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扑朔迷离·棋占天命为何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张道全沉默片刻,将手中酒轻轻一洒,随即笑道“这老不死溜得快,这酒却敬不成了,那些个多口多舌之人将我与他比较,我张道全终是差了一筹,剑道一途以他为君。”

    “那个剑君真这么厉害,连张师祖都不是对手?”子欣在云台耳边小声问道。

    “剑道第一人,纵横捭阖,天下无人可敌,你可知昆仑当初为何敢以剑道独尊?”云台笑问道,他身为青云宗大弟子,自然对自家门派的发家史有一定了解,当年的往事也总听师尊提起。

    “当年瑜子涵举世无敌,弃剑山中,所居正是昆仑,传了一些剑道,不曾想反倒成就了昆仑一脉,那王子虚自以为得了剑君真传,号称剑道独尊,也着实败了许多剑道高手,一度被认为是剑君传人。”玲珑子接过话头说道。

    “我本欲上昆仑与剑君论道,Y差阳错之下,反倒与昆仑一脉起了冲突,也是年少意气。”张道全尴尬的笑了笑,他本不想多提。

    “年少意气吗?”玲珑子掩嘴而笑,青玄子连忙上来打圆场,生怕惹得张道全不快。

    “就是年少意气怎么样,我家师祖现在也年轻!”子欣丝毫不示弱的堵了回去,反倒是张道全有些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两声。

    “毁了玉虚宫也非我一人之过,是那王子虚太过狂妄,我代剑君教训一番罢了。”当初本就是不服,故而才上昆仑求教,不曾想那瑜子涵连面都不露,又恰逢王子虚气盛轻狂,一时没忍住才出手。

    当世剑道顶峰的两人终是未能见上一面,也不能说是瑜子涵心高气傲,看不起张道全,实是他心知张道全那时一心求胜,两剑相遇必有一伤,故才避之不见,昆仑山巅一碑一字,困了张道全数十载,青丝作了白发。

    “唉,不提了不提了,老夫找天玑子下棋去。”张道全叹了口气,往事不堪忆,轻狂也好,意气也罢,如今一把老骨头,还有什么好争。

    “前辈可曾见到笑剑客?”萧殊出声询问道,若能早些见到笑剑客,自己也就没必要继续留在这了。

    “不曾,说起来我倒是想领教一下他的刀法,在我张道全面前,何人敢笑剑?”张道全嗤笑一声,世上剑者何其多,以笑剑自称,简直与半个天下为敌。

    萧殊还想追问,张道全罢了罢手,转身和天玑子下棋去了,数十年未出江湖,物是人非,在场所识之人除了天玑子俱是面生的很,这些掌门长老之辈,当年也不过是一个小小弟子。

    天苍派掌门卫夫在一旁沏好了茶,摆上棋盘和棋子,这两个人都是自己的前辈,哪一个都怠慢不得,别看这张道全一副落魄样,几十年前就已经成就了天玄境,当世有数最接近天人的高手,现在只会更加恐怖。

    “你的酒我喝不惯,但这茶与你那青云宗的一叶香也差不远了吧”天玑子举起茶杯轻轻晃了晃,碧绿色的茶叶浮沉其中,淡然清香飘散。

    “当初输你一子,赔上我宗半年一叶香,被云杉小鬼好一顿数落,你一说我就来气。”张道全将杯中茶水一口饮尽,白了天玑子一眼。

    “也不知是谁,自称国手无双,可我要是没记错,那一局你可是悔棋悔到自己认输为止,怎么,如今棋艺有成,又来挑战?”天玑子笑着落了一子。

    张道全老脸一红,自己这点棋艺在天玑子面前还真不够看,寻常市井间解解残局,自称个棋圣国手那是没人看穿,可一遇到天玑子这般行家那就露了馅,说是弈棋,根本就是单方面被屠杀。

    “天玑老儿,今日不与你下那围棋,我寻到一新棋法,名曰五目,你既自称琴棋书画四绝,那想来不会怯战吧?”张道全嘿嘿一笑,将那天玑子放在棋盘上的子拿了起来,重新放回了棋盒中。

    “哦?这五目棋法,我却是第一次听闻,你且说说如何。”天玑子微笑道,一旁的卫夫咳嗽了两声,连忙避了开去,生怕忍不住笑出声。

    “不懂了吧,棋盘依旧纵横十七,棋子仍是黑白二色,但这规则也简单,只需五子相连便算取胜。”张道全执黑率先落子,信心满满,既然天玑子不曾听闻,那自己想赢还不是手到擒来。

