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少年佛性·生死哪堪一晒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哪来的小丫头片子,滚远些,再多管闲事,连你一块办了。”何骀谏尖细的声音听着就像猫挠木板刺耳难受。

    “明明是你们先撞我们的,有没有王法了?”小叫花探出脑袋嚷道,被何骀谏和伯颜瞪了一眼又缩了回去。

    “王法?别的地方我管不着,但在烟都,你们惊了我的马,就该死,两个外地难民,姑娘你不妨问一问这满大街的人,有谁愿意替他们说半句好话,我和伯颜掉头就走,有吗?”何骀谏一边笑一边大声质问那些路过的人。

    “滚出去!”

    “就是你们这些穷鬼外乡人把我们烟都搞得乌烟瘴气!赶紧去死!”

    “亏得官府施粥行善,你们倒好,日日行偷盗之事,死了还传疫病,真猪狗不如!”

    “要我说啊,就该把这些人都抓起来,关进牢房离,省的死在外边还占地方。”

    “滚出去!”

    街上的人不仅没有帮萧殊他们说话,反而捡起石头丢砸他们,东西哪里见过这种阵仗,自己好心怎么反倒被人唾弃,成了恶人了,可他们只是普通百姓,如果还手那真成恶人了,只能不断闪躲,可到底人多,转眼身上就被砸了好几处淤青。

    南北走上前,一言不发的将东西护在身后,任凭他们丢砸,不消片刻浑身血迹斑斑,这下子东西真的忍不了了,拿起长鞭就要还以颜色,却被南北紧紧拉住。

    “够了没?如果不够,就接着砸,便是将我砸死了也无妨,若还不解恨,便割了我的头,断了我的手,折了我的腿,扔入锅中煮熟了,分而食之可好?”南北脸上全是血,但他擦也不擦,依旧面带微笑。

    那些石头自然是完全砸不到萧殊,更别提躲在萧殊身后的小叫花了,不过出乎萧殊意料的是这南北竟然躲也不躲,真就让他们这么砸在身上,要说自持功力深厚却也不像,看他全身都在因为疼痛颤抖,只怕是快被砸晕了。

    “他脑子有问题吧?”小叫花有些惊恐的看着南北,的确现在浑身是血的南北说出这种话有些惊悚。

    南北一番话说的所有人都感觉身子凉飕飕的,仿佛有一股冷气从脚底直升至头顶,手上拿着的石块也不由放了下来,这是个疯子啊,万一要真给砸死了,被官府追究起来那就得不偿失了,好好的犯不着和一个疯子较劲,纷纷逃也似的离开了。

    “你是不是傻,就算不还手也躲一躲啊!”东西又惊又怒,一把甩开南北的手,拿出一些纱布替他擦去脸上的血迹。

    “哈哈,没事的,这点伤真算不了什么,师尊说过,一切伤痛都不过是流于表象,磨练心性罢了。”南北笑着取过纱布捂着额头的血口子,仍是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你再说!”东西瞪着他,随即道“我不管师尊怎么说,但要我说,人死万事皆空,再有下次你一个人回去吧!”

    “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吗,东西师姐。”南北见她翻脸连忙讨饶。

    “不准加东西!”

    “说完了没?你们也看到了吧,我杀他们是为民造福,你们拦着我,那就是逆天行事,识相的就滚远些。”何骀谏面色Y沉,其实他心里早就想连这俩人一块杀了,奈何伯颜在旁,到底不想朋友见到自己如此残忍的一面。

    东西转头看了看萧殊,心中有些复杂,但只犹豫了一秒钟就做出了决定,仍是半步也没有退让的挡在前面,在她看来,萧殊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想来是武功全失才会如此,而且南北当初也说了,他不是什么恶人,如果因为当初丢脸,今日就弃他不顾,作壁上观,那自己当初的誓言岂不是如同儿戏一样。

    “你这个女人好不知情面,说了让你滚就赶紧滚!”伯颜怒道,从小相处他到底还是知道何骀谏的心性,只要动了杀念就绝不会罢休,这也是家中一直不希望他和何骀谏关系太好的原因,家母总是念叨着因果报应,就怕到时候祸及自家,落得一个家道中落,断子绝孙到哪里反悔去?

