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以杀止杀·孤坐城头望南国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玥历十八年三月,图夏诸国联军突破边境,西方桐州陷入战火,北方匈人虎视眈眈随时可能进犯,连年旱涝,军心民心俱失,整个玥国宛如风中小舟摇摇欲沉。

    帝师周易生提议让朝廷召集武林人士以抗外敌,同为一国相信他们不会袖手,可结果请的确是去请了,但大多门派只是做了个表面功夫,派出那么几个戴罪几个弟子或外门弟子应付一下,真要说杀人本事恐怕还比不上久经沙场的老兵,掌门长老躲得一个比一个快,朝廷的人明早到,他们今晚就出门远游了。

    武林门派只想明哲保身,不愿站出来,即便朝中大臣也是人心浮动,更别提这些无关己身的武林人士了。

    但总有人愿意站出来。

    “师尊真要去?”

    “是。”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一声长啸,巍峨万剑来。

    张道全一人西去,带走了剑冢所有的剑。

    边境守军早已溃散,是人心散了。

    张道全独自站在图夏联军阵前,猎猎狂风中道袍翻飞,面对震天喊杀之声,他轻轻拭去额上薄汗嗤笑道“杀人者,人恒杀之,老道今日便教教你们这个道理。”

    剑过之处尸山血海,只杀的赤宵断了,昆吾折了,孤坐城头,身前唯有一柄残破的天剑太阿,竟无一人敢越半步,只杀得图夏诸国惊了魂,丟了魄,退军至边境八百里外。

    杀了多少人张道全已然不记得,有的人害怕求饶,被张道全浑身染血的模样吓得腿软,另一些人却是至生死不顾,不死不休,仿佛拿起了刀,眼里就只剩下了杀敌,可他们最终都倒在了张道全的剑下,那一刻他化身修罗,舍了人心。

    不是他想杀,而是非杀不可,为救而杀,战争永远不是靠一张嘴就能平息的,张道全所能想到的便是以杀止战,你敢来进犯,我就杀到你怕,杀到你退为止,原本还担心着那帛书中的内容,现在看来是自己多虑了,仙道真是太远了,即便伸出手也够不到。

    堂堂天人境的剑修,竟落得如此地步,也不知是可笑还是可悲,张道全已经感觉不到伤口的疼痛,染满血的手连握个酒壶都在发颤。

    从最开始的所向披靡,御万剑,杀人不过翻手,到此刻油尽灯枯,三剑尽毁,自己是真的老了,也许在年轻个三十岁……

    “世人都晓神仙好,哈哈,神仙好啊……”张道全呢喃道,手一松,一壶清酒撒了一地,混着泥土,顺着墙头滴滴洒落。

    一世修为保玥国一时太平真当值得吗?

    值得,太值得了。

    他的道,注定了他不能,也不会袖手旁观,只可惜当世剑道顶峰又少一人。

    云头忽现一只白鹤,方堇一步一生莲,走下云头,坐在张道全身旁,对着残破不堪的天剑太阿道“这就是他的道,大善亦是大恶,你陪他至此,足矣,回去吧。”

    太阿一声剑鸣从中折断,剑柄化作一道流星飞去,只留下半尺剑刃陪在张道全身旁。

    方堇站在城头,看着城外尸骸遍野,进犯之人,俱死在张道全剑下,如此罪业足够让佛陀成魔,敢这么做的人,也只有张道全这样的人,其他人避之不及,不说罪业缠身,便是这等杀伐又有谁承受得起。

    “你本不用如此,既入天人,便安生等那劫落便可,无论渡不渡得过劫数,终是不负一世求道心。”方堇坐在张道全身旁,看着他那满是沟壑的脸,染血白发,一点也不像是剑道顶峰,反倒宛如一个邻家老农,

    早已涣散的眼神依旧遥望南方,像是在一声声询问,家国安好否?百姓安好否?

    “是了,这是你的劫,避不开,你是没了办法,好一个天道,好一个劫,所以你才选了后者,放弃登仙。”方堇突然反应过来,不由失笑。

    “若换个人,也许这劫难不到他,只管闭门自修便渡了,何须管什么王朝兴衰,百姓生死,只可惜偏偏是你张真人。”方堇抬头看着天空,还是一望无际,还是空D虚无,就和小时候看的一样。

    方堇站起身子朝张道全拜了三拜道“前辈大善,我方堇何德何能独善其身,登仙之前,便守在此处,已报前辈今日情义。”

    张道全至死恪守道心让方堇为之动容,修行路上一些人选择顺天,另一些人则以着最惨烈的方式去对抗自己的命途,谈不上谁对谁错,只是立场不同,张道全要保玥国百姓,图夏诸国要扩张领土,吞并此刻孱弱的玥国。

    像是听到了方堇的承诺一般,张道全合上了眼,原本坐的笔直的身子终于倒了下去,靠在墙边,怀中掉出一卷帛书,被风吹起,落在了方堇身前。

    “这是……”

