过因成果罢了?

    “缘起性空,更是无明,天灾**亦非是天道自发,而是每个人,每一天,每一点的积累,一个恶因,便是下一个恶因的开始,无论局内局外,众生造业,众生承担,此便是共业,小僧受了这一身伤,不问,不闻,不究,坦然受之,便结了这恶因罢。”南北一脸悲苦之相,口诵佛经,可大千世界冥冥众生,业力何其之多,莫说一人,便是三千佛陀八百比丘,又何尝能渡尽众生?

    “青云宗张真人剑屠十万,坐死城头,按你这么说,那十万将士本就该死?若张真人拦不住,玥国沦陷,这举国百姓就该亡?”萧殊辩驳道。

    “善恶难分,对错难断,皆由一心未免偏颇,小僧不敢妄言张真人是对是错,他为苍生受劫是善,剑屠十万是恶,保下玥国,最终落个骂名,这便是因果,绕不开,逃不掉,上至佛陀道祖,下至红尘俗客,唯一的区别便是大修行者不昧因果,知因承果,而普通人不见因果,待到临头依旧自欺,在小僧看来,张真人便是大修行者,虽死,仍恪守本心,金刚怒目亦是慈悲。”南北说道。

    外头的雨依旧淅沥,萧殊沉默了片刻,忽然莞尔一笑道“若我现在杀了你,杀了整个烟都的人,如此也算因果吗?”

    “算。”南北沉声道,话音刚落一道暗沉红光划过,发冠掉落,长发披散了下来,可他眸中依旧平静无波。

    杀意渐浓,萧殊注视着南北的眼神,手中红叶剑罡吞吐,每一次都让南北宛如赤身L体置身冰天雪地之中,可他仍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

    “好多年前,我受天玑子半师之恩,他给我留下了这一问,还没等我解开,他先去世了,我这些年所见所闻亦是不少,但始终不求甚解,今日还要你这么个小和尚替我解惑,当真世事无常,若有机会真想拜会一下你师尊,看看什么样的人才能教出你这么个徒弟。”萧殊收剑笑道,方才出剑的一瞬间,他的杀意可不是作假,只要南北有半分心虚,也许这剑罡真就会切下他的头,萧殊虽不好杀,可南北偏偏要说一套他最厌恶的因果,但最终他还是收了剑,南北云淡风轻的模样,让他想起了天玑子。

    “我知先生不喜因果之说,可小僧还是要说,除最后一问,皆可因果二字概之。”

    “天道不公就不在因果之列吗?”

    “这……小僧见识浅薄,只知因果定数,不解天意无常,何敢妄言天道公平与否,先生若真想解惑,不妨去岳州观澜山云寺寻我那晓月师尊,或许家师可为先生解惑,家师也是好客之人,云寺虽谈不上香火鼎盛,但也是一方佛宗,就算不拜佛,光是看看风景也算一个好去处……”南北跟打开了话匣子一样,滔滔不绝的从观澜山云潮壮丽,说道岳州风土人情。

    萧殊也不打断只是静听,南北却话锋一转,指了指萧殊手腕上的红色念珠道“这串佛珠先生是从何而来?”

    “你认得?”萧殊诧异的问道。

    南北展开的眉头又一次紧皱,这佛珠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就好像在哪见过,但却卡在喉咙口说不上来。

    萧殊见他苦恼,便将手腕上的佛珠取了下来,扔给了南北道“这串佛珠从何而来我也不知,只是从小带在身边。”

    南北拿起细看,这佛珠不似寻常,十八颗佛珠间并无绳线串联,就好像凭空有什么力道让它们吸在了一起,不由惊异道“小僧只知那磁石有如此特性,可这佛珠晶莹剔透,不似那磁石一样墨黑,为何却能自发连在一起?”

    “曾有位道长说,这佛珠不是此界之物,你当真认识?”