    他和何骀谏是从小的交情了,两人平时开开玩笑,互相拆台自然是无伤大雅,如果真要有什么难,什么灾临头,他绝不会明哲保身,虽然不相信什么因果,但天天听心里总有根刺,也不希望何骀谏真栽在这什么狗P报应上。

    何骀谏面带微笑的拍了拍手道“好。”

    “杀了那俩个叫花子就好了,这两个不如打断手脚就算了吧。”伯颜劝道。

    “伯颜,我告诉你,有时候你退一步,别人就会骑到你头上来撒N,况且我这个人最讲究诚信,说了连他们一块办就一块办,愣着干什么,上啊。”何骀谏笑道。

    几个家奴立刻挥刀砍了上去,面色铁青,青筋毕露的样子,他们自然也知道面前这女子有些本事,自己不一定就是对手,但不上不行了,他们是宁惹阎王爷,也不愿惹了何骀谏不快。

    东西从容挥出长鞭,一卷一扯间,将那些刀刃尽数卷起,别看她是个女子,但力道却大的惊人,几个家奴顿时握将不住,长刀纷纷脱手,乒铃乓啷的掉了一地,可他们仍是不罢休,四个人前后左右成夹击之势挥着拳头朝东西打去。

    这种寻常打架的招数自然是伤不了她,身子闪躲之际,鞭子如蛇灵动,每一鞭快如闪电,精准的打在他们的手腕,脚踝,力道不重不轻,恰好让他们失了重心,跌倒在地。

    “别动!你再动我就杀了他!”

    东西闻声心中咯噔一下,转头正看到其余一人捡起了刀架在南北的脖子上,看他神色凶恶的样子,只要她有半分不顺从的意思,只怕就要手起刀落。

    懊恼之余更是惊恐,别人也许不清楚,但东西知道,南北从来就不愿意习武只修佛禅,六岁入门之时他便说过“若佛也要以武渡人,那这佛我不拜也罢。”

    那时不过比他大了一岁的东西跟在师尊身后,觉得这个同龄人很奇怪,一点也不像小孩子,说起话来总是一套一套的,还带着刺。

    没有人理解,同门弟子都觉得南北太过极端,佛法固然重要,可习武就算不为其他,自保也是必不可少,不过他们和南北关系也不是很好,自然多懒得多说,东西也一直觉得南北这个决定莫名其妙,曾劝过他,但没什么用,反倒是师尊一直认为南北有慧根,故而也同意他不学武。

    天下人人羡艳的武经阁他从来不去,反而一有空闲就去佛经阁,八层经阁,每一层都有三千佛藏,短短八年时间,他竟然踏上了第二层阁楼,按理说这样一个人应该深谙佛理,一性圆通才对,但南北反倒给人一种越读越回去的感觉,不仅对佛藏提出质疑,时不时还冒出几句大逆之言,把门中僧老气个半死,如果不是师尊袒护,只怕早就被逐出了师门。

    师尊总说书是死的,人是活的,人若被书所框限那才是愚笨,这点东西极为赞同,因为她本身对什么佛法就不感兴趣,就因为这点平时被师尊说教也就罢了,还时不时被南北调侃,不过寺中也除了师尊也只有他陪在自己身旁,只因为她是师尊捡回来的,也是寺中唯一一名女弟子,小时候不明白,但后来才知道,原来自己和他们真的有些不同,清规戒律当头,就算是为了避嫌,其他人也不愿和她过多接触。

    东西虽然过惯了寺内平淡生活,可她心里总是向往着寺外,向往着师尊口中的快哉江湖,而南北则是看罢佛经,做完功课,闲着没事就找僧老论禅辩理,简直两个活宝,没了办法才放出来,说是见见世面,其实也是为了给寺中僧老们寻个安静。

    东西心中焦急,却无可奈何,她武功再高也不可能瞬间从他们手中救出南北,反观南北仍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他伸出手弹了弹那架在脖子上的钢刃道“这位施主,你挟持与我非但不是好事,反而是大大的坏事呢。”

    “闭嘴!你不束手就擒,我就先瞎了他的眼。”那人有些不耐的吼道,左手扣在了南北的眼前。

    南北半阖眼眸道“施主,你家少爷也说了,无论如何都要杀光我们,那我师姐便是束手就擒了,这个决定就会改变吗?”

    东西一听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就算束手就擒了他们就会放过南北吗,她环视着那几个已经从地上爬起来虎视眈眈的仆人。

    “闭嘴。”那人仍是不为所动,他才不在乎南北怎么想,他只在乎何骀谏会不会迁怒自己,会不会对自己家人动手。

    “施主,你手抖得很厉害呢,连刀都握不稳,小僧自问不欠杀债,施主今日若杀了我,便是种了杀因,若不能解脱,轮回中自有恶果寻来,小僧劝施主动手之后便自行寻一家佛寺出家,每日为小僧念几句往生咒,也许冥冥中可解杀报也说不定。”南北伸出手,捏住了那不住抖动的钢刃,往自己脖子上推了推,刀刃锋利,立刻划出了一道血口子,温热的血顺着刀锋流到那人的手上,他却抖得更厉害了。

    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家奴,平时和少爷欺负欺负人,练了些粗浅功夫,真要说杀人,平时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今天实属是急了眼,可真到了这个关头,充盈在脑子里的血渐渐的冷了下来。

    杀人?

    这和杀J杀鸭不一样,是和自己一样的人,活生生的人,就算事后少爷能平了官府的追究,可……

    :
推荐阅读:宠魅 火爆天王 百炼成仙 官术 最终进化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唐砖 召唤万岁 最强弃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