    以血为书,字字惊心,方堇连忙合上了帛书放入怀中,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天空道“我当为何这般落劫,原是如此,师尊总说天道无情,我本还不信,可现在看来,当真无情。”

    空旷无际天空顷刻黑云密布,宛若十万大山压下,让人透不过气来。

    “还要杀我不成?”方堇孤身立在城头,狂风猎猎,却连他的衣袖都吹不动,紫气环绕周身,莫说这区区狂风,便是刀剑水火又岂能伤他半分。

    一道足有三米粗的雷霆打落下来,半个城头土崩石裂,化为焦灰,但下一刻又黑云散尽,似乎一切都没发生过,这天地异象不过是一个警告罢了。

    天发杀机,周身紫气都暗淡了三分,方堇面沉如水,拂袖散去尘埃,方才那一道落雷让他身子颤了三颤,即便知晓这道雷绝对不会劈向他,但仍是止不住心中畏惧,便是连汪越也想不到,当初那掌中紫雷反倒成了方堇越不过的心障。

    特别是方堇此刻临近飞升,对天道更加敏感,不同于人的杀意,是一种直入心神,宛如一把利刃在方堇的心神上狠狠的刮了一刀,眉心紫莲都有些黯淡了。

    天玑子留下的帛书不仅没有帮到张道全,反倒成了一块烙铁,谁都接不住,方堇没了办法,木已成舟,自己接不接得住都已经捂在怀里了。

    “这般心性将来如何渡劫”

    “你若想届时劫落得轻一些,便早些了断凡尘因果,纠缠越深,登仙越难。”

    师尊训斥仍在耳边,方堇定了定心神,闭目盘膝而坐,此番守境不仅是因为张道全杀生护生之举,更是为了了断自己与崇玉,与玥国的因果,若说还有谁能在玥国风雨飘摇的时候护其周全的话,举国除了不知所踪的汪越,便只有他方堇了。

    道书上述父母恩最难还,但后面还有另一句话便是,父母离世,因果自消,不过这句话有些诛心了,大道无情因为其虚无缥缈,但人若无情到这般地步,这仙不登也罢。

    方堇不知道的是,这后半句话恰恰是那著书之人的刻意为之,若他真为了登仙而不择手段,莫说天门不开,必落得修罗邪妄入心神,莲花落尽堕鬼域的下场。

    汪越不点破,他也想看看自己这个弟子心性如何,如果真是个恶徒,那不要也罢,他活得太久了,看得太多了,多少人为了长生,为了登仙抛弃一切,杀妻,杀子,杀父,杀母,只为证道,自以为道心纯粹不染,因果尽舍,可在汪越看来,这证得只能是魔道,活该死在天罚心魔之下,即便渡了劫,也只能下鬼域。

    这种事已经屡见不鲜,可依旧有人重蹈覆辙,只因大道无情,心无所碍这种话太过模棱两可,何为无情?如何无所碍?不同人不同的理解,自然也造就了一些人入了魔道,一些人登了仙途。

    但相同的是,他们对自己的选择从来都不会后悔,一家之言不足信,要让魔道之人来说,他们才是正道,那些所谓的仙不过是违心的懦夫,畏首畏尾,修行本就是逆天,再逆一些又何妨?

    理念不同,所以才会冲突不断,彼此不和,这个岔口,方堇选择了忘情而不伤情,飞升之前他都会守在此处,能不能了断因果方堇不知道,但这就是他对仙道的理解。

    青云宗。

    原本偌大的剑冢,万剑皆去,本因空空荡荡,但此刻却站满人,他们穿着青色道衫,神色肃穆,似乎在等着什么。

    忽闻破空之声,一道华光落下,正是那半柄太阿剑,直直的C在剑冢中央,震得整座剑冢都为之一颤,原本的神兵此刻残破,斑斑血迹,道道裂纹诉说着它最后的光辉。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言语仍在耳畔,奈何却真应了这句话,剑回,人不归。

    “恭迎祖师。”

    “恭迎祖师”

    一声声恭迎,仿佛回来的不是太阿剑,而是张道全本人。

    子欣到现在都有些不敢置信,那个有些痞气,却举世无敌的张祖师,就这么一去不回了,明明音容犹在眼前。

    那个总是守在剑冢喝茶看天,那个与笑剑客论道三日三夜仍精神抖擞,那个手把手教自己和云台仁剑的张祖师,就这么离开了,彻底离开了,明明自己还用不好阑珊剑,明明自己和云台的仁剑都只学了点皮毛,明明……

    明明才几个月的相处,眼泪却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

    “师尊,云杉知道您累了,天地人三剑云杉记得,仁剑云杉也记得,您……好好休息吧。”青云宗宗主云杉道人跪在太阿剑前喃喃自语道。

    也许天地人三剑是张道全的得意之作,但他最终贯彻的却是仁剑之意,以杀作仁,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善,万般恶果尽归我身,只望战火休,纷争止。

    剑为始,道作终。

    :
推荐阅读: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官仙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赘婿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