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疯癫道人·三剑斩昆仑玉虚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就在紫剑与阑珊相撞的瞬间,秦无鸣冷笑一声,可当他看到萧殊依旧面无表情之时,便知不好,冰蓝色的剑罡暴涨而起,足有丈长,极寒的气息让他手中的紫剑都泛起了一层薄霜,握剑的手顷刻被冻的通红。

    清脆的碎裂之声让他的心沉到了谷底,手中紫剑寸寸碎裂,阑珊剑锋已然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剑罡!你到底是什么人?”秦无鸣一动也不敢动,强忍着彻骨的寒意,声音都有些发颤,面前人在剑道上的造诣远超他的想象,自己和他根本不在一个水平。

    “此剑赔于你如何?”萧殊没有回答秦无鸣,而是将阑珊剑收回了剑匣之中,转头看向一旁替他叫好加油的子欣。

    “你真要送我?”子欣见萧殊一招便败秦无鸣本就欣喜,萧殊又要将剑赠与她,更是开心的揉了揉自己的脸,生怕这是个梦。

    “萧兄不可,怀璧其罪,你赠与子欣,岂非害了她?”云台抢先一步说道,如此大庭广众之下将阑珊相赠,必有贼人觊觎。

    “师兄!”子欣一脸委屈的看着云台,她是真的喜欢阑珊剑,可云台的话又不能不听。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麻屣鹑衣的老道人,疯癫落脱,身后背着四尺紫檀木匣,手里提着青玉瓶一边朝嘴里灌酒,一边跌跌撞撞的走来,丝毫不理会在场人的异样眼神。

    唯有半阖眼睛的天玑子抚掌笑道“好了,好了,许久未见,你张老道却是越活越洒脱了。”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瞪大了眼睛,谁都没料到这个疯癫老道竟是曾经名扬天下的张真人,云台也有些不敢置信,自家祖师怎如此落魄,但还是毕恭毕敬的走上前去行了个礼,道一声祖师。

    张真人罢了罢手,灌了一口酒,反手将青玉瓶朝天玑子掷去“好便是了,了便是好。若不了,便不好,若要好,须是了。”

    “仙道渺渺世事空,你说好了,却是不肯,这酒难喝的很。”天玑子拂袖一挥,那青玉瓶滴溜溜在空中转了三圈,又飞回到张真人面前,滴酒未洒。

    “人生一场虚空大梦,韶华白首,不过转瞬,我求仙贵生,济世度人,你求心无碍,坐守山门,这酒不难喝,不难喝,不对你胃口罢了。”张真人放声笑道,接过青玉瓶,一仰头将其饮干。

    “张……张师祖。”子欣犹豫的叫了一声,师门此次因为张真人会到场,故而只有她和云台来此,子欣本以为这个从不露面的祖师必然仙风道骨,哪想到却像个街边落魄道人,一点没有青云宗的风采。

    “云杉小鬼就让你们俩独自来?”张真人挑了挑眉,言语轻佻,全然不像一个有道之士。

    “师尊他其实是希望我等能多加历练,不可事事躲在长辈身后,故而才未曾让门中前辈同行,当然也是因为知晓祖师您会到场。”云台赶紧解释道,自己的师父兼青云宗主在张真人口中不过是个小鬼,这辈分还真有点大了。

    “历练?我看他自己历练的也不够,成天就知道呆在门内修炼,有什么用,要我说趁早让了宗主位置,天地之大,何必久居一隅,怕是修成木头也难窥仙道。”张真人说话丝毫不给本家宗主面子,听的旁人不由掩嘴而笑。

    云台识趣的没有接话,沉默以对,张真人是铁了心要数落师尊一番,这个时候再替师尊解释,无疑是自找苦头吃。

    “小娃娃,你真要将这剑相赠……嗯?”张真人看向萧殊,只一眼他便察觉到了萧殊身上那凛然剑意,像云台这般境界不到或许难以感受,却瞒不过他。

    “晚辈先前损坏了子欣的剑,曾许诺要赔她一把。”萧殊不卑不亢的答道。

    “小心!”子欣才想说些什么,却见那秦无鸣恼羞成怒,自萧殊背后一掌拍出。

    萧殊闻言,目光转冷,不闪不避,背后红伞一震,红叶剑出鞘,深紫色的剑罡如有实质一般挡在身后,秦无鸣张狂一笑,手一放一收,莫名的吸力凭空而生,竟是要强行吸取萧殊的内元。

    深紫色的剑罡逐渐被他吸入体内,此前的对手为何全无反抗之力,便是这如鲸吞蛇噬一般的功法,无论是短兵相接还是身体接触,都可以逐渐吸收对方的内元,你内元越深厚,他吸力越强,此消彼长之下,任凭你如何高明,也是难敌。

