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唯情心境·阑珊剑出秋月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青玄子的确挡了下来,扛下了这道猩红剑罡,爆散的气劲弥漫开来,破开湖水,在湖底留下浅浅的剑痕,脚下木船应声碎裂成两半,左脚一半,右脚一半,湖水蔓延至膝盖处,只见他双脚一合,船身严丝合缝的又并在了一起。

    “如何?我这钓钓鱼,吹吹箫,泛泛舟的剑道,道长可满意?”萧殊哂笑道,到底还是留了力,不然这舟可真要碎成粉了,虽然也向玲珑子请教了轻功,但大概还做不到踏波而行。

    青玄子冷汗泠泠,方才生死之间的压力让他惊醒,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冲动了,可一想到玲珑子,又是紧了紧颤抖的双手。

    情生于万物之间,至情之人,无所及,无所立,亦无所不及,无所不立,唯情而已,早已无己,青玄子在一刻,反倒看清了本心,原本模模糊糊的意境变得清晰了起来,一步迈入地玄之境,颤抖的手终于稳稳的握住了剑柄。

    “嗯?”萧殊一愣,不曾想自己这一剑反倒替他斩了心中迷障。

    “唯情吗?也好,你相忘江湖,我守你一世。”青玄子放声大笑,收剑入鞘,心中再无执着,忘我也好,忘情也罢,与他何干,唯情者不求,不索,只为一人一心,除却生死,再不干涉。

    飞身一掠,足下轻点,踏波而去,消失在岸边。

    萧殊心中一紧,脚下的船没了青玄子的护持,顿时碎裂成两半,顷刻就要沉水,自己这三脚猫的水性,要游到岸边还真够吃力。

    无奈之下只得学那青玄子,运足了内元,纵身提气,一跃离开了小舟,那船正好完全没入水中,一脚点在湖面,顿时湿了半鞋,可事到如今也回不了头了,硬着头皮朝岸边掠去。

    玲珑子教他的轻功虽算不得顶尖,但却点醒了萧殊,自己的身法和轻功本就异曲同工,稍加改变,虽说不上飘逸轻灵,变化万方,但总也勉强到了岸边,只可惜心中一松,还是失足跌进了水中,湿了半身。

    “真是狼狈,说出去谁相信你已达天玄之境?”玲珑子笑吟吟的看着萧殊。

    “爱信不信。”萧殊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看着镜湖眼神迷离,几根浮木飘在湖上,一刻前它还是完整的一艘小船,租这艘小船他可花了不少钱,这下鱼没钓尽兴,反倒还得赔人钱。

    “别看了,我替你赔了。”玲珑子摇了摇头,她是真的不明白,忘我心境怎会如此看重金钱,名利对其而言不应该如水中月,镜中花吗?

    “替我赔?明明是你那愣头青师兄非要找事,难道怪我不成?”萧殊看着自己一身湿透的衣服,索性在岸边的石阶上坐了下来。

    玲珑子闻言神色一黯,一言不发的坐了下来,也不管脏不脏。

    “青道长他……”

    “我一直都知道,但……”玲珑子笑了笑,苍白的面容在雨中显得有些凄婉。

    萧殊又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抬头看了看天,这雨还真有越下越大的趋势,男女之事他是一窍不通,多说多错,不如不说。

    “你有喜欢的人吗?”玲珑子轻轻擦拭着手中的白玉箫,眼神柔和却没有半分爱意,只是依赖之情,青玄子于她来说是兄长,师兄,可以依靠的人,可若说男女之情,则半分也无。

    “没有。”萧殊摊了摊手,认识的人中就没几个女子,更别提喜欢的人了。

    “我也没有,自师尊将我带回玄机门的那天起,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再与我无关。”玲珑子笑了笑,将玉箫收回腰间。

    “忘情非是忘我,但忘我必然忘情,可叹你师兄这个唯情之人。”萧殊感概道,若非用情至深,青玄子何敢对自己拔剑,那决然的杀意背后是对玲珑子的爱意。

    “玲珑是一个任性的人,不适合青玄师兄,师兄他……他会另遇佳人,到时候玲珑自会祝福。”玲珑子站起身子,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雨中离去。

    萧殊坐在岸边淋着雨,望着雨中波澜的镜湖许久,直至天色昏暗,夜幕将至,忽然感觉有些凉,下意识将红伞撑起,看着自己一身狼狈,不由自嘲的笑了笑,又将红伞收了起来,这雨再冷,如何冷的过忘我之心。

    这世上,你想有所成,必然要放弃一些东西,求的越多,舍弃的也越就越多,这是公平的,如果什么都不愿意放弃,那自然什么也得不到。

    第三日论武。

    这是最后一日,所剩下来的十六个人没有哪一个是庸手,皆为名门高足,其中还有萧殊的老熟人,青云宗的大弟子云台。

    这一日的比武有五场,十六进八一场,八进四一场,四进二一场,随后决出第三名,最后一场便是论武魁首之争,获胜者不仅是力压各大门派,赢得许多的彩头,更能得到天玑子,笑剑客,张真人的指点。