    萧殊心中抱着一丝期望,只可惜南北看了半晌仍是摇了摇头,将佛珠递还给了萧殊道“这佛珠神异,小僧不过拿在手中便可感觉其佛韵内藏,绝非寻常之物,但若说眼熟的话,许是常年在寺中见过类似的佛珠吧。”

    另一边吃完了饭,何骀谏和王老早早离开,临走前还特地来寻萧殊,明说暗说,希望萧殊能当何家的一个门客,邀萧殊和小叫花去府上一叙。

    像他们这样有身份地位的人,往往都会养一大批三教九流的人物,有些是徒有虚名,骗吃骗喝,养着多也是充充场面,真当有本事的那可谓食有鱼,行有车,也无需干杂役,生活惬意,故而多有人毛遂自荐,亲自邀请的萧殊算是第一个。

    不过萧殊没有兴趣便拒绝了,他本就不喜被束在一处,早年天玑子让他照看玄机门,这些年别说去看看了,连打听都没有,倒也不是不关心,只是在他想象中,玄机门这种少涉江湖恩怨的门派出不了什么大事。

    东西和苏锦夫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就差认作女儿了,反倒把自认佛法高深的南北晾在一旁,百无聊赖的每天和伯仟老爷子下棋就是他做的最多的事,不过南北的棋艺可不差,面对伯仟简直就是横扫一样的赢。

    伯仟虽然平时修身养性,脾气不错,但他对下棋有执念,府中家奴不敢赢他,像张员外这等和他半斤八两,自认水平不低,可这些天连连输棋,越输他越要下,心里憋着火也不好发作,倒是苦了伯颜,遭这无妄之灾,被伯仟喝令不准出门,每日去祠堂背书。

    小叫花新鲜了几天之后就厌倦了,他哪里享受过这种待遇,虽然舒服,但心里总是有道坎不过去,也改不了小偷小摸的习惯,总是毛手毛脚打碎东西,转眼就成了伯府的公敌,不过碍于是伯颜请来的客人倒也没人去责怪他,只是都跟防贼似得防着他。

    “萧要饭的,你不是要带我去见神仙嘛,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小叫花吃饭时问,睡觉时也问,成天跟在萧殊身后,就像只甩不掉的鸟一直在萧殊耳边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

    “过几日吧。”萧殊总是这样说,不知为何,手腕上的佛珠自打那一晚给南北看过之后变得有些不安定了起来,每每静修冥思之际,便自行散出清光,将萧殊引入莫名境界之中,这是从小到大都未曾有过的事。

    萧殊也去询问南北,但两人思索半天却毫无头绪,只是那境界之景却深深的印在了萧殊的脑海之中。

    目之所及,红莲漫天,金莲遍地,黑莲乍现,青莲飘渺,俱是朵朵摇曳,每一瓣莲花上都有细细经文流转,神异非常。

    莲海中一道难以言喻的宏大光柱至圣至清,上接天,下抵地,萧殊其面前连一粒灰尘都算不上,再看去,那光柱之中还有一道若隐若现的身影,口中呢喃的说着什么,每当萧殊想要细听之时便会从中脱离出来。

    “要小僧说的话,这红莲应是业火,金莲则是功德,至于那黑莲和青莲为何,就不得而知了,先生说那光柱中还有一人影,那此人非佛既魔,先生要小心才是。”南北思索的良久说道,面色也是从未有过的慎重。

    萧殊感觉那光柱中的人似乎是想要告诉自己什么,可在那境界之中,萧殊口不能言,目不能视,手脚皆没有了感觉,数次之后才发觉自己根本没有身体,仿佛只是一团虚无的灵识漂浮其中,每当他努力的想要靠近那光柱,那满目的莲花便会枯萎,化作灰烬飘散,顷刻整个境界之中宛如下起灰雨,光柱随之破碎,一切重归黑暗,意识便脱离而出,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之中。

    :
推荐阅读: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医道官途 百炼成仙 宠魅 圣王 火爆天王 官术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