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画中画外·别是一番滋味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随手抓过一幅画。

    画中女子手持红伞,独立寒江边,望隔岸杨柳,难诉离愁,这个牵扯着三位绝代高手的女子,静静的站在画中。

    霜红忆旧人,南风竟无声。回首枫映色,不见紫衣深。

    “就像你说的,生而为人,如何避得开恩怨情仇,你是如此,令尊亦是如此。”萧殊望着那漫天纷飞的画,宛如撒纸钱一般,顺着风飘散。

    陆念青颓然的跌坐在树下,自己一心想找的人原来已经死了,想想也是,陆惜文都入了土,他心心念念的佳人,又怎可能还好好的活在人世,即便活着,也不过是一个老人,说到底自己的恨都是一厢情愿。

    “与其一人烦恼,为何不问问他?”玲珑子朝那躲在远处侧耳偷听的少年招了招手。

    那少年有些腼腆的抓了抓头发,一脸尴尬的走了过来,站在陆念青面前仿佛做错了事的孩子,两只手背在身后。

    陆念青望着弟弟这副模样,不由笑出了声,使劲揉了揉他的头发道“司文,怎么了,想什么和哥哥说。”

    “那我说了,哥哥你不要骂我。”陆司文一把打开他的手,理了理自己被揉的一团乱的头发。

    “说吧。”陆念青还想捏捏他的脸,但看到司文一脸别扭的模样,只得笑笑作罢。

    “不要总是当我小孩子,你有什么事也可以和我商量,别总是一个人决定,好不好!?”这个想法在陆司文心中憋了很久,今天一口气把自己心里藏着的话都吼了出来,不知为什么,说完反倒眼睛有些酸涩。

    陆念青笑容渐渐消散,低垂着眼眸,望着面前的弟弟,想伸出手帮他拭去脸上的眼泪,见陆司文用袖子胡乱抹了抹脸,只得将手轻轻放下。

    “好。”

    陆司文惊愕的抬起头,他本以为自己又会被哥哥训斥一顿。

    “不过你也要答应哥哥一个条件,自明日起,不准在这般怠惰,必须开始修习武道。”陆念青眯着眼睛说道。

    “啊……”陆司文拖着长长的尾音,苦着一张脸。

    “不想啊,那也行……”

    “修就修,我还怕了不成。”

    “司文,你真的不恨他吗?”陆念青指了指那块墓碑。

    “我当然恨他,他违心,无情,可是恨久了,反倒淡了,无所谓了。”陆司文蹲下身子,摸着那块墓碑,每次他和娘亲吵架时,娘亲就让自己就和哥哥躲起来,好几次都是大雨大雪,两个人就这么躲在林子里,冻得一脸青白,可每次最后都是这个人把他们背回去。

    “我想去别的地方看看。”陆司文站起身子,这是第一次他平视着自己的哥哥,不再将自己的想法闷在心里。

    这个地方虽然好,一年四季烟雨朦胧,如诗如画,但终究是伤心地,不如就让它埋葬此处,眼不见,心不念,无论是爱是恨,是情是仇,统统忘于脑后。

    “好,那就离开这,这个地方,住够了,也看够了。”陆念青环顾着四周,这个自己住了二十多年的地方,熟悉到每一根草,每一朵花,只要闭上眼睛都能回忆起来,也许自己真正恨得不是陆惜文,说起来还是自己亲手打的棺木,将他葬在了此处。

    每一个少年心中都会将自己的父亲当作英雄,榜样,陆惜文也的确称得上厉害的人物,即便心中对他一直存有芥蒂,可在内心深处,不管是陆念青还是陆司文,都憧憬,乃至崇拜着自己的父亲,因为他们心中,父亲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

    在陆惜文死后,陆念青戴上了那面具,在他心中自始至终,都在追寻着什么,也许是父亲的强大,也许是他的桀骜,只有将一切解释为恨,才能放空其他思绪。

    也许自己只是不甘心,只是想看一看,那个让陆惜文至死仍牵挂的人,到底是谁,到底是谁能够比得上家在他心中的地位。

    “这木梳是青州雀鞍剑山上的一位老人交予我的,他本想让我转交给笑剑客……这也算是交给他了吧。”萧殊不经意的提了一句。

    “多谢,念青还欠公子一个承诺,昨日之言,全作笑谈。”陆念青此刻心中再无半分桀骜不逊,摘下面具之后的他,不再需要模仿笑剑客,自己追寻的那个影子,其实早就亲手埋葬在那颗歪树下了。

    “你这承诺还作数?”萧殊笑着问道。

    “自然作数。”