    “此法名‘鲸’,乃灵教不传之秘,专吸人内元,取一分,贮一分,不泄无尽,愈积愈厚,取百川汇海之意。”张真人眯着眼睛说道。

    “这……”子欣见那深紫色剑罡在秦无鸣的吸力下竟有消散之意,不由心中大急。

    “诸位前辈,论武尚未结束,晚辈也未曾认输,莫要C手才是。”秦无鸣朗声道,抢先一步堵死了他人援手的想法。

    “秦公子,‘鲸’虽强,但在你手上却非是无敌,须知江河能汇海,但海若倒灌江河,又当如何?”玲珑子笑吟吟的说道,她一点也不担心,萧殊是何等实力,若说灵教教主前来或许难挡,但这区区秦无鸣根本无足挂齿。

    “许久不见,你这徒儿愈发出落的超逸了。”张真人笑呵呵的说道。

    “张真人谬赞了,玲珑受之有愧。”玲珑子弯身行了个礼,不管怎么说也长了自己一辈,礼数不可缺。

    秦无鸣本已经信心满满,可听玲珑子一番话,心中却没了底,按理说自己内元不逊色同辈之人,这鲸术一施,何人能挡?

    剑罡逐渐被他化去,尽数送入膻中气海,但不知为何,越吸越有种说不出的恐惧感涌上心头,那剑罡若有若无,似乎下一刻就要消散,可就是不散,忽闻萧殊冷声道“吸够了吗?”

    一团血雾爆散开来,漫天猩红,如下血雨。

    剑罡岂是秦无鸣这等境界便可化去的,任凭他吸取,便如万千剑刃入体,自取灭亡罢了,对于这种想要自己命的人,萧殊从不留情,便是他不死,也会补上一剑。

    秦无鸣的头被高高的震飞,至死他也没有闭眼,徒留一地的血R尸块,血腥味好不浓重,即便是久见杀伐的邪派也不禁皱起了眉头。

    不过令人诧异的是,灵教之人却没有追究,只是派了一两个弟子告了声歉,然后将满地的尸块和秦无鸣的头颅一起装好带了回去。

    “灵教这是改了性子?换做平时,那还不得翻了天,今天是怎么了,自家教主的弟子都死了,一点反应也没有。”青玄子有些诧异的说道。

    “若是平时,那自然会追究到底,可这论武不同其他,即便想追究也立不住脚,这秦无鸣自寻死路,怪得了谁,况且……”玲珑子解释道。

    “况且那灵教教主何庆芝对自己的弟子一向是优胜劣汰,死便死了,活着才能让他承认。”云台接过话头说道,这一点还不如名门正派,起码师门对弟子不会放任不管,更不会让自己弟子之间相互厮杀。

    萧殊走下擂台,来到子欣面前,将剑匣放下笑道“这剑我赔给你,但能否让它承认,便要看你的本事了。”

    “哼,小瞧我啊?”子欣怒道,不甘示弱的就去拿那剑匣,伸手一提却是纹丝不动,看着萧殊一脸调侃之色,不禁气红了脸,运足了内元总算将剑匣拿了起来,刚要开口说话,气一松,那剑匣又是砰然落地。

    “你们这一代人啊,真是,云杉到底是怎么教你们的,区区一个剑匣都拿不动?”张真人有些看不下去了,伸手一摄,那剑匣竟是凭空而起,落于他手中,重逾百斤的剑匣在他手上仿佛一根羽毛一般轻飘。

    恍惚间,当初那位独上昆仑,剑斩玉虚的张道全又回来了,云台总听师尊说起,那一年昆仑以剑道独尊,可张真人只三剑,便将那玉虚宫化为废墟,至此天下无人敢小觑青云宗,正是那一年,青云宗一跃成为名门大派,可再之后,张真人便传了宗主之位,销声匿迹,他似乎完全不在意名声,那些多事之人将他与剑君比较,也是一笑了之。

    “说起来,你这红伞倒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人。”张真人将剑匣轻轻放下,不知从哪里又掏出一瓶酒喝了起来。

    “前辈认识剑君?”萧殊有些感概,剑君这一类人物,真是天下无人不识,剑道一途,何人不识瑜子涵,何人敢忘剑君名。

    “是了是了,我说这么眼熟,果真是那老不修的伞,怎么,他死了?还是登仙了?”张真人有些落寞的问道。

    “晚辈不知,那日雷海不休,剑光不止,看不真切。”萧殊想起了当初剑君渡劫时的光景,惶惶然若天塌一般,只是远远的看着,都感心悸。

    :
推荐阅读:遮天 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武动乾坤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