    萧殊伸展了一下身子,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对手,他每次一比完就早早离开,故而也没留意这些人所擅长的兵器,武功招数。

    面前人手握折扇,明明的是个男子却长的Y柔,发冠高束,及腰的长发被一圈一圈的箍起,如同毛笔一样垂在身后,紫色长袍内穿着深红色的衣衫,正是邪派灵教掌门的弟子,此番论武他奉师命而来,势必要争得魁首,挫一挫那些所谓正道的气势,故而遇到他的人,没有一个不是重伤下场,严重的甚至下场后寻医无果,直接身亡。

    奈何论武本就刀剑无眼,即便想追究,只一句技不如人,也叫你哑口无言,仗着灵教根本无人敢动他,但明的不行,就给你来暗的,你既然厉害,索性就让你去试试这个萧殊。

    “师兄,你说到底是这个人妖厉害,还是那萧殊更胜一筹?”子欣拉了拉云台的衣袖问道。

    “萧兄剑法我领教过,非我所能敌,而灵教的秦无鸣我没有交过手,看了数场,剑法平平,拳脚功夫也一般。”云台皱着眉道。

    “这么说萧殊赢定了?”子欣喜笑颜开,她宁可萧殊赢也不想看到秦无鸣继续获胜,且不说这个人下手全无轻重,根本看不出十载比试切磋,简直就是把对手当作了仇敌一样,真不亏是邪派魔教的门人。

    “也不尽然,秦无鸣此前的对手也无庸手,为何被他这平平剑法所制,全无反抗之力,这其中定有玄机,只是我现在还看不出来。”云台摇了摇头,否定了子欣这般乐观的看法。

    “喂!你还欠我一把剑呢,你赢了这个人妖,我就不要你赔了!”子欣生怕那个秦无鸣看不到似得,还朝台上招了招手。

    “聒噪!”秦无鸣折扇一展,无形气劲挟带呼啸风声朝子欣冲去。

    云台见状不由面色一冷,刚要出手,却见萧殊自背上取下一匣,朝地面轻轻一放,地面顿时被剑匣压出数道裂缝,一股劲风呈环形横扫,将那气劲震散当场。

    “这把剑赔于你如何?”萧殊打开剑匣,极寒之气流窜而出,那剑匣内竟是一层玄冰,冰蓝色的长剑被封于其中,便是台下之人都能感受到彻骨的寒意,秦无鸣感觉就和没穿衣服站在冰天雪地一般,若非内元深厚,只怕站着都难。

    似乎感受到了萧殊的剑意,那剑匣嗡嗡作响,颤如风鸣,震撼人心。

    萧殊单手一拍剑匣,那冰蓝色的长剑冲天而起,霎时擂台上如腊月冬雪,寒风凛冽,地面都凝了一层薄薄白霜。

    “玄冰养剑,这是……”云台见此不由喃喃道。

    “好漂亮的剑,他真要给我?”子欣呆愣的看着那如冰雪雕琢而成的长剑。

    “阑珊剑……唉。”天玑子沉默了半响,轻轻押了一口茶。

    萧殊一把接过阑珊,玄冰之气顺着他的手逐渐蔓延而上,右手的衣袖就像是浸过水之后在冰雪中放了三天三夜一样,莫名的凄苦之意涌上心头。

    “连一把死物你都驾驭不了,还想与我交手?”秦无鸣虽被阑珊所惊,但见萧殊似乎被剑反噬,不由冷笑道。

    “你说剑是死物?那你不配用剑。”萧殊眼神由迷离转为空D,他没有选择强行以剑意去慑服它,而是去感受此剑的阑珊之意,一个剑者若不能读懂自己手中的剑,未出手便已经输了。

    “可笑,我配不配用剑还需你说了算?”秦无鸣虽语气狂妄,但面色却十分凝重,拔出腰间紫剑,他猜得出自己和萧殊遇到一起,必然是那些所谓的正派做了手脚,而且观他此前之战,必然还有保留,不说其他,便是这把阑珊剑也是今日才见。

    萧殊不再多言,踏出了一步,咫尺之间,阑珊剑出,一式秋月。

    秦无鸣面色惊变,这一剑的速度完全超出了他预料,如此简单的剑法,竟让他产生一种无可抵挡的错觉,但若在犹豫片刻,那这错觉就要成真,强慑心神,足下一点,身子飘然后撤,一剑上挑,便想拦下这极快的剑势。

    :
推荐阅读:重生小地主 醉枕江山 最强弃少 神座 召唤万岁 官场之风流人生 重生之温婉 九星天辰诀 光明纪元 圣堂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