    “若你有时间的话,去胤州皇城一趟,寻一个名王涵的少年,收他为弟子可好?”萧殊闭目思索了许久道。

    “这个自然是无妨,但以你的能为,何不自行收他为徒?”陆念青有些不解的问道,萧殊的剑道境界丝毫不逊色自己,何必假借自己之手。

    “你无须多问,见到他你自会明白,十年后我会去寻他。”萧殊没有解释什么,转身离去,玲珑子若有所思的看着萧殊的背影,也跟了上去。

    “这就是你最开始想提的要求?”玲珑子问道。

    “没错,只是我没想到他会答应的这么爽快。”萧殊微笑着说道。

    “他无门无派,想收谁为徒就收谁为徒,这算不上什么难办的要求。”玲珑子解释道。

    两人循着一开始的路回到岸边,玲珑子正要上船,忽见萧殊微微一笑,手轻轻一触红伞,红叶出鞘,在空中不断盘旋。

    “看遍了山水,想不想看看这方天地?”

    红色剑罡随风而涨,三尺细剑顷刻间化作十丈之长,静静的悬在水上,原本清澈的河水被映的通红,若细细看去,那剑罡就如同天边红霞,不同于外放的剑罡,御剑之时,需要更加精细的控制,剑罡是极为不稳定且极具毁灭力的,要想稳定,对剑者的修为要求极高,若非萧殊数日前一观天地人三剑,剑道修为更进一步,也是不得要领。

    “剑罡如霞,浑然天成,你已达天人境?”玲珑子惊讶道,她虽然知道萧殊剑修高深,却不知竟能达到御剑而行的地步,这八个字所代表的是此界剑修的顶点,或者说是她记忆中剑修的巅峰,已经可以说是陆地神仙了。

    “还差一步。”萧殊淡然道,自己的内元虽然不是很深厚,但不分昼夜的修行也算不上短板,剑道和意境更是到了一个瓶颈期,而突破的契机已经摆在面前了。

    “哪一步?”

    “求而不得,人生多苦,兵戈不止,争斗不休,善恶难分,对错难断,天道不公,为何?”萧殊拉着玲珑子一步迈上红叶剑,十丈红叶腾空而起。

    “站稳了。”萧殊捏了个剑诀,原本慢悠悠的红叶嗖的一声,带着两人消失在天际,正如一道霞光,丝毫没有被这夕阳掩了色彩,将火红的云海一分为二。

    “天道不公……此问为何?”玲珑子蹙眉问道,她记得只有师尊只提出了六问,这第七问是从何而来。

    “前六问,叩本问心,这第七问,质问苍天。”萧殊轻声道,可望着面前被剑气破开的云海,望着浩淼无边的苍穹,心中却说不出的空落。

    真的有天道吗?

    天,真的有道可言吗?

    玲珑子知道萧殊所想,可她并回答不出这个问题,天道不公为何?

    “总能找到答案的。”玲珑子轻声笑道,她低头看了看脚下的山川,抬头看了看一望无边的天空,好似永远没有尽头,凌烈的风吹的面颊生疼,可她依旧在笑,这是一种说不出的自由感,充斥着心头,如鸟儿翔天,鱼儿入海,再无世情扰心。

    “十年时间,找得到吗?”萧殊看着自己手腕上的那串红色佛珠,皱着眉头喃喃自语,这些问题一个个的萦绕在心头,拉扯着他,将他拦在天人境之前,一步也迈不出去,可自己又怎么能被绊住,即便心入忘我,仍是生出一丝烦躁感。

    “我陪你找。”玲珑子笑吟吟的说道,萧殊在她眼中此刻不再是高深莫测的天玄境高手,更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皱着眉苦思不解。

    “好。”萧殊似乎被玲珑子的笑容感染了一般,心头的烦躁顿时消解,盘膝端坐在剑柄处,闭目沉入忘我之中。

    他心中思索的不止这些事,也许是临近天人的缘故,总是会有一些心血来潮的感觉。

    也许是回忆起了当初自己拜白使为师的情景,也许是想到了王涵眼里充斥的仇恨,原本已经被萧殊忘在脑后的一件事,这几日总是不由自主的浮现。

    既然天道待你不公,那我萧殊便还你一个公道,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至于王涵最后会如何选择,萧殊不知道,也不关心,他能做的仅此而已。

    闭上眼睛,萧殊仿佛能看到无数细细的丝线绑在自己的身上,蔓延至看不见的远方,自己的一举一动都牵扯着什么,他本是不信所谓天道定数因果之说的,可自从那日一观天地人三剑,修为离天人更近了一步之后,冥冥之中,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
推荐阅读:火爆天王 官术 宠魅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百炼成仙 召唤万岁 最终进化 最强弃少 醉枕江山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