    “我岂会怕你,来!”天玑子执白迎战。

    两位绝代高手就这么你来我往的在棋盘上下起了五目棋,起先还下的有来有往,可十局之后,张道全便发现自己再也下不过天玑子了,无论是执黑还是执白。

    “这……我方才看差了,可否悔一棋。”张道全看着面前已成死局的棋面淡定的说道。

    天玑子微笑着将两子取回,张道全拿着黑子研究了半天之后发现,自己早三步就落了他的套,这悔一手根本不够,看着天玑子一副欠打的笑脸,张道全袖子一扫,将棋子统统收回了棋盒之中道“唉,年纪大了,累了,不下咯,不下咯,五胜五负,平局平局,今日先放你一马。”

    “可惜,一叶香我喝完了,本来还指望今日你再送我半年呢。”天玑子笑着喝了一口茶,也不在意张道全耍泼无赖。

    “我呸,有本事和我比剑,我只出三剑如何?”张道全拍了拍背在身后的紫檀木匣。

    “你取回了天剑?”天玑子诧异道。

    当初张道全被瑜子涵一碑一字所困,在昆仑留下了自己的天剑,此生若不能破之,天地人三剑将不再现世,剑道一途,互不相让,即便你剑君又如何,数十载的时光磨去了当初的轻狂,成就了如今剑道圆满。

    “剑君何以胜我一筹,红尘三遭,终开天门,昆仑题仙,困住了我张道全,却也让我放下了天地人三剑,浩淼天地,何止九州,说起来也是他成就了我的道,我当敬他一杯,奈何,奈何。”张道全叹了口气,一口茶满嘴涩,取出酒壶大灌了三口才聊解心中寂寥。

    “既是如此,为何还留于此界?莫不是输棋于我,心有所碍不成?”天玑子笑道,这当然不可能,如此说法不过朋友间的揶揄罢了。

    “天人有碍,仙道难求,我心有所感,劫落之时,九死一生。”张道全面色凝重,这番话除却天玑子他不敢于任何人说,因为他所感受到的景象,实在是恐怖至极。

    “此话怎讲?”天玑子闻言不由肃穆了起来。

    “说不清,我坐忘间,忽然心血来潮,本以为是登仙天门,哪知面前尽是厉鬼魔头,深渊沉沦之象,故才来寻你。”张道全紧皱眉头,便是他这等人物,想起那般景象也是心有余悸,若换做普通人,只怕早已是发了疯。

    天玑子捻指推演了一番,却是无果,不同于以往还能算出个大概模糊,这一次完全没有任何效果,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算不出,朦朦胧胧间有一层薄纱挡在了他眼前,不由皱起了眉头。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吃瘪。”张道全话虽轻佻,但若连天玑子都推演不出,那这件事就很严重了,他心也是一沉再沉。

    天玑子手轻轻一抬,示意张道全噤声,反手一摄,黑白一一入局,正是棋占之法,棋盘按三百六十一,虚一天元,而三百六十合周天之度,此以纵横成点象实,循四时之气,布星列天象,通Y阳变化,观杀生往复,策动静迁变,理万象纷纭。

    天玑子自持修为境界高深,以棋占之法推演天机,随着棋子愈落愈多,天道反而更加朦胧,恍惚间一声声刺耳尖叫声在耳畔响起,胸中顿时郁结不已,面前的张道全,玲珑子,青玄子竟是纷纷化作了妖魔,挣扎的朝他扑来,将其分而食之。

    闭目紧守灵台空明,但身上如有实质的疼痛仍是让天玑子冷汗泠泠,忽闻一声“师尊?”

    天玑子登时惊醒,面前棋盘砰然碎裂,棋子撒了一地,颤抖的手仍停留在脑海中那血腥的一幕。

    “师尊你没事吧?”

    “天玑老儿你看到什么了?”

    天玑子刚要开口说话,只觉胸口一阵绞痛,鲜血顺着嘴角流下,眼前发黑,脚下一个踉跄便要倒地,这便是强行窥视天机的下场,引得天发杀机!

    张道全急忙扶住天玑子,缓缓将内元灌入,仅仅半刻光景,天玑子竟然身受重伤,内息紊乱,要知道普天之下根本无人能将其伤到这般地步,看着那碎裂的棋盘和散落一地的棋子,张道全只觉浑身冰凉。

    “师尊他没事吧?”青玄子急忙问道。

    “师尊应该是强行推演天机,被天道反噬了。”玲珑子虽也焦急,但这个时候急解决不了问题,连忙取来养神香,放入香炉中点燃,淡淡异香飘起。

    片刻之后,天玑子总算缓了过来,多少年了,自己何曾受过这般伤势,可那刺耳的尖叫声,似乎仍在耳畔回响,如数百万厉鬼扑面而来。

    “天命……”天玑子喃喃道。

    :
推荐阅读: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明朝好丈夫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